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58章 不讲武德*.
    !

    时雍一愣,看他表情冷淡凝重,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既然他发了话,她没再坚持,转头让娴衣帮赵云圳装了些糕点吃食给太子装上,将生着闷气的小太子送到门口。

    赵云圳眼泪汪汪,“小媳妇儿,你要等我。”

    时雍哭笑不得,朝他挥挥手。

    “太子殿下快回吧。”

    赵云圳撇着嘴唇,满肚子的气又发不出来,只是撩着车帘一直看着时雍,那小眼神软软的,弱弱的,都不像平常骄横跋扈的太子爷了,时雍心疼孩子,又笑着哄他。

    “等你书读得好了,大人就来接你玩。”

    赵云圳哼声,“鬼话!我的书,一直读得很好。”

    看来太子爷不好哄。

    时雍走近马车边,看着他别扭的小脸,没忍住伸手捏了捏。赵云圳不情不愿地哼声,但是没有避开,由着她扯自己的脸,眼圈都红了。

    “你们这些大人,全是骗子。”

    世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时雍并不能完全理解赵云圳在宫中过的什么日子,可是他相信赵胤这么“无情”定然有他的用意。

    “殿下。”时雍凑近了些,声音低低的,“你阿胤叔是为了你的安全,你要快些长大,平平安安。”

    赵云圳是个聪明孩子,他并非完全不懂。

    可是,孩子就是孩子,哪怕道理全懂,仍不能控制自己。

    赵云圳迟疑一下,憋着气:“他才不是。他送走我,连饭都不让我吃,就是怕我跟他抢人。”

    时雍笑着翻个白眼,“你小孩子,整天胡思乱想。”

    “本来就是。”赵胤拉着脸,“阿胤叔不讲武德。等我长大,我就罚他……”

    “罚他什么?”

    “罚他娶十个夫人,不许抢我的太子妃。”

    “……”

    赵云圳放了许多恨话,最后还是苦着脸被送走了。

    看着马车远去,时雍慢步返回时已到饭点。

    膳食房灯火通明,丫头小厮笑盈盈穿梭其间传菜,很是热闹。赵胤不习惯与人同餐,因此来桑在这里蹭饭,也是分餐。

    来桑这人不见外,在人生地不熟的京师,也没有朋友,自从下定决心要在棋局上战胜赵胤,对赵胤也不如最开始那么膈应了,动不动就称兄道弟,要是再喝几口小酒,更是豪迈万分,恨不得与他同床共枕,手谈通宵。

    时雍没有用饭,等来桑离开无乩馆,这才找到赵胤。

    他刚刚回房,冷峻的面孔略泛一丝红润,漆黑的眼眸比平常更为深邃,如夜幕中起伏的远山,窥视不清轮廓,只是朦朦胧胧倒映出时雍纤细的影子,一眼望来,深幽得如一个漩涡,仿佛要把人吞下。

    “大人喝酒了?”时雍走到他的面前,抬手去探他的额头,却被赵胤一把捉住。

    时雍没有动弹,任由他捏紧手,默默看着端坐面前的男人,望着他的眼,慢慢低头,近得气息可闻了,这才皱眉道:“大人,你不该喝酒的。”

    她声音细软,呼吸仿佛落在脸上。

    “阿拾是否有许多疑问?”

    时雍莞洋,“是。”

    赵胤呼吸里全是女子身上的气息,她离他这般近,整个人几乎要靠到身上,他突然伸手环住她柔软的腰,慢慢一带,就将她抱了过来。

    “问吧。”

    时雍:……

    他抱她太紧,紧到她呼吸不畅,感觉都在脱离大脑,那滚烫的掌心烙铁般放在后背,阻止了她大脑的正常思绪。

    “大人,我可否坐下说?”

    赵胤嗯一声,一言不发地将她换了个方向——让她坐在他的腿上。

    他的嘴唇就在耳侧,他的手在腰上,她整个人都落在他半环的臂弯里。这根本不是谈事该有的样子。

    “能不能让我好好说……”

    “能。”赵胤说着了,唇低下靠近她的耳垂,温热的呼吸如触电般从耳侧传导,战栗感迅速传入四肢百骸,时雍整个人僵住。

    “大人!”

    “问。”

    “……”

    这让她怎么问?

    时雍好不容易找到理智,呼吸吃紧地道:“大人这是美男计吗?”

