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虎夫〕〔罪妻求放过〕〔都市神君秦臻萧泓〕〔大明风流〕〔妈咪你马甲掉了〕〔带着机床回晚清〕〔盖世神医〕〔妖孽修真弃少〕〔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寄人间〕〔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不败军王〕〔沈七夜林初雪〕〔将军好凶猛〕〔重生之绝世神龙〕〔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开局一品侯爷〕〔道诡异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53章 问姻缘&.
    !

    赵胤微微点头,坐姿端正雍容,态度却比往常随和。

    “前两日就该来的,只是本座身体有恙,多有不便,这才拖到今日。”

    觉远目光含笑,似乎没有因为寺中出了个慧明这样的叛逆之徒有半分为难。

    得道高僧就是不一样,凡事看得穿。时雍正这么想,就听觉远道:“老衲也正想去城里向大都督请罪,奈何身子也是不便。”

    赵胤哦一声,淡淡扫过觉远。

    “大师身子可大好了?”

    觉远徐徐点头,视线扫过时雍,复又落在赵胤脸上。

    “慧明之事,给大都督添了麻烦,老衲也有愧陛下的信任,身为僧录司禅教,却没能约束好座下弟子,实在有愧。只不知,劣徒眼下如何了?”

    赵胤把慧明的事情告诉了觉远。

    觉远震惊之余,又是一句阿弥陀佛,重重叹息。

    “入寺多年,没能洗尽他的仇恨之心,反生报复,实是庆寿寺之耻。”

    赵胤平静地看着他,“慧明交代,入寺是为查一桩二十多年前的皇家秘闻。大师对此可有耳闻?”

    觉远怔愣。

    看赵胤许久,他微微阖眼摇头,“不曾。”

    “道常法师圆寂前,不曾对大师提起?”

    觉远微笑,目光平和地道:“师父晚年潜心修炼,多年闭关,极少见人。老衲记忆中,并不曾听得什么皇室秘闻。”他说到此处,摇摇头,又微笑着对赵胤道:“无非一些民间流言,以讹传讹之言罢了,大都督切莫当真。”

    赵胤低头饮一口茶,漫不经心地抬头。

    “想来也是如此。”

    “此子走了歪路啊。”对慧明之事,觉远多有唏嘘。

    赵胤道:“这些年,慧明在寺中多与谁打交道,平常可有接触异常之人?”

    觉远回忆一下,摇了摇头,“实不相瞒,老衲身处僧录司之位,虽为主持,但寺中日常之事皆由监院觉尘师弟在负责。”慧明虽是觉远之徒,日常与师叔觉尘来往更为密切。说罢,觉远叫来小沙弥,让他前去唤觉尘师父,却回复说觉尘刚刚出山去做法事了。

    在等待的空间,觉远突然提到“天神殿主”之事。

    “有香客说起,这位天神殿主在派发延年益寿的金丹,老衲觉得事有蹊跷,便问香客讨来一颗。”

    觉远起身,亲自将放于壁龛上的小盒子取下,打开盖子,放到赵胤面前。

    此物名叫金丹,可这就是一颗黑漆漆的圆形丹药,闻着有一股怪味。

    觉远道:“老衲用银针试过,无毒。”

    赵胤瞥向时雍,示意她上前查看。

    方才他和觉远说话,时雍就规矩坐着不吭声,见他有指示,这才低头走近,拿起金丹,凑到鼻端闻了闻,然后徐徐放下,据实道:“肉眼难以看出丹药成分。不过,与普通丹药从朱砂等物制成不同,这丹药似乎融入了中药材。”

    炼丹服食在时人眼中是一储神秘、神圣的本事。能服食丹药的大多也是达官贵人,追求的一般是长生不老,普通人用不起,也得不到。而炼丹一般用朱砂、水银等永不腐朽的无机物,几乎不会有人用药材炼丹的。

    得道高僧多半都会有些医术,觉远是道常最得意的弟子,见解自然高于旁人,因此,时雍一说到炼丹的渊源和这粒金丹的异处,觉远当即便亮了眼眸,再看时雍的表情,也多了欣赏。

    “女施主见解不凡!而这,也是老衲以为神奇之处。”

    时雍微笑:“多谢大师夸赞。这位天神殿主想取信于信徒,自然得有些真东西,丹药应是强健体魄,提醒醒脑之物,能在短时间让人感觉到好处,这才能一心追随……”

    觉远抚着长长的胡子,点头不止。

    “只不知这天神殿主是何方人物,能在短时间内掀起这么大的风浪。”

