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重生南非当警察〕〔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这个召唤不太对〕〔影视从海豹突击队〕〔私房钱游戏〕〔我的御兽有亿点猛〕〔我的农场供货天庭〕〔我的精灵模拟器〕〔诡秘:从阅读者开〕〔都市绝品医神〕〔偏执陆少宠妻如命〕〔诸天从功夫熊猫开〕〔超品渔夫〕〔封少娇妻,有孕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89章 试探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站在旁边,看着赖在赵胤怀里的赵云圳,有些感慨。

    这个孩子太缺爱了。

    一国之君不好做,一个负责任的帝王就更为艰难,身为皇帝的赵炔必定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与他沟通情感的。他是严父,要培养未来的帝王,必不许赵云圳软弱。

    可再坚强也是个孩子。

    相反,赵胤给了他父亲一样厚重的爱。

    而赵胤对赵云圳的培养和照顾,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是对先帝恩情的一种反哺。他要把这份情意回馈到太子身上,这样才能不负先帝的大恩。

    赵云圳对于赵胤的感情,同赵胤对先帝的感情是一样的。

    只不过,赵胤比赵云圳更为内敛,不像赵云圳这么会表达而已。

    “阿胤叔,我生病,你就不走了行吗?留在宫里过年,好不好?”

    赵云圳吼过了,哭过了,气终于消了,人也平静了下来,吸着鼻子提出要求。

    “嗯。”赵胤拍拍他的后背,“不走。”

    “阿拾也不许走。”赵云圳得寸进尺,抬着下巴看着时雍。

    对时雍,他的语气便多了一些霸道的命令,不像在赵胤面前那么软。

    时雍哭笑不得,还没说话,便见赵胤朝她看过来,眼神似在征求她的意见。

    “不走。”

    时雍弯腰揉了揉赵云圳的脑袋。

    “我们都陪着殿下过年,好不好?”

    赵云圳脸上顿时有了掩饰不住的笑意,可是被时雍摸了脑袋,仍是不忘身份,用一双还没有干透的眼,嫌弃地瞪时雍。

    “你这女子!我不是大黑,不许再这样摸我。”

    “就要!”

    时雍和他玩耍起来。

    这时,殿门敲响,说话的是东宫的小太监福宝。

    “殿下,乾清宫的李公公来传话,说是陛下请大都督和宋姑娘过去问话。”

    欢乐的气氛被打破。

    赵云圳愣了一下,猛地拖住赵胤的胳膊。

    “阿胤叔,不要出卖我。”

    赵胤默默看他一眼,从他手中抽出袖子,“知道怕了?”

    ……

    这个时辰叫他们过去,肯定是得知他们进宫了。而且,赵云圳病成这样,光启帝都不在身边陪着,时雍怀疑皇帝根本就知道他装病,才会这么放心。

    就赵云圳自己以为大人都不知道。

    乾清宫比时雍想象更为的清冷,没有半分过节的气氛,宫女太监和御前侍卫,也个个小心谨慎,看到他们过来,都低着头,不敢打量。

    宫门重重推开,李明昌候在那里,点头哈腰地对赵胤道:“大都督,这边请。殿下在暖阁。”

    赵胤看了一眼,“有人来过?”

    李明昌抬头看他,又左右看了看,小声道:“楚王殿下刚进宫来给陛下请安贺年。”

    赵胤嗯声,“这阵子楚王倒来得勤快。”

    “可不么?”李明昌笑出一脸的褶子,又道:“楚王见天儿来请罪,探病。陛下前阵子都不肯见他,这快过年了,总算是松了口。”

    楚王在定国公府闹得那一出,光启帝自是知晓,给他点颜色,也是给定国公府的面子,而楚王来请罪,是为了给自己脱罪。

    李明昌没有说更多,笑盈盈引了赵胤进去,时雍跟在他身后,低着头,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

