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26章 落胎*.
    !

    单独?就是不愿她留在这里。

    连时雍都从未避讳过她,燕穆竟如此?

    乌婵心里的不痛快被快速放大,她深深看向燕穆冷漠的面孔,唇角微微勾了起来,眼神变冷,变淡,自嘲般一笑。

    “行。”

    她走出去,砰一声关上门。

    时雍是知晓乌婵性格的,刚才不开口就是为了维护她的自尊心。在感情上,她帮不上忙,说什么都可能把问题引向更为复杂的境地。

    不过,看乌婵赌气离去,她还是没忍住,拉下了脸。

    “你明知她喜欢你,何必这么待她?好歹你们也有几分情分,不是吗?”

    燕穆淡淡道:“无法回应的喜欢,何必让她念念不忘?”

    时雍微微皱眉,心知也无法责备他什么,收敛起对乌婵的心疼,示意燕穆坐下说话。

    “你专程跑一趟,是为了严文泽的事?”

    燕穆眸底深浓:“瞒不过你。”

    时雍道:“你什么时候知晓严文泽和柴氏有染的?”

    燕穆眼眸低垂,“锦衣卫来书局拿人之后。”

    时雍眯眼,淡淡瞥他,“你做事不是这么草率的人,在对严文泽的任用上,有点不严谨了。”

    燕穆眼神一暗,没有说话,投在时雍脸上的视线更是充满了探究。

    这句话只有时雍有资格说他。

    即使时雍把雍人园交给这个人,她身为后来者,也不当批评他办的事。

    但是,燕穆没有觉得难堪或是不悦,反而有些激动。

    期待隐隐从心头升起,明知不可能死而复生,仍是希望在她脸上多看到时雍的样子……

    时雍扬扬眉,看他沉默,也意识到自己这么说不合适,赶紧换了个话题,“严文泽此人,依你看来,究竟有没有问题?”

    燕穆收回神思,蹙眉道:“没有。”

    “是吗?”时雍怀疑地看着他。

    “此人书生意气,学问尚可,私底下对时政多有抨击,心里兴许有埋怨不满,可若说他会与邪君同流合污,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我是不信的。”

    时雍看燕穆说得斩钉截铁,微微颔首,接着从怀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纸。

    “我原本也想来找你。既然你来了,赶巧,看看吧。”

    燕穆瞄一眼,“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

    那张纸上的布局图是时雍按柴氏留下的原图临摹的,原图被锦衣卫带走了,她便拿了这个过来。

    “在银台书局,你可有看到这个东西?”

    燕穆仔细看着纸上的布局图,摇头。

    “你哪里来的?”

    时雍把原委说了一遍,身子微微前倾,压着嗓子问:“你再想想,严文泽之前,可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燕穆轻声道:“锦衣卫监视银台书局有些时日了,我知道此事,但严文泽不一定知道。我看他整日仍是该做什么做什么,未见异常。就是……”

    “就是什么?燕穆,你想仔细。”

    燕穆打量她好一会,目光有些深邃。

    “他喜好烟花之地,每隔两三日,总是要去一次。”

    烟花之地?

    时雍愣了愣,“倚红楼?去吗?”

    她还记得赵胤那日暗探倚红楼回来后的满身风霜和欲言又止,可是,燕穆并没有给她准确的答案。

    “我素来不问私事,以前没有怀疑过他,也不曾问过。”

    对时下文人而言,流连烟花之地,再劝妓从良、助其脱困几乎可以与他们好谈时政、指点江山的爱好相提并论。是雅好,是风流,并不是可耻的事情。

    让时雍诧异的是,严文泽既然对柴氏有情,又怎会流连烟花之地?

    燕穆坐了片刻就告辞离去了。

    时雍把那张布局图交给了他,示意他回去查找究竟。

    燕穆出门的时候,看了时雍一眼,说道:“你对今后可有打算了?决定长留京师,不走了吗?”

    他嘴上问的是长留京师,可时雍知道,他的潜台词是——是不是要留在赵胤身边。

    时雍应道:“如今尚未决定。等我为她报了仇再说。”

    燕穆盯着她轻轻颔首,没说什么,走出门去,又向门外的乌婵端正行了一礼,大步离去。

    乌婵在门外等了许久,最终只见到燕穆一个影子,再回来同时雍说话时,便有些郁郁寡欢,时雍本想安慰几句,周明生就出来了。

    “她说,那孩子不要了。”

    这憨大头,表情很是古怪,时雍看不出他是落寞还是遗憾,耷拉着脑袋坐半晌,这才抬头问她。

    “阿拾,你有把握吗?”

