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06章 人间好山河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二人返回内堂,一室静谧,只有淡淡的茶香和食物发出的诱人香味。时雍说的羊肉炸春卷静静地躺在桌子上,除此,还有百寿卷、白梨凤脯等物,摆了满满一桌,极是好看。

    除夕之变闹得沸沸扬扬,王氏却是一知半解。市井妇人不管家国大事,眼里只有过大年的人间烟火气。她做了许多好吃的东西,让予安带到良医堂,替时雍孝敬师父,也顺便给她解解馋。

    “大人,要不吃点再去?”

    赵胤看她一眼:“你吃,我等你。”

    一个人吃有什么意思?

    时雍拿过披氅,门口就传来咳嗽声,一个药徒搀着孙正业进来了。老爷子满头银发,身子有些佝偻,眼神却厉害。

    “要走啊?”

    时雍说了原委,孙正业点点头,柱着拐杖坐到桌边,摆摆手,示意药徒出去,然后转头对赵胤道:“大都督,陪老朽吃点?”

    这一个年节,赵胤几乎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

    时雍借机笑道:“事情再忙,饭也要好好吃的。”

    赵胤嗯了声,脱下风氅交到朱九手上,坐到孙正业的面前,却不动筷,“孙老想问什么,问吧?”

    孙正业长眉微垂,衬得他双眼更是幽深。

    叹息一声,老人家拿起百寿卷深深闻了一下,“香。”

    说罢,又喝了一口茶,“好茶!”

    室内寂静,赵胤看着他不说话,孙正业挑了挑眉,叹气撸一把长长的白胡子,叹息一声。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先帝是这么做的,你也是这么做的,本无错处。要怪,只能怪人心易变。去吧!不想吃就不勉强了,恰好老朽享一享这福。”

    孙正业在先帝身边几十年,对“十天干”的事情,比旁人知晓更多,赵胤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即便全天下人都觉得赵胤反了,“刺杀皇帝、手握太子,暗掌江山”,他也是不信的。

    “师父是明白人。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时雍笑着上前为孙正业盛了个鸡丝汤,又瞥赵胤一眼,也替他盛一碗。

    “大人还不喝一碗,以谢师父?”

    赵胤默默无语,喝完放下碗。

    “孙老慢用。”

    孙正业看他面容冷静,微笑着点点头,知晓他是个心里有主意的人,根本不用他操心了。只是,见赵胤转身离去,他还是忍不住感慨一声。

    “先帝一手培养的人,与先帝竟是越来越像。”

    良医堂已经加派了人手,目前由谢放负责。今儿一早,赵胤便将谢放从诏狱放了出来,原本他是要谢放回去休息两日的,但是谢放不肯。

    在这个节骨眼上,谢放很明白赵胤需要用人,要自己人。良医堂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若是让旁人来护驾,连谢放自己都无法放心。

    赵胤默许了他的举动。

    或许是杨斐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在赵胤心里扎了根。在谢放沐浴后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站到面前时,赵胤问了他一句话。

    “谢放,你可怨我?”

    谢放摸了摸还没来得及刮干净的胡子,眉头一皱,“怨什么?”

    赵胤抬头,“明知你是清白的,没来救你。”

    谢放眉头锁紧:“爷自有爷的打算,属下不会过问。属下只用安心等候便是,这有什么可怨?”

    说到此处,他反而有些愧疚,脑袋垂了下去。

    “都怪属下办事不力,给爷带来这么多麻烦。若非我闹的这事,魏镇抚恐怕也不会生出二心……”

    赵胤摆手,“与你无关。”

    谢放抿着嘴巴想了片刻,“那属下去安排防务了。有属下在此,爷放心自去。”

    赵胤朝他点点头。

    看着谢放离去的背影,他坐了许久,握住扶手的掌心也越发地紧。

    魏州、谢放……

    哪一个不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哪一个不是过命的交情?

