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69章 这女子越发放肆了&.
    !

    风悄悄拂过。

    良久,传来赵胤低沉的声音。

    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现金/点币等你拿!

    “谢放是我最为看重的人。他出事,我的难过不比你少……”

    “那又如何,你不还是什么都没有为他做?”

    无为愤怒地咬了咬牙,情绪似乎有些失控,声音拔高了一些,“爷,我可以替你去死,但我求你,一定要救救谢放。他对你忠心耿耿,从无二意,他值得您最好的对待……”

    赵胤沉默了许久。

    “杨斐。”

    一声呼喊徐徐道来,惊住了时雍。

    然后他道:“你对我的决定,有怨言?”

    无为的双手突然垂下,头也重重低了下去,声音喑哑。

    “没有。我愿替爷去做任何事,无怨无悔,当日的选择,也是我自愿,甚至是我的请求,我想证明我自己的能耐……我搞成如今这副模样,也万万怪不得爷。”

    他说到这里,突然哽咽,朝赵胤双膝跪下,脑袋深深磕在地上。

    “牺牲杨斐一个足矣。恳请爷,万万保住谢放……”

    停顿片刻,他抬起头,直视赵胤,“是好好的保住,不缺胳膊腿,不毁容颜不失聪……”

    赵胤看着跪在面前的男子,双眼微微眯起。

    “你和谢放相处多年,恩情似海,你的心情本座明白。可是杨斐,走上这条路前,本座曾再三问你,是你义无反顾。如今想要回头,已是晚矣。”

    “我不回头。我无怨无悔。”杨斐跪行两步,再次朝赵胤磕头,“我已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如今只希望谢放能好好地活着,连带我的一份好好地活,在爷的身边伺候,报答爷的恩情。如此,我也如愿了,就像我仍在爷的身边,还像往日那般……”

    唉!

    时雍听到赵胤的叹息。

    可他,终究没有说出无为需要的答案。

    “爷,今日之言,句句肺腑。如有冲撞之处,请谅解属下救人心切……”

    无为说罢,再次将赵胤拜了拜,很快退出了房间。

    脚步声远去,时雍还怔在当场,久久回不过神。

    无为竟是杨斐。

    她没有想到。

    遥想昔日种种,又不觉得意外了。

    若非杨斐,又怎会在兀良汗大营里帮她、救她?若非杨斐,又怎会有那般熟悉的眼神和身形?若非杨斐,大黑又怎会总是逮住他不放?

    “汪汪!”

    外间传来狗吠声。

    时雍愕了片刻,便听到屋里传来一声低叹。

    “进来吧。”

    时雍:“……”

    她收回手,正准备原路返回,从房门而入,窗户就被赵胤从里撑开了。

    他淡淡地看她一眼,朝她伸出手来。

    听壁角还被抓住正着,很是尴尬。

    时雍看着赵胤冷冽的双眼,慢慢将手放入他的掌中,尬然一笑。

    “大人好听力。”

    二话不说先拍马屁,是时雍的绝技。

    可今日的赵胤面色凝重,似乎并没有因此被打动,将她身子托起从窗户抱进去,放落在地面上,便慢慢坐回椅上,静静地看她。

    “都听到了?”

    时雍知道自己撞破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迟疑片刻,走到他面前,蹲下来扶住他的双膝,抬头仰望,轻声笑问:

    “我若说是,大人会不会杀人灭口?”

    赵胤不答,修长的手指徐徐扣住她的脖子,稍稍使力……时雍见状,故意伸长舌头,瞪大双眼,恐惧地望着他。

    “饶,大人饶命!”

    哼!赵胤松开手,拍拍她的头。

    “我若要杀你灭口,你早死了千百次。”

    “那是,我们大人英明神武,断不会跟我这种小女子计较。”时雍说着拿个小杌子坐在他的身侧,又拍拍他的膝盖。

    “这两日天气阴冷,大人感觉可还好?”

    赵胤默默点头,目光望来时深邃莫名。

    “阿拾。”

    “诶?”

    “在你看来,本座狠心吗?”

