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07章 宋阿拾你有没有心
    吕家已经洒扫门楣,将里里外外的东西都清洁和收拾了一遍,与时雍上次来时大不相同,刚建的宅子,宽敞透亮,一看便知是个殷实的大家族。

    陪同时雍的是吕家二爷吕建安,四十来岁的年纪,留着美须,说话行事与时雍上辈子打过交道的那些生意行人差不多,精明、世故,也有普通人的感恩心,对她很是恭敬。

    “宋姑娘,可有瞧出异样?”

    时雍摇头。

    其实锦衣卫来过多次,她和赵胤也来过一次,里里外外早已搜查遍了,除了当时缸里的鱼虾,时雍发现了异常,别的瞧不出名堂。

    若是有人处心积虑,像祸害皇帝那样,将毒塑于圣像中,那也查无可查,时雍想不明白的是,就整件事来说,吕家人是最无辜的,因为他们是局外人,与谁的皇图霸业都不相干。

    邪君为何要害他们一家子?

    最合理的解释,要么是碰了巧,要么就是为了利用这件事情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时雍目前还想不透。

    她问吕建安:“你们可有仇家?”

    仇家?吕建安细思片刻,摇了摇头道:“我们吕家做生意向来本分,不曾和谁结仇。”

    说到此,他脸色一变,“宋姑娘的意思是……我们全家不是吃坏了东西,而是被人下毒?”

    时雍笑了笑,“没有,我就是随口一问,吕老爷别往心里去。防人之心不可无嘛,若是有仇家,防着些也是好的。”

    吕建安在她的宽慰声里轻松下来,“宋姑娘说得有理。不过,我家刚搬入京师不足一月,即便有得罪的人,也不可能专程跟到京师来灭我全族。”

    时雍点头,笑道:“听说吕老爷是做海产生意的,怎么想到转行,又搬入京城了呢?”

    吕建安叹道:“不瞒姑娘,我们这点家业当真是全族人舍了命拼出来的。上百年来,出海捕捞,再往外贩卖,为了这点营生,我吕家族人死伤无数……”

    说着,他热泪湿了眼眶。

    “世代积累下来,吕氏小有家业,奈何近些年,家里尊长年岁渐老,儿孙学业也要兼顾,为了后世子孙,我们便商量入京,投奔鄙人的旧友,转行做米粮生意。哪料入京不久,双亲和大哥,都……都故去了。唉!”

    简简单单几句话,却是一个家族世代的辛酸拼搏史,时下人很看重家族宗嗣的前程,为儿孙学业入京投靠亲友,确实合理。

    时雍没有从吕建安的话里听出什么破绽,他与整件事情也确实没什么相干,便随口笑道。

    “从海产做到米粮,跨度不小,吕老爷这个赌注,下得很大。”

    时雍是做过生意的人,很明白隔行如隔山的道理,同样是民生食品,海产和米粮差了十万八千里,贸然将本钱投入一个陌生的行业,赌的是全族资本,一旦失败,倾家荡产也是有可能的。

    “宋姑娘所言极是。”

    吕建安长叹一声,神色比方才凝重了许多。

    “入京前,鄙人也是再三思量,下不得决心。幸得我那故友在京师经营米粮多年,我派家中老大先入京探路,勉勉强强铺开了摊子,这才敢做出这么大的决断。”

    “哦?”时雍思忖道:“可否冒昧打听一下,吕老爷的旧友是谁?”

    看吕建安不答,时雍又笑道:“不瞒吕老爷,我也有不少旧友是从商之人,在京师有些人脉,说不定识得。”

    换往日,听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娃娃说有不少从商的旧友,吕建安是断断不肯相信的。自从时雍救活了他们全家的性命,他便觉得这女娃娃了不得。

    “是刘家米行的刘员外,姑娘可识得?”

