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04章 大地悲呼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魏州!”

    魏骁龙大喝一声,双眼赤红地瞪住他,一只手牢牢地握住匕首,掌中鲜血直流,脸上却是不解和深深的意外。

    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你疯了!是不是患了癔症?”

    “阻挠大都督大计者,死!”

    魏州捅刀的速度足够快,若非魏骁龙上过战场,临场反应够强,这刀必然致命。

    好在,生存本能的驱使下,让他迅速握住了刺入胸膛的匕首,他身穿铠甲,衣服厚重,匕首刺入胸膛并没有很深,只是吃亏在让魏州占了先机。

    二人相识多年,曾经并肩作战,一切情谊,终是镜花水月般,化为乌有。

    “杀啊!”

    喊杀声一片,响彻云霄。

    双方士兵反应过来,二话不说便拎刀而上,直接杀成一团。

    今夜的乾清宫已然失去原有的秩序,远处有人看到锦衣卫同京军杀起来,吓得飞快躲起,没有人敢走近。

    传说中的锦衣缇骑个个武艺高强,取人头颅如探囊取物,但传说只是传说,魏骁龙与锦衣卫从来不是敌人,并没有真刀真枪地干过,这一战,他这才知道锦衣卫和他的神机营的武力区别在哪里。

    锦衣卫杀人,狠、绝、辛辣,手不留情,以杀人为主。而神机营同是京师三大宫之一,但为了使军中配置的火器使用更为专业,神机营的士兵以操作火器为主。可惜,皇城里不能动火器,何况这是乾清宫,入城时火器队没有同来,而用冷兵器刀枪与锦衣卫相搏斗,魏骁龙的士兵明显不敌。

    “魏州!你这个叛徒!”魏骁龙浑身都被鲜血染红,被魏州一脚踹翻在地,他撑地爬起来,破口大骂。

    魏州冷冷看着他,手指轻轻在刀柄一滑:“叛徒如何?身负骂名又如何?魏州愿为大都督肝脑涂地。”

    刀身一动,疾风般突然滑下,直奔魏骁龙命面而去。魏骁龙就地一滚,抓住一把掉落在地上的钢刀,朝魏州狠掷过去,厉色喝道:

    “只要本将还有一口气在,绝不会允许你闯入乾清宫。”

    魏州冷寂无声地看着他,哼声:“你不怕死?”

    “死有何惧?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老子从军那日便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魏骁龙眼如寒冰,倔强地用颤抖的手握紧钢刀,狠狠抹了抹嘴上的鲜血,高声呐喊。

    “兄弟们,杀啊!”

    “哼!成全你!”魏州手上薄刀劈空而至,一刀没有得手,第二刀紧跟着杀了下来,每一刀速度快得几乎看不清刀锋的影子,魏骁龙眼瞳睁大。

    魏州在他眼里一直是个温和爱笑的人,怎会这般的狠?

    其实,在赵胤提拔他做北镇抚使的时候,许多人心里并不看好他,所有人都认为魏州能坐上那个位置,无非是因为他与赵胤的私交而已。

    这一晚,魏骁龙发现他眼里的魏州和往常的魏州根本就不像同一个人。他冷漠嗜杀,武功高得可怕,即使他一开始不偷袭,二人单挑肉搏,魏骁龙恐怕也得吃亏。

    一个是排兵布阵的将军,一个本就是单刀独斗的王者,这般杀下来,胜负几乎没有悬念——

    天边刚露出鲤鱼斑白,光线昏黄。

    内殿里,赵云圳看着那些个血淋淋的人,悲伤地吸了几次鼻子,双眼血红地站起来,将哭声压在喉头,悲戚地道:

    “我去!我要去阻止他们!”

    他好几次想要冲出去,都被坐在门槛上的陈宗昶阻止。陈宗昶也不说话,只是盯住他,一动也不动。

    看他面不改色,赵云圳愤怒地低吼,“他们杀起来了。你听不到吗?”

    陈宗昶道:“听不到。”

    赵云圳咬牙切齿:“他们全是我大晏士兵,已经死了那么多人,我们不阻止,任由他们杀下去吗?”