    刚迈入殿门,眼前便出现一道熟悉的人影。

    她抬头,看到赵焕坐在那处,懒洋洋地看着她,似笑非笑。

    这张脸这样的笑容,让时雍稍稍有一点别扭,脚步微顿,她只当没有看见赵焕,跟着赵胤一起,先参拜了光启帝,然后才对赵焕行了问安礼。

    光启帝为赵胤赐座,李明昌端来了椅子。赵胤坐下,时雍便只能站在殿中。大家都坐,就她一个人身份低微,必须得站着,真是难看啊。

    可是在皇权面前,又能如何……

    时雍低垂着头,一动不动,规规矩矩地站着,不料,赵胤却没有坐下去,看一眼那椅子,谢绝了皇帝。

    “臣站着说话就行。”

    光启帝目光深了深,没有勉强。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赵胤的一种态度,对近来朝中诸多议论的一种表态。

    光启帝道:“太子又让你费心了。”

    赵胤拱手道:“陛下客气了,这是微臣应尽的职责。”

    唉!

    光启帝重重一叹。

    “这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主意,越发难以管教。”

    说着,他望一眼坐着下首的赵焕,眉心不经意又皱起来,“说来倒有几分三弟儿时的样子,任性,胡闹,朕真怕他学了他三叔……”

    这不是说赵焕是个养废了的孩子么?

    当然,也确实挺废的。时雍这么想着,就觉得皇帝这话解气,想必赵焕又是心里生气,嘴上满不在乎了。

    “皇兄当真是无时无地不忘损我。”赵焕轻轻一笑,果然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过完年,臣弟就去东昌府了,皇兄便是想见我,也见不着,咱们没多少日子了,当着外人的面,给臣弟留点面子。”

    他扫了赵胤一眼。

    这声“外人”说得轻缓,却是话刀子。不过,也从侧面证明,赵焕对赵胤在大晏皇室的地位以及先帝对他的好,有怨言。

    偏生这句话,便是光启帝也不好斥责他。

    毕竟除了赵胤,还有时雍在场,确实有“外人”。

    赵胤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赵焕话里有话,面无表情。

    光启帝冷冷瞪赵焕一眼,不满地道:“你还好意思说!这些年你干的荒唐还有谁不知道?要面子?要面子你就不会这么做了。”

    说到赵焕,光启帝就有气。

    “过完年早日去就藩,朕眼不见心不烦。”

    其实这些话在时雍听来,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有恨铁不成钢的父亲和兄长才会这样又爱又恨,训起来也毫不客气。

    可显然,赵焕不这么认为。

    时雍看他那般慵懒的笑,就知道他往心里去了。

    “臣弟必不教皇兄失望。”

    赵焕说着就站起来,然后对光启帝道:“皇兄,臣弟还有一事相求。”

    光启皱眉:“说。”

    赵焕道:“我家娇娇这两日吃了好多汤药都不见好,臣弟这心里焦虑得慌,得闻宋姑娘对妇人病很有些办法,臣弟身上刚好带了方子,想请她帮看看。”

    “你……”

    光启帝快要气炸了。

    “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赵焕一脸诚恳,连忙拱手作揖:“皇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光启帝正要发作,时雍突然行了个礼,“陛下,看个方子倒是花不了多少时间,民女愿意为殿下效劳。”

    大过年的,光启帝也不想再因赵焕惹闲气,重重一哼,摆了摆手,皱眉说:“去偏殿吧。朕刚好和无乩有话说。”

    “是。”

    “谢过皇兄。”

    二人退了下去,李明昌也懂事地后退出殿,掩上了门。

    ……

    光启帝看了赵胤许久。

    “无乩的伤,可大好了?”

    赵胤面不改色,平静地道:“多谢陛下挂念,好多了。”

    唉!光启帝又是一叹,“太子不懂事,你身上有伤他还缠你。”

    关注vx公.众号,看书还可领现金!

    一听这话就知道,赵炔对赵云圳装病的事,一清二楚,只是不拆穿他而已。

    赵胤道:“太子殿下年岁尚小,怕寂寞,小时候又和臣相处惯了,难免任性了些。”

    赵炔点头,叹息道:“你对太子意义不同呀。在太子心中,你最为重要……”

    赵胤连忙低头,拱手道:“微臣不敢。在太子殿下心里,陛下最重。”

    顿了顿,他又道:“今日召臣进宫,殿下还在心疼陛下劳累。”

    赵炔抿唇微笑,“这孩子任性时任性,懂事时又让人心疼。太子既舍不得你,你便留在宫中陪他过年吧。”

    “臣遵命!”

