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八荒剑神〕〔初一阳光〕〔我林平之!开局送〕〔青蛇之法海佛缘〕〔横推星际从虫群开〕〔在第四天灾中幸存〕〔巫师能采集〕〔海贼世界里的格斗〕〔穿越四合院里做倒〕〔跨界修真者〕〔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诸天纵横,从武林〕〔九灵器神之天魂师〕〔暴力丹尊〕〔与温柔女友的治愈〕〔我来自惩罚世界〕〔踏枝〕〔武逆焚天〕〔炼狱艺术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13章 疑窦丛生 //
    !

    时雍在吕家没有见到吕小姐雪凝,却见到了她的母亲——大夫人兰氏。

    这位夫人看上去温和怯懦,因为是新寡,身上还带着孝,看到时雍进来,大夫人客气地将她让入屋里,忙叫丫头备上果品茶水。

    时雍看了一眼跟进门的吕建安,心里微沉。

    寡嫂的屋子怎么能随便进呢?一般人家尚且懂得避嫌,这么大个老爷却不知礼数?

    “宋姑娘,有劳了。”兰氏规规矩矩地站立着,左右四顾,“屋子就这么大,不见什么可疑的东西,家里也没有老鼠药。一夜间添了那么多死鼠,怪瘆人的。”

    时雍应和两声,回头看看吕建安,笑道:“吕二老爷,我要查找一下大夫人房里的私物,您看是不是回避一下?”

    有她提醒,吕建安仿佛刚清醒过来一般,哦哦两块,连忙作揖告辞,出去了。

    时雍注意到兰氏喜弄花草,房里好几盘畏寒的植物还放在炭盆边保暖,可谓细心备至,可时雍提起她刚投河被救起的女儿吕雪凝,兰氏神色却有些奇怪。

    悲伤,无奈,言词却逃避。

    时雍道:“夫人这里不见异样,不如去小姐房中瞧瞧?”

    兰氏叹气,“她不肯出来见人。”

    时雍眼皮微阖,懒洋洋的声音里有几分凉意,“这毒,说不定就来自小姐房里。大夫人是不顾及小姐的安危吗?”

    兰氏微微错愕,“你是说,这孩子还会做傻事?”

    时雍浅笑,没有回答。

    在兰氏带时雍前往吕雪凝房里的时候,时雍从随意的闲聊中得知,兰氏曾经有个小儿子,三岁半时夭折,只剩吕雪凝一个女儿,她爹去世,孩子受了刺激,成日里闷在房里,连她都不愿意见。

    “凝儿。凝儿。”兰氏在吕雪凝房外轻轻叩门,“你开开门,母亲来看看你。”

    好半晌才传来吕雪凝的声音:“我没事,母亲。你回吧。”

    唉!兰氏幽幽一叹,无奈地看着时雍。

    “夫人。”时雍四下望望,“要不然你先回去,我单独劝劝雪凝小姐?我们姑娘家,或许能说说话。”

    兰氏一怔,想了想:“那便劳烦宋姑娘了。”

    等兰氏离去,时雍又敲了敲吕小姐的门,吕雪凝开始还客气地回拒,后来索性不吭声了。

    好个拧性子的姑娘,时雍一边跟她说话,一边找这个房间的窗户——这一绕,就绕到了院落后方,她估算着吕雪凝房间的位置,正准备过去,突然看到一抹人影在院墙出没。

    谁?

    时雍飞快冲过去,攀着院墙一跃而上,并抢在那个人翻出去之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小腿。

    “啊!”那人低掉一声,连忙将另外一条腿勾在院墙上,以免倒栽下去。

    时雍俯身一看,“周大头?”

    周明生以“倒挂金钩”的姿态看着她,一条腿还在时雍的手里,“你,你小声点。”

    时雍扯了扯他的腿,“你在干什么?”

    周明生被她扯得胆战心惊,“你抓紧我!别丢手。”

    说着又朝时雍伸过手臂,想让时雍拉他起来,时雍冷哼一声,低头看着他的眼睛,不仅不拉,手还作势要松开,“说,你鬼鬼祟祟干嘛?”

    周明星抽气,“拉上来再说,拉我上来。”

    时雍道:“不说是吧…………”

    话音未落,她用力推向他另一条勾住墙的腿,周明生脸都白了,“我说我说,我来看吕小姐。”

    “看她干什么?”

    “她都要做我媳妇了,我不能来看看?”

    “有你这么鬼鬼祟祟看的?”

