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15章 顺藤摸瓜
    吕姑娘在房里,赵胤是不便前去的,时雍让乌婵留在这里听他差使,便径直入了内室。

    周明生仗着是“未婚夫婿”,厚着脸皮守在门口,但没敢进去。

    时雍看他一眼,推开门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子,面色苍白,被子盖到脖子,双手叠放胸前,睁着眼睛望着帐顶,不言不语,察觉时雍进去,也没有反应。

    “吕姑娘。”时雍拉凳子坐到床边,看着她,“冒昧相请,还望姑娘不要生气。”

    吕雪凝一动不动,声音低低无力,“你到底要做什么?”

    时雍淡淡道:“为了救你。吕姑娘,错是别人的,命是自己的。”

    吕雪凝脸色灰白,规矩规矩地躺着,对时雍的话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我的命,我做主。”

    “说得没错。”时雍慢慢低下头,瞧着她的脸,轻声道:“只可惜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来得及看看这世界……”

    吕雪凝的头猛地掉转过来,身子都在细微的颤抖,看着时雍的双眼满是惊恐。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时雍轻轻为她掖了掖被子,觉得自己行为好像一个渣男,叹口气,语气柔和许多:“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吗?”

    吕雪凝嘴皮吃力地张开,“为什么?”

    时雍轻笑,“周明生是我朋友,他喜欢你。”

    喜欢?吕雪凝苍白的面孔微微变化,双眼停留在时雍脸上。

    “你既知我有孕………又怎么能够?”

    时雍道:“能不能够,应当他来做决定。”

    吕雪凝苦笑摇头,“你告诉他了?”

    “没有。”时雍低头看一眼她的手腕,“知你有喜脉的人,只有我。”

    吕雪凝见她满脸真诚,怔忡许久,忽而冷笑。

    “怎会只你一人?知道的人,多了。”

    “你家人?”

    “要不怎会急着将我打发去周家?”

    “吕姑娘。”时雍沉吟片刻,慢声相问:“那个人是谁?”

    吕雪凝放在被子边上的手突然一缩,紧紧揪住被面,唇角青白,不肯说话,双眼满是哀求。

    “说出来,我才能帮到你。”时雍轻轻握住她冰冷的手:“相信我。”

    吕雪凝泪眼朦胧地看着她。

    时雍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此刻仿佛蕴含着某种令人心安的力量,在吕雪凝最无助无依的时刻,看上去柔软、温暖,尽管于她而言,还只是一个陌生人。

    “谢谢你。”吕雪凝哽咽,“没有人帮得了我。我这一生,毁了。”

    没了清白,有了孩子,对很多女子来说,属实走投无路,吕雪凝的选择符合大多数人的做法,可时雍不这样认为。

    “女子不可自轻自贱,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够毁灭你。懂吗?”她轻轻拂了拂吕雪凝的头发,温柔地道:“你有别的选择,只要你愿意。”

    有别的选择?吕雪凝想像不出。

    时雍安静地看着她,不由想起自己无数次闯过艰难的关口,靠的就是这种“黎明前总有一段黑暗,只要挺过去就会有更好的未来”这种信念。事实也确实如此,坚持不放弃,信念就会变成现实。这也是她为什么死过一次再一次,仍然能轻装上阵,笑看人生的原因……

    她没有催促吕雪凝,长久地等待着。

    吕雪凝的手突然一动,反过来抓紧时雍,漆黑的眼里带着微弱的希望。

    “你说的话,是真的吗?”

    时雍面色稍霁,看着她眼眶里滑落的眼泪,微笑着朝她点头。

    “你信,就是真的。”

    ……

    吕雪凝的故事并不复杂。

    一向疼爱她的二叔,有一日骗了她出去,被一个陌生男子糟蹋了。吕家最疼爱吕雪凝的是父亲吕建成,他让吕雪凝念书习字,学经商之术,是将闺女当儿子教养的。

    受辱后,吕雪凝把这事告诉了父亲,吕建成当即气得提刀要砍死吕老二。

    吕老二矢口否认干了这缺德事,在吕建成的打骂下,吓得躲出家门,许久不归。

    为了闺女声誉,吕建成没有声张,只等吕老二回来,哪料,就在这段时间里,吕家人陆续染上怪病,药石无用。尤其是吕雪凝的祖父祖母,一病不起,没多久就去了。而吕建成还没来得及帮女儿雪恨,就病重在床。

    吕建安这时回来了,挑起养家的“重任”,并请回凌霄道人为吕家驱邪。

    那时吕雪凝也病倒了,眼睁睁看着恶人得意,无能为力。

    在惠民药局,她被发现有孕,吕建安买通了医士,并满口应诺母亲兰氏,说要妥善解决此事。兰氏是个乡坤家的小姐,一直被吕建成保护着,对世俗之事一无所知。

    病好后,吕雪凝本想找二叔讨要父亲的那分家产,然后带着母亲别院而居,哪料却看到二叔深夜钻入母亲房里,天明方出。

    投河那日,她已自杀过一次,没能得逞,这才趁着时雍来家里,看守她的人稍稍松懈奔出宅子,直扑米市街大桥,一跃而下。

    叙述过程,吕雪凝声音发颤,好几次说不下去。

    时雍一直抓住她的手,一直到她说完,这才平静地问。

    “也就是说,那个凌辱你的男人,你并不认识?”

