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61章 问心无愧?&.
    !

    时雍看着他锐利的目光,后退两步,望了望四周。

    “这就是你平反昭雪的策略?绑架一个无辜的女子示威,就是你的高明战术?”

    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说着,她冷笑一声,“若是,我瞧不起你。”

    白马扶舟面色微微一变,伸手扯过一枝越墙而过的枯枝,“咔嚓”一声折断。他双眼直盯盯望着时雍,呼出一口滚烫的酒气,“你教教我,被人指认为杀人谋反的邪丨教首领,证据确凿,无处辩白,我还能如何?”

    时雍沉默。

    白马扶舟突然伸出一只手,缓缓捏住她的肩膀,咬着牙齿,力气大得似是恨不得捏碎她,“指认我的人,正是你。姑姑。”

    时雍斜一眼肩膀上青筋乍现的修长手指,半眯双眼。

    “可你这样也没有洗清嫌疑。”

    “是吗?”白马扶舟目光利如刀子,放在她肩膀上的双眼突然往里一握,将她往自己带了带,死死扣住,低沉地笑,“我若是那个人,你还能活着走出去?”

    时雍感受到他磅礴的怒气,一言不发地回视。

    “你不敢。”

    “我不敢?”白马扶舟突然放开他,抚着自己的胸口,失声狂笑,“你是在欺负我啊。宋阿拾,你是在欺负我。”

    他直呼其名,也不阴阳怪气地叫“姑姑”了,声音听上去很有些震撼。

    时雍:“我怎么欺负你了?我在天神殿看到的人确实是你。我能说谎吗?”

    白马扶舟猛地偏过脸,冷冷地笑:“那个人是不是我,你心中很清楚。你这个没心肝的女人,你今日敢只身闯上山来,你凭的是什么?你说,你凭什么?”

    说罢,他狠狠喘一口气,不等时雍回答,便冷声笑开,那双俊目里的光芒仿佛带着痛苦的血线,转瞬即逝,等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又成了一脸邪魅的笑,慢慢朝时雍走近,低头看她。

    “你凭的是我……舍不得动你。”

    时雍的脚踩上一块碎砖,发出嚓的一声。

    “我是怀疑过你,指认过你,可即使现在,我也在为你申冤……”

    “有吗?”白马扶舟冷笑,“你在无乩馆和赵胤郎情妾意,双宿双飞,你没有因为冤枉我、刺伤我,有过半分愧疚……姑姑,可有尝过被人冤枉的滋味?”

    时雍哑然。

    被人冤枉的滋味呀,她尝过。

    尝过不止一次,

    女魔头时雍,被万千人唾骂,人人都恨不得她去死,而她,有冤不能伸,有苦无处诉……

    “姑姑没有尝过,不知道那是怎样的锥心刺骨。”白马扶舟冷飕飕地笑,“你的指认,让我背上谋反之罪,你知道谋反是什么罪吗?十恶不赦、诛九族。”

    他两眼通红,目光锐利。

    “若非走投无路,我何至于此?姑姑,我何至于此?又是何人置我于此?”

    何人?

    何人?

    时雍在他的目光逼视下居然有一种古怪的心虚。

    尽管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可实话实说,白马扶舟这番情绪激动的说法让她有了感同身受。

    她强自镇定下来。

    “你若当真被冤枉,早晚会平冤昭雪。”

    “早晚?”白马扶舟微微勾唇,斜斜看着她,“你知道我多少次死里逃生吗?”

    “……”

    “死于你手,死于诏狱,死于陷害…………这么久以来,除了长公主,你们哪一个人,当真信任过我?又有谁肯认真听我辩白?”

    “……”

    “姑姑可知道,你指认我在天神殿逼婚的那个时候,我在做什么?”

    白马扶舟目光冷冰冰地盯住她,见她不答,忽而一笑,“我在找你。”

    “赵胤来东厂说你失踪,我建议他下令关闭城门,然后就带着人四处寻你的下落……我怕你落到那变态的手上,怕你被人凌辱,怕你被人欺负,也怕你不堪其辱走上绝路……我他娘的都快因你而发疯了,你见到我……二话不说,上来就捅我一刀,几乎要了我的命。你指认我谋反大罪,眼睁睁看着赵胤将我押入诏狱……”

    他抚着胸口,那是时雍刺过的地方。

    “有无数人可以为我作证,我当时本就不在天神殿……只可惜,这无数人,全是别人的人。除了祁林,我手下的侍卫以慕漓为首全被策反,没有一个人为我说话………”

    说到这里,他狠狠闭上眼,好一会,才睁开看她,缓缓吐出那口浊气。

    “姑姑可知,众叛亲离是什么滋味?”