    陈宗昶道:“叛党,死不足惜。”

    赵云圳急得团团转,两只眼睛瞪得如同铜铃般大小,低低地吼道:“没有人是叛党!他们只是不知情由,产生了误会。只要看到本宫,他们就会退开——”

    “殿下不都听见了吗?镇抚使魏州,奉赵胤之命前来。”

    赵云圳眼圈红了,“不!我不信。”

    陈宗昶眼皮抬起,看着他沉默了许久。

    “太子殿下身为储君,怎可如此天真?赵胤带走陛下,锦衣卫就杀过来,你还相信他是无辜的吗?太子殿下,你的父皇此刻说不定已经——”

    陈宗昶不敢去想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听着外面的厮杀声,吸一口气,缓缓说道:“若是陛下有什么不测,太子殿下切不可感情用事。你得记住赵胤今夜的所作所为,你必须知道,这大晏的江山是谁的,万不能被他左右。他即便扶你上位,也是见你年幼,便于掌控……”

    “阿胤叔不是叛党!我父皇也不会死。”

    赵云圳悲鸣一般大声嘶吼,双眼通红地盯住陈宗昶,拿起自己的短刀。

    “你让开!我出去叫他们停手。我偏不信,他们敢当众射杀太子。”

    孩子急切之下,用尽了蛮力,陈宗昶阻止不了,索性将他拖回来,牢牢扣住手。可是赵云圳此刻脑子充血,整个人快被外面的厮杀声逼疯了。

    “放开!放开我!”

    他又踢又叫,惹得陈宗昶火气上头。

    “太子殿下,臣得罪了。”

    赵云圳功夫学得不错,可到底是个孩子,陈宗昶没几下便把他牢牢抱住,一把捞了起来,在孩子又踢又打的嚎叫中,撕下一条帷布将他捆在椅子上。

    “定国公,你好大胆子!”

    陈宗昶执刀在他面前,一言不发看他半晌,

    “殿下休息片刻,臣一定会护你周全。”

    紧张的形势一触即发,兵戈声让这座皇城安静又凄惶,猎猎的风雪从屋顶掠过,像万马奔腾在浩瀚的草原,声势浩大。乾清宫的侍卫们将内殿围住,不敢离开,也不知道在这般情形下,除了护住太子还能做什么。

    苍天泣血,大地悲呼。

    风声肆虐着皇城内外,风雪飘摇,大晏的老臣们在九卿值房里安静地等待着,门口全是守卫的禁军。王侯、公卿,文臣,武将,一动不动,也没有人说话,眼神仿佛沉寂了一般。

    还有那些因为京师全城搜查叛党而惴惴不安的百姓,关门闭户,一家老小聚在一起,屏住呼吸听外面士兵们噔噔的脚步声,大年初一的日子,不敢随意四处走动。过年的气氛一扫而空,唯有飞雪不辞辛苦地烈烈飘飞着,想将这一片被鲜血玷辱的土地重新覆盖,恢复一片洁白。

    魏骁龙已经站不起来了,他和聂武躺在一起。聂武刚才胳膊被打伤了,又挨了几脚,正躺在地上装死。看魏骁龙倒下来,想挪一下又没能挪开,只能任由他重重倒在自己的胳膊上。

    魏州看一眼满地的断戟残兵,回头看一眼寒风中的乾清宫门。

    “不必再和他们纠缠!去!撞开殿门。”

    剩下的人,已经没有能力再阻止他进入乾清宫了。

    皇帝出宫生死不明,太子尚在殿中,若是皇帝救不过来,太子又落入魏州的手上,这天下将会变成何人的天下?

    看着魏州带着一群锦衣卫破开乾清宫门,聂武打了个冷战,感觉自己离锦衣卫镇抚使的距离有点远了。

    “你死了吗?”他侧过头,有气无力地碰魏骁龙。

    魏骁龙虚弱地睁开眼,看到魏州的背影,手指微微蜷缩一下,一点一点爬起来,抓住一把刀,往乾清宫门爬……

    “你做什么,回来?”

    魏骁龙不理会,在地上爬出一条血线。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将军!”聂武瞪大眼,死死盯住魏骁龙。

    他很难想象这是一种什么力量,能让一个伤痕累累的人剩下一口气还要去送死。

    看在魏骁龙救过自己一命的份上,聂武觉得有必要阻止他。

    “魏将军——”他用力伸出一只手,刚想拖住魏骁龙,耳边便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聂武机警地侧头看了一眼,突然生出勇气,冷不丁从地上爬起来,用染血的手指着魏州的后背,大义凛然地高喊。

    “叛徒止步,想闯乾清宫,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魏州转过头来。

    当然,不是因为聂武的嘶吼,

    而是因为他也听到了远处的马蹄声。

    就在他一只脚快要踏入乾清宫门的时候,赵胤赶到了,带着庚一,还有锦衣卫十三所的其他将校,直奔乾清宫而来——

    “大都督!”

    魏州一脸惊喜,单膝磕地。

    “卑职参见大都督。幸不辱命,乾清宫叛徒余党已除,请大都督入殿,恭送太子殿下继位——”

    马步声停在门口。

    赵胤慢慢下马,走到魏州面前,一脚将他踹在门板上,发出砰地一声巨响。

    魏州抬头,眉头紧锁,“大都督?”

    赵胤阴冷地审视着他的面孔,沉声道:“拿下锦衣卫叛徒魏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