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77章 粗犷汉子的推理&.
    !

    锦衣卫的可怕,陈萧第一次感受到。

    他看着赵胤幽幽凉凉的眼眸,毛孔都似被汗水浸湿一般,冷入骨间。

    “那我可能是记错了。许是初九?或是初十也未可知。”

    赵胤平静地看他片刻,也不知信了没有,什么也没有说,突然伸出一只脚,踢了踢地上那个灰褐色的包袱,低低唤了一声。

    “阿拾。”

    这是示意时雍检查东西的意思。

    如赵胤这样的男子,是绝对不会触碰女子贴身私物的……

    时雍看一眼大都督俊脸冰寒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低低应一声“是”,弯下腰来,从凌乱的包裹里拎出一件女子的大红肚兜,又检查了另外的几件物品,面色微微一变。

    “大人,这东西应当是魏夫人的……”

    她顿了顿,默默看一眼陈萧胀红的面孔,目光眯了起来。

    “衣物上所绣的花色与魏夫人喜服上的花色一致,应是大婚之物,而非少将军所言,是收藏的过往旧物。”

    既然撒了谎,就必然是有所隐瞒。

    时雍与赵胤对视一眼,将喜房那日验尸时发现的异状告诉了他,也说给了在场的陈家人听见。

    “当时我便怀疑,魏夫人的衣着有异。不过,衣着是个人喜好,她或许就喜欢那般也说得过去,却没想那许多,与喜服配套的肚兜和小衣,竟然在少将军手上。”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是带笑的,夹着一丝冰凉的寒意,落入陈家人耳朵里,仿佛已经为陈萧定罪了一般。

    “大都督息怒!此事定是有误会。”

    陈宗昶眼看事情无法善了,将闲杂人等都屏退出去,又将厚重的木门紧紧关上,大步走回来,抬腿就给了陈萧一脚。

    “混账东西。说!东西如何得来?”

    父子俩性格有些相似,都是孔武有力,一身粗犷气概的人。陈萧贵为国公府世子,平常也是养尊处优惯的,冷不丁当着外人的面挨了父亲的打,也是站直了身板,一动不动,虎目深深地盯住陈宗昶,一言不发。

    陈宗昶看他仍在发拧,上手又要打。

    “国公爷!”赵胤抬手拦住他,“好生询问便是,别伤和气。”

    陈宗昶瞪了儿子一眼,清清嗓子。

    “孽子!还不快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大都督?”

    陈萧黑着脸,不看他爹。

    “大都督为何咄咄逼人,谁人没点不可示人的私隐,你就没有吗?”

    赵胤微微眯眼,神色微冷。

    “少将军,这是不愿如实相告了?”

    陈萧哼声,“无话可说。”

    “混账!”陈宗昶看不下去了,又训了儿子几句,这才朝走近赵胤深深揖了一礼,陪着笑,“此事说来话长,还请大都督入座,听我耐心道来。”

    赵胤看他一眼,没有说话,不过,转身坐回了位置上,算是给了定国公的面子。

    陈宗昶没有入座,而是站在他的面前,微微叹息。

    “都怪我教子无方,生了这么个混账东西。”

    停顿片刻,陈宗昶看赵胤面无表情,这才慢慢走近,亲自为赵胤续了水,坐在旁侧,徐徐道:“犬子本有一房亲事,是户部徐侍郎家的小姐。可这个不肖子,从小就不爱读书,却偏偏看上了私塾先生家的姑娘……唉,孽缘啦。”

    这是承认了陈萧与袁凤的关系了。

    时雍看了赵胤一眼。

    只见他正襟危坐,面色并没有因为陈宗昶的示弱有丝毫变化。

    “定国公所言,不是此案的重点。”

    陈宗昶微微一滞,“大都督……”

    赵胤道:“事发当日,少将军在何处?可与魏夫人见过面?有没有因为魏夫人另嫁而生出杀人之心?”

    字字如刀,锥心刺骨。

    陈萧突然被激得红了眼睛,“我怎会有杀她之心?大都督这是单凭猜测就要为了我定罪?”

