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66章 打破僵局*.
    !

    新婚之日,新娘子死在府中后院的恭房里,喜事变丧事。新上任不久的魏镇抚痛失爱妻,悲痛不止,而赵胤身边的第一侍卫谢放因有杀人嫌疑被押入诏狱。

    这一切的事情发生得极快,令人猝不及防。

    寒风过境,一片萧瑟。

    谢放被人从魏府带出来的时候,时雍和乌婵正在街边围观的人群里。

    见状,乌婵大惊失色,“这是怎么回事?”

    时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底光芒渐暗。

    宾客众多,很快就有人出来,添油加醋地将里面发生的事情传扬了一遍,更有甚者,编出了一个谢放见色起意,在恭房里将新娘奸杀的凶案现场。

    “不可思议!”

    乌婵看时雍微眯着眼,若有所思的样子,诧异地拉了拉她。

    “阿时,你怎么看?”

    时雍沉默片刻,侧头,冷声道:“走!”

    人群还在绘声绘色地议论魏府的怪事,二人默默离开,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时雍没有去无乩馆,而是去了城门边的那个茶肆,上二楼找了个雅间坐好,让云度上茶。

    乌婵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吃着瓜子望着窗外的街景,内心隐隐有些不安。

    不一会儿,燕穆过来了。

    乌婵眼睛一亮。

    燕穆朝她二人点点头,撩袍坐下,径直给自己倒满一杯水,往嘴里大口灌下,只见喉结不停滚动。

    等燕穆过那口气,这才满脸佩服地看着时雍。

    “魏州的妻室姓袁,单名一个凤字。袁家是书香门弟,袁小姐的父亲是个落第举子,私塾先生,同住鼓楼西边,也是个大户人家,可是袁家清矜,很少与朝中官员往来,是魏家主母看中姑娘品行,差媒人去说的亲,前后上门三次,袁家方才被打动,同意了这桩婚事……”

    乌婵听燕穆说的话,有些不懂。

    看看他,她又看看时雍。

    “你……阿时?你们这是做什么?难不成你早就怀疑今日魏府会出事?”

    时雍摇头,随口道:“我只是好奇,让燕穆去查探了一下。”

    好奇?乌婵狐疑:“好奇什么?”

    时雍瞥她一眼,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燕穆,“魏家和袁家正式结亲是何时?”

    燕穆道:“上半年的事。”

    时雍又问:“魏州与袁小姐在订亲之前,可有私情?”

    燕穆摇摇头:“据我所知,二人不识。”

    不识吗?时雍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

    琢磨片刻,她又问道:“如今魏府是什么情况?”

    燕穆看她一眼,带了一丝笑意,“说来很是不巧,魏府有个花匠得过我的恩惠,我找他打听情况,他告诉我说,谢放去后院如厕,确是有人引路……”

    时雍眼前一亮,“他可有看清是何人?”

    燕穆摇头:“花匠年岁不小,当时隐在林子里修剪枝条,也就看了一眼,没有注意,只说那人个子不高,很瘦,走在谢放前面,仿佛只及得到他的肩膀……”

    花匠提供的线索不多。

    但是,至少证明谢放是被人下套了,只可惜,没有查到更多的东西。

    乌婵安静地听完燕穆和时雍的话,一头雾水,心里的疑惑更甚。

    “阿时,我不懂,你为何会盯上魏府?”

    时雍知道她在想什么,

    迟疑片刻,她没有全说实话,半真半假地道。

    “不为别的,只因魏府太热闹了。”

    “太热闹了?”乌婵更是不解。

    “嗯。”时雍纤细的手指抚弄着茶盏,侧来翻去地瞧着,嘴里的话说得慢条斯理。

    “魏镇抚升官发财娶媳妇儿,整个顺天府都在传扬,平日茶楼也总有人议论,魏家的彩礼如何、袁小姐的嫁妆如何,两家联姻又如何……这显然是京师过年前的头等喜事,能不关注么?”

    乌婵了解她的为人。

    当然不会觉得只是这么简单。

    她蹙了蹙眉,问道:“你在怀疑什么?”

