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25章 亲密&.
    !

    “银台书局?”

    几颗脑袋凑近齐齐看向纸上的字,同时确认上面写的是银台书局几个字。

    这纸出自银台书局,严文泽又是刘荣发一案的利害关系人,很难说他与此事无关。

    沈灏微微蹙眉:“难不成严文泽在说谎?”

    时雍想了想,摇头道:“连杀人罪都承认了,为什么要撒这个谎,还连累柴氏?”

    赵胤让人将严文泽在锦衣卫受审的卷录调了出来,时雍反复翻阅了几遍,还是那个观点不变。从逻辑上来说,严文泽没有说谎的必要,也寻不到说谎的痕迹。

    案件疑点重重。

    时雍同赵胤在锦衣卫盘点了一下,脉络基本理清了。

    邪君最初的目的,是趁东宫之变,祸害太子,软禁皇帝,再拥立张皇后之子为太子,挟太子以令诸侯,做大晏的幕后主人。

    而白马扶舟是邪君为自己留的后路,一旦事情败露,就把所有的恶事罪责全部推到白马扶舟的身上,为此,他早早留下把柄,东宫事变后,把白马扶舟推出来,让他百口莫辩。

    接下去,白马扶舟背后的长公主,定然不会让他轻易认罪伏诛,而赵胤此人又素有铁腕无情的“美誉”,一旦查实白马扶舟的罪行,肯定要诛之而后快。

    东厂和锦衣卫相斗,必有一伤,甚至会由此引来长公主与当今圣上的姐弟相争。

    无论谁输谁赢,身为幕后的渔翁,邪君都有利可图,退可守,进可攻,十拿九稳。

    邪君笃定了人性,看透了人的弱点。

    唯一没料到的是,赵胤和白马扶舟并没有掉入他的布局和陷阱,宝音长公主和赵炔也没有因此翻脸——

    时雍摸着下巴,踌躇着问:“大人,这人老谋深算,定是自信之人。可如今总是棋差一着,输在大人手上,心里定然不愉……你说,若换成是你,会怎样做?”

    赵胤淡淡道:“他不是我。”

    “打个比方嘛。”

    赵胤情绪不明地瞥她。

    “爷是别人可比的?”

    时雍:……

    她错了,真正自信到极点的人,分明就是她眼前这位,而不是邪君。

    “那麻烦大人替我想一想,这个十恶不赦的恶魔,处处受挫之后,会如何行事?”

    赵胤面色淡淡。

    沉吟片刻,他挑了下眉。

    “恼羞成怒?”

    “不。”时雍抿了抿嘴,认真看着他道:“若他是这么容易恼羞成怒的人,就不会有如此缜密的布局了。我猜,他会很亢奋。”

    “亢奋?”赵胤脸上没有情绪,眼睛微微一眯,盯住她道:“何解?”

    时雍道:“有一种人,自诩天下无敌,他要的不仅是权势地位金钱美人,或许还有……乐趣?这种人的乐趣是对手给的,能遇上大人这样的对手,他肯定兴奋不已,然后会很快调整过来,进行下一出布局,势必要和大人比个高低。”

    赵胤看着她,哼了声。

    “你倒是了解他。”

    时雍似笑非笑,“区区在下恰好对这种人有点研究。”

    赵胤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目光深邃了些。

    过了许久,他道:“我可能要离京几日。今夜就走。”

    时雍怔了怔:“今夜就走?”

    赵胤凝视着她,视线一动不动,“陛下交代的差事。”

    这也算是一种交代了吧?

    时雍直盯盯看他片刻,笑了笑,“大人,把手伸出来。”

    赵胤没有说话,将手伸给她。

    时雍在他手背上重重一拍,拖着手腕翻转过来,放在几上,“为大人把个脉。”

    这又打又拍的小动作又快又多,还很霸道自然,赵胤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左右,只见谢放和朱九都背过身去,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他表情好看了些。

    “怎样?”

    “别说话。”时雍神色肃穆,指头落在他的脉搏上,停顿片刻,一本正经地道:“还不错,脉象平稳。但是大人肾气略有不足,近日还是要多多保养自身,勿近女色为好。”

    肾气不足?

    赵胤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胡说八道!”

