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重生:回到1991年〕〔原来我是绝世武神〕〔神话复苏:开局九个〕〔别人打职业,你是〕〔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88章 太子爷的病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热气扑面而来,时雍看了赵胤一眼,没有说话,床上的赵云圳看到赵胤迈入内殿,搓了搓鼻子,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阿胤叔,你来了……”

    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随后看到时雍,小眼神更是亮开,但是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傲娇。

    “哼!本宫不找你,你就不会进宫来请安,是吧?”

    时雍看着他高傲倔强的小脸,又好笑又好气。

    内殿还有别人,她微微福身。

    “是,太子爷教训得对,奴婢知错了。”

    赵胤一言不发地坐在榻前的凳子上,问小丙,“太医呢?”

    赵云圳满不在乎:“教本宫给撵回去了。治了三天都治不好病,要他何用?”

    这哪是生病啊?

    精神头这么好,还能犯倔呢?

    时雍看着太子这模样,倒是略略放心了些,“我来给太子爷请脉吧。”

    赵云圳本想拒绝,可是赵胤冷脸拉下来,扫他一眼,他就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抿了抿热得发红的嘴唇。

    “你可得好好地瞧,要是瞧不出名堂,本宫要治你的罪。”

    小脾气一如往常!

    时雍示意小丙支开窗户透气,然后弯腰将手背轻轻搭上赵云圳的额头,“好烫!”

    赵云圳一听,松口气,“是吧,我烫得很了。我浑身都烫。”

    时雍瞥他一眼,“房里烧得这样热,不烫就怪了。”

    赵云圳狡辩:“我冷!”

    时雍坐下来,凝重地搭上他的腕脉。

    “头痛吗?”

    赵云圳点点头,双眼半眯着瞅她。

    “瞧出来了吗?本宫这是得的什么病?”

    时雍眉头越蹙越紧,时不时抬眼瞄瞄他,轻轻嘶了声,“不好!”

    旁边几人皆是紧张地望过来。

    赵云圳倒是满不在意,“什么了不得的病?说来听听。”

    时雍凝重地道:“麻烦太子殿下先屏退左右。”

    赵云圳小眉头皱了皱,一副大人模样,老气横秋地道:“你们都下去吧,未得本宫命令,不许进来。”

    “是。”

    左右宫女太监齐齐行礼,退了出去,只有小丙留了下来。

    没了外人在场,时雍再不顾及其他,直接曲起手指,在赵云圳的脑门上叩了一下。

    “哎哟!”赵云圳摸着脑袋,愤怒地看着她,“好你个宋阿拾,你竟然打本宫?本宫要……”

    时雍又敲他一下。

    “治罪是吗?”

    赵云圳嘟起了嘴巴。

    “阿胤叔,她欺负小孩儿。”

    终于承认自己是小孩了?时雍笑着看他一眼,没忍住又在他肉嘟嘟的脸颊捏了一把,“你吃胖了,似乎又长了个子?”

    赵云圳嫌弃地瞅着她,身子直往外退,嘴里叫着阿胤叔救命,等他发现赵胤不仅没有救他的打算,甚至眼睛隐隐还有怒火,说不定还要揍他的时候,他放弃了挣扎。

    “你不是说我有病吗?”

    “是呀!”时雍看了赵胤一眼,又哼笑,“太子爷这是心病。药引都送到您面前了,想必现在也该好了。”

    赵云圳哼声,倔强地看着她和赵胤。

    “谁让你们抛弃我,不肯让我出宫找你们,又不肯进宫来看我……”

    说这话的时候,他幽怨的小眼神直往赵胤的脸上瞄去,嘴巴扁了起来。

    “阿胤叔最是狠心,我原是能想到办法偷偷出宫的,现下一个法子都不顶用了,都是你堵了我的路……”

    孩子越说越委屈,声音都有几分哽咽了。

    “不是说谁带大的孩子谁最疼吗?我不是你带大的孩子嘛,过年了也没个信儿,往年都会送我礼物,今年就像我这个人死了一样……”

    “不许胡说!”赵胤听到赵云圳大过年的把“死”字挂在嘴边,终于冷声开口。

    从进殿到现在,他始终沉默,这会儿看孩子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瞧他半晌,沉声说道:

    “太子殿下,你不小了,当明白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

    “我不明白。”

