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75章 有所隐瞒 //
    !

    定国公府的庭院很大,布局有些粗犷,但贵在大气,多以茂盛的芭蕉竹林高大树木为主,也有亭台楼阁掩在林间,仿佛藏了许多古朴神秘的故事,颇有些曲径通幽的意境。

    此处离寿宴的花厅不远,时雍慢悠悠往回走,并不着急,林中雾气很浓,走着走着,她后背突然有些发痒。

    这痒来势汹汹,钻心蚀骨,几乎无法克制,她再是现代灵魂颠倒异世,也不好当众挠痒痒,更不敢等到去了大厅里,再在众人面前控制不住的搔痒。

    关注公..众号,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时雍左右看了看,往回走去。

    那是一处茂密的竹林,她记得陈红玉是从这里走过去的。

    竹林里有花圃小径,她想要找一处僻静的地方查看自己是什么情况,或是找个丫头带她去找陈红玉。

    可是,四周空无一人,只有幽冷的风,轻轻拂来,添了几分凉意。

    她没忍住抠了抠背,觉得那痒更是刺骨了几分,痒透了心扉一般,几乎让她暴走。

    前方有一座垂了轻纱的亭台,她匆匆走近,刚想出声询问,里面便传来一道男子浑厚的声音。

    “你是何人?”

    时雍身子微僵。

    在如此尴尬的时候,可千万别碰到男人。

    她抿嘴不秴,飞快往后退去,想要躲开,那垂落的纱布便被人撩了开来,一个年轻男子双目赤红地看着她,目光似有燃烧的火焰。

    他有些古怪。

    大冬天的衣襟敞露,腰带松散,没有束冠,黑色的长发披在身上,看上去十分粗犷不羁,看着时雍时,他嘴里还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气息似乎也有一些凌乱,若非那一张端正俊朗的脸和两道浓密飞扬的剑眉,看上去颇有几分正气和威风,这冷不丁闯出来,简直能吓死个人。

    时雍看着他:“你没事吧?”

    年轻男子胸膛起伏,一片健壮的肌肤露在外面,双眼锐利得如同刀子。

    “我在问你,你是何人?”

    “我……”时雍想了想,“我是这府上的客人。”

    男子盯住她,原就赤色的双眼似乎更为野性了几分,他大步朝时雍走过来,慢慢逼近她,脸上呈现出不正常的潮红,说话的时候,一股浓重的酒气更是扑面而来。

    “客人?哪来的客人?过来!”

    原来是个醉鬼。

    时雍不欲和酒鬼纠缠,转身想走。

    可是,这个怪人似乎着了疯魔一般,突然朝他冲了上来,二话不说,抓住她的手腕就往那个亭子里拖。

    时雍后背灼痒难忍,心知要坏事,下手也就没再客气,一记老拳朝他太阳穴招呼。

    不料,这年轻男子不仅长得高大壮实,身手竟也十分灵活,功夫远在时雍之上,便是喝了酒,也丝毫不影响他的行动,轻松避开时雍的拳头,反拧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轻松扣住了她的腰。

    “不要逆着我。我不伤你……”

    他嘴上说着不伤,可是看她的眼睛仿佛要将她吃下去,那灼热的视线,任谁看了也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这是喝了多少?人事不省么?

    在定国公府里也敢乱来,还是青天白日之下!

    时雍暗抽一口冷气,明白此时赤手空拳的她,很难对付这个人了。她微微一下,赶紧放松下来,按住他的手背。

    “公子,别急。”

    她将声音放软些,左右看看。

    “我还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就如此这般,恐是不好,我可是好人家的姑娘……”

    一听这话,男子炙热的眼仿佛清明了一些,重重摇了摇头,捏着她的手,也微微一松。

    “我……”

    他想说什么,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出口,竹林外便传来一阵阵急匆匆的脚步。

    紧接着,赵胤带着磅礴怒意的斥责,便随之而来。

    “陈萧,你好大的胆子!”

    这个名字一出,时雍顿时惊住。

    陈萧不就是燕穆嘴里那个与袁凤有私情的定国公府世子,少将军陈萧么?

    可,不是说伤了身子么?怎会喝醉了酒在竹林里乱拉女子?

