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73章 肮脏和卑贱&.
    !

    时雍拉拉衣服,转头看向赵胤。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大人看看,可还好?”

    赵胤双眼本如此时冷寂的天色,幽幽淡淡,但在触及她含笑的眼神时,如星子绽放在夜空,光芒渐盛,“好。”

    时雍俏脸微红。

    赵胤瞧她半晌,目光如深海凝波,千回百转终剩一叹,“走了。”

    二人相携离去,朱九和娴衣跟在身后。只剩婧衣失魂落魄地留在原地。

    ……

    ……

    重活一世,时雍一直谨小慎微,很少像今日这般盛装出现招人眼球。而且,还是定国公的寿宴,一个皇亲国戚和达官贵人云集的地方。

    府门外停了不少马车,有定国公府上的人在引导招呼。

    宝马香车,人头攒动,恭贺连连,很是热闹。

    赵胤马车一到,原本喧嚷的四周就自动安静下来。

    他就像一块天然寒冰,走到哪里,气氛便僵冷到哪里。无人上来搭讪,也无人敢多说一句话。

    时雍看得出来,这些人怕他。

    就像当初的她听到赵胤的名字,就会自然而然产生畏惧和远离的心理一样,这些纵是朝廷重臣,也不愿意招惹锦衣卫这个活阎王。

    诡异的一片寂静里,马儿的喷鼻声都清晰可闻,直到赵胤在管家的引领下走入大门,整个空间鸦雀无声。

    时雍很想知道赵胤是怎么凭着一己之力让所有人都惧怕他的。

    不过,她羡慕这种姿态。

    与人有了距离,便会少很多麻烦,不用和谁假意客套,不用跟不熟的人寒暄,更不用听人假模假样地嘘寒问暖。

    再看不到赵胤的影子了,府门口又恢复了方才的热闹。

    宾客和门生这才各自走动,互相寒暄和低低议论了起来。

    “大都督此番前来,当真是给足了定国公脸面啊。”

    “这京城,有几个定国公?赵胤再是厉害,还敢扫定国公的兴吗?”

    “那可说不好。兄台是刚入京不久吧?这普天下能请得动大都督亲自上门贺寿的人,可没几个。别说定国公,便是荣王、楚王……大都督说不理会,也照常不肯理会的。”

    “……”

    “说是受了重伤,养伤许久,今日怎么出门了?”

    “他身旁边那女子,不知何许人也?怎就入了大都督法眼?”

    “宋氏女。顺天府衙推官宋长贵之女。”

    “小门小户,难登大雅之堂……”

    “兄台这话教人听去,是要闹笑话的,此女休得小瞧了去……”

    时雍听不到外间的议论,可是一路行去,那无数围观的眼神却是看得懂。赵胤在府中养伤数日不见客,今日突然出现在定国公府,自是招眼。尤其,还带了她这个“拖油瓶”,就更是出格。

    定国公府屋宇巍峨,墙院相邻,瑞雪刚收,晨光照在琉璃瓦上,明晃晃地耀眼,让整个府邸更显大气。

    不过,定国公陈宗昶一门三代皆服役于军中,来往的人大多都是武将,因此,时雍进入府邸时,一路上所见到的人,大多膀大腰圆,即使不着兵甲,不配腰刀,也自有一股凛冽的慑人之势。

    怪不得陈红玉会是那般刚直的性子。

    在这个环境长大,自带武将气质。

    “大都督到——”

    花厅里原本的热闹,再次因为这一首唱名而停止。

    堂上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朝赵胤看来。

    古怪地安静了片刻,陈宗昶走了过来,满脸喜色地拱手行礼,哈哈大笑。

    “贵客驾到,有失远迎。大都督,里面请。”

    陈宗昶是个武将,行走如风,说话嗓门也大,笑声出口,整个花厅里的气氛便活络起来。

    众人纷纷起身给大都督请安。

    赵胤还礼,恭贺了定国公大寿,又转头看着众人。

    “诸位大人不必客气。”

    彼此说两句客套话,再次落座。

    陈宗昶关切地看着赵胤,皱着眉头打量他道:“得闻无乩受了重伤,我便没来叨扰,如今瞧着,这是大好了?”

    赵胤点头,“多谢国公爷挂念,已是大好。”

    陈宗昶朗声大笑,“果然是年轻体健,好得也快。换了我可就不行喽!”

    “国公爷过奖。您也是宝刀不老,不减当年。”

    “老了,老了,比不了当年。”

    陈宗昶的大笑声很是治愈,也很能活跃气氛,因赵胤带来的尴尬,缓解了不少。

    时雍安静地坐着,扫了一圈不见陈红玉,恰好一个小丫头来奉茶,她便打听了一嘴。

    “你家小姐何在?”