    吕雪凝摇头,羞涩得难以出口,时雍掌心紧紧地握住她,目光坚定有力,让她知道,她是被保护的,是不会被伤害的,吕雪凝回视她片刻,这才哑着嗓子说:“若是再见到他,我定能认得。”

    “嗯。”时雍点头,“此事我家大人定会为你主持公道。你如今要做的就三件事。”

    “什么?”吕雪凝意外地看着她。

    时雍道:“第一、想清楚,这个孩子要不要,三天内告诉我,不可拖延。第二、周明生这桩婚事,你想要不要。若不要,便拒绝他。若要,便告诉他真相,不要隐瞒,让他做出选择。第三、好好在这里养伤,暂时不要出现,把身子养好,等着看坏人伏法。”

    她的声音温柔又有力量,仿佛一束光,将吕雪凝从绝望中拉了回来。

    “我可以吗?”

    “当然。勇敢点。”

    时雍最后望了她一眼,叫来彩云,笑了笑,“给小姐弄点吃的来,要软和一些,清淡一些。”

    她起身,吕雪凝的手软绵绵地滑下来,落在棉被上,怔怔看了她许久。

    “你真是个好人。”

    领了好人卡出来,时雍见到赵胤。

    二人稍做分析,时雍便下了个决定。

    “大人在庆寿寺有没有相熟的和尚?若有,我有个顺藤摸瓜的想法。既然邪君最先抛出来吕家,那我们也可从吕家入手,将计就计……”

    ……

    吕雪凝没有让她等太久,吃完饭就给出了她答案。

    这个孩子,她不要。

    时雍其实也有这种想法。一是治病时喝了不少汤药,二是这种男人的孩子,生下来也是祸患,不如趁现在月份小处理掉,对大人是救赎,对孩子,同样如此。

    不过,周明生没有给出吕雪凝答案。

    之前听说她被人欺负,周明生义愤填膺,在得知吕雪凝有了孩子后,他又犹豫了。

    时雍觉得男人的心,也是海底针。

    不料,一夜思量,周明生次日凌晨将她堵在院门口。

    “我想好了。”

    时雍惊讶地看着他。

    双眼通红,脸色青白,憔悴得像十天半夜未合眼。

    “想好什么了?”

    周明生低下头,看不出脸上的表情是悲伤,还是松了口气。

    “那孩子,我认。只是你要答应我,万万不许我娘知道。不,不许任何人知道。”

    时雍:……

    吕雪凝没有告诉他,她不准备要孩子吗?

    ……

    去锦衣卫衙门的路上,时雍专程叫予安在街边停车,走路去城门边的老茶楼。

    这里每日有京师城的大事小事江湖事,三教九流的信息,都可以在这里听到消息。

    最紧要的是,不久前,时雍已经让燕穆暗地里把茶楼高价买了下来。

    经营茶楼的人是南倾和云度,他俩和吕雪凝乌婵燕穆春秀子柔等人一样,其实都是时雍在机缘巧合救下来的人,南倾和云度的伤已经好了,云度只有一只眼还能模糊视物,南倾那条腿废了,借着轮椅或拐杖行动,倒也无碍。只是,如今的南倾和云度,并不知道她是时雍罢了。

    时雍在门边停留了片刻,没有见到二位老板,只等到众人在议论吕家的奇事。

    小姐怎么丢的,吕家尚不知情,外面议论纷纷。而时雍那天的警告,吕建安不知当真信了,还是借驴下坡,不仅不派人找吕小姐,还对外宣称吕小姐被邪灵带走了,闹得人尽皆知。

    这老狐狸!

    时雍离开茶楼,上了马车,走了没多远,就见捕头沈灏带着一群捕快急匆匆过来了。一边走一边吆喝让路,周明生也在人群中,时雍撩着帘子,叫了他一声。

    “出什么事了?”

    周明生看了前头的沈灏一眼,压着嗓子:“刘老爷家死人了。沈头带我们去办差呢。”

    “刘老爷?”

    “刘家米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