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56章 故事里的故事.
    !

    赵焕说得极是轻巧,光启帝却当即变了脸色,冷冰冰地指着他的脸:“你给朕,再说一次?”

    看他脸上盛怒,嘴唇都气得颤抖起来,赵焕手指搔了搔脸颊,不以为然地笑。

    “开个玩笑,皇兄别气着自个儿。当我没说。”

    光启帝拂袖冷哼,喉头一口痰气压不下去,重重咳嗽了几声,“旁的事我都由着你胡闹,这王妃岂能是想娶便娶,想休便休的?”

    赵焕一听,冷笑低嗤。

    “皇兄弄错了吧?不是臣弟想娶便娶,想休便休。要臣弟娶的人是皇兄,休了臣弟的人是陈红玉!她既然已经把臣弟休了,臣弟总不能终身不娶,断子绝孙吧?”

    光启帝再次气得心绪起伏。

    “你堂堂大晏王爷,闹出这些笑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他怒训几句,又喘了口气,直盯着赵焕。

    “去!朕要你备上厚礼,去定国公府负荆请罪。请求王妃谅解,把人给朕接回去,好好过日子。”

    呵!

    赵焕低低一笑,见皇帝黑着脸看过来,他淡淡一笑,“臣弟从命便是。只是,定国公肯不肯谅解,陈小姐又愿不愿意跟臣弟走,那臣弟就做不得主了。”

    “你!”

    赵焕低头拱手。

    “臣弟所言句句属实,陈小姐对臣弟恨之入骨,是绝对不会跟臣弟回府的。皇兄总不能看着臣弟孤身一人就藩吧?”

    他抬头,直盯盯看着光启帝。

    “横竖开年臣弟就去东定府了。天高皇帝远,臣弟不管是带个国公府嫡女,还是带个青楼艳妓,旁人也不识得。不如就成全臣弟,让臣弟与娇娇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光启帝胸膛气血上涌,指着门口。

    “滚!给朕滚出去!”

    赵焕懒洋洋行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外殿,一个侍卫模样的人低下头,拱手朝他行了个礼,让到一旁。

    赵焕哼声,迈出门槛。

    侍卫看着他的背影,匆匆进入内殿,在光启帝面前跪下。

    “陛下,两个消息……”

    光启帝气还没有喘匀,闻言抬头,“说吧。”

    侍卫头都不敢抬起,声音也压得极低。

    “天神殿主是白马厂督,他和那个慧明和尚厮混在一处,向信徒派发什么延年益寿的金丹,很得信赖,信徒甚至称他为活菩萨……”

    “大都督两日前去了庆寿寺,在觉远大师的禅房停留约莫一个时辰离开。”

    光启帝眉心微蹙,“所为何事?”

    侍卫不敢看皇帝的眼神,脑袋垂得更低。

    “奴才不敢说。”

    光启帝脸色一变,“有什么不敢说?朕赐你无罪,照实说!”

    侍卫吭哧吭哧地道:“大都督向觉远大师打听二十多年前的……皇室秘闻。”

    光启帝眉峰微拧,“就这个?”

    侍卫低头:“还,还有,与大都督随行的女子,觉远大师为她卜了姻缘,暗指她的良配在天家,还说什么有征天伐地之象……”

    “什么?”

    光启帝喉头微紧,一把抓住桌角,脸色极是难看。在旁侍候的大太监李明昌,一看皇帝面色青白,好像气都快要喘不上来了,赶紧上前替皇帝抚着后背,朝外面大喊。

    “小椿子,传太医!”

    听到殿内尖声的喊叫,刚下台阶的赵焕脚步微微一顿,站立片刻,步子倒转又走回殿里。

    ————

    腊月的飞雪将京师城覆盖得白茫茫一片。

    无乩馆暖阁上,炭火暖烘烘地燃着,温暖如春。

    在府中养伤的赵胤,多日不上朝,不去锦衣卫主理事务,日子极是悠闲。此时的他身着一袭轻软的黑袍,坐在棋枰前,端详战局,窗外的鹦鹉在咕咕说着话。

    几个侍卫站如雕像,一声不吭。

    与他下棋的人,是来桑。

    这位小皇子棋艺不精,尚在初学阶段,可是兴趣很大,得知时雍在无乩馆,便每日找上门来邀赵胤下棋,还美其名曰“探望大都督的伤,陪大都督打发闲暇时光”。

    更令人称奇的是,赵胤不仅没有把他丢出去,反而是来者不拒。

    来桑棋下得这么臭,脾气还那么大,他也能淡然相陪。

    无乩馆上下都看不明白为什么。

    不过,来桑来的次数多,还经常在下棋的时候大呼小叫,大家就见怪不怪了。

    朱九在赵胤身边好几年,这光景也是没有瞧过的。

    “放哥,咱们爷,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他指了指脑袋,“附身了?”

