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39章 你有他没有 //
    !

    一场抢人风波以赵胤的胜利结束。

    可是,赵胤让人将吕建安和严文泽两个人犯押往锦衣卫,自己却没有同去,而是匆匆上了马车,让朱九回府。

    时雍瞧出他脸色不好,蹙着眉头跟他上了车。

    “伤口难受了?”

    “无妨。”赵胤坐直了身子。

    时雍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就生了恼意。

    一个人怎能如此克制自己压抑人性呢?她想起自己以前上过的心理课,人若是从小乖到大,严于律己到苛刻的程度,一般是不曾得到过爱,这种人便是长大了,哪怕世事洞明,身居高位,有很多金钱,仍然会活得很辛苦。

    大都督是这样的人吗?

    时雍看他一眼,又打帘子望了望夜色下寂静的长街,一种难言的情绪慢慢爬上心头,“夜深了。”

    赵胤嗯声,“我先送你。”

    “这么晚回去,会被我娘骂。”

    时雍以为自己说得很明白,可是赵胤低头看她一眼,似乎并没有明白姑娘的心思,平静地道:“我帮你向宋夫人解释。”

    “……”

    时雍认输了。

    “我今晚去无乩馆。”

    赵胤一怔,看定她,微微皱眉,“我可能没法顾着你。”

    谁要他顾着了?时雍瞥一眼他的腰腹,“我不放心大人,得亲自看看你的伤才行。”

    “阿拾……”

    赵胤话还没有说完,时雍猛地抱住他的胳膊,脑袋靠过去,软声道:“如今大人可是我的护身保命符,我不想你早死。”

    赵胤见她低垂着头,露出一截白瓷般纤细修长的脖子,柔顺的头发松松落下来搭在他的肩膀上,仿佛对他有无尽的依赖与眷恋……

    他伸出去推她的手凝固了,手指动了动,又缩回来。

    这女子惯会得寸进尺。赵胤知晓她在瞎说,可闻理似悟,遇境则迷,他那只手终是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将她整个人半揽在怀里。

    “你啊!”

    一声无奈的叹息。

    时雍低垂的眉眼弯了起来。

    又赌对了。

    大人就吃这一套。

    ……

    时雍猜得不错,赵胤没去锦衣卫夜审严文泽的原因,确实是身子不适。

    回到无乩馆,他走入卧房挑亮灯芯,那张脸已是白如纸片,可他仍是固执地拒绝了时雍看伤,反而让谢放差人备水,然后让娴衣带时雍去客房睡下。

    想把她支开?

    时雍自是不肯。

    “大人是嫌弃我学艺不精?为何就不肯让我瞧你的伤?”

    赵胤眉头蹙得很紧,“我那伤处,多有不便。”

    大约是房里的火盆烧得太旺,时雍发现他的脸上有了一丝红润,她思忖片刻,似笑似恼地哼一声。

    “我又不是没看过。我都不羞,大人堂堂男儿,有何顾虑?”

    赵胤道:“这不合礼数。”

    时雍白他一眼,“是礼数紧要,还是性命紧要?”

    唉!赵胤看她生气,只剩叹气,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低柔无奈。

    “我已着人通知医官,马上就来,阿拾不必忧心。”

    “哼!现成的大夫你不要,是不是傻?”时雍看他仍然站在那里,不再废话,直接抓住他的手,把他整个人按坐在那张铺了厚毯的椅子上。

    “躺好!”

    她素来不好讲话,狡诈又固执,可是要让赵胤把不可示人的伤处对着一个女子仍是做不到。

    “阿拾!”

    他看时雍转身去拿药箱,撑着椅座就要起身,恰好时雍回头,这一下,他的额头就撞到了时雍的下巴上。

    “嘶!”

    时雍疼得眼泪都下来了,摸着下巴嗔怒。

    “你干嘛呀?有这么难吗?”

    赵胤额头也痛,可时雍的反应抢在他前头,让他忘记了自己是个伤者,更不记得身上的疼痛,看到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泛了红,委委屈屈地直视着自己,心里深处突然被针蜇了似的,狠狠揪紧,下意识搂她过来,抬高她的下巴便低头看去。

    “撞痛了?”