    果然身子一败,人就变了态!

    时雍深吸一口气,缓缓看着赵胤,再看看身边这个抓住她胳膊的酒鬼男子,脑子一时嗡嗡作声,匆匆扒开他的胳膊跑向赵胤。

    “大人!他……吓死我了。”

    赵胤默默拉住她的手,往怀里带了带,没有说话。

    他不同一个人来的,在他的身后还有朱九,更往后,还有得到消息,匆匆从大厅走来的陈宗昶。

    女儿的事情还没过去,儿子又惹下这么大的祸事,陈宗昶气得脸都绿了,看儿子酡红着脸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他飞快地钻入竹林,将花圃边浇花的水桶拎过来,劈头盖脸朝陈萧泼去。

    “混账东西!”

    陈萧从头到脚滴着水,像一只刚从水里打捞起来的落汤鸡,他如梦初醒一般,看着陈宗昶气得发黑的脸,昏昏沉沉地叫了一声:“父亲……”

    “你还有脸叫老子?”

    陈萧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赵胤和时雍,抬手揉了揉吃痛的脑袋,将想要辩解的话,咽回了肚子里,然后脑袋重重垂下,半是懊恼半是愧疚地道:“我方才多饮了几杯,对这位姑娘失礼了。”

    “失礼?”

    陈宗昶走过去,重重一巴掌扇在陈萧的脸上,顿时出现几道清晰的指痕,可见,这一巴掌,他用了十足的力道。

    “还不快给宋姑娘,给大都督告罪!”

    陈宗昶恨铁不成钢地骂着,陈萧没有反抗,红着一张脸,慢慢走向赵胤,单膝跪地,抱拳拱手,“是惟杨鲁莽了,抱歉!”

    他这一走动,时雍这才观察到陈萧的腿,确实是有一些跛的,完全不像刚才朝她冲出来那一下那么利索。

    她不动声色,只假装害怕地靠近赵胤,静待他为自己做主。

    “告罪?”赵胤冷笑一声,突然低下头去,单手卡住陈萧的脖子,幽暗的双眼冷冷扫过去,整个人佛笼罩在一阵冰霜之中,冷静、却又有着毁天灭地的杀气。

    “定国公。这便是你的教子之法?”

    陈宗昶懊丧不已,再次拱手。

    “犬子失德,大都督要打要骂,都成,我绝不阻挡。只是,这属实是个误会,好在姑娘也没受什么伤害,还请大都督宽宏大量,留他一条狗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身居高位的父亲能做到这般,也算是豁出了脸面不要,为儿子犯的事恕罪了。时雍不忍看定国公寿辰之日还这般可怜,更何况自己确实也没有受到的伤害,就算是看在陈红玉的面子上,她也不想再和一个醉鬼计较——

    尤其此时,她不方便计较,身上的痒时刻提醒着他,想要离开这里。

    “大人。”时雍走近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算了,“是我突兀地闯进来……打扰到了陈公子。”

    赵胤猛地一把将陈萧推倒在地,然后朝时雍看过来。

    时雍怕他不理解,拉了拉身上的衣裳。

    “我方才身子有些不适。”

    赵胤目光一沉,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时雍怕他再次误会自己是来了人癸水,实在按捺不住,顾不得有人在跟前了,她凑到赵胤的耳边,低低说了原委。

    “我得找个地方去处理一下,要不然,失态的就是我了。”

    赵胤面色微微一变,朝陈宗昶看了一眼。

    “烦请陈小姐出来说话。”

    陈宗昶似乎这时才意识到女儿与这位宋姑娘关系尚可,为了解决儿子惹下的麻烦,他哪里有不从的道理,赶紧叫人去找陈红玉。

    于是,在忍耐了近一刻钟后,时雍终是去了陈红玉的闺房,脱下了那一身衣裳。

    借着陈红玉房里的铜镜,她看到后背起了许多红色的丘疹疙瘩,有点像被毛毛虫爬过一般,一片连着一片,很是恐怖,可她找遍了衣裳里外,也没有发现半分异状,不知何物引起的搔痒。

    难道是这身新衣服过敏?

    是她没福气穿?就像宋老太没福气吃螃蟹一样?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