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费伦的刀客〕〔人道大圣〕〔一剑倾国〕〔大明第一臣〕〔八荒剑神〕〔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明末之藩王崛起〕〔校花跳楼死亡后我〕〔神医嫡女飒爆了〕〔红楼贾府〕〔修法至尊〕〔满级大佬替嫁以后〕〔宋女史为何如此〕〔和大明星老婆从绯〕〔丧尸绝城〕〔穿入诸天万界〕〔重生过去的逍遥人〕〔重生我真没想当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29章 荒诞不经的楚王&.
    !

    过往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时雍不愿再想起,尤其看到赵焕那张脸便条件反射有情绪病,心里也不痛快。

    她唤回大黑,加快了脚步,迅速从大门闪过去。

    岂料,那扇门突然大开,楚王府的长史庞淞走了出来。

    “宋姑娘留步。”

    庞淞这个人,时雍以前同他交道不多,只知道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将楚王府里里外外的事务打理得很有条理——包括楚王的女人。

    时雍略微低着头,不看庞淞的脸。

    “长史大人有何吩咐?”

    庞淞皮肤黝黑,个子清瘦修长,双眼里透露出精明的冷光,话未出口先有笑声。

    “殿下唤你问话。”

    这个时代是没有“人人平等”观念的,时雍没有耍个性的权力,尽管庞淞满脸堆笑,可是楚王传唤,去不去由不得她。

    时雍蹲身揉了揉大黑的脑袋,小声吩咐它。

    “外面等我。没我命令,不许进来。”

    ……

    花厅里坐了好几个人,除了赵焕,还有府尹马兴旺和几个府吏陪坐在侧。

    楚王的来意很简单,有人传出“谣言”,说他府上的阮娘子和死去的刘荣发有一腿,这让楚王很是不悦,听说这谣言是由顺天府传出去的,特地来问话。

    府尹马兴旺以案子不是他经办为由,让人去传推官宋长贵来回话,把事情推诿得干干净净。

    此时,宋长贵出去办案了,尚未回衙门,时雍被“揪”进来,老老实实地站在花厅中间,向这些大人们一一行过礼,然后安静地等着示下。

    从她进门,楚王的视线就没有离开时雍的面容。

    待她请完安,他懒洋洋地笑了笑。

    “既然宋推官没有回来,那问宋姑娘也是一样。外面的谣言可是真事?”

    府尹对此有避讳,时雍可不会。

    她听到赵焕的声音,条件反射地翘起唇角,可她没有抬头,硬生生憋住那嘲弄之意,平静地回答。

    “吕建安是有这么交代过,殿下若要核实可提他来审。民女也不曾躲到他家床下偷听,不知真假。”

    这一出声,听上去恭顺,却浑身是刺。

    她是习惯了,连赵胤都没怕过了,更不可能怕府尹等人。

    只是府尹听她这么说,顿时觉得后脖子发冷,项上乌纱好像也重了几分。

    “宋阿拾,殿下跟前由不得你放肆。”

    马兴旺装腔作势地训她一声,未免得罪楚王,可是训的时候,又怕说她太重,得罪赵胤,于是,训完时雍,他语气就回了暖,又转头替时雍说话。

    “小姑娘不懂礼数,殿下别跟她一般计较。”

    赵焕一笑。

    在众目睽睽下,站起身走到时雍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抬起头来。”

    他是真的极爱香薰之物,一副权贵皇亲的富贵相,衣裳袍服总是带着淡淡的香味,这样近的距离,时雍很清楚地闻到他身上熟悉的香味,心里一阵扑扑乱跳。

    “民女不敢。”

    “抬起。”

    时雍听他加重了语气,心知这是发怒前的征兆,慢慢抬头,直视着他。

    赵焕眯眼,视线落在时雍脸上,话却是对旁人说的。

    “你们出去!”

    几个府吏面面相觑片刻,终是没有开口,默默退了下去。

    庞淞看一眼楚王,走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光线突然变暗,赵焕白皙英俊的脸也在大门合上的瞬间黯淡下去。

    时雍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殿下这是何意?”

    赵焕没有说话,再往前走了一步,目光变幻莫测。

    “你可知道为了此事,娇娇有多伤心,多难过?”

    时雍心里冷笑,默默退后。

    赵焕又慢慢往前几步,逼视着她,“你可知娇娇是本王最疼爱的女子?”

    时雍再退了几步:“殿下有话直说。”

    赵焕勾起嘴角,淡淡一笑,双眼里的光芒变得更为锐利,眼看时雍已被逼得退无可退,他好整以暇地伸出手臂,但她拦在角落里。

    “本王心爱的阮娘子伤心难过了,自是不便再伺候我。你说,这传谣之人,本王是不是该把他碎尸万段?”

