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北保家仙〕〔李川〕〔皇城金膳斋〕〔寒门娇娇女〕〔网游之开局获得成〕〔九龙归墟〕〔混沌天帝〕〔斗罗之从七杀剑昊〕〔重生之繁花似水〕〔斗罗之躺平麒麟,〕〔亮剑:咱李云龙打〕〔超级妖兽分身〕〔我真是佞臣啊〕〔豪横大宋〕〔蜀山签到三千年,〕〔宗门:这个师尊有〕〔蛰雷〕〔喜遇良辰〕〔天命为凰〕〔刚被悔婚超级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96章 参见大都督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浓浓夜色里,火把散发着桐油没有充分燃烧的味道。

    双方士兵剑拔弩张地僵持片刻后,城门守军终于松了口气。

    “魏将军,等卑职先行禀报!”

    “多谢!”魏骁龙拱手。

    双方齐齐退到两侧,刀剑入鞘,剑拔弩张的气氛得到缓和,但仍是虎视眈眈地看着对方。

    时雍看向魏骁龙,目光露出感激,“多谢魏将军仗义。”

    魏骁龙摆手,“小事。”顿了顿,眼神交流间,他又流露出几分担忧,“宫中局势并不明朗,你二人眼下进去,怕是不妙…”

    时雍道:“正因为此,非去不可。”

    魏骁龙也不知宫中情形,与时雍对赵胤的担忧也并不相同,想了想,又是一哂。

    “不过,宫中守卫众多,想来无事。”

    时雍抿唇微笑,没有说更多。

    这时,城门传来一阵整整齐齐的脚步声,紧跟着大门哐哐拉开。

    时雍听到守城将士叫了一声“马大人”,转过头去,望向领头那个将校打扮的人,恰与他目光交接,发现此人眼神有些凶戾,背后那一排大红灯笼,衬得他黝黑的脸神色莫辨。

    “马大人,他们要找大都督。”

    “哦,是嘛?”

    那叫马大人的男子,神色幽冷地看了时雍和朱九一眼,“找大都督何事?”

    他身着羽林军衣服,却问起锦衣卫的事,时雍虽不是锦衣卫的人,也知道部门不同,锦衣卫是不必向羽林卫交代的。

    果然,朱九一听就有点着恼。

    “马大人,我们进宫有急事,你无权过问。”

    马大人哼声,抱起双臂,慢条斯理地道:“事出紧急!陛下派本将在此把守城门,本将便负有职守之责。闲杂人等,怎可轻易入宫?”

    “岂有此理!”朱九说着就要拔刀,时雍却按住他的胳膊,望着那位马大人,冷冰冰看了看他,和同他站在一起的士兵。

    “马大人,你确定你眼下站好位置吗?”

    马大人闻言,脸色一变。

    “荒唐!你是何人?竟敢质问本将。”

    时雍突然冷哼:“马大人不是在为了陛下守城门,是在为乱党争取时间。”

    马大人脸色一变:“一派胡言,来人,把这人给本将抓起来,按乱党处置。”

    两个守城兵士刚想站上前,便被朱九挡住。

    朱九拔刀指向那几人的面孔,咬牙切齿:“别逼我杀人!”

    锦衣卫的手段,这些人早有耳闻,看朱九那薄而锋利的刀刃,几个士兵略微一顿。

    时雍冷笑一声,“宫闱巨变,你马大人竟有闲心和我们在城门口东拉西扯,脸上也不见半分着急,看来是对叛乱之事胸有成竹了?你以为你脚踏两只船能讨得好?马大人似乎忘了,这京畿还有驻军!”

    说着,她猛地转头看着魏骁龙。

    “魏将军,你若把此城拿下,人不进宫,算是有违皇令吗?”

    魏骁龙怔了一下。

    只说不得圣谕不得进皇城,在门口也不算进去吧?

    魏骁龙按刀上前,“自然不算!”

    他声音未落,刀已出鞘。

    “兄弟们,接管此城,凡有违抗者,一律按乱党处置!”

    “领命!”

    喊杀声突然响起,守军没有想到京军会突然发难,就人数而言,魏骁龙带来的是京畿神机营大军,还有配了火铳的队伍,他们来势汹汹,他们根本阻止不了,只得迅速往门里退。

    时雍和朱九趁机冲了出去,夺下城门口的两匹马,扬长而去。马大人看他们跑得这么快,大声嘶吼。

    “有刺客!”

    “刺客入城了。”

    城门的刀枪交锋,渐渐远去,时雍相信以魏骁龙的人马,肯定能很快占领那道城门,他得赶在这个姓马的人去里面报信前赶到。

    风声呼吸而过,冷风凄厉。

    骑着马在皇城里奔跑,对朱九来说,这是第一次,有种拎着脑袋办差的感觉。

    “阿拾可知道,皇城纵马是要掉脑袋的?”