    赵胤沉默。

    觉远看他面无表情,目光微微一动,捋着胡子表情凝重地道:“老衲近日心绪不宁,彻夜难寐,于云台观星测象,但见荧惑趋近心宿,尾宿却异常明亮……非吉祥之象啊。”

    荧惑趋近心宿,便是荧惑守心的另一种解读。

    据传赵胤出生那年,就有“荧惑守心、星孛袭月”两个异象,道常大师批他命数,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而尾宿是二十八星宿之一,也是组成东宫苍龙的七宿之一。

    时雍对“四象”、“占星”一无所知,但看赵胤神色凝重,不像什么好话,不愿他再受这些奇怪的命数困扰,便笑盈盈地给了觉远一个软钉子。

    “大师既能观测天象,卜吉凶之兆,不如帮我算一算,何时得遇良人呐?”

    她原是玩笑,不愿意赵胤再受道常批命的影响,想让他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扯淡的。

    可这话出口,赵胤脸色微沉,深深剜她一眼。

    时雍微微一笑,不言语。

    觉远看她的目光深了几分。

    片刻,觉远道:“女施主神气清和,坐卧端静,乃十善之相,也是福气之相。若问姻缘,可否告之生辰八字,让老衲为你推算一番?”

    时雍哪知道宋阿拾的生辰八字?

    她略略低头,装出一副害羞的样子。

    “父亲说,女子年庚,万万不可轻易予人。”

    这不是为难人么?

    不说生辰八字,让和尚空口算姻缘?

    赵胤眼眸沉了沉,唇角微挑。

    觉远却不恼,慈和地笑道:“是老衲唐突了。那烦请女施主伸出右手,让老衲看看姻缘线。”

    时雍掌心微卷,往里缩了缩。

    “大师见谅。女子手足,不敢示人。”

    觉远一愣。

    这次总算听明白了,这姑娘在诚心为难他。

    他微微眯眼,审视时雍片刻,眼帘突然低垂。

    “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老衲凡人之躯,自先师处习得皮毛,倒让女施主见笑了。”

    时雍微笑,一脸恭顺老实,看不出内心起伏,声音细软:“大师过谦了,是小女子冒昧,大师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又岂能为区区女子测算姻缘?”

    又将他一军。

    此女言辞了得!

    若是他说不出个道道来,怕是要让大都督取笑了。

    觉远微微一笑,叫小沙弥拿来铜钱,对时雍和赵胤道:“那老衲献丑,今日便为女施主起一卦。”

    起卦不要生辰八字,也不用看手相,更不需要什么肢体接触,时雍再也无话可说,倒也想看看这老和尚能有什么说道,于是端静而坐,拭目以待。

    觉远和尚将三枚铜钱扣在手心里,低下头默念片刻,双手轻轻摇晃,将三枚铜钱丢于桌面。

    “坎上乾下,水天需。”

    时雍探头看了一眼,一头雾水。

    不还是三枚铜钱么?

    觉远排弄着铜钱,徐声断卦。

    “主卦上坎为体,下卦为乾。坎为水,乾为天。此卦象表示……”

    说到这里觉远目光怔忡,嘴唇颤了一下,看着时雍说不出话来。

    时雍看他如此表情,更为好奇了。

    “大师,怎么不说了?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觉远不说话,目光移向赵胤。

    赵胤看见他眼里的询问,慢慢道:“但说无妨。”

    觉远喉头传来一叹,似有一种看破天意的无奈,“水天需卦,本有良缘,喻意姻缘可成。奈何,主卦为坎,水居上。乾为天,却居于下卦,不详之兆啊。”

    时雍问:“为何不详?”

    觉远皱眉看着卦象:“乾即为尊。女施主所问姻缘直指天家……”他犹豫片刻,缓缓道:“坎上乾下,此卦象还表明女施主会是主动的一方。”

    噗!

    时雍突然有点信了。

    于是,言语也慎重许久。

    “即使是女追男,又有何不详?”

    觉远静默片刻,说道:“在八卦中,每一卦形都代表一定的事物。女施主问的是姻缘,若卦象之姻缘可成,则暗合卦象喻意皆真。乾指代征天伐地之象,坎为雨,雨前乌云密布,遮天盖地……因此,坎是推动,也是阻碍。”

    觉远说得迟疑不决,看不出那表情是凝重还是心惊。

    再看赵胤,冷漠的面孔平静如水,仿佛没有听见这惊天之言。

    时雍越听越糊涂了。

    “大师能否说得浅显一点?”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