    赵胤黑眸浅眯,掌心微紧,将她柔软的身子束于怀中,“是你招惹本座。”

    时雍气笑了,“大人是委屈了不成?”

    赵胤抿紧嘴唇,不说话,只是像撒娇的大黑般与她亲近,没有十分过分的举动,但细微的情绪却敏感地让时雍感受到了。

    “大人为何那样对太子殿下?”

    赵胤不吭声。

    时雍去扳他的肩膀。

    “他只是想多跟你呆一会儿。吃过饭再走,你都不愿意,多伤孩子的心。”

    赵胤仍然不答,时雍歪着身子,整个人仿佛挂在了他的身上,声音无端低软起来。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宫里有异?还是怕引来误会?与庆寿寺觉远大师那些话有关吗?”

    赵胤身子凝滞片刻。

    时雍侧头观察他的脸,“大人怕皇帝介意?把锦衣卫的事情交给魏州,借着养伤,不出府门,不见任何人,更不与朝中大员来往,你以为太子送药是陛下的试探,不敢僭越,多留太子片刻都不肯,你明明那么喜欢云圳……”

    在赵胤掌心的温度灼烤下,她的话有些顺序混乱,但赵胤显然听懂了。

    迟疑片刻,他沙哑着嗓子道:“阿拾,真是聪慧。”

    时雍摇摇头,软声道:“可是,阿拾不懂,大人既然避嫌,为何又偏偏不避来桑?”

    赵胤眉头微蹙,“真真假假,不令人生疑。”

    他没有解释更多。

    时雍却有些不相信,既然要避嫌,何不彻底一些?

    “那大人这句又是真是假?”

    “唉!”赵胤突然安静下来,仰起头看满脸严肃的女子,突然将她拉近,脸靠过去,“爷头晕。”

    “……”

    这还没亲热呢,就晕了?

    “大人是想回避我的话题吧。”

    关注v.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时雍笑盈盈地说着,身子完全靠在他的身上,双臂挂着他的脖子,亲了亲他的唇。

    “既然爷不想聊正事,那我们疗伤吧。”

    一听疗伤,赵胤身躯便是一僵。

    “阿拾……”

    时雍不客气,面对面看着他的眼睛,将他外袍往后褪去,手伸到他腰上,轻轻拉了拉带钩,就要解下。

    赵胤连忙按住她的手,“你这女子。爷已然大好,不必再换药。”

    时雍似笑非笑,仿佛很有兴味,执拗地拉扯他,还促狭地朝他眨了眨眼。

    “让大夫来瞧瞧,大人惯会讳疾忌医……”

    “阿拾……”

    时雍不等他的话出口,探头在他嘴上咬了一下,手上的力度突然偏移往下……

    赵胤身子突然僵硬,血液仿佛沸腾般咆哮着往大脑奔去,脑子嗡声作响,他几乎无力抓牢时雍的手。

    “阿拾!”

    时雍看出他的外强中干,哼笑一声,蹲下来,看着咬牙切齿的男人,然后拨开他防护的双臂,将自己的身子慢吞吞偎入他的怀里。

    “大人与我这般见外,不怕伤我心么?”

    女子的柔软入怀,赵胤无奈低叹。

    “并非见外,只是你我尚未成婚……”

    “不是说这个。”时雍仰起头,黑亮的眼如两颗成熟的葡萄,水灵灵地盯住他,“有事瞒着我,还故意喝酒装醉……”

    “没装。”赵胤有些无奈,叹息着轻顺她的头发,“你才十八,该让你知的事,会让你知。不该你知的……”

    时雍抬高下巴,娇憨地反问:“如何?”

    赵胤沉默,半晌捏捏她的脸。

    “爷自有安排。不劳阿拾费心。”

    “胡说八道!”时雍瞪他一眼,“我往后是要嫁给大人做妻室的。你的决策就不再只是关系你一个人。万一你有什么闪失,我可怎么办?你不告诉我,就是剥夺我的知情权,就是不信任,看轻我……”

    哪来这么多道理?

    赵胤沉下眉,唤了声阿拾,刚想解释,就被时雍轻哼着堵住了嘴。她不给他讲话的机会,身子轻轻地偎过去,双手缠住他,细软的声音带一丝笑,浅浅淡淡地落于他的唇边。

    “大人抱我。”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