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17章 断案
    宋长贵得到赵胤提拔,如今在顺天府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干了一辈子仵作行,他在这个行当里也算如鱼得水,因此,又羡又嫉的人有,但很少有人觉得他才不配位。

    让人给大都督在侧首看了座,宋长贵拭了拭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继续坐回去问案。

    赵胤撩袍坐下,面无表情,时雍和谢放等人站在他身后,沉默不语。

    刘家人刚入推官大堂来时,见问案的人是未来亲家,原本要放松一些,如今来个大官横插一脚,心里不痛快又得罪不起,于是,在宋长贵的询问里将之前告诉沈灏的话,再将情况说了一遍。

    刘夫人入睡时见过他,那会约莫亥时。一个小厮半夜起床出恭看到老爷出了院子,那会是子时。之后,再无人见过他的踪迹,而昨夜在院外值守的护院们纷纷表示,不见可疑之人进入刘家院落。

    在赵胤和时雍过来前,宋长贵已然验过刘员外的尸身,有了初步定论。

    刘员外的死亡时辰在子时和丑时之间,死亡原因为窒息,身上无任何外伤,嘴里和鼻孔都有没舂的稻谷,稻谷粒外面本就有细小的绒刺,越想往外吐越吐不出来,反被吸入。

    宋长贵推测是掉入粮仓后,无力爬出,无法呼救,导致窒息死亡。

    时雍之前也看过刘员外的尸体,死亡原因基本没有异议,问题在于,刘员外为什么大半夜会去粮仓?又怎么会爬上一丈二的粮仓,把自己埋入稻谷里面去的?对此,刘家人谁也说不出所以然,刘员外死前也没有征兆。

    刘夫人拭泪道:“听说吕家出了一桩邪事,吕家大姑娘白日天光不见了人。我们家老爷……莫非也是撞了邪?”

    宋长贵沉吟,“大都督面前,夫人不可胡说!子不语,怪力乱神。”

    刘夫人看赵胤身上的官服便知这不是个普通的人,被宋长贵一斥,更吓了几分,那眼泪决堤的河水般籁籁往下落。

    “不见凶手,我家老爷总不能平白无故把自己埋粮仓里去吧?”

    宋长贵坐得端正,纹丝未动地思考片刻,望向赵胤。

    “下官也觉得此案离奇。”

    赵胤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平静地望向刘夫人,突然出声:“银台书局严泽,你可认识?”

    刘夫人一听严泽的名字,当即变了脸色,可头却摇摆起来。

    “回大人话,不曾听过此人名讳。”

    赵胤眉头沉下,似乎没有耐心跟这个妇人再多说话,直接对宋长贵道:“宋推官,这妇人不老实,直接下狱。”

    一听这话,刘夫人当场吓白了脸,扑嗵一声跪下磕头,大呼冤枉,求完赵胤,又求宋长贵做主,甚至搬出宋刘两家的姻亲关系。

    宋长贵满脸为难地看着她,又望向赵胤:“大都督,此是何意?”

    赵胤没有说话,时雍笑着接了过去。

    “宋推官,你看刘夫人今日可有不妥?穿红带绿,脸染胭脂,哪有半分为刘老爷戴孝的样子?”

    宋长贵看了刘夫人一眼,皱眉道:“不妥是不妥,但刘夫人得知刘老爷死讯,已是卯时……”

    时雍道:“刘夫人说,丫头进来通报时,她正在梳妆。”

    这个细节宋长贵其实也注意到了,但单凭这一点就为刘夫人治罪,在他看来是极其武断的。可是大都督刚把话放出来了,他不好直接驳大人面子,于是思虑片刻,吭哧吭哧地道:“可否等下官再去现场查控一番,再下定论?”

    时雍轻声道:“宋大人太仁厚了。既然凶手事先谋划周全,又怎会留下蛛丝马迹?对待这种刁妇,你不用极刑,她又怎会说实话?”

    宋长贵的眉头蹙了起来。

    他不明白女儿为什么也帮腔说要缉拿刘夫人。

    这分明就不合情理又不合法度的呀?

    赵胤似乎看出他的心思,“宋推官要是不便出手,本座倒可为你行个方便,把人带回诏狱审问。”

    宋长贵愣了片刻,直到看见刘夫人脸色越发苍白,双眼再藏不住惶恐,他这才明白,原来自家姑娘和大都督是在一唱一合的唬人!

    “既然大人开了口,那……”宋长贵起身行礼,赞同道:“下官恭敬不如从命。”

    “不!宋大人,你救救我,我不去诏狱,不去锦衣卫。”刘夫人瞬间就慌了。“我说,我说,我认识严泽,认识。他是我的同乡……”

    时雍挑了挑眉梢:“只是同乡?”

