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42章 有个话要说一说*.
    !

    “说吧,大人要我怎么侍疾?”

    赵胤看着他,身子绷紧,感觉伤口有点痛。

    “傻丫头,逗你的。去歇了吧,不早了。”

    时雍的脸被火光映得如有红霞晕染,眼波盈盈地笑,“逗啊?我可不经逗。”

    她边说边在榻沿坐下,侧过头端详赵胤的脸,“我是会当真的呢。”

    午夜的灯火柔和而温暖,时雍雪白的脸仿佛染上一层淡淡的粉泽,眼波轻荡,发丝轻垂,说话时扬起的唇角带了几分邪气,刺刺地划过赵胤的心口。

    赵胤被子下的手握成了拳。

    不过,时雍瞧不见。

    她眼里的赵胤,面无表情,眸中无波,平静得宛如一个没有情感的冷血机器。

    “别闹了。退下吧。”

    时雍扬了扬眉。

    也许赵胤不知道,他越是如此,她对他越是有兴趣。时雍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小不要脸,就是喜欢撕裂他这张波澜不惊的脸。

    她抬抬眉梢,慢慢将双手圈着膝盖,后背靠在床柱上,懒洋洋地看着赵胤笑。

    “有时候,我真怀念在青山镇的时候。那个时候,大人待我多好呀。大人从不在我面前摆架子,我和大人也没有身份的差别,旁人看了都说大人宠我,我嘴上不说,心里别提多欢喜。”

    半真半假是个技术活,时雍边说边注意赵胤的表情,看他眉心蹙了起来,她又故作伤感地叹口气,慢慢地垂下头。

    “还有卢龙塞的垛墙,粮草库,山顶的阳光和落雪,历历在目。再回想都过去这么久了呢。也不知有生之年,我还有没有荣幸和大人一道再登卢龙塞,看崇山峻岭,塞上风光……”

    她音调轻缓,声音悦耳,这么徐徐说来,就像开启了一个时光隧道,将彼此的思绪拉回了大青山、卢龙塞。

    时过境迁,那些共同经历过的艰难时刻仿佛也被打上了高光,不再有半丝晦暗,全都变成了记忆里的风景,时雍甚至还能想起在卢龙塞的垛墙上,赵胤身着甲胄,玄黑色的披风被山风高高扬起时那俊脸上的表情。

    “说这些做甚?”

    “怕大人忘记,我娘说,男子最是健忘。”

    赵胤看了看摇曳的烛火。

    “我歇了。”

    时雍抱着膝盖看过去,浅浅地笑,“好。”

    赵胤暗自松口气,默默闭上眼睛,耳朵传来窸窣的声音,轻柔,细微,他蹙了蹙眉头,仍然没有睁眼,原以为他不理会时雍就会离去。哪知,她就势躺在了他的身边,似乎还嫌不够暖,身子又往他靠了靠。

    “大人身上真暖和。”

    赵胤整个人都僵硬了。

    女子清浅的呼吸就在耳边,仿佛只要横过一指就能触摸到,他头皮发麻,呼吸渐渐加重,沉默了片刻,突然侧头看过去,“阿拾……”

    对上的是一双漆黑的眼瞳。

    他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时雍没有盖被子,交叠着腿,手肘着脑袋,斜身望着他,唇角弯出一抹灿烂的弧度,仿佛在嘲笑他的紧张。

    “睡呀。”时雍抬抬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看着你睡。”

    赵胤沉默半晌,在时雍挑衅的目光中,淡淡道:“没有你这样侍疾的。”

    时雍唇角噙着一抹笑,“那大人教教我?”

    她手放到被面上方,指头轻攥着,仿佛随时会把它掀开一般。

    “难不成,我得时时刻刻盯住伤口吗?”

    “……”

    “还是要帮大人方便?”

    “……”

    越说越离谱。

    赵胤看她问得一脸老实的样子,突然叹息一声,无奈地将身上的被子拉过去半幅,盖在她的身上。

    “睡吧。”

    说着他便阖了眼,被子给了她,大半个身子露在外面。

    时雍一怔。

    这是对她没有性别意识?

    她躺不住了,突然坐起身,将帐子放下。

    帐子一放,这小天地就成了一方私密的空间,彼此稍有动静就能感知,空气似乎也变得稀薄起来,赵胤察觉到她的举动,身子绷得比石头还要僵硬,一动也不动。

    装睡?时雍看他一眼,打个呵欠,懒洋洋在他身侧躺下来。

    “真软。”

    赵胤不回答。

    时雍缓缓一笑,将手搭过去。

    “真拧!”

    赵胤装不下去了,睁开眼盯住她。

    时雍一脸无辜,“大人睡啊。看着我干什么?你这么盯着我,我睡不着的。”

    赵胤:“你不看我,怎知我看你?”