    不知道。

    时雍被人冤枉过,也被人背叛过。

    但她的身边一直有朋友,有乌婵,有燕穆,有南倾云度,有许多义无反顾支持她的人,雍人园那一夜,甚至有无数人为她去死。

    她还有大黑,不离不弃的大黑,哪怕全世界都背叛了她也永远不会离开她的大黑。

    时雍看着白马扶舟猩红的双眼,突然觉得他有些可怜。

    她竭力保持平静,“那你认为我该怎么做?”

    白马扶舟道:“你知道我不是邪君,对不对?”

    时雍眉头皱了起来,看了他许久,“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白马扶舟沉哼,“自是真话。”

    时雍:“不敢确定。一边是眼见,一边是耳听。是实是虚,疑窦丛生,你让我如何肯定?”

    白马扶舟锐利的眼死死盯住她,拳头慢慢握了起来,突然恶狠狠砸在柱子上。

    “宋阿拾,我告诉你,我白马楫对得起你,问心无愧!”

    檐上的灰尘扑簌簌往下落。

    时雍沉默不语。

    白马扶舟突然抽回手,甩袖转身,“以后对我,你还是说假话吧。”

    时雍遮了遮眼,跟上去与他并肩而行,又回头望了望身后的长廊。

    “慧明此人,你当真信得过?”

    “至少他信我。”

    “你不怕他是利用你?”

    “彼此彼此,我也利用他。”

    “你为何不信任赵胤?实不相瞒,赵胤是第一个提出疑义,认为你不会谋反之人。若非他,你说不定已经被治罪了。”

    白马扶舟脚下一顿,“不要给我提他。”

    “为什么?”时雍看他语气软化,暗自松了口气,“他至今仍在寻找真正的邪君,一直没有放弃,不就是为了给你翻案吗?”

    “哼!”白马扶舟冷笑,“别再粉饰太平了。他不是为我,是为他自己。”

    “怎么讲?”

    “案子已经结了。可是真正谋反之人不见踪影,我被迫认下这桩十恶不赦之罪,你以为事情就完了?天真。”

    如同快问快答一般,两个人语速都快。

    时雍心知他所言极是,但为了缓解他的愤怒,故作不知。

    “恕小女子不懂,还请厂督明言。”

    白马扶舟低头看她一眼,桃花眼微微挑起,“装傻。哼!”

    他傲娇地背着手往前,走了几步,又道:“那个人要对付的是我白马扶舟一人吗?自然不是。他的对手是大晏。先扳掉东厂,再端锦衣卫,我若不能善了,赵胤也得不到好。无非是唇亡齿寒而已。”

    “你心里是不是有人了?”

    时雍突然问,白马扶舟一怔,怪怪地笑着看她。

    时雍突然反应过来,这话问得有歧义。

    “我是问你,心里是不是已有人选?那个真正想要谋反的人?”

    白马扶舟眯起双眼,盯住她,“是。”

    时雍微怔,盯着他不转眼,然后就听到他说:“我心里是有人了。”

    “……”

    静默间,空气突然低压。

    时雍突然不敢看他灼热逼人的眼,正不知说什么才好,突然传来一声女子惊叫。

    宋香?

    时雍推开白马扶舟,往前疾速奔跑而去。

    白马扶舟抚着再次被她狠推的伤口,龇牙咧嘴。

    僻静的柴房紧挨院墙,幽暗的光线里,一个侍卫打扮的男子将宋香重重丢在干草上,淫丨笑着一边朝她走近,一边松开腰带。

    “叫啊!叫得大声点,你越大声,爷就越得劲。”

    宋香边爬边退,整个人缩到墙角,大声哭喊,“饶了我吧,大哥,求求你饶了我。来人啦……救命……”

    侍卫弯下腰扼住她的脖子,猥亵地狞笑。

    “小美人,歇歇吧!就算你把嗓子喊破,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啊!”宋香拼命挣扎,惊叫,想要推开他。

    侍卫哈哈大笑,压住她的身子,一把扯向她的领口。

    哗!衣领被扯开。

    砰!柴房门也在这时被人一脚踹开。

    “大姐!”宋香睁眼看到时雍,哭得撕心裂肺,“大姐救我!”

    时雍冲上去拔开那侍卫,抄起一根木柴就朝他劈头盖脸地捅过去,气愤地大喊。

    “白马扶舟,这就是你的问心无愧?”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娇美娘子种田忙〕〔龙宸〕〔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