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03章 孰敌孰友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当时当下,赵胤对麾下之人已然到了无法全然信任的状态,包括“十天干”。

    一个能阻挠他获得情报,利用部众讨好他对他效忠的私心,以及“造反之事”本身的隐秘性为所欲为,还能调动千户以上的人不多。

    每一个,都是他的心腹。

    那个人如鬼魅般横在了赵胤的心头。

    因此在良医堂这一夜,除了他身边的贴身侍卫,他一个人都没有惊动。

    庚一突然到来,时雍猜到会有要事和赵胤说,退到了内堂。

    孙国栋也带着伙计离开,将厅堂让给了赵胤和庚一。

    庚一看了看鲁寿的尸体,“大都督,此处恐怕不太安全,这些人兴许只是前来探路。”

    一旦知晓赵胤和皇帝就在良医堂,会不会趁机一网打尽?

    庚一建议道:“趁着现在,我们换个地方吧?”

    “换不了。”

    别的地方没有良医堂的设施,也没有孙正业,更何况,皇帝伤情刚刚稳定,若是再挪动一下,说不得就要命了。更何况,如今京中形势复杂,孰敌孰友不尽得知。

    别的地方,就比良医堂更安全吗?

    赵胤沉默了许久。

    “庚一。本座能信你吗?”

    庚一哑然,连忙拱手,“大都督此言何意?属下自当誓死效忠。”

    赵胤看他一眼,目光幽冷:“那你告诉本座,让你查了数月的奸细,可有消息?”

    庚一闻言面色一变,突然低头抱拳,压低了声音:“属下正是为此而来。确有眉目了!”

    ————

    天际浓云密布,乾清宫里光线幽暗。

    皇贵妃杨氏第五次去挑灯芯了。

    无穷无尽的等待,让这个黑夜极为漫长。

    陈宗昶坐在门槛上,抱着腰刀入定,像个不动弹的雕塑。赵云圳蜷缩在椅子上,双眼紧闭着,也不知道睡着了还是没有睡着。

    “几时了?”皇贵妃问李明昌,声音幽幽叹叹。

    李明昌道:“娘娘,怕是快辰时了。”

    皇贵妃叹口气,又坐到了蒲团上,双手合十,默默地祈祷————

    混乱一夜,庞淞的三百个嘴巴子早已打完,赵焕几次嚷嚷着要见皇帝,坐了大半夜,天亮时,他突然一声不响地离去。

    众人以为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度过了。

    岂料,不过片刻工夫,殿外再次传来喧嚣声。

    这次来的人是魏州。

    他没到正门,却与侧门的聂武发生了冲突。

    魏州说是奉大都督之命,前来救驾的,要闯入乾清宫去,聂武说是奉大都督之命守在此处的,谁来都不能放进去。

    聂武这人一根肠子捅到底,憨直不会转弯,说了要效忠赵胤,便记牢了他临行前吩咐的话,哪怕魏州是镇抚使,也并不买账。哪怕,魏州带来的人,是他的数十倍之众。

    “聂武!”

    魏州气得咬牙切齿,刀尖指着他。

    “不听上官命令,你要造反不成?”

    聂武咽了咽唾沫,心里点有犯怂,但是看着气势汹汹的魏州,总觉得只要扛过去了,说不定下一届镇抚使就他自己了。

    一想到这个,他眼睛一红,激动不已。

    “除了大都督的命令,谁的话老子都不听!”

    “岂有此理!”

    魏州看了看身边的人。

    “这个聂武,便是在午门刺杀陛下的奸细。我怀疑,陛下此时已遭到不测,说不定连大都督也————”

    魏州眼里流露出几分焦灼,突然抬了抬手上的腰刀。

    “不能再等,硬闯!”

    众人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一夜间风起云涌,乾清宫里神神秘秘,确实让人怀疑宫里出了事情,既然有了上官命令,众人立即挥刀而上。

    聂武这边一共就五个人,魏州说了动武,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很快就被拿下,这人也是个蛮汉,被人摁在地上,仍是梗着脖子大声吼叫。

    “没有大都督的命令,不得进入!”

    “魏镇抚,擅闯乾清宫,你是要造反吗?”

    “来人啊!!有人要造反啦!”

    这家伙喊得十分绝望,在外面吹了一宿的冷风,脑门上还全是冷汗。他明白,镇抚使做不成了,说不定今儿就要去阎王殿报到了。

    不过,家里还有老娘,他吼大声些,就算是死了,也得让大都督知道自己是效忠于他,因他而死,也能优待一下他的家人。

    魏州抽一口气,回头冷冷看他一眼。

    “杀了。”

    聂武白着脸,用足力气大声喊道:“魏州,我肏你娘——”

    他做好了为大都督牺牲的准备,双眼一闭。

    只听得“铮”的一声,刀光从面上掠过,聂武心道一声“完了”,不料,又是一阵呛啷声,那锋利的刀子只是削去了他的头盔和几缕头发,便被人弹飞。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一声咆哮,如同雷吼。

    “何人如此大胆,擅闯乾清宫?”

    魏骁龙许久没等到赵胤拿药回来,大着胆子率部进入内城,恰好看到锦衣卫内斗,这情形更是让他想起时雍离开前话里的暗示。

    魏骁龙和聂武一样,也是个认死理的人。

    他领了命,便一定要护住乾清宫,不管是谁,都不能进。

    魏州不是从午门进来的,没有与魏骁龙碰面,现在看到这人领兵冲上来,眼睛微眯。

    “魏将军,不得命令,你怎可进入皇城?”

    魏骁龙梗着脖子,冷哼,“你怎知我不得命令?”

    魏州:“得谁的命令?”

    魏骁龙:“本将为何要告诉你?”

    两人都是赵胤的属下,可是,一个是锦衣卫,一个是神机营,谁也管不着谁。那么,想要想说服对方,便只有用武力了。

    魏州突然一笑:“魏将军可知,乾清宫发生何事?”

    他指着聂武道:“这些叛党里应外合,刺杀陛下。如今陛下生死不明,大都督令我前来……”说到这里,他走近魏骁龙,低下头,一脸神秘地压低了声音。

    “魏将军,有一事,你恐怕不知。”

    魏骁龙狐疑地看着他,“何事?”

    魏州朝他勾了勾手指头,小声道:“陛下搜罗了大都督的罪证,意欲除之,大都督同天神殿里应外合,纸定除夕之夜起事。刺杀陛下的人,正是大都督,兄弟我要做的便是………”

    魏骁龙一脸错愕。

    魏州轻轻抬了抬眼皮,阴凉地看着他,接着道:“我要做的便是……替大都督除去拦路之人!”

    声音未落,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倏然出鞘,直直朝魏骁龙的胸膛捅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