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北保家仙〕〔李川〕〔皇城金膳斋〕〔寒门娇娇女〕〔网游之开局获得成〕〔九龙归墟〕〔混沌天帝〕〔斗罗之从七杀剑昊〕〔重生之繁花似水〕〔斗罗之躺平麒麟,〕〔亮剑:咱李云龙打〕〔超级妖兽分身〕〔我真是佞臣啊〕〔豪横大宋〕〔蜀山签到三千年,〕〔宗门:这个师尊有〕〔蛰雷〕〔喜遇良辰〕〔天命为凰〕〔刚被悔婚超级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31章 无情无义 //
    !

    时雍侧目望过去,来桑双眼亮晶晶的,眼瞳幽黑,一脸欢喜。她失笑,低头看了看他的腿,“恢复得不错?”

    “好了许多。你看看。”来桑说着就想在她面前转圈,时雍无语地阻止了他,把那封信掏出来。

    “说正事吧,什么情况?哪里不舒服了?”

    来桑轻咳,把眼瞥向别处,想想又把眼珠转回来瞅她。

    那表情仿佛在说“你知道不会看吗?”

    时雍可没有心情跟他玩笑,蹙了蹙眉。

    “二殿下要是没事,我就告辞了。”

    “啊别!”来桑刚才还想装一装冷酷霸道拽,见她说着就要起身,立马厚着脸皮拉住了她的手。

    “你这女子,无情无义!你看不出来吗?”

    咳!时雍正色看一眼手腕,示意他放手。

    来桑嘴巴动了动,很不情愿,可是看她一脸严肃,终于慢慢松开了手,不过高大的身子却堵在门口,抬高下巴,傲娇地看着她。

    “你看我的脸。”

    时雍凑近些,看了一眼。

    “一如既往的……俊朗。”

    来桑脸颊微红,似乎害臊了,可是转眼又正经起来,“都长疙瘩了你没有看到吗?还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出你这个大头鬼!

    时雍好笑地瞥他一眼。

    “轻微痤疮,不严重。”

    “什么疮?”来桑捂着脸,双眼惊恐,声音都拔高了许多。

    时雍看他护住脸颊的样子极是好笑。在活了三世的她看来,十七岁的来桑就是个大孩子,而他脸上那些“疙瘩”其实就是后世之人常说的“青春痘”,对年轻的男人而言,很正常。

    “回头给你开个方子,吃清淡些,少吃辛辣。”

    “会好吗?”来桑皮肤养白了些,眼睛又大又干净,黑白分明,一看就是没遭受过生活毒打的年轻人,与之前在兀良汗大营里那个混世魔王小皇子很是不同。

    时雍看他紧张的样子不免好笑。

    “会。”

    “哦。”来桑放心了些,可眉头还揪着,还顺便瞥了无为一眼,懒洋洋地道:“有人告诉我,这是想女人想的,我还信了呢。”

    时雍:……

    无为垂下头去。

    来桑毫不知羞的样子,嘴角弯了起来,突然低头盯住时雍,脸上的红痘痘离得近,看上去也清晰了许多。

    “是真的,我想你。”

    冷不丁温情脉脉的说话,音调还有着没有变声完成的少年粗嘎,时雍此刻的年纪虽然与他相当,可内心是个……老阿姨了。她又是好笑又是觉得他可爱,忍不住就瞪了他一眼。

    “胡说八道。不许想!再想,满脸都要长满痘痘!”

    “真的?”来桑嘶了声,再次瞪大双眼,惊恐地看着她,见她似笑非笑,忽而嘿了声,提提袍角,大剌剌地坐下来,斜眼看她。

    “为了我家阿拾,本王愿长满……什么疮?”

    “痤疮。”时雍觉得这个说法不是那么好听,还有点恐怖,于是换了种说法,“在我们大晏,还有种说法,青春痘。”

    “青什么豆?”

    “青春痘?”

    “明明是红色的,为什么要叫青痘?”

    “……”

    时雍被他逗乐了,一个忍不住,笑出声来。

    “青春痘,不是吃的青豆。长这个痘痘,证明二皇子年轻,正当好年华,惜福吧。”

    “不。”来桑很严肃,“我觉得你是在嘲笑。这绝对不是福气,难道是绝症?”

    他绷着脸,样子就更是可笑,时雍实在忍俊不禁。

    “对,你说得全对。绝症。告辞了!”

    “别啊,阿拾,你给治治。”来桑拖住她,厚颜无耻地挂着笑挽留,“你第一次来看我,就不能陪陪我吗?你知道我整天在这里有多无趣吗?”

