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37章 邪君的标志&.
    !

    潜意识是一种十分奇妙的东西,“二十多年前的秘密”落入耳朵,时雍身子下意识绷紧,朝赵胤望过去。

    赵胤静静地看着慧明和尚,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只是那双幽暗的眼睛,仿佛染上一层浓重的杀气,“什么秘密?”

    慧明被他盯得身体僵硬,额头突突跳动,浮上一层虚汗。

    “我若是知情,又何须接近觉远?”

    嗡……

    绣春刀出鞘时发出的金属铮鸣声几乎覆盖了慧明那句话的尾音。赵胤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在众人看清绣春刀寒光的那一瞬,慧明的脖子便露出一丝血线,血珠迅速淌下来,滚落在衣领上,染红一片。

    符婆婆吓得跪地磕头哀求不已。

    慧明也白了脸。

    只有时雍默默不语,而白马扶舟峰眉紧锁,捏住椅子扶手,差一点站起身来。

    “将,将军,求求你饶了我们家符大吧。老婆子就只剩这么一个亲人了啊。”

    “傻孩子,大人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别再犯愣了!”

    房间里只有符婆婆一个人的哭声。

    赵胤脸色冰冷,许久未动,如阎王临世一般冷冷看着慧明和尚,仿佛下一瞬,绣春刀薄薄的刀片就要切断他的脖子。

    “大人,我是当真不知。”慧明在这阴凉逼仄的气氛里,紧张地咽了咽唾沫,浑浑噩噩地摇了摇头,慢慢地出声。

    “我师父的师父道常法师在世时,是先帝座上尊客,很得器重。据说,二十多年前,道常法师曾设坛问天测国运,算出一个关乎皇朝命运、足以撼动江山社稷的天机。其后,道常法师与先帝秘密前往天寿山,秘谈七天七夜……他们商谈的内容,外人不得而知。”

    这话说得颇有江湖骗子的味道,时雍一声轻笑。

    “外人不得而知,你又如何得知?”

    慧明挨了她几个大巴掌,打出了畏惧感,看她时眼神发虚。

    “此事是邪君告诉我的。他还说,当年跟在道常法师身边的人,其中一个是他的徒弟,觉远和尚。”

    这句话传递了一个重要讯息。

    慧明进入庆寿寺之前,就认识邪君。

    可是,一个倚红楼里打杂的仆役,是如何引起邪君注意的?莫非如符二一般,只因为与邪君长得像,或是身形相似?

    慧明没能清楚回答她的问题。

    绣春刀架在脖子上,他不敢撒谎。可是,这些交代不仅没能解去众人的疑惑,反而把更多的疑问推向了一个死人——刘荣发。

    刘荣发是倚红楼的常客,也是庆寿寺的香客金主。一个人喜欢嫖和喜欢行善之间并不冲突。刘荣发救下当时还叫曹彪的慧明后,介绍他去庆寿寺落脚。

    这些本是举手之劳。

    只是,那时的他不知道,原来刘荣发救他,是因为早就盯上了阮娇娇。

    更不知道,会在去庆寿寺的途中遇到邪君并追随于他。

    那时的慧明在倚红楼受尽折腾,甚至因为长得眉清目秀,屡次被狎妓的客人“侵犯”,身为男子的尊严被一再践踏。

    因此,刘荣发虽然救了他,但并没有换来慧明的感激,反而是邪君那一套“千秋万代”的理念影响了他,一接触便如焕发新生,“推翻这散发着腐朽味的旧秩序”成了他短暂的人生中最大的精神期待和追求。

    他不甘心当和尚。

    他以能成为邪君的替身而骄傲。

    在邪君的蛊惑下,他幻想着新的人间到来,他可以出人头地,迎娶阮娇娇,让这个世界偿还对他的亏欠,让那些欺负过他的人不得好死。

    “在杀人时,我从没感觉到罪恶。”

    慧明仿佛打开了话匣子,猩红的双眼变得狰狞。

    “我认为邪君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人,是拯救苍生的神灵,是铲除这世间罪恶的圣人。他知晓天下事,懂得天下人,他无所不能——”

    时雍不想听他为邪君歌功颂德,打断了他的话。

    “他安排你去庆寿寺,接近觉远,就是为了调查那个二十几年前的秘密?”

    慧明:“是。”

    时雍问:“他有没有为你指明调查的方向?”

    慧明想了想,皱眉摇头:“我猜,他对那个秘密也所知不多。”

    时雍唇角扬起一丝凉笑,“最后一个问题,邪君是谁?长什么样子?”