    赵炔看着面前的男子,迟疑了许久,再次指示他坐下,“无乩坐朕身边来,陪朕说说话。”

    这次,赵胤没有再拒绝。

    他看了皇帝一眼,坐到他的面前。

    赵炔问:“陈萧的案子,你如何打算?定国公府世子不比其他,无乩得多多掂量轻重。”

    赵胤与他目光相撞,对视一眼。

    “臣明白。”

    ——————

    偏殿。

    时雍接过赵焕手上的药方看了看,内心还真有些起伏的波澜。

    她原以为他找她单独说话,是有别的企图,或是想要试探与案子相关的事情,这才借驴下坡,给他机会。

    不料,真是药方。

    也真是女子小产的用药。

    堂堂亲王之尊,将药方随身携带,除了说明他十分看重那个女子,还能说明什么?

    哼!真是情深义重。

    时雍内心讽刺地一笑,脸上也不由自主浮出了一丝笑,落在赵焕眼里,便多了些思考。

    “宋姑娘,此方可有问题?”

    “没有。”时雍将方子还给赵焕,“阮娘子体虚,总得多费些时日才能好转,殿下不必心急,慢慢调养便可。”

    “是吗?那确实是我心急了。宋姑娘这么说,本王就放心了,还以为太医院那般老家伙哄我呢。”

    时雍一怔,“太医院?”

    阮娇娇的身份,自是不配请太医问诊,“殿下天天入宫请罪,就是为了给阮娘子问病,拿药方?”

    “嘘!”赵焕似笑非笑,“可不要叫我皇兄听去。”

    简直匪夷所思!

    时雍看着赵焕的表情,内心的怀疑又开始动摇。那些证据若有似无地指向他时,时雍是有怀疑的。

    毕竟赵焕有这个条件和身份做这些事。

    可这样一个为阮娇娇发疯的男人,还有精力去图谋江山吗?

    “宋姑娘。”赵焕嘴上带着笑,一双桃花眼盯在时雍的脸上,眼眸微微闪烁。

    “你和本王,以前当真没有见过吗?”

    时雍心里一凛。

    他不是第一次问这个了。

    时雍不知道他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她有什么地方引起了他的怀疑?

    “民女没有福气得遇殿下。”

    赵焕笑道:“福气嘛。想有就可以有。”

    他眼神炙热带笑,直盯盯朝时雍看来,典型的桃花眼,不说一个字却满带情愫,春意泛滥。

    时雍皱皱眉,“殿下若是没有别的吩咐,民女告退了。”

    她掉头,赵焕轻轻一笑,懒洋洋挡在她的面前,低头看她,语带引诱地温柔轻笑,“宋姑娘不会看不出来吧?本王对你有兴趣。”

    时雍一副错愕的样子,“阮娘子听了这话,该伤心了。殿下。”

    赵焕笑道:“你若跟了本王,娇娇应当会很开心。她最怕别人说她专宠,常叫本王多找几个合意的女子。”

    好大方。我呸!

    时雍懒洋洋瞄他一眼,抬起手把他挡在面前的胳膊压下去。

    “可惜!民女志在都督夫人,对殿下没有兴趣。独宠于一人,可比跟人争风吃醋快活得多。”

    呵!

    赵焕的笑带了一丝古怪的凉意。

    “你嫁不了赵胤,他也不会娶你。”

    时雍挑挑眉,“殿下似乎做不得无乩馆的主吧?”

    赵焕冷冷勾唇,眉梢眼底都是凉薄的笑意:“本王若是要你,你早晚会是我的。宋姑娘可明白这个道理吗?”

    真够自信的。

    时雍眼皮微抬,似笑非笑:“殿下凭什么?”

    赵焕一哂,凌厉的眼神里有一抹时雍看不懂的狂妄和笃定。

    “凭我是皇子,而他,是臣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