    “你说呢?”时雍气咻咻地看着他,借势发威,两只美眸动也不动,很快就泛起了泪雾,一句话说得可怜巴巴,“我诚心为大人着想,想为大人治伤,大人却一再推托,好像让我瞧上一眼,就被我轻薄了似的。”

    赵胤的头隐隐作痛。

    “我没有。”

    瞧到他眼中情绪软化,时雍委屈哼声,借题发挥。

    “我是大夫,又不会逼大人对我负责!也罢,既是大人这般怕我,那我便不看了。九哥,你进来看好大人,我回去了。”

    她说风就是雨,情绪来得又快,赵胤整个人瞬间僵硬,毫无招架之力。

    最倒霉的还数朱九,他听到招呼刚迈过门槛就被赵胤冷眼瞪了回去,一脸无辜。

    “爷?”

    “滚!”

    朱九:……

    时雍吸了吸鼻子,扭头看朱九。

    “九哥,大人是生我的气。”

    朱九从喉头“哦”一声,又被瞪了一眼,默默出去了。

    赵胤紧紧扣住时雍的肩膀,见她仍然拧着要走,呼吸突然加重,重重抱了抱她,像是无奈妥协,又像是无力支撑一般坐回去。

    “看。给你看。”

    时雍见他浓眉紧蹙,漆黑的双眼泛起血丝,克制地抿紧嘴唇,一眼也不看自己,心里突觉好笑。

    “大人身子金贵,我不配。”

    “阿拾。”

    赵胤怎会看不出她的心思?

    只是无能为力罢了。

    见她仍然要走,赵胤扯住她的手腕将人带入怀里,牢牢按在腿上。

    “朱九!”

    听到主子的唤声,朱九又紧张兮兮地走了进来。

    “爷,您有什么吩咐?”

    赵胤朝他使了一个眼神,“去告诉医官,不必来了。”

    “啊?”朱九愣住。

    看看赵胤,再看看时雍,“可是,爷的伤……”

    “话多!”赵胤沉下声音,朱九立马怂了,“是。属下这就去办。”

    时雍没想到他会有这番举动,眯起眼仰头看去。

    “说你傻,你还真傻了是么?”

    她面有薄怒,似娇似嗔,当真是吹皱了一池春水。

    赵胤轻叹:“我仍是没有做对么?”

    时雍道:“我不是不让你找医官,是想参与你的治疗。我怕你找的医官不尽心,或是对手派来的卧底,反误了你的性命。这般说你明白了么?”

    说来说去,总归还是担心他。

    赵胤眼皮盖下去,长长的睫毛让他的眼眸看上去深邃了许多,话说得一如既往地平静,可上扬的嘴角却掩饰不住内心。

    “有阿拾在,别的医官都是废物,不要也罢。”

    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时雍看着他奇怪的表情,突然意识到什么。

    “你是不愿我在别的医官面前看你的伤口吧?”

    她声音轻柔缓慢,说完慢慢朝赵胤靠过去,小声诶了下,笑问。

    “你要我单独为你疗伤,就你,跟我?两个人,偷偷的?”

    这女子!

    赵胤哭笑不得,想要说什么,突然皱起眉头,掌心捂住伤口,变了脸色。

    “痛了?忍住!”时雍一看他这副模样,再没了调侃的心思,飞快敛住表情,找来药箱,在他面前蹲了下来。

    “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赵胤呼吸微微一重,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热水还没来。”

    时雍:“要热水做什么?”

    赵胤沉吟片刻道:“小衣粘住伤口……”

    时雍当即变了脸色。

    衣服粘在伤口上用热水浸湿后再揭开,这不是作死么?

    她拉下脸,故意恶狠狠地道:“有酒就行。痛是痛了点,可比温水管用多了。”

    最后,赵胤的小衣不是脱下来的,而是被时雍用剪子生生剪开的。

    这男人真是狠。

    鲜血浸透了纱布,浸透了小衣,时雍剪开带血的纱布看去时,发现伤口早已浸得泛白,若不好好处理,说不得就要感染。更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伤口并不是他说的“无妨”。虽不致命,可伤在右下腹,离要害极近,绝非轻伤。

    “伤成这般,你还敢到处走动?”

    时雍气恨不已。

    “大人,我该说你是英雄呢,还是该说你是傻子?我从没见过这么不爱惜自己的人。”

    赵胤眉头皱了下,似乎不知道说什么,索性沉默。

    时雍看他一眼,不忍心再说什么,低头认真处理伤口。

    好半晌,她在脑子里还原了赵胤受伤的场面,突然停下手,重重哼声。

    “哪有人往这里扎刀的?白马扶舟也太狠了!我看他要的不是你的命,而是要你断子绝孙。这个人,是在嫉妒你有他没有么?”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