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62章 单枪匹马去救人*.
    !

    白马扶舟刚走到柴房门口,听到吼声,停下脚步。

    柴房里光线幽暗,时雍是背对着他的,白马扶舟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是这愤怒到极点的声音,带着尖利透骨的痛恨,仿若一把刀子般扎入他的心中。

    白马扶舟没有开口,静静地看着时雍将怒火发泄到那个侍卫身上,一根三指粗细的木柴在她手上如同幻化的利剑,戳、刺、敲、打,劈,熟稔又锋利,那侍卫捂住头,居然毫无招架之力。

    宋香在角落里抱着身子低低哭泣,侍卫几次想要拔刀自卫都失败在时雍的木棍下,几个回合下来,他脸上已经挂了彩,而时雍不急着杀他,只是重重抽他的脸,一阵凌厉的姿态不像个青葱少女……

    白马扶舟想到了天寿山初见,乱军围攻中从容不迫的女子。

    那时面对危险,时雍仍然很冷静,可此刻,她却像疯了般,是护犊子一般的愤恨。

    白马扶舟看着哭泣的宋香,突然有点羡慕。

    每一个被她护在羽翼下的人,她都会为他们拼尽全力……

    而他,不是。

    时雍终于打得累了,一脚将侍卫踹倒在地上,双眼微眯,盯看门口的白马扶舟,气喘吁吁,“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白马扶舟没有说话,身姿笔挺地走进去,面色有些苍白,洁净的黑皁靴,慢慢站到了侍卫的面前、

    “主君,主君饶命,属下喝多了……”

    白马扶舟低头,轻声笑问:“醒了吗?”

    侍卫张了张嘴巴,拼命磕头,“醒,醒,醒了。”

    白马扶舟:“谁让你这么干的?”

    侍卫吓得哭了起来:“没,没有人叫小的这么干。”

    时雍哼了一声,对白马扶舟推卸责任的行径很是不屑,愤怒之下,甚至丝毫不顾及地戳他心窝,“你与邪君何异?”

    白马扶舟没有说话,嘴角轻轻扬起,扭头看了一眼时雍脸上的嘲弄,再转头时,清俊的眉目隐在暗光里,突然抬起手,抚在侍卫的头顶。

    “自作孽——”

    喀的一声,侍卫的哭声戛然而止。

    只见他狰狞而痛苦的脸,突地扭到一边,双眼恐怖地瞪大。

    他的脖子,被白马扶舟生生拧断。

    宋香听到声音,抬头看一眼,惊恐地大哭起来,号啕不止。

    白马扶舟不声不响地走到时雍面前,神情莫变地笑,“满意了吗?”

    时雍没有说话,低头扶住宋香颤抖的肩膀,将她紧紧圈在怀里,仰头看他,平静地道:“我要带她走。”

    白马扶舟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片刻,忽地失笑。

    “姑姑。”

    他看着她拼死护着另一个人的样子,拳心慢慢松开,手掌向上抬起,面带微笑地端详了片刻,轻言细语。

    “这只手刚拧断了他的脖子,你就不怕,我也拧断你们的脖子?”

    时雍:“不是问心无愧吗?”

    白马扶舟笑道:“我改变主意了。如果不论我做什么,结果都一样,我又何必做好人?做坏人,岂不快哉?岂不肆意?”

    见状,时雍暗自吸了口气,环住宋香慢慢往墙边靠了靠,突然拔出侍卫落下的腰刀,刀尖直指白马扶舟,冷笑一声。

    “那就试试,你留不留得住我。”

    白马扶舟看着那锋利的刀口,摇头失笑。

    “天真!”

    话未落,时雍已然飞身上前,速度快得将白马扶舟逼退几步,等她再次持刀逼近时,他不得不退出柴房外面,而时雍抓住宋香的手,就往院墙的另一边跑去。

    “阿香,能不能爬上去?”

    柴房紧挨院墙,离地不是很高,可是宋香早已吓得腿软,别说爬墙了,走路都费劲。时雍看了一眼没有带武器的白马扶舟,“龟孙子。”

    低骂一声,她丢下腰刀,突然将宋香抱了起来,往院墙上面举高,沉声厉喝:“爬上去!”

