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97章 元凶竟是他自己??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这人的声音带着惊恐,又有些疑惑……

    赵胤神色冷厉,身子如鬼魅般欺近,用刀光招呼了他。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咚”的一声,这人重重倒在赵胤的面前,双眼圆瞪,面色愕然,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直盯盯看着赵胤,便已殒命。

    一股鲜血浓稠地缢了出来。

    几个兵丁一看,倒抽一口气,纷纷掉头朝赵胤围拢上来,似乎要动手。

    “住手!”这时,人群中间陡然走出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壮汉。

    他着一身锦衣卫将校的甲胄,喝止着那几个兵丁。

    “大都督面前也敢放肆,你们是不要命了吗?”

    几个兵丁飞快退后,纷纷朝赵胤行礼。

    “参见大都督!”

    赵胤面孔微冷,按刀在手,望着那个人:“你是何人?”

    那络腮胡的壮汉一脸严肃地收刀上前,二话不说,朝赵胤单膝跪下,抱拳拱手,大声说道:“卑职锦衣卫百户聂武,参见大都督!”

    赵胤双眼微眯,冷冷问:“谁叫你们来这里的?你们可知道,你们在做什么?”

    谁叫的?

    做什么?

    这还用问吗?

    “大都督,不是您……”

    聂武讶异地看着赵胤,话刚出半句,他似乎意识到什么似的,看着赵胤一双冷如寒冰的眼,“属下是奉大都督之命前来保护太子爷的呀!”

    保护太子爷?

    瞧这话说得冠冕堂皇!

    乾清宫气氛一滞,乱军杀敌的陈宗昶更是大吃一惊,眼睛铜铃般瞪大,朝赵胤这边望了过去,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恼恨。

    “赵胤?元凶竟然是你?!”

    台阶上几个被紧缚双手的大臣怔了怔,恍然大悟般相视一眼,破口大骂起来。

    “好你个赵胤!我道是哪个吃了天雷豹子胆,胆敢同时撺掇羽林、金吾、锦衣卫兵丁谋反,还能逃过你锦衣卫的耳目。不曾想,原来那个反贼就是你!”

    “无耻!无耻之尤啊!”

    “枉先帝待你恩重如山,陛下亦从未薄待你,太子殿下更是待你如师如父,你竟如此狼子野心,犯下这等滔天罪行。”

    “赵胤,你是要把我们都杀光吗?不杀光我们,如果堵得出悠悠众口,你这累累罪行,将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朗朗乾坤,天子脚下,赵胤贼子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赵胤,你体面何在?”

    老臣们的痛斥声一句比一句激烈,赵胤脑袋突然隐痛,嗡嗡作响,再看眼前的乱军,不仅有锦衣卫的身影,还有几张甚至是他熟悉的面孔……

    赵胤胸口一阵剧痛,腿脚突然发软,以绣春刀撑地才堪堪站稳。

    “住口!”

    士兵们厮杀着,凄厉的喊叫声从满是血腥的空间里传出去,就在这转瞬工夫里,已有几个人在厮杀声中都捅成了筛子,血溅当场。

    死了这么多人。

    这么大的一个陷阱!

    若他今日不来,又当如何?

    赵胤心头气血上涌,缓过片刻,冷冷抬头。

    “住手!全给本座住手。”

    聂武看赵胤面色苍白,顿时觉得有点不对,抬手打了个暗号,“都住手!听大都督招呼……”

    这人一看便是粗野汉子,功夫不错,脑子却不怎么好使。

    在聂武的厉声喊叫里,四周的兵戈渐渐缓了下来,一群人面面相觑,慢慢停了下来。

    陈宗昶一柄钢刀都已砍出了缺口,他喘着粗气,指着赵胤,咬牙切齿。

    “赵胤,你还有何话可说?”

    赵胤看他一眼,没有理会,而是走到聂武的面前,“我何时令你等来乾清宫的?”

    聂武懵了,看了看他,脱口道,“大都督,您此言何意?”

    赵胤冷冷地道:“字面之意。”

    聂武皱着眉头看了看左右,挠挠脸:“当真要说吗?这……合适吗?”

    赵胤上前一步,绣春刀指向他的面孔,“说!”