    “我这不是没法子吗?”周明生说到这里,见时雍又要去掀他的腿,命吓掉了半条,“姑奶奶,我求求你了。快拉我上来,我真没骗你,我就是想来看看那姑娘,怕她还是想不开,又轻生,我就没媳妇了……”

    哼!时雍看周明生脸都白了,一把拽住他的手,这家伙手脚并用,狼狈地爬上了院墙,疼得直揉腿,“好狠心的女子……”

    “谁在那边?”一声低喝,吓得周明生当即噤声。

    接着,就听到几个小厮走过来的脚步声。

    若被逮个正着,丢丑事小,被当成贼就麻烦大了。

    “完了!我先走一步——”周明生刚想转身跳往院外,只见吕小姐紧闭的窗户打开了。

    姑娘支起窗子,露出半边苍白的小脸,朝他们招了招手。

    周明生顿住,头就那样拧着,就像忘了呼吸一般,直盯盯地看着人家姑娘,动也不会动。

    时雍见他这样,哭笑不得,狠狠扯了他一把,三两步走到窗户,径直跃了进去。

    吕小姐慢条斯理地将窗户放下,脸色凉淡不见表情。

    三个人谁也没有讲话,窗外,小厮找了两圈,不见人,咕哝着走了。

    时雍贴着窗户,等外面安静下来,这才朝吕雪凝行了行礼。

    “打扰吕姑娘了。我是……”

    “宋姑娘有礼。”吕雪凝朝她行了礼,又朝周明生福了福身,“周大哥万福。”

    周明生一脸是笑,就像没有见过姑娘似的,那双眼睛都快落到人脸上了,时雍轻咳一下,朝吕雪凝道:“多谢吕小姐搭救,不敢我们就被当贼了。不过,我有一事不明。”

    吕雪凝睫毛微垂,“宋姑娘请讲。”

    时雍道:“吕小姐方才不愿见我,眼下又打开窗户,我甚为不解。”

    吕雪凝迟疑片刻,呼吸微急,“方才有人看着,眼下没人。”

    时雍一惊,“吕小姐的意思是有人监视你?”

    吕雪凝那双略带轻愁的眼,慢慢转向她,微微点点头,“是。”

    四目相对,时雍看着面前这张姣好的面容,平静地叹口气,“你二叔,吕二老爷?”

    吕雪凝冷笑,“二叔?他不配。”

    这是个单薄温软的女子,美玉般白皙的肤质,怎么看怎么都是软弱可欺的人,可她说出来的话却铿锵有力,倒让时雍刮目相看了。

    “吕小姐看着不像想不开的人。”

    听她这么说,吕雪凝眼眶突然泛红,幽幽看她一眼,“活着也是行尸走肉,不如去死重新投胎。”

    时雍试探,“你还有娘,你去了,留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

    吕雪凝闭上眼,没有接时雍的话,只是摇摇头,将脸转向周明生,

    “周大哥,惠民药局之事,是我唐突了,你别放在心上。”

    周明生一脸憨态,摸了摸头,“无事无事,我皮厚,不怕挠。”

    吕雪凝原本清冷的眼底,浮起一抹凄清,“你是个好人,是小妹没有福分,这辈子做不得你的妻了。”

    一听她说“你是个好人”,时雍心里就悬了起来,就周明生还在乐,听到最终才终于发现不对,“吕姑娘,你不同意这桩婚事?”

    吕雪凝目中含泪,“我配不上你。”

    周明生抿了抿嘴巴,看着吕雪凝冷香般清雅的闺房,再看看她清丽的面容,口中泛苦,“你……瞧不上我吧?我是个粗人,家中贫寒,是,是配不上吕姑娘的。”

    吕雪凝刚想说什么,周明生就阻止了她,苦笑道:“你若是不愿,我回头就告诉我娘,让她拒了这桩婚事,断不会让你为难。只是,以我拙见,人还是活着得好,活着才有奔头,你可再莫要做傻事了。”

    “不是你不好。”吕雪凝纤眉紧蹙,脸上泛起丝丝红意,很快又褪去颜色,“是我。我不干净了。自问不堪再做周大哥良配。”

    不干净了?时雍心里咯噔一声。

    她原是想找个理由为吕雪凝切脉,即使她不愿意,也能探探反应,可是没想到她居然自己承认。而且,她一心想维护周明生的“知情权”,可周明生分明已经被人家姑娘迷住了,别说不干净了,就算是从粪坑里捞出来的,他怕也是爱得紧。

    果然,周明生意识到吕雪凝口中之言是什么意思时,脸色变了变,双眼突然锐利。

    “是哪个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去帮你报仇,老子去宰了他。”

    啧!时雍从没见周明生这么男人过,可他胸膛拍得咚咚响,吕雪凝却只是苦涩一笑,

    “你别问了,是我命不好。”

    说着,她望向时雍,慢慢地道:“多谢宋姑娘一番苦心,雪凝怕是要辜负了。”

    好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她竟然知道时雍为她而来?

    “你们快些走吧,一会被那老贼发现就不好了。”

    “那你呢?”周明生突发奇想,“难道欺负你的人,是……是那老东西?”

    吕雪凝摇头苦笑,“你别追问了。快走。”

    时雍心知她心里藏了事,在这个没有安全感的环境里是绝对不肯说的。

    思虑一下,她点点头,“那我就告辞了,若是吕小姐今后有什么想说的,就来找我。”

    她说完施礼,吕雪凝也低头蹲身,朝她回礼。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时雍突然抬手击中吕雪凝的后颈,用了十足的力气。

    吕雪凝讶异地抬头,看着她,身子缓緩软下去。

    周明生一把接住姑娘娇软的身躯,怒视时雍,“你干什么?”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