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43章 缠缠绵绵去寻死 //
    !

    同一片夜空下,在长街尽头那处气派的楚王府宅院里,庞淞唯唯诺诺地跪在楚王赵焕面前,低垂着头,说了许久的好话,可是楚王仍然没有让他起身。

    夜已深了。

    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炉火红通通地燃烧着,

    赵焕没有入睡,也没有说话。

    庞淞离炉火较远,冷得抖抖索索。

    “只恨小的人微言轻,在顺天府马府尹面前都说不上话,更别提大都督了。在大都督面前,小的就像一条狗,不,比狗都不如。”

    庞淞抬头看赵焕不动声色,又垂头丧气。

    “小的说尽了好话,求也求了,跪也跪了,可人家全然不把小的当回事……”

    赵焕冷哼。

    “打狗还得看主人。他们打的哪是你的脸?是本王!”

    庞淞吓一跳,整个人都快趴到地上了。

    “小的受些委屈也就罢了,只可恨这些人,全然不顾殿下的脸面……可恨那顺天府,把阮娘子的事传扬出去,如今是全京师都知晓了,人人都在笑话殿下……”

    “笑话本王什么?”

    “小的说不出口,实是太过难听。”

    说什么,不用想也知道。

    赵焕冷笑一声,不以为意地扬了扬唇角,瞥庞淞一眼,正要抬手叫他起来,一个丫头就匆匆进来禀报。

    “爷,阮娘子又,又割腕了。”

    阮娇娇先是刘荣发、吕建安,后又来了个庆寿寺的慧明和尚,入幕之宾多得让楚王头上长出一片草原,身为女子,她自是过意不去,自那日回来,就已哭闹寻死过好几次。

    看到赵焕进屋,阮娇娇眼泪就扑簌簌往下掉。

    “殿下!奴家对不住你……”

    话未落音,她身子往下一栽,便软倒在地,哀哀地伏于赵焕的脚下。

    “奴家再没面目活在这世上了,殿下,你让奴家去死吧。”

    她双肩抖动,哭得泣不成声。

    赵焕低头看了片刻,侧目叫丫头。

    “你们出去。”

    两名丫头齐齐蹲膝福身,“是。”

    门合上了,窗帷无风而动。

    房间里十分寂静,只有阮娇娇的嘤嘤啼哭。

    赵焕站了许久没有动,阮娇娇哭得都快要晕过去了,方才听到头顶传来他的冷笑声。

    “既是想死,就去死吧。”

    阮娇娇吃了一惊,猛地抬头看他。

    那挂着泪水的小脸儿,凄凄恻恻十分可怜。

    赵焕蹙眉,闭上眼将脸转向旁边。

    “不要看我。”

    阮娇娇饮泣着,拽住他的袍角,泪珠滚滚。

    “殿下,你是不是不再信任奴家了?奴家与那慧明只是旧识,当年在倚红楼,他帮过奴家,我与他并无私情,又多年未见……殿下是何等样的人物,奴家跟了殿下,怎会还有二心……殿下,你相信奴家呀…”

    阮娇娇越哭越厉害。

    赵焕低头看着被她摇晃不停的袍子,慢吞吞蹲身,抬起她的下巴。

    “不想死了?”

    阮娇娇看着他冰冷的脸,身子禁不住打了个寒战,瑟缩一下。

    “奴家无颜面对殿下。”

    赵焕勾唇,目光阴凉带笑,“那你为何不死?想让本王怜惜你?还是料准了本王舍不得你死?”

    阮娇娇哑口无音,眼睛痴痴望他。

    “本王叫你不要看我!”

    赵焕突然发怒,吼声极冷。

    阮娇娇颤抖一下,可怜巴巴地闭上眼。

    “这样可以吗?”