    “人要变通!”时雍骑得飞快,“驾!”

    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朱九跟上,在风声中问她,“你怎知那马大人有问题?”

    “我不知道。”时雍回头望了一眼,眼睛迎着风眯起,“我只知道,不让我们进去的人,就是敌军。”

    朱九:……

    这也可以?

    一路走来,除了尸体,不见守卫,不见巡逻,整个皇城奇怪地冷清,只有那沿路的大红灯笼提醒着他们,今日是除夕之夜。

    时雍抿了抿唇,“九哥?”

    朱九嗯一声,望过来,“怎么?”

    时雍眉头紧紧蹙了起来,“你有没有发现,皇城里的气氛很是古怪?”

    朱九点了点头,稍稍缓下马步,走近一个倒在墙边的尸体跟前,探了探他的鼻息,又翻了翻他的伤口,神色一凛。

    “这人是大都督杀的!”

    这么说,赵胤果然在这里!

    时雍心里莫名发慌,觉得这晚的情况很是诡异。

    “我们快些找到大人!”

    朱九翻身上马,驾地一声。

    “走!”

    ————

    浓雾弥漫,乾清宫暖阁里一片哀恸之气。

    赵云圳守在暖阁的龙榻边上,看着床上脸色惨白的光启帝,眼圈泛红,死死咬着下唇,没有哭,也没有说话。

    李明昌急得团团转,额头都是冷汗,“顾太医,陛下到底如何了?”

    顾顺手指不停地颤抖,“李公公,陛下伤及内脏,须得先止血……眼下乾清宫被围,无医无药,我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无医无药!

    堂堂大晏天子,竟会无医无药?

    李明昌悲愤不已,紧紧握住拳头。

    “怒煞我也!陛下,陛下啊……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啊!”

    宫外的兵戈声一直未停,时不时传来几声惨叫,在漆黑的夜幕里平添几分寒意。

    李明昌抹了把脸,去门边看了看,又走回来,双手来回地敲打。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啊。”

    没有药物,单凭顾顺一双手,就算把皇帝伤口的血止住了,也是性命堪忧。

    “父皇,儿臣杀出去,为您拿药。”赵云圳握了握光启帝的手,昏迷中的光启帝似有意识,手指动了动,想要抓住他,可是赵云圳速度很快,已然拎上单刀疾步奔出了殿门。

    “太子爷!太子爷啊!您回来呀——”

    李明昌急得追了几步,唉声叹气,最后,看一眼跪在殿内蒲团上流着眼泪念经求菩萨的皇贵妃谢氏,重重一叹,走回房里为光启帝擦汗。

    “陛下,您快些好起来吧?您一定要好起来呀!”

    浓重的夜色里,乾清宫外面杀得昏天暗地,死尸遍体,宛若人间炼狱。

    横刀守在正门的人是陈宗昶,他人已到了中年,仍是英勇无比,如门神一般堵在那里,无人敢近。只可惜,他虽然上过战场,带领过千军万马,今夜却孤身一人入宫,身边并没有一兵一卒。

    同他并肩作战的是光启帝的侍卫。

    除夕之夜,在乾清宫值守的带刀侍卫也不过区区几十个人,而将乾清宫围得水泄不通的兵丁是他们的数十倍之众。

    这些人有羽林军,有金卫军,也有锦衣卫和东厂番役,穿着不同的衣服,一群人混在一起,共同围攻乾清宫。最为可笑的是,有一些羽林军和金卫军或许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围攻乾清宫的目的,只是看到同伴在厮杀,就跟着厮杀起来。

    赵胤是一路杀进来的。

    走了一路,杀了一路,已然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的绣春刀下,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快点赶到乾清宫,阻止这次暴乱和敌我不辨的宫廷巨变带来的可怕后果。

    夜幕下的乾清宫,血腥味弥漫。

    一群身着甲胄的禁军包围着这一座代表着皇权至尊的大殿,陈宗昶与侍卫们被迫守在里面,在他们背后的台阶上,几个被捆绑的大臣们正在引经据典,“大开骂戒”,痛斥着乱党的不忠不义,不仁不耻。

    他们慷慨陈词,却对围攻乾清宫的人没有作用。

    无人理会他们的辱骂,回答他们的只是兵戈与杀戮——

    走到这一步,谁还想过仁义?想过后路?

    赵胤冷着一张脸,提着血淋淋的绣春刀走上台阶,染血的披风带着夜的寒气,仿佛一个突然闯入乱军之中的煞神。

    他一言不发,上前就砍杀,不过转眼之间,便有几人倒在他的刀下。

    一群人杀得正酣之时,背后突然杀入一个人,正在厮杀的兵丁猝不及防被砍倒,再回头看到来人是赵胤,皆是一愣。

    “大都督!您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