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94章 除夕之变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赵胤猛地掉头,只看到徐徐关上的城门,而他的身边,一群普通百姓打扮的刺客已重新集结,朝他杀了过来。

    这一刻,所有人才恍然大悟。

    对方的目的,不是要刺杀太子,分明是要发动宫变!而且,是内外勾结蓄谋已久的叛乱。

    隐遁在拱顶和殿内的杀手,全是羽林军或是金吾卫的打扮,这让与他们同样打扮的羽林军和金吾卫们,有些不知所措,混战在一起竟不知当杀哪一个。

    一时间,阵脚大乱。

    “保护陛下!”

    “保护太子殿下!”

    同光启帝一起登楼的老臣,大部分都是文官,看到这兵荒马乱的样子,早已吓得两股战战,但仍是硬着头皮冲了上去,挡在了皇帝的面前。

    “保护陛下退到殿内。”

    站在这里被人射杀就是靶子,贴身侍卫们掩护着皇帝,想退到最近的宫殿里,赵云圳也扬起了手上的小短刀。

    “父皇,儿臣护你。”

    赵炔低头看着儿子一双虎目烁烁生冷,胸膛微微一鼓,竟有一丝欣慰。

    “好儿子。”

    赵炔徐徐说着,举起手上的腰刀。

    “可是父皇也想护你。”

    不想每次护着他的都是赵胤,以至于他只知赵胤,不知亲爹……

    赵云圳瞪大眼睛,“父皇,你……”

    赵炔目光泛寒,看着他眼里的惊讶,一把将赵云圳拽过来护在怀里,“父皇还没老,拿得起刀,上得了马。”

    周围的侍卫全都红了眼睛。

    “杀!”

    “保护陛下!”

    不远处,一骑飞奔而来,人未到,吼声已到。

    “老子在此,谁敢伤陛下!”

    陈宗昶今夜参加了宫中的夜宴,可他并不喜这种虚与委蛇的场面,吃了几杯酒,在皇帝登楼赏焰火,与民同乐的时候,他就偷偷离开了。

    正准备牵马出宫,就听说有刺客,立即策马飞奔而来。

    赵炔听到陈宗昶的声音,嘴角微微一抿,望着那个身着甲胄的将军朝他奔来,眼眶微热,喉头竟是发哽,重重咳嗽了起来。

    “定国公!你怎来了?”

    “陛下!臣来救驾————”

    “跟本将杀!”

    陈宗昶到底是上过战场的将军,只见他虎目微瞪,大声骂咧着,生生杀开一条血路,奔向光启帝。

    赵炔看着陈宗昶身边的刀光剑影,很是为他担心。

    不料这时,一支在暗处躲了许久的冷箭,却在混乱中突然射向赵云圳……

    陈宗昶看到了,大喊。

    “殿下小心!”

    赵云圳转过身,错愕地看着暗夜下的混乱的战场,来不及反应,一抹明黄的衣袍便重重朝他拂来……

    赵云圳被这股大力一把掀翻在地上,重重摔倒,咚地一声,却恰好躲过箭矢,而那只箭不偏不倚刺中了赵炔。

    “陛下!”

    赵云圳高高仰着头,睁大眼睛看着赵炔的脸,发现父皇在望着他笑。

    这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笑容,温柔得仿佛一个慈父,而不是一国之君,不是严厉的大晏皇帝,只是他的父亲。

    “父皇!”

    赵云圳疯了般地爬起来,朝他冲了过去,扶住赵炔。

    “父皇!”

    赵炔捂着胸口,看着随之而来的陈宗昶,目光露出哀求,还有一种久违的歉意。

    “宗昶,一定要替朕护住太子。护住太子,就是护住了大晏的命、脉!”

    两人自儿时起,就同吃就住,一同学文习武,幼时的陈宗昶是光启的伴读,也是他的侍卫官。尽管当年因为萧皇后,彼此有些误会,以致陈宗昶自请戍边多年未归,情分有了裂痕。

    可二十年过去了,彼此都是有儿有女的人了,萧静怡也早已故去。少年时的情感痕迹渐淡,唯有兄弟之谊犹存记忆。

    陈宗昶从没说过,其实他早已释怀。

    当年他曾经发着狠,咬牙切齿地痛骂赵炔以太子身份抢走他心爱的女子,可多年后,娶妻生子的他再回首才发现,萧静怡恋的自始至终是赵炔,不是他陈宗昶。

    “陛下,臣遵旨……”

    陈宗昶眼眶含泪,抱拳拱手。

    “谁敢伤太子半分,就从我陈宗昶的尸体上踏过去!”