    刘夫人咬了咬下唇,“青梅竹马。”

    时雍与赵胤交换一个眼神,只见赵胤不动声色地将掌心放在膝盖上,沉声说道:“来人,将严泽带上来。”

    在来顺天府前,严泽已经被锦衣卫从银台书局捉走了,可是这个人嘴硬,不论锦衣卫如何审问他都不肯交代昨夜的行踪,对前往刘家一事更是矢口否认,更不承认认识刘家任何一个人。

    哪料,刘夫人经不住盘问,二人轻轻一吓她就招认了。

    严泽被带进来时,头发蓬乱,衣衫褴褛,浑身是血,一看就知在锦衣卫被收拾过了,刘夫人一看到他这样,脚步情不自禁往前走,突觉地点不对,又生生停住,双眼无助地看着他。

    “泽哥,你怎生……”

    严泽偏开头去,目光落在赵胤的脸上。

    “我什么都不知道,要杀要剐随你便。”

    赵胤低头喝茶,就当没有听到他的话,见状,宋长贵咳嗽一声,厉色道:“严泽,你可认识眼前的妇人。”

    严泽:“不识。”

    刘夫人瞬间变了脸。

    时雍看了宋长贵一眼,给了他一个稍安毋躁的眼神,然后平静地从赵胤身后走出来,转头问严泽,“那严先生昨夜为何潜入刘府?”

    严泽:“我不曾前往刘府。”

    时雍:“我有人证。”

    严泽冷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东厂厂督都能栽到大都督手上,落下一个谋反大罪,何况我一个书局先生?既已如此,严某也没想过要活命,悉听尊便吧。”

    看他说得大义凛然,时雍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其实她认识严泽已经很多年了,虽不若燕穆他们那般熟稔,但这人来雍人园汇报过几次差事,时雍对他印象是不错的,一直觉得他做事认真,口风很紧,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忠诚、踏实,燕穆这才会对他委以重任。

    谁知……

    时雍叹口气,漫不经心地道:“大人,既如此,只能把刘夫人带走,慢慢细问了。严先生夜入刘府,说不定刘夫人知道点什么?”

    带去诏狱,一个男人都受不了,何况一个娇弱妇人,刘夫人的脸色瞬间刷白,严泽明知道他们是在逼他,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露出怯意。

    “有事冲我来便是,与刘夫人何干?”

    一听这话,时雍就笑了。

    “一个人如何通奸杀人?两个人的责任,那就两个人承担。”

    原本心虚胆怯的刘夫人,刚才头都不敢抬起,哪料听了这话脸色突然一变,狠狠地盯住时雍,歇斯底里地怒吼:“我没有!我没有杀人。”

    时雍轻笑,“没有杀人,那就是承认有通奸了?”

    刘夫人脸上猛地褪去血色,眼眶也浮上了一层潮红和恼意,“我和泽哥自幼相识,青梅竹马,若非他巧取豪夺,我们岂会有今日……”冷冷一笑,刘夫人唇角扯了扯,突然笑了起来。

    “通奸?何谓通奸?他不仁我不义而已。”

    宋长贵皱眉,看她凶时雍,当即拍了桌子,“柴氏,你既为人妇,当守妇道,做出这般丑事,竟不知悔改…………你们两个老实交代,是如何通奸杀人的?”

    “我没有通奸杀人!”

    刘夫人看着沉默的严泽,赤红着双眼,又猛地掉头盯着时雍,重复一次,大声吼叫。

    “我没有通奸杀人!我没有。”

    “你冲我吼没有用,真相自会水落石出。”时雍侧目看一眼赵胤,淡淡道:“大人,带走吧。”

    两名锦衣卫作势去拿刘夫人,见状,双手被反剪的严泽剧烈地挣扎起来,嘴里大吼:“你们别动她!人是我杀的,与刘夫人无关!人是我杀的!”

    严泽激动之下的厉喝震惊四座。

    堂上突然安静。

    刘夫人在两个锦衣卫的挟持下,慢慢地抬头。

    “泽哥?”

    “是我。”严泽不看她,咬牙切齿地道:“我早就想杀他了。从二十多年前他把你带走的时候就想。只是,这一日来得太迟,我等得太久。”

    四周鸦雀无声。

    严泽望望宋长贵,又恶狠狠地盯住赵胤,脸上没有怕觉,声音比方才还要响亮,“你们这些狗官,只知道贪赃枉法、唯利是图,对待穷人像豺狼,对待贵人像恶狗。我呸!”

    听他辱骂大都督,谢放腰刀哐当一声出了鞘,赵胤却抬手制止。

    “继续!”

    严泽愣了愣,冷笑起来,“当年刘荣发强抢柴氏为妻,你们在哪里?如今刘荣发强占吕建成家刚满十五岁的小姑娘,你们又在哪里?现如今,恶人得诛,你们倒为他报起仇来?天理何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