    丫头问:“哪个小姐?”

    “嫡小姐。”

    “在。姑娘可要我去帮你通传?”

    时雍笑着摇头,“不必吧。”

    宴会上,女眷们为了避嫌,会单独聚在一处说话吃饭,不会和男子同席,可是时雍和那些达官贵人们的女眷都不熟,她便老老实实坐在赵胤身侧,有些扎眼。

    因此,陈红玉进入花厅,一眼便瞧到了时雍。

    陈红玉为给父亲贺寿,今日也好生打扮了一番,绯衣似火,腰上照常佩了长剑,看上去比前些日子精神了许多。

    时雍望过去,与她遥遥对视,唇角掀了掀。

    陈红玉面无表情地走过来,不顾众人异样的眼光,捞了张凳子就坐到时雍身侧,小声地问:“要不要同我去后院,说说话?”

    时雍看了赵胤一眼,看他没什么表情,歉意地莞尔道:“今日是陪大人来的。”

    言下之意,多有不便。

    陈红玉原想带走她,也是怕她一人在这里尴尬,听她这么说,想是不在意这个了,她也就不再多话,点点头,起身便要离开。

    “楚王殿下到——”

    又一声唱名,让陈红玉停下了脚步。

    花厅中数十双眼睛,也齐刷刷望向门口。

    人们对赵胤是惧怕,对赵焕么……他虽是堂堂亲王,可大家似乎更在意他身上的香艳逸事。

    尤其最近赵焕和陈红玉的恩恩怨怨,因为一个青楼艳妓阮娇娇,早已闹得沸沸扬扬。

    楚王是京中有名的美男子,端的是长了一张好脸,清俊优雅,眼眸狭长精致,微微含笑,一双魅眼便似带了桃花,自有一股与众不同的纨绔风流气。

    “恭贺定国公大寿……”

    他上前行礼,很是周到。

    可是四周一点声音都没有,便是好客的定国公陈宗昶也拉长了脸,双眼冷冰冰地看着他。

    众人脸上满是讶异。

    因为,赵焕不仅带来了光启帝的贺礼,还带来了千媚百娇的阮娇娇。

    不仅如此,阮娇娇也穿了一身红色的衣裙。

    只是,陈红玉穿在身上是美,是飒,而她看上去,是媚,是娇……是更惹男子垂怜的娇弱。

    楚楚可怜地立在楚王身侧,她轻咬下唇,粉脸微白,慌乱得像只柔弱的小兔子。

    陈宗昶那声卡在喉头的冷哼,终是出口。

    “楚王殿下,这是何意?”

    他的愤怒直指阮娇娇。

    对时下的男子而言,娶了妻再纳妾抬通房喝花酒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不足为奇。可是,妻室地位尊崇,妾室再得宠也上不得台面,别说把妾室冠冕堂皇地带到老丈人的寿宴上了,便是带着妾室去寻常人家的宴席,也是要落人话柄,遭人笑话的。

    这不仅是打定国公的脸,也是打光启帝的脸,打大晏皇室的脸。

    众人不敢吭声,可心里都不得不说一声:楚王当真是好大的胆子,荒唐得令人诧异。

    “国公勿恼。”

    赵焕淡淡看了陈红玉一眼,手臂横过去揽住阮娇娇的肩膀,声音自动放柔。

    “本王今日带娇娇前来,是为了给王妃赔罪的。”

    赔罪?

    这是赔罪还是挑衅?

    堂上鸦雀无声。

    陈宗昶气得脸庞涨红,可是当着众多宾客的面,又不好当堂对王爷发作,惹人笑话。

    “我国公府担不起殿下的歉意,更容不得肮脏卑贱之人站在这儿碍老子的眼。殿下,请吧?”

    肮脏卑贱,说的自然是阮娇娇。

    赵焕脸色有点不好看,阮娇娇却拉了拉他,然后往前款款走了两步,朝陈宗昶盈盈拜下,垂泪欲滴。

    “国公爷息怒。娇娇今日同殿下前来,确是为了向王妃请罪,并请王妃回府的。”

    她声娇体软,目光殷切地望着陈宗昶和陈红玉,看上去仿佛她才是受人欺凌的那一个,有许多迫不得已的苦楚。

    陈宗昶一个大男人,受不得女子这般,冷哼一声,转过身去。

    “荒谬!我国公府何时成了旁人想来就来的地方?何淼,把人给我请出去。”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