    女子的脸白皙如玉,修长的雪颈美好优雅,娇艳的容颜十分诱人……

    “对。本王舍不得你死。”赵焕垂下眼帘,视线复杂地在她脸上巡逻,许久,拇指轻轻擦过她落泪的眼睛,一点一点,慢慢擦到脸颊、耳垂,视线仿佛凝固在她的脸上。

    是在看阮娇娇,

    又仿佛在透过她看别人。

    阮娇娇熟悉他这一副神情。

    第一次见面他就这般,看了她许久,许久。

    然后,他便将她带回了楚王府,当天晚上便宠幸了她……一次又一次,仿佛不知疲倦,陈紫玉便是从那日开始失宠的。

    自她到楚王府,赵焕便再没去过别的女人屋子。

    由此阮娇娇相信,他贪恋她。或者是美貌,或许是别的,他就是贪恋她,离不开她。

    果然,阮娇娇委屈的眼泪刚刷过嘴角,赵焕便猛地将她抱了起来,大步走向房中的床榻……

    ——————

    楚王府鸡飞狗跳,无乩馆也不清净。

    半夜里,赵胤发起了烧。

    这个结果是时雍始料不及的。

    她留在无乩馆的初衷,确实是为了他的伤情。

    在这个时代,有时候小伤小病都会致命,她并不是那种特别有安全感的女子,还得自己看着才放下。

    哪里知道,原本是想留下来为他遮风挡雨,结果他所有的风雨都是她带给他的。

    这人带着伤也不知收敛,对她一半恼一半欲,生生折腾出一身热汗,伤口有异也不吭声,闷头闷脑地睡去,时雍靠在他身边,好不容易喘匀一口气,晕晕沉沉睡下去,旁边的人就有点不对劲了。

    一摸额头,滚烫。

    “作孽!”

    时雍爬起身来,叫谢放备水,又拿了毛巾为他降温。这个时节的京师,夜里很是寒冷,可时雍愣是忙出了一身热汗。

    坐在榻边,她望着床上面色苍白的男子,挪了挪他额头的毛巾,转头对谢放道:“昨夜熬的药,再盛一碗来吧。”

    谢放应了是,又担心地看了一眼。

    “爷这情况如何?要不要叫医官?”

    时雍摇了摇头,“叫医官来也是无用,总得折腾折腾才能好起来。”

    谢放点点头,出去了。

    再回来的时候,他看了时雍一眼。

    “你去歇吧,我来守夜。”

    时雍目光落在赵胤脸上,没有抬起,语气淡淡地道:“不必,我看着放心些。”

    谢放垂手而立,不再说话,可是榻上的赵胤却像是睡了过来,没有睁眼,“阿拾来睡。”

    不是去睡,是来睡。

    谢放的头垂得更低。

    赵胤横过手臂,启了启眼皮,拍拍身侧,淡淡叹。

    “来。”

    时雍尴尬地看了谢放一眼,“他烧糊涂了。”

    她其实不用向谢放解释,这样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呢。

    赵胤很快再次睡去,端汤药进来的人是娴衣。

    她默默呈上托盘,又默默退下去。

    谢放叫住她,“你留下来陪阿拾一起。”

    他一个男人在这里,多有不便,娴衣陪着时雍照顾赵胤是最合适的,两个女子还可以说说话,以免深夜难熬。

    谢放想得很周全,时雍也不反对,娴衣便留了下来。

    可是,在外面吹了大半夜冷风的婧衣却气恨极了。

    “要我收敛,要我有自知之明,她却晓得讨好宋阿拾,偷偷摸摸靠近爷,我把她当姐妹,她却这般算计我……当真可恨!”

    ……

    天快亮的时候,时雍才趴在赵胤的床边睡了过去。

    等醒过来,她睡在床上,而赵胤早已不知去向。

    时雍猛地坐起身,左右看看,气得咬牙。

    “这个人当真不知死活!”

    她套上靴子,披上衣服就要去找赵胤,娴衣走了进来,看到时雍,她诧异一下,脸上又恢复了平静。

    “姑娘醒了?不再睡会儿么?”

    时雍看着她手上的水盆,“大人呢?”

    娴衣道:“魏大人过来了,爷在书房和他说话。”

    时雍想到他不爱惜自己的身子,拉了下脸。

    “大人身上有伤,怎可随意走动,当真是可气。”

    这是无乩馆里唯一一个敢生主子气的女子。娴衣垂着眼,低低道:“姑娘睡在屋里,主子不便在这里传魏大人,只得去书房。”

    也就是说,是为了她。

    时雍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抿了抿嘴。

    “我瞧瞧去。”

    ……

    魏州新任北镇抚司镇抚使,浑身都是干劲,昨夜审严文泽一宿未合眼,但整个人看上去仍是神采奕奕,颇有“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劲头。

    禀报完严文泽的事情,他拱了拱手,又换上一副略带羞涩的笑意。

    “大都督,属下还有件事想说……”

    赵胤眯起眼看他,“说。”

    魏州笑裂了嘴,嘿嘿两声,“腊月十五是属下的婚期,不知大都督能否赏脸光临?”

    此事赵胤早就听说了,锦衣卫里与魏州交好的兄弟闹了许久要吃喜酒闹洞房,赵胤虽与他们有距离,可这不是秘密,多少也听说了一些。

    他素来不喜婚丧嫁娶的宴席。

    魏州也是深知这一点,很难开口才拖到了这时。

    请上官,不好请。可是如果不请,更是说不过去。

    赵胤看出他的为难,淡淡道:“恭喜。本座自当为你备份厚礼。”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