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54章 不可再说*.
    !

    觉远低垂着眼帘,视线瞄向她。

    时雍道:“小女子不通文墨,很难领会。”

    听她说自己不通文墨,觉远吃了一惊,观她片刻,又掠过赵胤平静的面容,眼里的惊异之色更浓,只是被他小心地收敛起来。

    “通俗来说,女施主的姻缘指向天家。你的良配是天家之人。乾为天,又为尊,却需要征天伐地才能成就。你既是他的推力、助力,也是他的阻碍……”

    这么说,时雍有点懂了。

    可这一听明白,心脏便凉嗖嗖发寒。

    觉远停下来,余光注意着赵胤。

    这番解释有点艰涩,却是他在克制住内心澎湃浪潮之后最为浅显的表达了。他能感觉到一种被命运推动的隐隐洪浪,只是,赵胤眼睛隐匿的幽芒,却有灼人之力,让他避无可避。

    “剩下的话,老衲不可再说。”

    他突然起身,朝赵胤深深揖礼。

    “老衲学艺不精,胡言乱语,望大都督海涵。”

    时雍浅笑不语。

    问姻缘的人分明是她,老和尚却让赵胤海涵,这是早已瞧出他们关系非浅了?

    这么说,这卦象里屈居于下位的乾卦,便指赵胤?

    赵胤嘴唇紧抿,淡淡道:“无人能通神明。问象卜卦之事,你我权当一乐,大师不必介怀。”

    觉远慈目微微一眯,额头有隐隐浮汗。

    “大都督所言极是。”

    赵胤看他一眼,缓缓道:“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天垂象见凶吉,圣人象之,天生变化,圣人效之。受命于天,行道于世。一切法象,无不有变。变,才是不变。”

    他说了一长段话,时雍就听懂最后一句。

    变化,才是这世间永恒不变的规律。

    也就是说,他不认可觉远的话,也不赞同觉远的卜卦。

    真是一个让人愉悦地决定。

    时雍朝他投去一眼,目光带笑。

    赵胤没有瞧见她的眼睛,也不解释什么,徐徐起身,抱拳拱手。

    “大师,告辞!”

    觉远连忙拱手相送。

    一行人出得禅房,再不谈问卦之事。

    赵胤带时雍上马车前,突然转头看着觉远,目光深幽。

    “今日戏言,大师不必道于外人。”

    觉远施礼,低头沉声道:“阿弥陀佛,老衲明白。大都督慢走。”

    两人的对话并不难解,时雍知道那番话里的分量,天家最忌谁有天命,这和尚给她算姻缘,居然算出一个天家的良配,是她主动追求也就罢了,还把人压在身下……

    罪过罪过。

    若让皇帝知晓,不得忌惮赵胤么?

    尽管赵胤对那个九五至尊的宝座没有兴趣,可别人未必会这么想。

    “阿弥陀佛。”时雍坐在赵胤旁边,见他久久不语,玩笑般叫了句佛号,悄悄去拉赵胤的袖子,“大人在想什么?”

    赵胤静默片刻,“阿拾的姻缘。”

    时雍挑了挑眉梢,似笑非笑:“大人如何看?”

    “无须当真。”

    “大人是说姻缘不用当真,还是说觉远大师的话?”

    赵胤看着她,嘴角紧抿。

    寂静的空间里,二人相对许久,时雍才听到他淡淡的声音,“是命,受着便是。”

    时雍莞尔,慢慢去握他的手,将他十指打开,再将自己的十指穿插而过,与他紧紧交缠,双目带笑地看着他,慵懒地道:“大人此言,甚得我心。不过……”

    她笑盈盈拖长嗓子,嘴角扬了起来,有几分俏皮。

    “大人可别再板着脸呐,对我笑笑可好?”

    赵胤眉头蹙了蹙,脸上依旧没有波澜。

    “让阿拾见笑了。”

    “怎么说?”

    “不会。”

    不会?时雍愕然看他片刻,扬了扬眉梢,两只手伸过去搂住他,再徐徐往上伸向他的胳膊窝儿,嘴里咯咯有声。

    “我帮大人。”

    她搔得有劲儿,自己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可赵胤分明没有反应,端正地坐着,动都没动,等她笑够了,这才捉了她的手来。

    “阿拾还想去哪里?”

