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18章 将计就计
    当天,时雍偷偷带吕雪凝去认尸。吕雪凝看到刘员外那一刹那,脸上便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声音也跟着轻颤起来。

    “是他……就是他。”

    时雍看了看她苍白的脸,眉眼露出浓浓的疑惑。

    综合目前已有线索可以得知,吕建安从海产生意改做米粮生意,为了获得刘荣发的帮助,在京师商界站稳脚跟,亲手将侄女献给有此嗜好的刘荣发。不料,此事竟让严泽知晓。

    严泽一气之下,生出除去刘荣发为民除害的计划。

    严泽和柴氏原是青梅竹马,后来被财大气粗的刘荣发生生拆散,将刘氏纳去做了续弦,严泽一直对刘荣发怀恨在意,心生杀意无可厚非。可奇就奇在,严泽根本就说不清楚他是怎么把刘荣发从梯子拖到粮仓再埋下去的。

    刘荣发此人胖腰肥肚子圆,突然袭击还有机会,若是无伤无痕的情况下把一个大胖子抬到离地一丈多高的粮仓顶上,再埋入仓中,那得使多大的体力?

    不仅严泽一个人做不到,便是武艺高强的青壮男人也不可能。

    这是此事的蹊跷之一。

    其二,时雍和赵胤刚从吕家弄出吕姑娘,挖好了坑等吕建安钻进来,再着手调查真相的时候,祸害吕姑娘的刘荣发就横死家中。

    此事太过巧合,就像刚准备出手就被对方提前掐断线索,感觉极为不爽。

    时雍叫乌婵将吕雪凝带回乌家班,再找到赵胤,进门就是一顿质问:“大人,对付吕建安的计划,你是否泄露给了他人?若只有你我二人知道,为何对方会提前把刘荣发灭了口?”

    赵胤皱眉看着书案上的一只青花瓷瓶,瓶里插着几株含苞欲放的腊梅,幽香阵阵,时雍隔老远都能闻到,随着他的眼神望上去,时雍心中豁然开朗。

    不一定要亲手采摘腊肉,才能闻到花香。

    时雍挑了挑眉梢:“难道是庆寿寺那边走漏了风声?”

    赵胤沉默片刻,“目前难下定论。”

    时雍观察着他的表情,显然他也想到了这桩案子的蹊跷之处。

    “大人是不是怀疑严泽并非真凶?”

    赵胤转过头来,脸色淡淡,“这便是我抓他的原因。”

    抓他,也是保护他,为免他像刘荣发一样被灭口?

    时雍走近,坐在他的对面,用手拨了拨那几枝腊梅,想了片刻,沉声说道:“既然不是他,他为何要认呢?”

    “为了柴氏?”赵胤说罢,双手撑着太阳穴,似在思考般轻轻搓揉着,接着就听到时雍的声音淡淡传来,“不对。”

    赵胤抬头。

    时雍眼神变得极为严肃。

    “锦衣卫看到严泽进入刘府是事实。而刘家护院和锦衣卫都没有看到另外的人进入刘府也是事实。也就是说,当天晚上,只有严泽一人去过刘宅。而且,严泽虽然说不清他杀死刘荣发的细节,时间、地点、却是丝毫不差。至少可以证明一点,严泽到过现场。”

    到过现场,又不是凶手。

    那凶手便另有其人。

    怪就怪在,哪个凶手有那么大的力气?

    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时雍脑子里满是疑点。

    赵胤安静地注视她片刻,突然慵懒地拍了拍身侧的位置,袍袖微抬。

    “坐过来。”

    时雍淡淡一笑,双手抱起,“不来。你要使坏。”

    赵胤微微眯起眼睛,在腊梅的清香里,他慢慢地站起身走到时雍身边,突然低下头靠近她。时雍身子微僵,满鼻的幽香突然灌入鼻翼,还有大人身上清润的暖香和他呼吸时的温热全都落在鬓角。

    她汗毛都竖了起来,立马坐得端正。

    “大人……”

    刚喊出个呼吸,赵胤的声音便从耳边传来,凉淡得仿佛浸入骨子里。

    “本想带你去看戏,你既不肯,那便算了。”

    看戏?

    莫非大人另有计划?