    赵胤尚且记得大青山遇事时,魏州带着圣旨来为他解围,甚至还记得多年前,魏州替他挡过的那一箭。

    关注v.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也许,在他当年看着魏州将箭头从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淋淋地拔出来那一刻,便已埋下了今日的伏笔。

    ……

    时雍扒了几口饭,便披上风氅走了出来。她发现,良医堂今日的气氛与往日大为不同。伙计们看到赵胤便会自觉地低下头,时雍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时,甚至能看到他们紧张地抓裤筒、挠手心。

    人言可畏。

    对赵胤的畏惧已成了人心里的魔障。

    一个杀人如麻的反贼头子,一张冷漠无情的脸。时雍瞥赵胤一眼,心里忖道:赵大人妥妥的大反派人设啊。

    唉!

    时雍跟在他后面,正准备上马车,“大反派”就朝她伸出手。

    时雍看看赵胤的脸,再看看他修长厚实的掌心,慢慢将手放上去,俏生生一笑。

    “多谢大人。”

    赵胤将她拉上去,一动不动,时雍这才发现大黑不知何时睡在车上了。

    它还是老样子,懒懒地趴在那里,将脑袋朝着她和赵胤,不爱动弹,偶尔睁一睁眼,看看他们,又闭上。

    “一到冬天,这狗可懒了。”时雍笑盈盈地说着,挠了一下大黑的耳朵,看它耳朵动来动去,故意逗赵胤开心,可隔了片刻,她却听到赵胤沉沉的声音,

    “你同大黑过了几个冬?”

    时雍手臂一僵。

    “一个呀!”时雍笑开,飞眼瞄他,“别说狗了,连人都是,一到冬天就恨不得钻被窝。”

    赵胤看她一眼,目光微深,没有再问。时雍心里却提高了警惕,这一小心说漏嘴的事故可不要再犯了。

    吓人!

    果然是恶魔,一句话把她吓个半死。

    ————

    天空又开始飘雪,这个正月似乎与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锦衣卫自上而下的官员将校们,却无法像往年一般沉浸在新年的气氛里。

    魏州出事,锦衣卫定然要大换血,如今私底下各种猜测和钻营多不胜数,人人都想借此机会得到重用。

    可尴尬的是,赵胤最信任最亲近的那些人,无不折在了这次的“谋反一事”中。就连锦衣卫藏在羽林、金吾等其他卫所的探子都暴露了,形势极是难看。

    风云际会,朝堂上下暗流涌动,锦衣卫里人人觊觎高位,各有各的小算盘,当真是一团乱麻。

    诏狱的甬道很长,幽深,寒冷,灯火永远暗淡无光。时雍跟着赵胤往里走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走在阎罗大殿的感觉。

    很明显,锦衣卫里的人对赵胤的惧怕不仅不比民间百姓少,甚至比民间更甚。

    因为新一年到来的时候,诏狱里关押的人里,最多的便是锦衣卫。

    从镇抚使魏州到千户谭广,再到五军营千户邬霍,但凡与除夕之事有关的人,全部都看押在此,而且,此事远远没有了结,除夕那夜到现在,锦衣卫在马不停蹄地自查、互相指认、缉拿刺客,甄别乱党……

    于是,不停有人被送进来,且全是自己人。

    这个局势,时雍看得都头痛。

    一个强大的组织,是敌人打不垮打不散的,从来都是内部先腐烂再被人蚕食。不得不说,先搞东厂,再乱锦衣卫,全是借力打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这局棋当真精巧!

    “大都督。”盛章从甬道那头大步走过来,朝赵胤拱手行礼,眼神极是紧张,“今日入狱者,全都编在甲字、丙字,丁字,庚字房。”

    盛章是主管诏狱的千户,短短一日抓了这么多人进来,他忙得额头冒汗,走路都有点飘,更可怕的是,他也像其他锦衣卫一样,看到赵胤便有点害怕——怕被怀疑。

    这种人人自危的情况,赵胤自然也察觉了。

    “办得好。”

    赵胤赞赏地看了盛章一眼,让盛章如释重负。

    “大都督现在就要提审吗?”