    这种无赖纨绔的说法和做法,确实是赵焕的风格。可时雍知道,他骨子里不是这样的男人,为了一个阮娇娇,特地跑到顺天府来无理取闹,自然没有这么简单——

    她甚至觉得赵焕这么做,仅仅只是为了延续他荒诞不经的恶名罢了。

    时雍皱了皱眉,说得真诚,“殿下最应该碎尸万段的人,不是吕建安吗?他若不轻薄阮姑娘,又怎会让阮姑娘伤心难过?阮姑娘不伤心难过,王爷又怎会没人伺候?”

    “错!”赵焕轻笑,“在本王看来,任由此事传扬出去的人,责任更大!”

    时雍哼笑,不语。

    赵焕挑了挑眉梢,突然笑问:“听说主理此案的宋推官,是你父亲?”

    时雍面无表情:“是。”

    “那好。既是宋推官没有办好案子,让本王府上的私隐被传扬开去,此事自当由宋推官来负责。”

    赵焕说着,不待时雍回答,突然伸出一只手指勾起她垂落的一缕头发。

    “父债女还。娇娇不能伺候我,得由你来。”

    他半是玩笑半认真的语气,低低的带点笑意,满是暧昧,那双仿佛盛满了桃花的眼眸,专注地盯住时雍,眼底深处仿若写满了深情。

    时雍差点就笑了。

    若是寻常女子,能得楚王殿下青睐,怕是要赶紧回去祖坟前叩拜,烧香烛纸钱感谢祖先眷顾了。

    可她除了笑,连一分想骂他的兴趣都没有。

    “殿下错爱。”时雍不着痕迹地拂开他的手,语气淡淡,明明个子比他矮上几分,眼神瞄过去却满是睥睨之色。

    “民女是大都督的人,殿下难道不知?”

    “那又如何?”赵焕俯瞰般直盯着她的脸,突然低头吸了一口气,小声笑道:“你非他妻妾,本王既是看上了你,他焉有不给之理?”

    时雍看着赵焕,目光如刀,脸上挂出几分冷笑。

    “殿下好爱说笑。这话只怕阮姑娘听了,又得伤心了。”

    赵焕闻言轻笑,“娇娇性子温驯,可不是这样小气的女子。”

    时雍眼睛黑漆漆的,更为明亮了几分,盯住他的脸,她慢声道:“感谢殿下垂爱,可惜,殿下看上了我,我却没看上殿下。”

    她本不想和赵焕当场翻脸,这话实在是忍无可忍。

    岂料,赵焕听罢,却忽而笑开了。

    “阿胤为人素来刻板冷漠,哪懂得这世间的风月之情?宋姑娘这般姣好姿容,跟着他,啧啧可惜了。”

    不得不说,赵焕长相是有做“登徒子”的条件的,声音温柔好听,如琴弦轻拔,高大的身子笼罩下来时,带笑的双眼又仿佛探出了锋利的刀片,随着他那一只冰冷的手指滑过脖子,如同有一条冰冷的蛇从肌肤上爬过去,激起时雍一身的鸡皮疙瘩。

    “殿下这是要做什么?”

    赵焕淡淡一笑。

    他的手指就停在时雍的颈子上,仿佛一柄随时可以割开她喉咙的刀片,又好像……一只随时可以撕开她领口的恶魔之手。

    温柔诱哄、霸道强势,加上良好的外形和尊贵的身份,这种男人无疑是女人的恶梦。

    可惜,时雍对这些伎俩早已看透。

    她动也没动,脸上表情不变,淡定地看着他。

    “殿下,我家大人护短,最容不得旁人碰他的女人。”

    赵焕双眼微眯。

    时雍不信他对赵胤无半分忌惮。

    她一声冷笑,将脖子露在他的面前,斜眼漠视。

    “他若是发起疯来,可是谁都不认的。不知殿下怕不怕?”

    赵焕身姿没动,脸色也没有变化,冷冷看了她许久。

    “你拿赵胤来要挟本王?”

    时雍莞尔,突然伸手拔出赵焕腰间的佩剑,在赵焕微微变色的惊诧里,笑着挽了个剑花,逼退他一步,却将剑身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

    “殿下饶了我吧。求求你了,我是大都督的女人,你不能这么对我……”

    赵焕怔立,“你——”

    砰!大门洞开。

    白执就是这时冲进来的。

    若非情况紧急,他不会现身,可是时雍这么喊,把他吓得心脏都快裂开了,猛地推开门,他冷冷看着赵焕,腰刀出鞘,寒光烁烁地直指着他。

    “殿下自重!”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