    时雍想了想,“那大人转过去睡吧,这样我们就瞧不见彼此了。”

    赵胤:“我转不动。”

    身上有伤,翻转身子是极难的。时雍看他说得认真,想了想,撑着身子看过去,双眼盯住他上下打量。

    “要我帮你吗?”

    赵胤眼皮一跳,“什么?”

    还能是帮他什么?时雍察觉赵大人眼睛有点烫,突然邪邪一笑,凑到他脸前,视线火辣辣盯他,奚落道:

    “大人,你不对劲。”

    赵胤沉下脸:“躺回去!盖好。”

    时雍看着他冷漠的傲娇脸,脑子里忽然蹦出个想法——这人是不是快纠结死了?两个小人在脑子里打架。一个想要靠近她,一个想要推开她?

    “大人。”时雍比他矮许多,默默往枕头上爬了爬,横过的那只手圈住赵胤的脖子,身子紧紧贴在他身上,感觉到他身上的温暖,舒服地叹息一声。

    “我也是逗你的。放心吧,不会对你怎样。你睡,半夜要是有什么不舒服,你就唤我。”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和喃喃的低语,把赵胤吓了一跳。

    他低头看着她紧闭的眼。

    “阿拾?”

    这是赵胤此生第一次和女子这么亲近地躺在同一张床上,薄薄的中衣,传递着彼此的温度,连心跳声都掩不住,又如何掩住那急欲破土的渴望?

    “你可是想好了?”

    “想好什么?”时雍半阖着眼,声音柔柔的,又打了个呵欠,还真有点犯困的样子。

    “跟我。”

    “这个呀?”时雍眉梢动了动,睁开眼直视他,“没想好。”

    赵胤心里一窒,拽住她的手就想转过身来,可躺了这么久身子都僵了,这一动伤口属实太痛,动作还没做完,他便嘶地一声闷哼。

    “叫你别动!”时雍说着就要坐起身去看他的伤口,赵胤猛一把将她拉住,扣住她的后脑勺,紧紧的。

    时雍微怔,“做什么?”

    赵胤:“你,低头。”

    时雍狐疑地看着他,听话地低头。

    赵胤眼眸微闪,在她脸颊亲了一下。

    然后,

    再次痛得蹙眉。

    时雍错愕,抚了抚脸颊,本来好气,看他这副吃痛的表情,又变成了好笑。

    “大人真是可笑。要亲么就大大方方地亲呀。”

    说罢不等赵胤回答,时雍再次低头,抚着他的脸,将嘴撅到他的面前,指了指自己。

    “来。”

    赵胤:……

    时雍看他不动,双眼妩媚地笑。

    “亲吧?”

    赵胤看她气定神闲,呼吸一紧,拍拍身侧。

    “别闹了。有伤。”

    这个人真是!

    不就是有伤吗?没伤她还不闹他了呢。

    “山不来就我!那我去就山。”时雍莞尔一笑,啵地一声就亲了上去,柔软的唇温暖地盖住他,盖章般轻轻一点,复又收回擦了擦,“大人,可还满意?”

    她脸颊微红,似笑非笑,是那种想要戏弄别人又有点小紧张的样子,坦然娇憨又可笑,她说得从容,却不知在赵胤内心掀起的是怎样的惊涛骇浪。

    “你这女子,越发乖张。”

    “还有更坏的。”时雍小声笑,凑到他耳边,“大人怕不怕?”

    赵胤身子僵硬地看着她,一动不动。

    不知是在与自己博弈,还是在眷恋这难得的温存,他久久都没有动弹。

    “大人?”时雍低下头,继续端详他,“你真的不打算亲我一下么?”

    她的问题是带着笑的,双眼湿漉漉如清澈的泉眼,长长的双排眼睫被灯火映得浓密而轻柔,忽闪忽闪间仿佛将人拉入了梦境,将他撩得心猿意马,又将她自己的紧张掩藏得很好。

    “你不亲,那我可睡了?”

    时雍太了解这个人了,就是纸老虎。

    说完她轻轻一笑,像出来偷油钻到油罐里的小老鼠似的,叽地一声得意嘲笑,然后拉上被子就想缩回去。

    岂料,那只搭在她腰上的胳膊突然用力。

    时雍一怔,与赵胤眼对眼。

    赵胤看着她胳膊慢慢收紧,将她整个儿搂入怀里。

    “要。”

    一个字简洁明了,行动也干脆利索,他用力地抱紧,让她贴在自己身上,声音轻哑而低沉。

    “野丫头,瞧爷怎么教训你。”

    时雍一愣。

    来不及反应,他清晰的五官轮廓便在眼前模糊起来,温热的唇不费吹灰之力便治服了她,相贴的心脏怦怦狂跳,她身上毛孔都张了开来,他的呼吸也越发地急促。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