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68章 这个局十分精妙.
    !

    她还在翻查女尸,见宋长贵看过来,轻轻蹙眉道:“大婚之日,新娘子身着喜服喜鞋,浑身皆喜,可这内里的衣物,好像却不甚讲究?”

    一身都是喜红,里面穿的小衣和肚兜却是寻常的素色,肚兜甚至是月牙白,绣了一朵分不出是杜鹃还是海棠的花朵,一点不像大婚之喜。

    咚咚——咚!

    两短一长,房门被叩响。

    魏州在外面询问:“宋大人,我可以进来了吗?”

    宋长贵揪着眉头看了时雍一眼,很是纠结的样子。

    提拔他的人是赵胤,自家闺女又和赵胤有那样的关系,宋长贵的心自然也是向着赵胤的,在魏州面前,他便有了犹豫。

    不料,时雍却似不急,淡定地告诉他。

    “据实相告便可,无须隐瞒什么。”

    宋仵作点头,长长一叹,“只得如此了。”

    魏州推门进来,朝宋长贵行了个礼,苍白的面孔没有半点血色。

    “宋大人。凤儿是怎么死的?”

    宋长贵将刚才尸检的结果告诉了他,魏州脸色微微一变,看着仍旧躺在床上的尸体,隔了许久才走过去,轻轻抚着女尸的脸,泪水啪嗒啪啪地往下掉。

    “凤儿,你死得……好惨!”

    他将头低下,在袁凤冰冷的脸上贴了许久,再慢慢抬起,眼底已有冷光。

    “这么说,杀人的,当真是谢放?”

    “这个……”宋长贵摇了摇头,“查明死因只是第一步,凶手是否是谢放,还有待进一步查探……”

    魏州身子紧绷一下,重重垂头。

    “也是。我了解谢兄,他断不是这样的人。”

    说罢,他目光又停留在时雍的身上。

    “宋姑娘,家中陡变,内人无辜惨死,我这两日实无心力处理别的事情。大都督那边,还烦请你代为转达。”

    嗯?

    时雍微微挑眉。

    “这,不合适吧。”

    镇抚使向指挥使禀报案情是份内的差事。

    让她一个外人来说,像什么话?

    魏州苦笑,“实不相瞒,将谢兄下狱,我当真无颜面见大都督,可事情已是这般,我又不能对凤儿的死视若无睹,放走谢兄,引来话柄……”

    听着他唉声叹气的无奈,时雍淡淡道:“魏镇抚此言差矣!大人岂是公私不分的人。你的苦衷,大人自会体谅。现下,只盼早些找出真凶,替魏夫人申冤才是。”

    魏州低低一叹,“宋姑娘说得是。”

    ——————

    魏府发生的血案很快惊动了光启帝。堂堂锦衣卫镇抚大婚之日,新嫁娘竟死在府中恭房,此事传出有损锦衣威仪,光启帝下旨彻查此事,很是看重。

    不仅如此,皇帝还给了魏州死去的夫人追封,并盛赞他对亡妻的情义。

    自古皇帝的眼色就是风向,皇帝的看法又关系到仕途和命运。

    有人说,魏州痛失爱妻,但赢得了皇帝的心,也搏得了大众的同情,是极大的好事。说不准,等她妻室下葬,皇帝给许配个公主也是有的。

    外间众说纷纭。

    敏感的人已然察觉朝堂上涌动的暗流。

    明面上看,白马扶舟出事后,东厂失势,赵胤大权独揽,从上而下无不彰赵胤功德,说他从不背公议徇私情,是千古名臣。

    然,物极必反。

    魏府一案如切开这个“权势怪论”的一把刀子。

    谢放是赵胤忠仆,第一侍卫,人尽皆知,要说赵胤能完全置身事外,绝无可能。

    于是,便有人传言,魏州与赵胤,因袁凤之死已然面和心不和,反目只在早晚而已。而且,锦衣卫之重在北镇抚司,皇帝这般厚待魏州,便有从赵胤手上收回锦衣卫大权,架空赵胤的动向。

    朝中之人,惯会见风使舵。

    无乩馆也就越发冷清了,除了来桑,几无人拜访。

    这些事情算在意料中,时雍并不意外,意外的事,赵胤对此似乎毫无反应,除了养伤,喂鹦鹉,和来桑下棋,似乎再无旁事。

    就加谢放的案子,他也只是派朱九去象征性的询问了一下案情进展,并没有给任何一个人下任何一个命令。

    时雍看不懂他。

    旁人也同样。

    这日,时雍带着大黑刚入无乩馆,并被娴衣堵住。

    她神情哀惋,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姑娘,谢大哥已入狱三日,爷这边,有没有营救他的打算?”