    时雍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周明生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听说,落胎是要死人的。”

    他是顺天府的捕快,整日走街串巷,见过各种市井怪事,对女子落胎致死的案例并不陌生。

    时雍看到他眼里的担忧,安静了片刻,转而问:“你想好了吗?”

    这次换周明生不解,“想什么?”

    时雍正色道:“明知她的情况,你也决意要娶她为妻,并愿意在长久的未来里,如今日那般始终如一?不因此而埋怨她,嫌弃她?”

    这个问题周明生可能没有想过,在时雍的注视下,想了许久方才挠挠头,蹙着眉头道:“纵是不能相好到老,但我堂堂大丈夫,岂会是非不分?我绝不会因此埋怨她,嫌弃她。”

    时雍松了口气,“周大头,你是个好男人。”

    “别,别夸我。”周明生不说吕雪凝的时候,就像换了个人,那在衙门里养成的衙役病又上来了,冲时雍就挑眉,“我去锦衣卫的事,你什么时候帮我跟大都督谈?”

    一听这事,时雍就头痛,立马站了起来。

    “我去看看吕小姐,看看她的身体情况……”

    不知周明生和吕雪凝说了些什么,姑娘的情况比时雍想象中好。刘荣发的事情,对她造成的冲击,似乎被周明生为她带来的希望抹去了。时雍进去的时候,吕雪凝脸上的羞涩未退,眼神分明多了些神采,整个人精神了不少。

    爱情的力量当真伟大,古今皆同。

    时雍感慨着为她把了把脉,抬起头来,目光深邃地看着她。

    “落胎的事,拖不得了。孩子越大,越是麻烦。”

    吕雪凝微怔。

    时雍道:“你可想好了?”

    吕雪凝点点头,走到时雍面前去,深深拜下。

    “雪凝感谢宋姑娘大恩大德,救我一命。”

    时雍连忙托起她的身子,微笑道:“你不用谢我。周大头是我哥们儿,你们相亲相爱好好过日子,便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当天晚上,时雍去找了刘大娘。

    不论刘大娘为人如何,她做了几十年的稳婆,落胎的经验比时雍丰富,有些偏方和土办法,更是时雍闻所未闻的。时雍送上一份厚礼,诚心讨教,与刘大娘谈了约莫两个时辰,但是没有告诉她吕雪凝的事情。

    刘大娘十分精明,也不相问,甚至提也不提上次她找时雍帮人落胎的事情。

    时雍临走,又塞了一封银子给她,刘大娘登时眉飞色舞起来。

    次日,时雍去了乌家班为吕雪凝落胎,她亲自煎熬了落胎的汤药,盯着吕雪凝喝下去,然后陪侍了整整两天。

    整个人过程十分煎熬,吕雪凝腹痛了两三日,到第三日下午,她才排干净异物,时雍又为她开了清宫滋补的方子,这才撑着虚弱的身子回家。

    头一次为女子落胎,她心里压力很大,这两天几乎没有休息好,本想回去倒头大睡,没有想到,家里却来了不速之客。

    一辆看上去就贵气十足的马车停在宋家的大门口,来接她的人是宝音长公主身边的何姑姑,正在院里和王氏说话。

    王氏为人热情,懂得察言观色,尽管何姑姑只说是主子想接宋姑娘过去瞧瞧妇人病,并未说真实的来历,但王氏一眼就看出这是富贵人家的佣人,很是小心地陪着。

    何姑姑性子宽厚,也会说话,不停夸宋家的房子造得大气敞亮,一看就是发家的格局,王氏听了也是暗自开心。

    时雍站在背后,看了她俩许久,这才慢慢走近。

    “何姑姑,可否容我睡个觉再走?”

    何姑姑有点愣。

    这姑娘满脸疲惫,眼眶里全是红血丝,一看就是没有睡好的样子,她看了看王氏,微笑,“姑娘自便,我等你睡好了起来。”

    时雍点点头,一言不发径直进屋,砰声关上门。

    “诶?”王氏抬了抬手,见她不理会,低骂一声,又对何姑姑笑道:“这挨千刀的小蹄子,性子就跟那石头块子似的,又拧又硬,姑姑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计较。”

    何姑姑莞尔:“不会。”

    时雍这一觉睡了至少两个时辰,再睁开眼已是华灯初上,何姑姑已然有些不耐烦了,可是有王氏好言好语的相陪,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心里忖度,这小丫头胆子也真大。

    胆敢叫长公主候着的人,这世上没几个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