    听慧明的描述,他算是邪君组织的核心人物,时雍认为他应当对邪君极为熟悉才对。

    孰料,慧明听完却摇了摇头。

    “没有人知道邪君长什么样子。”

    时雍淡淡道:“你既然不知邪君长什么样子,又怎知白马厂督不是邪君?”看慧明不作声,时雍似笑非笑地转头,目光掠过白马扶舟那张阴凉凉的俊脸。

    “又或是,你明知道他就是邪君,故意隐瞒!?”

    “宋阿拾!”白马扶舟不满地眯起眼,嘴角微微上扬,那张如若春晓般的俊脸上便露出一抹勾魂夺魄的凉笑来,“你是在暗示他,指认我有罪?”

    时雍看着他警惕又怀疑的样子,莞尔一笑。

    “打个比方。厂督急什么?”

    白马扶舟冷笑一声,眸底光芒逐渐变淡,然后淡淡道:“你、随意。”

    慧明看着他俩,双眼流露出疑惑,似乎在思考他们究竟是不是一伙的,他到底应该站队哪一方。

    赵胤将绣春刀往前送上一分,面色冷淡。

    “说!”

    一个字,就打消了慧明的顾虑。

    他应该听——拿刀那个人的。

    “我不知道厂督是不是邪君。”

    慧明的回答,让人始料不及。众人怀疑的视线都落到他的脸上,而已经说了这么多的事情,慧明心知再没有回头路,一脸无可奈何地叹气。

    “事到如今,我也无须隐瞒。锦衣卫围剿天神殿后,我便再没有见过邪君。那日,接到厂督相约画舫,我原也存有心思,以为是邪君召见。可是去了画舫,我又怕是陷阱,只能矢口否认,以保全性命。”

    时雍:“那依你看,厂督究竟是不是邪君?”

    一听这话,白马扶舟的脸上又明显浮上了一丝冷笑。

    慧明没有看他,摇摇头,也不敢看任何人的眼睛。

    “我当真不知。邪君极是神秘,我每次见到他,要么戴着面具,要么有不同的面孔,他还会变换声音,我从来不知哪一个是真正的他。”

    神秘不仅能掩盖真相,还能让人产生恐惧和敬畏。

    越是神秘的东西,越不敢招惹。

    邪君此人,确实洞悉人性。

    时雍看着他,问出重点:“那邪君如何向他的部众下达命令?”

    慧明:“低级部众无须见他本人。高级部众……比如我,必要之时,我们是能够辨认出他的。”

    “自相矛盾!”

    时雍冷笑一声,“你刚说从不知哪一个是他,如今又能辨认了?”

    慧明低垂着头,不敢看她的眼,“邪君右手与旁人不同,无名指指节是续接的,有一圈疤痕。我瞧到过他的右手无名指。”

    时雍下意识看向白马扶舟……

    那一只光洁修长的手。

    白马扶舟也下意识伸出手来,像是展现给她看,又像是给赵胤看,眼里有燃烧的火焰,脸上是冰冷的笑和咬牙切齿的恼意。

    时雍避开他的眼神,又问慧明,“那你又为何说,不知道厂督是不是邪君?难不成他的手也能作假?”

    慧明的头埋得更低了。

    “我,我……”

    “你什么你?”

    “我以为大都督是要陷害厂督,不知如何说是好。”

    房里霎时寂静。

    久久,传来白马扶舟的嗤声。

    “大都督,如今当知本督是冤枉的吧?”

    赵胤波澜不惊地望他一眼。

    “你们有串供的机会。”

    “你!”白马扶舟瞪大眼,怒视他。

    时雍见状,心里不免有点好笑。

    其实她是可以为白马扶舟证实的。

    慧明的交代,让她想起从青山镇逃到宁义镇的那天,归园田居发生的惨案。小茗香被杀,她曾设计捉拿凶手。那夜出现的黑衣蒙面人,与她在水洗巷张捕头家交手的人极为相似,此人武艺高强,她和燕穆等人试图拿下他,结果仍然被他施毒逃匿,燕穆还差点丢了小命。

    那时,她便发现此人右手似有不便,在他翻窗的时候,无名指是无法卷起来的。

    她曾把这个发现告诉周捕头。符二死后,时雍也曾检查过他的尸体,右手上确有伤痕,于是,她便以为符二是那个黑衣人,没再深究过这个事情。

    如今慧明再提,时雍这才惊觉,右手的不便才是邪君的标志。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