    时雍知晓案情复杂,不敢想娴衣保证什么。

    “此案目前虽是我爹在主理,上头又有三法司压着,无数人看着,大人即使想要伸手,也多有不便,但是……”

    她看着娴衣眼底的紧张,徐徐走近。

    “我们对大人要有信心才是。”

    娴衣目光一闪,微微垂头,绞着双手:“不瞒姑娘,我心慌乱无比,当真是没有法子了。想到那狱中情形,我心底便很害怕……”

    关注vx公.众号,看书还可领现金!

    “我明白。”

    哪个姑娘不衷情……

    喜欢的男人下了大狱,还不知要遭受什么非人的折磨,谁又能不担心呢?

    时雍安抚娴衣道:“谢大哥目前是安全的,大人自会有他的打算。”

    顿了顿,她看娴衣不答,神色游离,又拍了拍她的手背,“大人呢,我去找他,侧面打探打探?”

    娴衣眼里生出希冀。

    “在后院。”

    ……

    后院很是僻静,赵胤养了好几只鹦鹉在这里,这些鹦鹉都是名品,很会学舌。有时看到人来,就会说些吉利话。

    什么“贵客安好”更是张嘴就来。

    时雍曾经怀疑过,赵胤养的鹦鹉,大概有着狗子的功能,一见人就招呼,里面的人就能听到响动。

    可赵胤大概不知,这些鹦鹉自从被大黑垂涎,有两只甚至命丧在它的狗嘴之后,再看到大黑都会害怕,那些吉利话,更是不会对大黑说的。

    时雍带大黑迈入跨院,几只鹦鹉出奇的安静,扑腾两下翅膀,一看大黑龇牙发狠,半点声音都没有。

    安静的院子里,没有一个守卫。

    时雍有些诧异,放轻了脚步,在听到无为低低的声音时,更是警觉地避开,顺着一棵大树跃上房檐,又迅速落地,将自己的身子隐于屋后,用手指蘸了唾沫捅开窗户纸,往里看去……

    她怀疑无为与人私会,却不曾想到,同无为躲在这里说话的人,会是赵胤。

    屏风遮住了时雍的视线。

    她只看到赵胤的半幅袖子,却看清了站在赵胤面前的无为,那一张戴着铁制面具的脸上满带的愤怒。

    “这分明就是一个圈套,谢放是无辜的!他是杀向你的一把刀。此事你知我知,他知,说不定连皇帝都知情。可没有一个人要为谢放平冤昭雪,反而全都在装傻……”

    “这个局做得十分精妙,他们都等着看你的反应,或是等着你落入圈套。”

    “你眼下不动、不管,你有你的顾虑,我都明白。但事到如今,难道我们当真只能眼睁睁看着谢放被下狱治罪,而不闻不问吗?”

    无为说了很多话,赵胤始终沉默。

    那一道影子浅浅淡淡,没人知道赵胤在想什么。

    好一会儿,无为眼眶一红,眯了眯眼睛。

    “爷,您的命令,不论是我,还是谢放,我们从无不从,我们心甘情愿为您做任何事情,哪怕交出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辞——可是今日,我想替谢放,替我,替朱九许煜他们问爷一句,我们在您的心里,是什么?”

    屏风上人影微微晃动。

    良久,传来赵胤平静的声音。

    “我不会让谢放死。”

    “不死?”无为突然凉笑一声,声音满是艰涩,“你我都知道,去到里面的人,不死也得脱一层皮,或是像我这样……活着,也算吗?”

    这话当真是凌厉之极,便是躲在窗外的时雍听了,身子也阵阵泛寒。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