    赵胤嗯声:“魏州在何处?”

    盛章回头看一眼,“大都督跟我来。”

    这位大人走路很快,时雍不得不放小跑才能跟得上他的脚步,难得赵胤还能气定神闲,在一路的求情和嚎叫声中,走入了甲字房的甬道。

    “打!打死这个叛徒。”

    “兄弟们,别客气,若非这王八蛋害得咱们,咱也不会大年初一还在狱中受苦。”

    “给老子打!”

    “重重打!”

    拳脚相加的声音在大牢深处有一种令人紧张的畏惧感,在一阵砰砰的声音里,拳头如雨点般密集地招呼在中间那人的身上。

    那人脸部浮肿,浑身是血,却没有听到他的呻丨吟,他默默地抱着头,蹲坐在地板上,承受着雨点般的殴打和辱骂,默不作声……

    “娘的!骨头还挺硬。”

    “没吃饭啊!给老子用把子力——”

    群情鼎沸,在尖利的辱骂和大笑声中,时雍看到了赵胤铁青的脸,还有他突然停下的脚步。

    盛章察言观色,看一眼重重倒在血泊中的那人,脑袋嗡地一声,冲过去怒声大骂。

    “干什么?谁让你们打人的?”

    吼完,他回头看一眼。

    赵胤仍然站在甬道中间,脸上散发着冷气,盛章又怒气冲冲地望向几个狱卒。

    “你们都是死人吗?”

    几个狱卒这时才看到赵胤从昏暗的光线中慢慢走过来,脸色顿时一变,齐刷刷地跪下。

    “小的参见大都督!”

    赵胤摆手,“让他们都下去。”

    盛章应了一声,用眼色示意狱卒赶紧离开。不料,赵胤的眼神却落在了牢舍里。

    “落井下石,小人所为。每人笞五十。”

    盛章一惊,“是!”

    因为今日关进来的人数众多,牢舍严重爆满,好多都是拥挤状态。盛章现在还没有理顺,得了命令赶紧去开了门,让人将那些打人者全部拉出去处罚。

    牢舍中只剩一人了。

    赵胤慢慢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那人察觉到他的气息,放开抱头的胳膊,看到地上的皁靴,慢慢地抬起头来。

    “大都督……”

    这张脸完全变了样子,声音也沙哑不堪,但时雍还是认出来了,他是魏州。

    一日之间,天翻地覆,昨日是高高在上的镇抚使,今日便在诏狱里被同僚暴打。

    时雍突然有些唏嘘。

    只见魏州抿着嘴唇颤抖了好几下,才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大都督,你是来为我送行的吗?”

    赵胤眼神冷冽,“你真是不知死活。”

    魏州苦笑道:“为大都督而死,卑职死而无憾。”

    赵胤突然飞起一脚踹将过去,冷声质问:“魏州!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魏州被赵胤踢翻在地,愣愣地看他片刻,又慢慢地爬起来,然后朝赵胤重重跪下,磕了个头。

    “卑职有罪,全是卑职一人之过。”

    赵胤冷冷看着他,怒极一笑。

    “这里没有外人,你不用为本座按头织罪。说!何人指使你?许了你什么好处?”

    “大都督……”

    魏州抬头,一脸讶然地看了他许久,喃喃地道:“大都督,你是当真忘记了吗?”

    “魏州!”

    赵胤眼睛冷冷眯起,一把揪住他的下巴,死死捏住。

    “事到如今,你还想装傻?”

    冷哼一声,赵胤手放开,魏州跌坐在地上。

    他静默了许久,一张苍白的脸这才微微抬起,看着赵胤,沙哑的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

    “卑职婚礼那天,大都督让谢放送来的贺礼,都不记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