    “属下不敢。”

    绣春刀再进一寸,聂武瞪大眼睛看着赵胤脸上的杀气,眼里猛地升起几分惧意,

    “大都督,我说,我说。谭千户传令卑职,说……他说……”

    聂武欲言又止地望了望四周那些老臣,还有那个咬牙切齿的定国公陈宗昶,双眼一闭,沉声说道:“谭千户说大都督扳倒东厂白马扶舟,缉拿定国公世子陈萧,罪于陛下……”

    他有些说不下去了。

    赵胤:“继续!”

    聂武吓一跳,舌头都打结了,扑嗵一声,跪了下去,然后仰起头。

    “陛下和大都督水火不容,一直在偷偷派探子查找大都督的罪证,在得知庆寿寺的觉远大师为大都督算过姻缘,并得知大都督有征战杀伐欲取江山之象后,陛下便有意将大都督除之而后快。”

    呵!

    赵胤双目一厉,盯住他,“继续说!”

    聂武快哭出来了,“大都督得知此事,准备先下手为强……借除夕之夜宫中守备松懈,引发丨骚乱,再趁机刺杀陛下,接着嫁祸到天神殿,扶太子殿下登基。然后,然后……”

    赵胤冷冰冰地问:“然后如何?”

    聂武的头重重磕到地上。

    “挟太子以令群臣!”

    赵胤冷笑一声,看着那些愤恨不已的老臣:“我若有此野心,又为何要在灯市救太子,交到陛下的手里?”

    “为博得太子好感和信任……”

    聂武结结巴巴地说了半句,又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苦着脸重重地朝赵胤磕头。

    “大都督,卑职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但卑职等誓死效忠大都督。大都督指哪里,卑职就打哪里。事到如今,大都督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要了这个江山也罢!”

    此话振聋发聩,引来全臣激愤,对赵胤骂咧出声。

    然而,在场的兵丁们却不管这么多。

    事到如今,他们不反已经反了,再犹豫更是没有活路。聂武话音刚落,一群兵丁们如同下饺子一般,扑嗵扑嗵一片片往下跪,齐齐朝赵胤示忠。

    “属下唯大都督马首是瞻!”

    “属下等鞍前马后,誓死效忠大都督!”

    赵胤手臂微微抬头,绣春刀指着这遍地的兵丁。

    “这些人,都是哪里找来的?”

    聂武对他一句接一句的询问有些不知所措,隐隐感觉事情似乎有了变化,吓得整个人都紧绷起来,仰着头苦着脸地看着赵胤。

    “这里的人除了锦衣卫的自己人,全是这些年我们暗布在羽林,金卫军中的兄弟呀……谭千户说,兹事体大,须得隐秘行事,务必一击击中,再无后路。为了不走漏风声,哪怕是自家老娘,都不可以说出去。

    接到这个命令的人,全被封了口。我们不仅要为大都督卖命,也要为大都督的声誉着想,因此,任何人问起,只是我们看不下去狗皇帝如此薄待大都督,是我等私自行事,与大都督无关。谭千户还说,我们以后就是大都督的心腹了。一旦太子登基,便能得到晋升提拔,受大都督赏识……”

    说到此处,聂武已然说不下去了。

    “大都督,难不成此事……有诈?”

    何止有诈?

    赵胤掌心一紧,握住绣春刀,闭了闭眼。

    找元凶、杀贼敌,好不容易浴血奋战冲到乾清宫,原来主使之人竟是他自己?

    千户谭广是聂武的直属长官,若是谭广的命令,聂武自是不敢不从。可是,这么一个滔天谎言,到底是从何而起,从哪人之口编造出来,又是谁人吩咐谭广这么做的?

    一张天罗大网,就这么朝他迎面砸来。

    如此令人措手不及!

    又如此地巧妙!

    几乎不见漏洞。

    若非事关本人,便是他得到这个消息,恐怕也会信以为真。

    赵胤看着眼前这跪成一片的兵丁,然后抬头看着提刀站在殿门口的赵云圳,眼神微微一厉。

    “太子殿下,没事吧?”

    赵云圳不知站了多久,一双眼睛愣愣地看着他。

    “阿胤叔,你为何要杀我父皇?”

    喉头哽咽一声,赵云圳的泪水突然涌了出来,又被他迅速抹了去。

    “你想让我做皇帝吗?可我不想做皇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