    时雍看着他不作声。

    来桑的眼圈突然发红。

    “我想草原了。”

    时雍仍然没有说话。

    来桑表情低落了下来,“你们大晏要过年了,这两日出街,见到好多人都在备年货,很是热闹。在我们兀良汗,也是要过年的……”

    提到家乡兀良汗,提到额尔古,来桑一口气说了很多话,虽是尽量掩饰情绪,可是眉目间仍然染满了乡愁。

    要过年了。

    谁不想家乡,想父母呢?

    独在异乡做质子,来桑看着笑逐颜开,内心定然是寂寞的。而且,时雍记得,他还是主动留在大晏的。

    “傻孩子。”

    时雍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道:“这样吧,我们也去办年货。然后过年的时候,你去我家里玩,怎么样?”

    来桑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此言当真?”

    “当真啊,我何时说过谎?”

    王氏骂得对,时雍确实有往家里“捡人”的习惯。燕穆、乌婵、云倾、南度,子柔、春秀……还有以前雍人园的许许多多人都是她捡回去的。有一些,甚至连名字都是她取的。

    过年的时候,宋家人本就不少,多一个来桑也就是热闹些,免他孤独而已,于她而言不算什么大事,可来桑却开心坏了,感动得当场就让无为带上银子,高调出街办年货。

    时雍同赵胤在一起,很少一起上街买东西,因为他是个严肃刻板的成熟男人,时雍想想觉得,同大人一道出街,大概也没什么趣味。可来桑不同,他对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有兴趣,时雍感觉就像是——带了个闺蜜?

    一开始只是为了安慰小王子,可是逛着逛着,她自己逛出兴趣来了,反正后面有无为和予安拎东西,又有一个“行走的大钱包”,买买买的乐趣发挥到了极致。

    她没有发现背后的无为和予安都黑了脸。

    更不知道,暗处的白执脑袋都大了。

    他在焦虑要怎么给大都督禀报?

    “阿拾来看。这个,这个好不好看?”

    来桑身上拿的是一个面具,黑白红三色的鬼脸,很像丧葬和巫师跳驱邪舞使用的那种图腾,看着有些吓人。

    “这有什么好看的?”

    时雍嘲笑他幼稚,来桑却不服气地把面具盖在了脸上,朝她歪了歪头,变着声做出吓唬她的声音来。

    “小娘子,从今往后你是我的人了,你逃不掉的。”

    时雍心里好笑,刚想伸手去扯来桑的面具,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从人群中走过去。

    慧明和尚?

    他没穿僧衣,而是穿了件布褂,脑袋上还有个斗笠,帽檐压得很低。

    时雍速度极快地拿起另一个面具,套在脸上,再转头时,慧明的身影已去得远了,走入热闹的街道,很快就要走出视线。

    “帮我个忙!”

    时雍抬手示意来桑低头,“来。”

    来桑狐疑地侧过脸,将耳朵凑上去。时雍低低同他说了几句话,转头朝无为和予安看了一眼,大步朝慧明离去的方向走去。

    来桑偶尔不着调,可他不傻,听了时雍的话,立马严肃起来,将面具套好,让无为给了老板钱,紧赶慢赶跟了过去。

    无为和予安对视一眼,一人挑了个面具套上。

    四个人都戴着古怪的面具,走在街上却没有引人注目,因为这样的面具到处都有得卖。

    街上人很多,慧明和尚走得很快。

    这样挤来挤去,很是恼人。时雍眼看慧明越走越远,突然冷笑一声,加快脚步朝他跑了过去,直接扒开人群,愣生生撞在他的身上。

    慧明似乎吃了一惊,刚要低头来看,来桑就飞快地追了上去,指着时雍大喊。

    “小贼,你站住!”

    时雍抚了抚脸上的面具,爬起来就跑。

    来桑很配合,一直追。

    “站住!”

    慧明看着这二人越追越远,在原地站了片刻,压低头上的斗笠,换个方向,沉默地转身走向一个偏僻的巷弄。

    时雍在前面的路口停了下来,待来桑赶到,笑盈盈地拎了拎掌心的钱袋,“不错。”

    来桑大吃一惊,“我带足了银两的。你为何还要偷钱?”

    时雍来不及解释,伸指入嘴,重重吹了个唿哨。

    不过片刻,就看到大黑穿过拥挤的人群,朝她飞奔过来,摇头摆尾,很是欢快。

    “乖孩子。”时雍撸撸狗子的背毛,将钱袋放到它的鼻子边上,“走,带我去!”

    这种追踪人的方法,来桑不曾见过,看着大黑又是喜欢,又是诧异。

    “它真的能找到那个人吗?”

    时雍微微一笑,“试试。”

    “佩服!”

    来桑双眼亮了亮,又道:“那个人是谁?”

    时雍:“你不认识的人。”

    “为什么要找他?”

    时雍看着前面光线昏暗的巷子:“嘘——”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前妻乖巧人设崩了〕〔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