    时雍心道:巧了。

    不仅识得刘员外,还识得他家二公子刘清池——她未来的妹婿,宋香好不容易勾搭回来的未婚夫婿。

    “刘员外财大气粗,我听过他的名讳,不熟。”

    时雍半真半假地说完,又叮嘱吕家人今后勿以鱼虾海产为主食,要多食用蔬菜果类等等,将话题岔开。

    吕建安听着,特地叫小厮写在本子上,又对时雍恭维了一番。

    冬天日短,眼看就黄昏,时雍正准备告辞出来,听到吕家内宅子里传来嘤嘤的哭声。

    她转头瞧了一眼,吕建安便叹息解释道:“鄙人的内侄女。大哥因那怪病故去了,姑娘伤心,近日来每每思亲啼哭,唉……”

    噢。

    时雍想起来,

    吕家大爷的尸体还是时雍亲手解剖的。

    “吕老爷节哀!”

    她告辞出来,不料却在吕家外面的米市街碰见巡逻的周明生。

    这小子好久不见,清减了不少,没以前那么壮实,看着倒显出些俊良。

    “哪去呀?”周明生身着捕快的差服,双手抱着腰刀杵在时雍的面前,下巴轻抬着,一脸不悦地瞅着她。

    时雍笑盈盈拱手,“差大哥,忙着呢?您忙您忙,回见了您勒。”

    说罢她绕过周明生就想走。

    周明生长腿往左跨过来两步,仍然横在她面前。

    “想走?有那么容易么?”

    时雍蹙着眉头,斜眼看他,“怎么着,周捕快要当街拿人?请问我是犯了哪条大罪?”

    周明生看她发凶,马上就怂了。

    他低下头拽着时雍的衣袖把她扯到街边,“过来说,过来说。”

    时雍甩袖子,“大街上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周明生我告诉你,我十八岁都没有嫁掉,就是赖你。”

    周明生翻了翻眼皮,“赖我?宋阿拾你有没有心?”

    时雍哼声。

    周明生冷哼:“你是不是忘了你身陷大牢时,是何人冒死探监,给你送吃送喝,又是何人冒死去大都督府上,为了替你传信,差点被锤死?”

    时雍:“施恩不图报。”

    周明生看她软硬不吃,叹口气,双手拉住她的手臂,抖了又抖。

    “姑奶奶,祖姑奶奶,你就帮帮我吧。就报答这一次,成不?”

    唉!

    时雍看着他,淡淡地道:“周大头,你是哪双眼睛看出我有这份能耐,能把你从顺天府小捕快,调到锦衣卫去办差的?”

    说来捕快和锦衣卫都是抓捕凶犯的人,可身份区别可就太大了,锦衣卫是军事编佥,一个直属皇帝的特务机构,招编人员极为严格。而捕快是为衙门服役的差役,等级相差极大。

    时雍又道:“你没看出来吗?我至今还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我自个儿都没机会,怎么轮得到你?”

    “哄鬼!”周明生白眼一翻,冷笑两声:“谁不知你是大都督的……心腹。哼,不帮就不帮,说这么多推辞之词。宋阿拾,你没有心。”

    时雍无语。

    “为什么非得去锦衣卫呢?”

    衙门里办差虽然琐碎繁杂,但至少没有性命之忧,也可横行乡里,而锦衣卫光鲜亮丽,背后却有太多的谋算和隐忧,时雍觉得以周明生这大大咧咧的性子,还是留在衙门里更合适。

    可一听这话,周明生就急眼了。

    “你说为什么?锦衣卫俸禄高,那一身差服也威风,走出来唬人也强上许多……”

    说到这里,他声音弱了些,“我要是锦衣卫当差,早讨到媳妇了。哪至于一表人才光棍多年?”

    时雍:“你可真会往自个脸上贴金。”

    周明生嘿嘿笑着,一脸哀求的样子,“你就帮我这个忙吧。你都不知道,最近京师极不太平,我成日里忙得脚不沾地,回了衙门,还得整理案卷名册,就快累死在顺天府了。”

    时雍道:“叫苦叫累,还敢去锦衣卫?”

    “锦衣卫再苦再累也比整理案卷好……”

    周明生的话刚说到这里,眼神突然一转,变了脸色,冲出去大喊一声。

    “诶你哪里去?”

    时雍跟着扭头,只见一个姑娘从吕家的方向往这边飞奔过来。

    米市街车水马龙,可那姑娘不管不顾,分开人群就掩面往前奔跑,径直跑出米市街,冲到街外的桥上,纵身跃下,“扑嗵”一声,就落入河水……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更。

    先去开家长会了(捂脸,最怕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