    宋香浑身都在颤抖,双手怎么都抓不稳,再看一步一步逼近的白马扶舟,直打哆嗦,即使有时雍托住她,仍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爬上院墙,然后看着外面的高度,吓得惊叫。

    “再会。”时雍看了白马扶舟一眼,捡起腰刀,撑在地上,借力一个飞跃,两三下攀上墙体,然后拖住宋香的身子,一跃而下,动作利索又干脆。

    砰!

    隔着一道墙,白马扶舟听到她身子重重落地的声音。

    同一时刻,背后传来一阵阵吆喝,

    “主君——主君——”

    慧明也奔了上来,看了看情况,大惊失色地道:“她把人救走了?”

    白马扶舟抬起掌心。

    一道血痕刺眼的露在众人眼前。

    “跑了!”

    他声音轻缓而散慢,不知是怒是恨,隐隐有逼人的杀气传来。

    慧明拔刀:“我带人去追——”

    “不必。”白马扶舟声音未落,突然抡起一张废弃的凳子朝慧明砸了过去,力道极大,不留丝毫情面,嘴角带着一抹冷冽的笑。

    “学会算计我了?”

    慧明震惊,捂着吃痛的胳膊,沉声厉喝:“主君此言何意?我不懂。”

    何意?白马扶舟一言不发,将一张条凳舞得虎虎生风,直到慧明避无可避,生生遭了他好几下痛打,这才冷冷地笑。

    “当着宋阿拾的面,让人非礼她的妹妹。可是你的主意?”

    慧明一惊,腿脚突然一软,就要跪下。

    “我只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

    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现金/点币等你拿!

    “自作主张!”白马扶舟道:“我瞧着这不是给她的下马威,是给我的。你是怕我身上的罪名太轻了是吧?”

    又是一下!

    凳子一角重重砸在慧明的额头,他痛呼一声,摸了摸,满手是血,随即跪在地上。

    “主君今日便是打死我,我也得冒死一说。赵胤这就是得寸进尺。一不为主君平冤,二不管主君死活,草草结案也就算了,如今又让他的女人上山要人,还砍伤主君……这,这分明就是要逼死你呀。”

    白马扶舟静静看他。

    手上那条残破的条凳,咚声落地,一声冷笑。

    “想我死?哼!”

    ……

    时雍带着宋香飞奔下山,走到官道,确认没有追兵之后,这才放缓脚步。

    宋香看着她凌乱的头发,一脸的汗水,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紧紧抱住她,“大姐!谢谢你来救我,谢谢大姐……”

    时雍张望一眼,拍拍她的后背,“还能走吗?”

    方才为了逃命,二人狂奔下山,如今松懈下来,只觉得两股战战,脚都迈不起来,宋香低头看了一下,哭丧着脸,“我的脚……很痛。”

    时雍挑了挑眉,“要我背你?”

    宋香一惊,“不,不用——”

    话音还未落下,前方突然传来马蹄声,一辆黑色马车突然出现在眼帘,从官道那头慢悠悠地驶了过来,彪悍的骏马,紧闭的车帷,看上去颇有几分神秘。

    驾车的人是一个中年壮汉,长得慈眉善目。

    宋香拉了拉时雍的袖子,“大姐,有马车……”

    这马车来得太是时候。

    也让人起疑了。

    时雍不动声色地拍拍她,侧过身来,揽住她的肩膀,慢慢让到路边。

    “驭——”

    马车突然停下,安静地立在路边。

    壮汉捏着鞭子喊时雍,“小公子,要雇车吗?”

    时雍拱手,“多谢大爷。不必了……”

    壮汉呵呵地笑:“这里离城尚远,山上又不太平,我捎你们一程吧,你看着给几个铜板便是。”

    宋香累坏了,期待地看着时雍,“大姐……”

    时雍低哼,淡淡看她一眼,“走。谁知是不是坏人。”

    宋香难过地抹了抹额头,哦一声,艰难地迈动脚步,几乎被时雍拖着往前走。

    背后的马车里,传来幽幽一声低叹。

    黑色的车帷撩开,一个声音淡淡地道:“上来吧。”

    宋香错愕地回头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时雍,一脸疑惑,时雍却是挑了挑眉,原地站定,待那辆马车再次驶到面前停下,这才对宋香道:“上去吧。”

    “大姐?”

    “上!”

    时雍撩开车帘,将宋香扶上去,然后看到一只朝她伸来的手,瞥了一眼,她慢吞吞搭上去,任由那只手将她拽上车,慢条斯理地坐在那人身边。

    “大人看戏可还看得开心?”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