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33章 异常&.
    !

    “去吧!”

    时雍站在楚王府对面,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冷冷淡淡地道。

    “多谢!”阮娇娇柔柔地朝了她福了福身,待要侧身朝来桑行礼时,来桑却不耐烦地吼了一声,粗声粗气地道:

    “还不快滚!”

    阮娇娇话卡在喉咙里,登时羞得脸都红了。

    她从小在倚红楼里见惯了各种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深知女子的美貌就是降服男人的利器,便是尊贵如楚王,见到她也是一见钟情,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如来桑一般,对她这般恶意恶语过,如此粗俗。

    阮娇娇不适地咬着下唇,“奴家只是想感谢公子……”

    “公子?我是你老子。快滚快滚!”

    来桑摆动衣袖,像赶苍蝇一般赶她,阮娇娇再厚的脸皮也待不下去了,又对时雍软软说了句“多谢二位不杀之恩”便提着裙摆,羞愤地小跑过街。

    时雍看着她的背影,慢慢抱起双臂,眯起了眼。

    “对待美人,怎这般粗鲁?”

    “有吗?”来桑脸上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可是听声音有些困惑,“我们如今不是打家劫舍的悍匪么?难道我扮得不像?”

    时雍一怔,乐了起来。

    “像!你比悍匪还悍!”

    驾!一阵车轱辘声音由远及近,停在了楚王府的门口,刚好碰上走过去的阮娇娇。

    车嘎吱停下。

    阮娇娇刚侧目看了一眼,车上就下来一个女子,二话不说揪住阮娇娇的头发就打。

    阮娇娇大喊大叫着“救命”,不肖片刻,楚王府的门就打开了。

    门房看了一眼,大声叫着侍卫。

    “撤!”时雍叫上来桑,退回巷子,找个地方藏身,再往外观望。

    来桑吃惊地看着楚王府门口发生的一切,嗤了声,“你们大晏的女子,真是麻烦。”

    时雍掀了掀唇,不说话。

    因为叫人打阮娇娇的不是别人,正是楚王赵焕的如夫人陈紫玉,上次因为私底下收拾阮娇娇被楚王撵回了国公府,没想通,叫上两个表哥堵这儿,直接就上了手。

    陈紫玉是定国公府小姐,性子和陈红玉虽是不同,可定国公是武将,两位陈小姐都习武,性子也都泼辣,这阮娇娇落到陈紫玉的手里,简直没有还手之力。

    侍卫来了也只能瞧着,都是楚王的女人,他们帮哪一个?

    这闹剧时雍看得直皱眉,直到楚王出来。

    两个女人都哇啦哇啦地哭,阮娇娇更是娇弱得气都喘不匀了,只会掉眼泪,而陈紫玉则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泣。

    “殿下!你别再被这狐狸精迷惑了啊。妾身回去思量了许久,上次的事情,分明就是她有意激怒我,挑衅我,我气不过才对她动手的,她就是故意的!这女子蛇蝎心肠,故意陷害我,害我和殿下离心……”

    “闭嘴!”赵焕将阮娇娇揽在怀里,拿帕子为她拭了拭眼泪,又哄着拍着安慰了几句,才冷冰冰地看着陈紫玉。

    “回去吧!别让本王再瞧到你。到时候,别说我不给国公府面子……”

    他勾住阮娇娇纤细的腰,像是不知道怎么疼爱好了,宝贝心肝地哄着,径直转了身。

    “殿下!”陈紫玉大吼一声,扑嗵一声,在青砖石上跪了下来。

    “妾身有话要说。”

    赵焕不耐烦地转头,“你还想说什么?”

    “殿下,阮娇娇私通庆寿寺慧明和尚,早就背叛了你。”陈紫玉挺直胸口,怒火朝天地看着阮娇娇。

    赵焕愣了愣,沉声说道:“一派胡言!”

    说罢,他又看了看阮娇娇被扯得凌乱的头发和划破的脸,眉头蹙得更狠了,“陈氏,你别以为你是定国公府的小姐,本王就不敢收拾你!你再胡说乱道,本王立马要你的命!”

    陈紫玉颤了一下。

    他真心爱慕的男人竟如此待她?

    而阮娇娇,做出这等事来,殿下都不在乎?

    还如此这般纵着,惯着?

    陈紫玉狠狠咬牙,豁出去了。

    “殿下,妾身有证据。自从阮娇娇害我被殿下逐出王府,妾身就找了人盯住她。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让妾身找到了她偷人的证据。她的奸夫,就是庆寿寺的慧明和尚……”

    陈紫玉说得很大声,可是赵焕不仅不为所动,甚至拉长了脸,似乎厌恶极了她,心疼地哄着哭啼喊冤的阮娇娇,见她越哭越伤心,突然不耐烦地一甩袖袍。

    “庞淞,把陈氏给我送回国公府去!”