    ——————

    城里城外,杀声一片。

    赵胤已经来不及细想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会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虽说他早已怀疑锦衣卫里有内鬼,可是,锦衣卫自有一套严格的情报收集规则,渠道不同,信息来源也不同,便是内鬼,也断不可能完全斩断他和锦衣卫探子间的联系。

    这次,是有人趁着他闭门养伤,避嫌不问朝中和锦衣卫事情的空当,将计就计摆了他一道。

    今夜的刺杀,一开始他认为是冲着太子来的,后来才发现,即使太子不出宫,他们也不来逛夜市,看花,恐怕太子也会在城楼上,同皇帝一起赏焰火。

    而早已埋伏在羽林军中的奸细,到底是何时布局,何人布局……

    京师城内,居然有人能躲过锦衣卫的耳目和探子?

    玩鹰的,竟然被鹰啄了眼?

    赵胤冷笑一声,绣春刀如若地狱阎王之刃,渐渐在人群里杀出血路,与朱九等人汇合一起。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左右看了看四周,不见时雍的身影,厉声质问:“阿拾呢?”

    朱九急急忙忙地道:“没有跟上来。”

    刚才混乱时,他们追马上来保护大都督和太子,没有顾得上阿拾。

    兵荒马乱,自是大都督和太子比较重要。

    他们自认没错,可是,赵胤的眼却冷冷看向了白执。

    白执脊背一僵,立马收刀。

    “属下这就去找!”

    一个年轻的男子不知被谁甩了过来,重重摔在他们的身边,骨骼碎裂的声音清晰刺耳,受惊的人群互相踩踏着,还在四处寻找躲避之处。

    惨叫声,此起彼伏,恸动天地。

    若是阿拾有事,会怎样?

    许煜打了个寒战,劈翻身边的一个乱党,道:“阿拾留在原地,混在人群应该是没事的,她那么聪明。”

    事到如今,只能这么想了。

    可最怕的是,对方的目标除了太子和皇帝,还有他赵胤——而对付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宋阿拾。

    焰火和花灯的光线早已暗淡下去,此时的天际被暗沉的光线遮盖,大地仿佛在沉睡中被惊醒,发出一阵阵地动山摇的咆哮。

    是城里的厮杀。

    也是城外的呐喊。

    那些乱党刺客,煽动着百姓的情绪,嘴里一句句喊着。

    “天神一出,万物复苏,天神殿主,万物之主。”

    “救皇帝而救苍生!”

    “解百姓于水火!”

    “当今天下是百姓的天下,不是皇帝的天下。”

    “我们不是百姓的敌人,我们就是百姓。”

    “我们只杀朝廷鹰犬,不伤百姓。”

    这些人的口号不得不说很是有效,一开始还畏惧他们的百姓,渐渐有了同病相怜之心,因为这些叛党穿着与他们一样的布衣,都是普通人。他们仿佛都是一群不满现状的百姓,是与他们一样的人。

    几乎同一时刻,五城兵马司、锦衣卫下辖十三所,羽林卫和金吾卫,京畿大营的将士早已闻风而动,前来城门增援的兵丁越来越多。

    他们分不清叛党、刺客和百姓,一时间难免心浮气躁,而受此影响,那些叛党隐于百姓,极难抓捕,场面一度失控,引来百姓的骂声。

    鹰犬的骂声,不绝于耳。

    群情鼎沸!

    赵胤的目光掠起一抹阴冷的杀气。

    “锦衣卫奉命擒拿叛党,凡有阻挠和违令者,杀无赦!”

    绣春刀劈裂长空,赵胤双脚踩在鲜红的青砖石上,面容冷厉,寒芒扫视四周,那些刚才还叫嚣谩骂的百姓渐渐安静。

    潮水退去,谁是人谁是鬼一看便知……

    这时,白执疾奔回来,满头大汗地看着赵胤,目光有丝丝畏惧。

    “属下无能,寻不到阿拾了。”

    赵胤冷锐的眼睛扫着眼前这一切,深吸一口气,肺里仿佛被冷空气浸过,冷得钻心。稍顿片刻,他冷冷下令,“朱九,许煜,你俩同白执一起去寻阿拾。”

    朱九一惊,“爷,你呢?”

    赵胤回头看一眼紧闭的城门。

    “救驾!”

    城外杀戮声声,而城内也是兵戈四起。

    一列列披着铠甲的禁军冲入了朱漆的大门,可是对峙间,这些人穿着一样的衣服,也不时有人被自己身边的人杀死,对战友失去了信任的禁军,是敌是友都分不清,如同一般散沙,一片混乱。

    皇城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儿。

    皇朝的动荡,猝不及防地发生在这个除夕之夜。

    一边是国,一边是家,一边是社稷根基,一边是心爱的女子。

    说出这两个字,赵胤用尽了全力。

    “爷不必担心,阿拾不会有事的。”朱九想陪赵胤同去,闻言赶紧跟上他的脚步,赵胤却猛地回头,冷冷瞪他一眼。

    “这是命令!”

    朱九脚步一顿。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