    时雍懒洋洋地挑了挑眉,淡淡一笑,“怀疑有人想凑热闹。”

    乌婵若有所思,恍然大悟般点点头。

    “极有可能。你做得对,可是你为何……”

    她停下,看燕穆,抿嘴不说了。

    时雍笑着接过话,“我为何不让赵胤去盯,而是将事情拜托给燕穆吗?”

    乌婵频频点头。

    时雍轻慢地放下茶盏,迎上乌婵困惑的眼,一本正经地道:“原因有二。一是大都督近来闭府养伤,不问世事,我不想去打扰他。二么,魏州在严文泽的案子上,让我生疑,可他毕竟是赵胤的心腹…”她淡淡一笑,看着乌婵和燕穆,“而你们是我的人。”

    这话听上去极是窝心。

    乌婵脸上立马浮出了笑意,便是内敛如燕穆,眉间也松展了几分。

    “阿时。”乌婵问:“你可是怀疑魏州……是哪个人?”

    那个她们都想找出来的人。

    那个手执玉令在诏狱杀害的时雍的神秘男子。

    而魏州,恰好有这个便利。

    时雍抿了抿唇,不承认,也没有否认。

    “目前不可枉下断言。他跟赵胤许多年了,不然,赵胤也不会提拔他做北镇抚使。”

    北镇抚司就是锦衣卫的权力要害,这一点,乌婵明白。同时,她也明白时雍的心结,只不过在燕穆面前,她不好戳破时雍真正的身份,闻言也可能心疼地看着她。

    “辛苦你了!这一切终会水落石出,我们也定能为她报仇。”

    报仇不在早晚。

    尽管时雍重生初始并没有存多大的报复之心,可随着案件一桩桩一件件的发生,此事变得越发诡异,她的内心也受到了无数的冲击和挑战。

    “哼!我早晚得将他抓出来,千刀万剐!”

    她说得极狠,目露厉光。

    这眼神,这表情,让燕穆突然眯起眼,内心闪过无数相似的画面。

    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明明不是同一张脸,可是说话动作和表情,为何常让他产生相似的感觉?

    燕穆沉吟良久,深深看着时雍,道:“有事你尽管吩咐我们。眼下我们虽是落魄,远不如雍人园鼎盛时的风光,可这么多年汲汲营营,总算是攒下了一些金钱人脉,关键时刻,可堪大用。”

    时雍点头,微笑着看他一眼,“花匠的事,先不要告诉别人。也让他不必声张,静观其变即可。”

    燕穆点头,“是。”

    稍顿,他微微眯眼,又从怀里掏出几封银子。

    “你那边若是需要用钱,就差人来告诉我。”

    时雍一怔,笑着将钱推了过去。

    “如今我为赵大人办差,他不会亏待我。”

    燕穆的手伸到半途,并不愿意收回,硬是把钱塞了过去,时雍看他如此坚持,也不好拒绝,知道雍人园不差这点钱,她大大方方地收下了,然后告诉了燕穆一个他关心的问题。

    “严文泽的案子,不像外表那般简单。”

    燕穆皱皱眉头,“当真年后就要问斩?”

    时雍道:“问斩是真,可这事处处透着诡异。”

    这个案子前期赵胤极是关注,后期受了伤,索性就交给魏州,从此不闻不问。皇帝那边,自己分明也中了毒,不可能不对案子多几分深究和关注吧?可这边锦衣卫报上去要问罪,皇帝二话不说便下了旨,也是太过轻易。

    乌婵喃喃道:“严文泽这人,重情重义,看着不像能干出这等事情的人。可事到如今,我也是搞不清楚,哪个是好,哪个是坏了。这世道,变得越发诡异……”

    时雍冷笑,“一群老狐狸。”

    乌婵:“谁?”

    “他们。”时雍没有解释他们是谁,却是将目光转向了燕穆,“这些人,可能都在等着对手来打破僵局呢。”

    燕穆想了想,点头一笑。

    “魏镇抚的新娘死在成婚当天,算是破局吗?”

    时雍慢条斯理地喝一口茶,喟然轻叹:“算,也不算。”

    乌婵抿嘴,左右看看他俩,“我怎么听不懂?”

    时雍笑着撩了撩她的脸,轻扣茶盏慵懒地一笑:“算是打破僵局,因为对手终于又有了行动。不算打破僵局,是因为——这分明是掀起的另外一局。”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