    “殿下!”陈紫玉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往前跪行几步,脑袋重重磕在台阶上。

    “殿下你相信我,这个阮娇娇她不是诚心待你,只有我,我才是……”

    “滚!”

    阮娇娇扯了扯赵焕的袖子,“殿下,你别生陈姐姐的气了,都是娇娇不好,娇娇……就不该得到殿下喜爱,娇娇不配……”

    “你不配谁配?陈氏女……”

    赵焕讽刺地挑高眉梢,哪料话没说完,斜刺里就走出来一个修长的人影,腰肩挺直,手执长剑,肤若凝脂,脸若冰霜,冷冷的眼一眨不眨地盯住他。

    “陈氏女不配楚王。那烦请殿下写一纸休书吧。”

    赵焕一僵,揽住阮娇娇的胳膊慢慢松开。

    “王妃?你怎么来了?”

    陈红玉抬头看了看楚王府的匾额,默默将目光投在娇弱可怜的阮娇娇身上,看了片刻,都快把赵焕看得尴尬了,陈红玉才慢慢说了几个字。

    “皮囊有七八分像,灵魂差之千里。”

    这话旁人听不懂,赵焕却很明白。

    她说的是时雍。

    赵焕清了清嗓子,没看陈红玉的眼睛,“王妃既然回府了,那敢情好。你这个妹妹啊,你得好好管教了,好嫉骄蛮,恶毒之极。娇娇如此柔弱善良的女子她也容不得,一再陷害于她。”

    “我比她更骄蛮!”陈红玉陡然拔剑,慢慢走向台阶,剑尖指向阮娇娇,一言不发地走过去,面容不怒而威。

    两侧的侍卫不敢阻拦,纷纷后退,阮娇娇吓得花容失色,刚被陈紫玉打一顿,可好歹陈紫玉用的是拳头指甲,没有动刀动枪啊,这陈红玉是要杀人。

    她惊叫着躲到赵焕的身后,大叫“殿下救命。”

    赵焕拍拍她的胳膊,看着陈红玉。

    “王妃这是做甚?”

    陈红玉冷冷地道:“王爷既然叫我一声王妃,那这王府后宅女子,我能不能管?”

    赵焕僵住,看着她不言不语。

    陈红玉再进一步,剑尖几乎快要指到赵焕的身上了。

    “此**冶放荡,秽乱王府,我罚不罚得?”

    陈紫玉方才闹腾半天,赵焕可以丝毫不理会她的嚎叫,只因她不仅是定国公府的庶女,还是代姊出嫁而来,本就是个替身,从来没有得到过尊重。可是陈红玉不同,这是御赐的王妃,陈宗昶的嫡女,是他名正言顺的楚王妃…

    “王妃,有话把剑放下再说。”赵焕伸出一根手指,试图去拂开陈红玉的剑身。

    哪料,陈红玉剑身一转,突然朝赵焕刺了过来。

    赵焕一惊,“大胆!”

    他仰身避过,随即抽出侍卫的腰刀,就要格挡。

    陈红玉见状冷笑一声,身子突然一转,手中寒光闪过,剑落下,不偏不倚恰好削下了楚王的一角衣袍。

    陈红玉弯腰将残缺的袍角捡在手上,拎起来看着楚王。

    “殿下误会了,我不杀人。既然殿下连淫贱之女都可宽容,那我也不必求什么休书了。从此你我,有如此袍,恩断义绝!”

    话音未落,她剑身划破手指,任由鲜血滴落,黑漆漆的双眼看着赵焕一动不动。

    好半晌,陈红玉突然就着手上鲜血,在楚王雪白的袍角上,重重写下一个“休”字,然后扬手甩了出去。

    扑一声!

    袍角飞起,落在楚王的脸上。

    陈红玉冷声道:“你不休我。那我休你也是一样。”

    说完,她还剑入鞘,大步走下台阶,站在陈紫玉的面前。

    “还不舍得走?”

    “长姐……”

    “丢人现眼!”

    陈红玉说着迈过她的身子,大步离去。

    “殿下!”阮娇娇哭红了双眼,泪光楚楚地看着陈红玉的背影,“我又给殿下惹祸了这次我把王妃也得罪了,可怎生是好?”

    “无妨。”赵焕慢慢捡起那张写着“休”字的血布,在手中抖了抖,冷冷一笑,“没有圣旨,她这辈子都只能是楚王妃。”

    ……

    京师城内,一入腊月,薄雪纷飞,天气格外地冷。

    城边的茶楼里人声鼎沸,十分的热闹。

    人一多,温度似乎也上升了。

    时雍走进去就看到背对大门面向窗户而落的陈红玉,茶盏在手,她却许久未动,杯中的水早已冷却,也没能入得她的喉。

    莫道不伤心,只是心伤了。

    时雍哼笑,拉椅子坐到她旁边,取下她手上的茶盏,将凉水倒掉,重新续了两杯热水,淡淡笑着拿起一杯。

    “我敬你。”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