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06章 偷偷的偷偷.
    !

    晨光初起,微风轻拂,冬日的暖阳从树叶缝隙间洒落下来,好一个晴好的天气。

    时雍和谢放打了个招呼,不料,谢放沉眉阻止了她:“大都督吩咐过,没有他的准许,不许任何人进入。”

    “是吗?”时雍思考一下,轻声笑道:“无妨,我不是任何人。”

    谢放看她一眼,“昨夜爷睡得晚,让他多睡会。”

    睡得晚?干嘛了?

    时雍点点头,眉头一蹙,“不会是腿疾犯了吧?不行。我得去看看。”

    她径直推门进去。

    谢放来不及阻止,叹口气,顺手关上门。

    时雍绕过屏风,进入里间,只见床幔低垂,房间昏暗无光,窗户紧闭,床上的人没有半点动静。

    “大人,该起床了。”

    时雍站在帐外不远处,似笑非笑地叫道。

    没有人回答她。

    睡得这么沉?

    时雍又拔高声音,唤了几声“大人”,仍然没有得到回应。

    她心里一凉,顿时觉得不妙了。

    赵胤往常这个时辰早就醒了,有生物钟作祟,就算他不想起床,也绝对不会睡得这么沉。时雍来不及多想,冲上去撩开由帐子,登时愣住。

    被子是散开的,可分明没有人睡过的样子。

    人呢?

    时雍怔了片刻,心中顿生担忧,放下帐子就匆匆出去,“谢大哥——”

    声音戛然而止。

    赵胤就站在门外的阳光里,一身黑衣黑袍黑披风,手扶腰刀,神色肃穆,谢放站在他面前,无奈地低下头,一言不发。

    时雍噫了声,看看他俩。

    “你们做什么?”

    赵胤目光落在她脸上,慢慢走过来,“备膳。”

    这话是对谢放说的,谢放看了一眼他的打扮,应了一声“是”,默默地下去了。而时雍无辜地抬头看着这个莫名消失又莫名出现的人,然后被他面无表情地拖回了屋。

    “大人昨夜上哪里去了?”

    时雍看着他宽衣,换鞋,又看看那张没有被宠幸过的床,眉尖儿蹙起,讶然出口。

    “你是不是干什么坏事去了?”

    赵胤侧目看了一眼,不吭声。

    时雍围着他绕圈,一边绕,一边观察,上上下下地打量他,半眯眼道:“成年男子深夜不归,还不想被人知道。呵呵,莫非是逛窑子去了?”

    赵胤身子僵硬,回头看着她,突然伸出手。

    他可能是想拍一下时雍的脑袋或者肩膀,可是时雍没给机会,退后两步,以手做刀做出一副防御的姿态。

    “想杀人灭口?你别太狠毒啊。”

    赵胤冷冷扫她一眼,眉梢微挑,声音低缓地道:“办差。”

    办什么差要背着旁人?连朱九和谢放都不让知道?

    时雍收起比划的姿势,慢慢走近他的身边,像大黑似的在他身上嗅了嗅,面色突然一变。

    “还真有脂粉味,大人不会当真……”

    顿了顿,她拖着嗓子,小声道:“破戒了吧?”

    赵胤侧目望来,没有理会她。

    时雍心里就像住了只猫儿,一颗心挠得七上八下,很是慌乱,突然伸手缠住他的胳膊,质问般冷冷逼视,“说!哪里去了?”

    “傻子。”

    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无奈,赵胤缓缓拉下她的手,换了件袍子披在身上,然后看着她道:

    “你试想,若邪君不是白马扶舟,最有可能是谁?”

    时雍冷静细思,突然冒出一丝凉意。

    “你?”

    当日城门紧闭,除了东厂的白马扶舟,只有赵胤带人出过城,而且,当真涉及谋反的话,确实如白马扶舟所言,有兵马有背景的赵胤更有可能。

    赵胤沉默片刻。

    “如非白马扶舟,那人恐怕就在锦衣卫。”

    时雍闻言,返身把房门关闭,这才回过头来,小声道:“很早之前,我就有过类似的怀疑,还提醒过大人,你可还记得?”

    赵胤浅浅眯眼,没答。

    时雍道:“大人的看法可能和我不一样。在大人眼里,身边的人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很难去怀疑他们什么……”

    说到这里,她停顿一下,又抿了抿嘴,压着嗓子道:“如今大人也开始怀疑了对不对?连朱九和谢放都瞒着。”

    赵胤淡淡道:“我没有怀疑他们。只是少一个人知道,少一点风险。”

    “说得极是。”时雍说罢又轻轻挽起唇,笑着对他道:“如今大人身边,最值得信任的人,是我。”

    赵胤望着她沉默不语。

    时雍道:“我是受害人,也是大人的女人。我是唯一没有可能陷害大人的人。”

    不知是哪句话取悦了大都督,他唇角忽而扬起,清冽的眉眼都柔和了不少。

    “先去用饭。”

    “我吃过了的。”时雍说罢,继续看着他,“那大人昨夜是去了哪里,有没有收获,怎会满身的胭脂味?”