    谢放瞪他一眼,“爷的军棍许久没尝肉味了。”

    朱九嘴角微微抽搐,赶紧敛住脸上的好奇,一本正经地说:“主子自然有主子的想法,你我当好差便是,实在不必过分操心。”

    谢放哼声,转头走了。

    朱九:“诶,你去哪里?”

    谢放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庭院的一角,迈过拱门,朝里面走去。

    鹦鹉的咕咕声渐渐远了,此处庭院十分幽静。地上落叶覆了厚厚一层,没有人来打扫。无乩馆实在太大,居住的主子又少,好多屋子都是空置,没有人住,洒扫的人偶尔就会偷懒。

    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是一个清静所在。

    谢放走入院子,看到矮墙下立着一个人影,手上拿了一个纸扎的蜻蜓,用小竹签串起来,缠在指间欢快地打个转。

    凄清的院落里面,唯有纸蜻蜓在动。

    谢放原地站立片刻,慢慢朝那人走过去。

    那人一动不动,听到脚步声走近,没有回头。

    “无为先生。”谢放走到他的身侧,声音低压,“内宅庭院,你为何在此?”

    那人正是来桑身边的无为。

    他听罢,哼声:“你不善装傻。”

    谢放抿紧嘴,望着他手上那只纸蜻蜓,突然大步过去,将矮墙下的一匹青砖揭开,从里面掏出一堆纸扎的蜻蜓、竹编的蜻蜓、还有木凿的蜻蜓,重重丢到无为的面前。

    无为半张脸是铁制面具,可不影响另外半张脸流露出讶异的表情。

    他盯住谢放,错愕了好一会,突然苦笑。

    “你都知道?”

    谢放不看他,挺直身板看着那面矮墙,“幼稚。”

    无为沉吟好一会,“来桑是我撺掇过来的。确实幼稚。”

    谢放问:“为什么?”

    无为道:“为什么。我就想过来看看。”

    谢放:“看什么?”

    无为沉默。

    许久,他淡淡道:“蜻蜓。”

    谢放一动不动。

    两个人面对矮墙而立,许久没有说话。

    无为慢慢弯腰,将那些奇奇怪怪的蜻蜓捡起来,连同他手上那只纸蜻蜓一起,全部封到矮墙的青砖洞里,又将青砖放回去,用掌心拍牢,直到一点也看不出痕迹了,这才直起身走向谢放。

    “走了。”

    他错身而过。

    谢放身子没动,一只手伸出去扼住他的手腕。

    片刻,又轻轻松开。

    “你的脸,怎么回事?”

    无为没有看他,目光看着某个空洞的角落,视线里的光芒炽盛而起,又慢慢暗淡下去。

    “不小心弄的。”

    谢放:“是爷吗?”

    无为:“不是。”

    谢放:“是谁?”

    无为:“与你无关。”

    谢放抚腰刀的手,突然握紧,“我宰了他。”

    无为脊背微绷,慢慢看他,“是我。”

    谢放猛地掉过头去,震惊地看着他,突然伸手就要去摘他的面具。无为微避,胳膊抬手格挡,两个人默契又激烈地拳来脚往,几个回合方才喘着息停下来。

    无为看着谢放赤红的眼,突然叹了口气。

    “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脑子太直,转不过弯来。”

    谢放不言语,只是盯住他那半张满是疤痕的脸。

    无为嘴角微微勾起:“以前你总说我蠢。谢放,其实最蠢的人是你。我比你更懂得生存之道,更懂得怎样才能做到极致。”

    谢放笑容敛去,看他要走,再次抓住他。

    无为低头看看手腕,又侧过脸去盯住谢放,轻声一叹。

    “娴衣是个好姑娘,你别辜负了。”

    说罢他重重抽手,谢放却扼住不放。

    “松开。”无为冷冷剜向他,目光略带挑衅,“你越矩了。”

    谢放盯住他,冷不丁卡住他的脖子,声音带着怒气,“越矩?你欠我钱,怎么说?”

    无为面色一变,猛地推开他,往后退了两步,朝谢放的背后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行礼。

    “参见大都督。”

    谢放惊了惊,冷汗迅速从毛孔里渗出来。

    他迅速地转身,袍角一撩,跪地抱拳,可是待他行完礼再抬头——

    哪里有赵胤?

    他心知中计,再转脸时,只见到一个消失在廊角的影子。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