    时雍一怔,沉默。

    显然杨斐气恼之下说的几句话戳中了他的心。这男人面冷心热,对属下并非无情无义的人,哪能当真看着谢放入狱而无动于衷?他这个人只是不善表达情感罢了。

    “不会。”

    时雍很肯定地告诉他。

    “审时度势,瞧准时机再出手,方是聪明之举。我相信谢大哥也能理解大人的意图,不会埋怨你的。”

    稍稍一顿,她又淡淡一笑。

    “至于杨斐所言,大人就更不必放在心上了。”

    赵胤挑了挑眉,似对此话不解。

    时雍道:“关心则乱。口不择言。”

    赵胤眉头微蹙,点头沉默。

    这几个侍卫跟随他多年,长年累月在一起同吃同住,比兄弟还要亲近,赵胤能领会这样的兄弟情分,听罢,重重一叹。

    “大人。”时雍眸光望向他,“我有两个问题。”

    赵胤抬抬眉:“问。”

    时雍道:“若今日入狱的人是我,大人也会这般冷静地等待吗?”

    她似笑非笑,眉目间满是娇憨。

    赵胤看了她片刻,突然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低头瞅着她,严肃道:“会。”

    一个字,当真是绝情呢?

    时雍拉下脸:“哦。”

    赵胤拍拍她的后背,一本正经地说:“要出手,就不能失败。”

    “明白。”时雍忽略心底那一刹那划过的难受,心知他说的是事实,换到是她,也会这么做。

    至少也得等案情明朗。

    然而,小女子的矫情大概就是,明知这是道理,还是想要听点哄人的假话。

    赵胤并不会哄人,不动声色地看她片刻,他突然皱眉。

    “膝盖痛。”

    这两日夜里下雪,很是寒冷,时雍猜到他的腿疾会比较难过,本就带了银针过来,想要为他针灸,闻言莞尔一笑,不轻不重地拍一下他的膝盖。

    “把蹄子伸出来。”

    赵胤:……

    这女子越发放肆了。

    惯得她!

    赵胤喟然一叹,慢慢撩开袍子,露出膝盖。

    “可怜的!”

    时雍啧了声,满眼都是同情。

    她就像个磨人精似的,折腾了他好一会儿,这才放松下来为他按捏和针灸。赵胤对她的殷勤也有回报,让厨房做了许多时雍爱吃的东西,同她一起吃饭,日落时分,天上又下起了小雪,他又为时雍系上风氅,拉她在院子里走了好一会。

    大黑亦步亦随。

    只有在看到廊下的鹦鹉时,才会欢快地跑开,将鹦鹉吓得咕咕作声,翅膀扑腾。

    赵胤远远地看着这一切,眉目平静。

    见他这般郁沉,时雍原本松快的心情突然收敛,侧过头去,看着他冷静的面孔,嘶一声。

    “大人早就发现了吧?”

    “何事?”他问。

    时雍抿了抿嘴唇,道:“鹦鹉怕大黑,见到它不会恭喜,不道吉祥,更不请安。”

    赵胤默认,淡然扫来的眸子里有一种“我只是不想拆穿你把戏”的傲娇。

    “我只想让阿拾心无芥蒂。”

    “我有何芥蒂?”

    赵胤缓缓低头看她,一动不动。飞雪落在他的鬓角,迅速化开,而他目光幽深无垠,仿佛把雪花也吸了进去,深邃如海。

    “我不避你,你却避我。”

    时雍再抽一口气。

    这个看似什么都不做的人,却什么事都知道。

    他发现她找燕穆调查魏州的事情了吧?

    “是我不对。”

    时雍心里一紧,迅速找回主动,悄悄伸出一只小手,捏着他玄色的袖袍,轻轻一扯,细声细气地道:“大人原谅则个。”

    她撒起娇来,连自己都怕。

    声音柔软得鸡皮疙瘩布满一身,赵胤却无动于衷,反握住她的手,云淡风轻地道。

    “爷要罚你。”

    时雍无奈,“如何罚?”

    赵胤低头看她一眼,“助爷找出真凶。”

    “……”

    这还用说吗?

    时雍默默地朝他眨了眨眼,顺着他给的梯子就下了台。

    “在阿拾心里,大人自然是最信得过的人。只是眼下大人有伤在身,不能轻易出府,对外又不能把手伸得太长,一言一行都有人盯你,办起事来很是为难。可我不同,我是普通百姓,做什么都可以……”

    看赵胤那脸变幻莫测,时雍心里略紧,又笑盈盈挽住他的胳膊,带了几分唏嘘地叹道。

    “我原本就是为了帮大人,只是怕你担心,这才没有告诉你,就私自找了燕穆去调查。大人不会怪罪的,啊?”

    赵胤头略略低下,“阿拾说了,爷就信。”

    他面色淡漠,眉眼端的是风华无双,可这话听上去是好话,分明又不像那么回事。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