    赵胤:“倚红楼。”

    时雍大惊侧目,几乎刹那,她眼睛里便噼里啪啦冒出两串火花,那灼热的温度几乎把赵胤烤化。

    “去做什么了?”

    赵胤无奈地喟叹:“办差。”

    “呵呵呵!”时雍嘲弄地笑,“在青楼里能办什么差?是找几个身娇体软的姑娘办差吗?”

    赵胤:……

    屋子里安静了片刻,他冷着个脸,看上去属实是不想说,原本也没有必要向一个女人交代行踪,可是,在时雍火冒三丈的逼视下,他别开眼睛,鬼使神差地叹了口气。

    “倚红楼,房顶。”

    时雍怔了怔。

    轻笑一声,弯下了腰。

    人家王侯公子们在楼里同姑娘寻欢作乐,大都督在房顶上听声响?不知道为什么,时雍想到那个画面就像被人戳了笑点一般,忍俊不禁。

    “怪不得大人不肯说。”

    见她笑得咯咯有声,赵胤眉头皱起。

    “还记得丁四吗?”

    时雍当然记得。

    顺天府衙里对她下药,后来被赵胤阉了那个混蛋。

    “他怎么了?”

    赵胤道:“当初他对你用的药,招认是从倚红楼妈妈那里得来。”

    这事时雍记得。

    她点点头,“大人怎么突然想到追查这事?这案子不都结了吗?”

    赵胤:“楚王的新欢阮娇娇,也是出自倚红楼。”

    换言之,这倚红楼,醉红楼等地,都是楚王常常光临之处。赵胤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很显然,他深夜瞒着所有人去倚红楼,想必是与楚王有关了。

    “大人可有什么发现?”

    赵胤眉头深深蹙起,摇头,垂下眼眸。

    “没有。”

    时雍觉得他这一眼极是深邃,仿佛藏了什么不想告诉她的秘密。而她刚才已经讲过,她是他完全可以信任的人,那他不想讲的事情,除非涉及锦衣卫,或是他身边熟悉或亲近的人?

    他不想说,时雍便不再问,上前捏了捏他的手,“大人吹了一夜的冷风吧?一身冰冷,你要不要先泡个澡?”

    “不必。”赵胤道:“饿了。”

    时雍难得听他叫饿,没有再强求,陪他去吃了饭,顺便在他吃饭的时候,无视他几次皱眉,将老鼠的解剖情况耐心又细致地告诉了他。

    赵胤平静地吃着。

    “你不必进宫,此事,我会告之陛下。”

    时雍挑了挑眉梢,“哦。”

    很显然,她偷偷在“圣像”身上抠土的行为,说不得就是一桩大事,赵胤怕她捅娄子,准备一力承担,再去将功折罪了。

    “其实……不用那么怕。”时雍想了想,打量他道:“我看皇帝不是迂腐的人。”

    赵胤抬头看来,目光幽深。

    时雍认真道:“皇帝很是刻板、严肃,行事同大人有些相似。不过,他骨子里比大人更开明,更能接受新的事物,只是碍于皇帝的身份,不得不循规蹈矩而已。我敢保证,他不会为此事责罚我……”

    赵胤不轻不重地哼声,放下筷子。

    “不许去!”

    时雍看着这人,觉得莫名其妙。

    她又没说他不如皇帝好,只是说说自己的感受罢了,怎就生气了?

    ……

    时雍的猜测不错,光启帝不仅没有怪罪,还有赏下来,在赵胤坦诚抠掉圣像一角时,他叹笑一声,表示早就看到了,还认为,非常之事就该用非常之法,并在赵胤面前再三赞叹宋阿拾,巾帼不让须眉。

    时雍得了皇帝的赞扬,但是她并不知道,照常忙碌。

    上午去看白马扶舟,他在昏睡,两位太医亲自照料,又有孙正业把关,孙国栋在旁料理,他的伤情渐渐有了好转。

    晌午后,吕家来人了,说他们疾病已愈,要从惠民药局回家了,时雍曾经嘱咐过回家要告诉她,这才前来相请。

    当然,又备了一份厚礼。

    时雍本想推拒不要,谁知王氏的手比谁都快,连同上次的东西一并塞还给了吕家人,皮笑肉不笑地道:“多谢美意,我家姑娘已经有人家了。”

    吕家人:???

    时雍一脸尴尬。

    王氏却不以为然,转头去叫来予安,小声吩咐他道:“你回头记得告诉大都督,就说,好多人上门提亲,哎哟,门槛快踏破了,我是挡都挡不住。还有,就说小姐对吕家少爷,似是有意。”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