    时雍闻言有些诧异,“不回府吗?大人需要静养。”

    好端端的腊八,出城上门拜访和尚也就罢了,莫名测算了一个姻缘,如今听这位爷的意思,还想在外面浪一浪,时雍很是困惑不解。

    岂料,赵胤想片刻,给了她一个是实而非的答案。

    “今日家里有客,怕你不喜。”

    无乩馆如同它的主人赵胤一样,平常没有迎来送往的客人,时雍这么久了都没见过几个外人,闻言反生好奇之心。

    “大人不必顾及我。若是贵客,更是别怠慢了。”

    两人墨迹到黄昏时分回府,家里确实有贵客在等候。

    魏国公夫人。

    大概是等待时间太长,她脸上有些淡淡的不悦,可赵胤素来如此,她虽是长辈,但也找不到话说。

    时雍之前听赵胤说过,甲一本姓夏,名弈,是魏国公府养大的子嗣,记挂在过世的老魏国公夏廷赣名下而魏国公府是帝王姻亲,当今皇帝也得尊称现任的魏国公夏常一声“舅舅”,可想而知,这位魏国公夫人的地位,也就十分尊贵了。

    婧衣和娴衣二人,在夏夫人旁边伺候着。

    娴衣沉默不语,婧衣看到姗姗来迟的赵胤,眉尖儿蹙了好几下,才展颜一笑。

    “爷,夫人等你好几个时辰了。”

    赵胤朝国公夫人行了子侄礼,在一旁坐下。

    “不知夫人过来,见谅!”

    婧衣瞥一眼他冷淡的眉眼,抿住嘴没有说话。

    虽说无乩馆和国公府不那么亲近,可魏国公向来都是把甲一和赵胤当成自家人看待。

    夫人今天来送腊八粥,是婧衣使了个小心眼,悄悄去了一趟国公府,在夫人面前哭诉了一番。不过,此事夫人早早就派人来说过了,赵胤怎会不知?

    只是没有放在心上吧?

    魏国公夫人神情有些不悦,迟疑片刻才道:“你大伯卧病在床,时常念叨着你们父子,若是有空,你去瞧瞧他吧。”

    夏常年岁渐长,这几年已不过问朝中之事,专心在家含饴弄孙,赵胤前些日子倒是听说他染了风寒,差人送了药材补品过去,就没再过问,如今国公夫人点到头上了,少不得也要关心几句。

    可他这人,纵是关心,说出来也如同客气。

    冷漠和距离,一眼可见。

    魏国公夫人心里着实不喜,可甲一和赵胤本就分府另居,又非夏氏亲生,她说话也不硬气,不便责怪,便把话转到了赵胤的终身大事上。

    “听人说,你新收了一个通房,怎也不叫出来叫婶娘瞧瞧?”

    赵胤:“她不是通房。”

    婧衣闻言心中暗喜,接着便听赵胤正色对夫人说:“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室。”

    婧衣脸色一变,几乎站不住。

    魏国公夫人也是始料不及,看了他片刻,轻声问:“阿胤,你可是认真的?”

    赵胤淡淡道:“我从无戏言。”

    魏国公夫人皱了皱眉头:“你可禀明了父亲?”

    赵胤不答。

    禀明了,但是没有得到同意,可是这些细节他并不愿意说得太多,而他还能耐着性子在这里说话,也是因为他出生时母亲过世,父亲对抚养孩子之事一窍不通,这位婶娘和魏国公没少帮衬。

    沉默片刻,魏国公夫人突然瞄了一眼垂眼咬唇的婧衣,笑叹道:“这么说,我给你找的这些丫头,你竟是一个都瞧不上了?”

    把几个年轻貌美的丫头放在赵胤身边伺候,魏国公夫人自然也是存了私心的。

    赵胤收了自己送上来的人,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而赵胤会收下这些丫头,也正是为了保全国公夫人的心意。

    闻言,赵胤双手抚着膝盖,面不改色。

    “夫人若是有更好的安排,就将她们带走吧。”

    此言一出,婧衣猛地抬起头,通红的眼眶里满是盈盈的泪雾。

    “爷……”

    娴衣也有点吃惊。

    但她没有婧衣那样的夸张,只是沉默地看着赵胤——这个可以决定她去留和未来的男人。

    堂上安静片刻。

    魏国公夫人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说道:“把人送过来了,就是你的人,要打要杀,还不是由着你使唤么?婶娘岂会再来指手画脚。”

    “夫人,婧衣不走。”

    婧衣看向魏国公夫人,见她脸色凝重,但并不帮自己说话,心里一片冰凉。

    丫头的命卑贱如斯,夫人再不高兴,又怎会为了她得罪赵胤?

    婧衣扑嗵一声,朝赵胤跪下。

    “爷。婧衣不走。求求爷,别赶婧衣走。”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