    时雍眼色一厉,见他看来,转而又抿了抿嘴,放下袖子,低下头委委屈屈地道:

    “大人不信算了,就当我胡说的吧,爱怎么亲近就怎么亲近去。”

    赵胤:……

    算了,肾气不足就肾气不足吧。

    他喟叹一声,去抓时雍的手,时雍别开头抽回手背到身后,不去看他,赵胤又用了把力,把她的手抓过来,放在掌心,用力握了握。

    “别扭什么?再给爷瞧瞧,如何恢复是好?”

    时雍斜着眼睛睨向他,“大人不是不信?”

    “信。”赵胤神色转而凝重,皱眉道:“阿拾给爷开个方子,务必让爷快些好起来。”

    噗!

    时雍笑了起来,突然张臂抱住他,紧紧的。

    “大人早些回来。”

    赵胤的手停顿片刻,慢慢落在她后背上,轻轻拍拍。

    “嗯。”

    皇帝交代赵胤去办什么事,时雍不能问,趁着这个空当,她去了一趟乌家班。

    周明生同她一起去的,这家伙是个毛头小子,坐不住,眼神不停往内室瞄。

    时雍看了乌婵一眼,对她道:“吕小姐可方便?让他瞧瞧去吧。要不心上该长出眼睛来了。”

    乌婵失笑不已,调头叫身边的小丫头。

    “彩云,去问问吕姑娘,要不要见他。”

    彩云应了声,下去了。不一会儿,她笑盈盈地回来,瞄了周明生一眼,“吕小姐说,请周公子进去。”

    话音未落,周明生噌地一下站起来,差点把桌上的茶盏给摔了。

    时雍笑着摇了摇头,待彩云领他进去后,这才掉过头来问乌婵。

    “这两日,吕姑娘身子可有好些?”

    乌婵叹口气,“食宿不安,仍是有些虚弱。”

    时雍点头:“我也不能整日陪在这里,你多陪她说说话,尽快把她身子调理好。体质太弱落胎有风险,肚里孩子大了,就更是危险,你得抓紧时间。”

    乌婵嗯了声,“大家都是女子,我自会尽我所能。”

    时雍握住她的手,“辛苦了,婵儿。”

    乌婵许久没有听她这么称呼自己了,闻言一怔,笑了起来,嗔怪地看她,“每次叫我做什么事,你就这德性。”

    时雍但笑不语。

    乌婵转瞬,又道:“我也要问你了。”

    时雍抬抬眉梢,“说呀?”

    “燕穆那事如何了?”乌婵语气有些迟疑,银台书局和燕穆自己,都是敏感的事情,银台书台自从被锦衣卫盯上,燕穆为免多生事端,已经许久不曾见过她们了。

    乌婵心里存了疑问,欲言又止。

    时雍何尝不知她所想?

    “你放心,我会盯着这事的,若非为了燕穆,我何至于这么辛苦,帮锦衣卫破案?”

    她说得坦然,可是说完就被乌婵翻了白眼。

    “单是为了燕穆吗?”

    时雍撇嘴,丢了个颗蜜枣入嘴,笑眯眯地望着乌婵。

    恰在这时,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长短不一,极富节奏。

    乌婵和时雍对视一眼,轻声问:“什么事?”

    外面的人是乌家班的武师慕苍生,回禀道:“大小姐,燕公子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乌婵美眸里流露出淡淡的欣喜,转而又变成了担忧,“快请。”

    话音未落,她已经站了起来,亲自走过去拉开了门。

    门口的男子身材魁梧,看上去有几分威风,正是武师慕苍生,在他背后,燕穆安静地站在天井里,黑袍白发,素净的面孔上带着淡淡的凉意,看到乌婵,抱着长剑施了一礼。

    “打扰了。”

    乌婵最不喜他的客套。

    可燕穆待她,本就客套而疏远,尤其她向他表白情绪后,他更是如今,恨不得离她八丈远。乌婵心里有点不痛快,故意倚在门板上,淡淡抬头看她,不给好脸色。

    “燕先生有事?”

    燕穆淡淡道:“有事。”

    乌婵:“什么事?”

    燕穆的目光越过她,望向里面的时雍,“我找阿拾。”

    尽管乌婵很不喜他“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疏远,可是,她没有理由拒绝燕穆见时雍,抿了抿唇,她让开门,侧了侧头,“进来吧。”

    “多谢!”燕穆依旧有礼地道谢,越过她的时候,突然定下脚步,朝她看了过来。

    乌婵心里一跳,屏紧呼吸。

    却听燕穆道:“我可否单独和阿拾说几句话?”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