    “闭嘴!”陈宗昶猛地掉头瞪他。

    眼里,满是老父亲对儿子寄予厚望却又遇上儿子不争气的无奈和悲伤,等他再望向赵胤时,又换成满满的笑。

    “子不教,父之过。我夫人去得早,我又早年行军在外,少有管束……犬子无状,行事属实乖张。可是,若说杀人报复,老子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他抱拳拱手,说得真诚:“还望大都督明察。”

    赵胤没有看他,而是冷淡地端起了几上的茶盏,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就像没有看出陈宗昶的“暗示”,面无表情地道:

    “是与不是,一查便知。”

    他放下茶盏,冷冷叫了一声。

    “朱九。将少将军请回锦衣卫。”

    陈萧当即白了脸,陈宗昶的表情也是以看得见的速度变化。

    之所以关上门来谈,他要的无非是赵胤手下留情,能息事宁人。一旦把人带到锦衣卫,下了诏狱,是不是犯了事不打紧,这定国公府的名声,可就彻彻底底地毁了。

    陈宗昶两只铁拳捏得咯咯作响,咬牙切齿地问。

    “大都督当真如此不近人情?”

    赵胤淡淡看他,“本座依律办差。定国公也无须紧张,若查明少将军无罪,本座自会将他完完整整地送回来。若是魏夫人之死,确与少将军有关,那便怪不得本座了。”

    陈宗昶的手指渐渐收紧,但事到如今,他却比方才更加冷静了几分。

    “大都督无凭无据就想抓人?哼!你当定国公府是软柿子,想捏就捏?”

    赵胤看着那些衣物,“这便是凭据。死者贴身之物,无端出现在少将军府上,少将军又说不清当日行踪。敢问定国公,本座当不当秉公而断?”

    身为朝廷命官,秉公办事自是应当。

    陈宗昶面色一变,被他问得哑口无言。

    “你这是诬陷!”方才一言不发的陈萧突然大怒,一把将陈红玉腰间的佩剑抽了出来,指着赵胤。

    “早就听闻锦衣卫擅长罗织罪状,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算是瞧出来了,爹,大都督今儿来定国公府,就是没安好心。”

    赵胤从不串门,更不赴宴。

    今日到定国公府,原以为是面子,哪知他要端掉的是陈家人的里子。

    “这分明就是他们的奸计。”

    陈萧的剑尖突然一转,指向时雍。

    “你无缘无故闯入后宅,趁我酒醉识人不清,刻意靠近,是不是有所图谋?”

    时雍一怔,被这粗犷汉子的推理逗笑了。

    “少将军,我可没拿剑架在你脖子上,逼你就范吧?”

    “说!你们到底安的什么心?”陈萧盛怒之下,有些不管不顾,剑尖再往前送了两分。

    时雍原本立在赵胤身侧,见状,赵胤伸手将她往后一拨,冷冷看着陈萧。

    “少将军想杀人灭口?”

    陈萧气得浑身颤抖,眼眶赤红,站在厅中,喘着粗气的样子,宛若一只被逼急的野兽。

    “谁让你欺人太甚?”

    “退下!”陈宗昶突然厉喝一声,抓住陈萧的胳膊往外一推,顺势夺过剑来,挡在他的面前,盯住赵胤。

    “大都督要秉公执法,本将莫敢不从。可是单凭这两件衣物就定犬子的罪,本将不服。”

    赵胤默默站起身,走到陈萧面前,看着这位气得如若疯魔的少将军,再一次冷冷相问。

    “袁凤死时,你在何处?”

    陈萧抬头,瞪着两只铜铃似的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咬牙切齿。

    “我不知道。”

    赵胤冷哼:“这些衣物,你又从何处得来?”

    “我不知道!别再逼我了!”陈萧歇斯底里地呐喊,那愤怒的双眼仿若毒蛇般死盯住赵胤。

    “我没有杀她,我没有杀她,为什么你非得逼我认罪?为什么!”

    陈宗昶习武,陈红玉习惯,陈萧也习武,这一家子的武艺都不弱,看陈萧发疯,陈宗昶双眼通红,时雍暗自防备着,生怕他们打起来,会双拳难敌四手。

    不曾想,在短暂的迟疑后,陈宗昶突然丢下从儿子手上夺下来的剑。

    咚!剑身落地,陈宗昶声音低落。

    “惟杨,你跟他去。”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