    时雍以极快的速度扑过去,双手紧紧吊住赵胤的袖子,脑袋微微仰起,一改刚才的严肃,嘴一瘪,双眼无辜,“带我去。”

    “不带。你要使坏。”

    啧!时雍笑吟吟地看着他,“得罪大人果然是要自食其果的,我知错了。”

    赵胤认真地点头,“留在家反省。”

    时雍苦着脸对上他漆黑的眼眸,没有情绪,但方才与她说话时的温情已然不见,一张清冷的俊面变得无情又冷漠,看不出真假。

    “大人~”时雍拖住他的袖子,无视赵胤的权威和冷漠,将小脸贴在他的胳膊上,“阿拾方才那句话没有说对,我不是说大人坏,而是怕我自己使坏。”

    她又抬起脸,巴巴望着他,眼波流转,说得满是真切。

    “大人丰神俊朗,我怕我靠得太近,一个忍不住就会对大人为所欲为,没得坏了大人的清誉,我要克制……”

    她说得煞有介事,一本正经,赵胤凝视她半晌,掌心突然盖下落在她的头上,轻柔地抚了抚,沉声说道:“乖。”

    时雍见状笑开了脸,却听他道:“我只带大黑去。”

    说罢,抽出袖子转身离去。

    时雍的脸以看得见的速度龟裂,她见识过这位爷变脸,却从没见过这般变脸。

    “大人,那是我的狗!”

    时雍没想到赵胤会这么小气,不过没有所谓,谁让她自己宽宏大量呢,她叫上大黑跟在赵胤身后,在他冷眉冷眼看过来时,莞尔一笑。

    “大黑跟你去,我跟大黑去。没毛病吧?”

    赵胤懒洋洋坐上马车,撩帘子给大黑让位,时雍抢步上去,坐在他的身边。

    见状,谢放和朱九对视一眼,脸上都有无奈。

    “大黑跟你去,我跟大黑去”,这话听上去没毛病,可仔细一想,这两人不都是狗?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

    马车里安静了许久,谁也没有说话,就连大黑也只是将嘴筒子放到时雍的嘴面上,懒洋洋睡觉。

    狗子越来越懒了。时雍瞥它一眼,见赵胤正襟危坐,偷偷伸手过去,在他膝盖上轻轻按捏两下,“大人,腿疼吗?”

    她一副为他心疼的样子,一张脸挂着迷人可爱的笑,赵胤顺势将她手背盖住,捏了捏。

    “好好按。”

    时雍瘪嘴,将他的袍子撩开,让他把腿摆好,刚要起身蹲下去,就被赵胤拉了回来,“坐好。”

    这是舍不得她动手么?时雍暗自偷笑,又看他一眼。

    “大人,吕建安这条线索,还要继续吗?”

    “局已布好,不要未免可惜。”

    时雍点头,“我正有此意,况且,我们总不能一直被动。”

    赵胤沉默不语,

    时雍又问:“大人在庆寿寺安排的人是谁,可靠吗?”

    赵胤皱了皱眉,沉吟片刻才道:“主持觉远,道常禅师的亲传弟子,当是可靠。”

    “可靠怎会走漏风声?”时雍笑了一下,“话传三人必有变。大人吩咐觉远,觉远还有徒弟。觉远可靠,他的徒弟就未必可靠了。就像锦衣卫,大人可靠,可大人敢说,麾下的将士,人人可靠吗?”

    锦衣卫有内鬼非是一人,

    赵胤也一直在让庚一暗查,自是知晓个人厉害。

    “那本座就帮觉远揪出这个人来。”

    时雍瞥他一眼,“那我们如今去看什么戏?”

    赵胤回头,与她对视,“祭出邪君。”

    邪君不是还没有找到吗?时雍惊了一下,再看赵胤眼底凉淡的光芒,这才恍然大悟一般,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将计就计。大人,厉害。”

    邪君可以伪装成白马扶舟,那白马扶舟反过来不就是邪君了吗?

    只是……

    “大人想过没有,若白马扶舟就是邪君本人,可如何是好?”

    赵胤微微眯眼,“是真是假,总得一试。”

    ……

    吕建安去庆寿寺请大师做法,觉远派来的是他的大弟子慧明和尚。

    慧明到了吕家,去了吕小姐的房间,四处走了走,对惶恐不安地吕建安道:“吕施主,宅中确有脏物。”

    吕建安脸都吓白了,双手合十,直呼“阿弥陀佛”,一脸哀求地道:“还望大师作法,还我家宅安宁。”

    慧明没有说话,将两个小徒弟留在屋外,带着吕建发进了房间,又示意他关好房门,这才抬了抬眼皮,慢声道:“你父母兄长死不瞑目,化成了厉鬼,整日缠着你,家宅自是不宁——”

    吕建发紧张起来,“那我要如何是好?”

    慧明低眉,“阿弥陀佛,一个化字可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