    赵云圳赌气似地瞪着他,眼圈突然都红了。

    “天底下所有的小孩子都盼着过年,过年时,便是百姓家的小孩子也能痛快玩耍,想同谁玩就同谁玩,我贵为太子,却不得自由。”

    赵胤捏了捏眉心。

    “你哪里不得自由?宫中不是有许多耍子,你大可以去……”

    “我不要在宫中同那些假人一起耍!”赵云圳撇着嘴巴,几乎快要哭出来了,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哭,他是太子,不得不硬生生憋着,那表情就更是委屈可怜了几分。

    “我要阿胤叔一起过年。”

    “……”

    “……”

    殿内寂静。

    好一会没有声音。

    赵云圳吸了吸鼻子,哽咽不已。

    “以前皇爷爷在的时候,我们都是一起过年的,皇爷爷会带我们一起去祖殿朝拜,吃果子汤饼……阿胤叔还会带我放焰火,看花灯……小时候,我总喜欢偷偷藏在案下看父皇受异邦朝贡,嘲笑那些奇装异服的怪人,阿胤叔总会来拎走我……”

    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小,鼻子有了呼哝的声音,“阿胤叔,我们不是一家人吗?皇爷爷说,过年时,一家人就是要在一起……皇爷爷不在了,往后我们就不是一家人了吗?”

    这话问得人鼻子发酸。

    时雍都有些忍不住了。

    她能感受到在这禁宫中,赵云圳无比寂寞的太子生涯以及对亲情的强烈渴望。

    “别难过,我们这不是来陪你了吗?”时雍拿着手绢,替赵云圳擦了擦额头的汗,“不过,以后再不能这样折腾自己的身子,万一不小心真的生病了,可怎么是好?”

    “真的生病才好呢。”赵云圳说着赌气的话,他贵为太子,但首先还是个孩子,“我若是一病不起,是不是就不用关在这个冷宫里了。”

    东宫是一国之尊君临天下的起点,自这里开始,将会集天下权力于一身,是这个世间霸权的顶峰。

    可是,

    赵云圳称它为冷宫。

    时雍看赵胤一言不发,神色严肃得近乎可怕,而赵云圳意犹未尽,似乎还没有闹够,一直气嘟嘟地盯住赵胤,非得要他表态不可。

    轻轻一笑,时雍摸了摸孩子的头。

    “你父皇呢?”

    “父皇忙。四夷来朝,百官进贺,祭祖祭庙,他太忙了,身子又变差,我每天向他请安,都听到他咳嗽,他还想瞒着我,不让我知晓,父皇如此辛苦……”

    赵云圳说到这里顿了顿,目光又转向赵胤。

    “所以做皇帝有什么好呢?人人都说天子得天下,可我说,天子分明不是得到了天下,而是把自己都给了天下,自己都不是自己的,哪来的天下……”

    赵胤抬眉,看他的眼神幽深似海。

    “云圳,你还小,等你长大了自会明白……”

    “长大了又如何?就算我像父皇一样做了这大晏的皇帝。我就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吗?我父皇都不可以,我自然也不行。”

    赵云圳似是憋得久了,每一句都是怨气,把这些日子的愤怒全都发泄了出来。

    时雍心疼孩子,偶尔还安慰几句,赵胤却只是听着,等赵云圳说得都累了,这才叫小丙给赵云圳倒了水来,让他喝下。

    “受着。”

    赵胤沉声说了两个字,又徐徐地道:“殿下生下来,就注定是大晏太子,这是命数,也是责任。是你选择了大晏,也是大晏选择了你。”

    不知哪句话触到了赵云圳的情绪,憋了一晚上的泪珠子,突然就滚落下来。

    “阿胤叔,你也想皇爷爷了吗?”

    这句话确实是先帝说过的。

    赵胤眉头沉了下去,许久,慢悠悠道了一句,“殿下再不要任性了。不论臣在不在身边,臣都一定会保护殿下,亲眼看着你长大。”

    “阿胤叔……”

    赵云圳突然扑过来,紧紧抱住他。

    “我不想做太子了,我想做个孩子。”

    赵胤僵硬片刻,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重重一叹,“不要说傻话。这话要让人听去,可不得了。”

    赵云圳吸鼻子,“我就在你面前说说还不行吗?”

    赵胤皱眉,半晌,长长一叹:“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