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八荒剑神〕〔初一阳光〕〔我林平之!开局送〕〔青蛇之法海佛缘〕〔横推星际从虫群开〕〔在第四天灾中幸存〕〔巫师能采集〕〔海贼世界里的格斗〕〔穿越四合院里做倒〕〔跨界修真者〕〔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诸天纵横,从武林〕〔九灵器神之天魂师〕〔暴力丹尊〕〔与温柔女友的治愈〕〔我来自惩罚世界〕〔踏枝〕〔武逆焚天〕〔炼狱艺术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07章 本座还能信谁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赵胤不理魏州的反问,平静地拔刀,将锋利的刀锋架在魏州的脖子上,一言不发。

    魏州眼梢低垂,瞄了瞄绣春刀冰冷的光芒,默默抬头看向赵胤,“在谢放送来的贺礼礼单里,有一封大都督您的亲笔手书。”

    赵胤缓缓低下头,盯住魏州的脸,他的影子被光线拉得极长,绣春刀的影子也被拉长,在阴暗的牢舍里,这画面令人惊悚莫名,而魏州接下来的话,更是听得时雍背脊发凉,几乎遏制不住内心的情绪。

    究竟是何人设了这个局?

    一封赵胤的亲笔手书,详细地写着全盘的计划,手书是赵胤的字迹,一丝一毫都不差,不仅如此,手书上还盖有“十天干”的首领印鉴。

    当魏州将缝合在贴身衣服里的信件撕出来交到赵胤手上时,时雍看到赵胤的脸色以看得见的速度凝结成冷漠的一层寒冷。

    就算字迹可以模仿,这十天干首领印鉴外人也模仿不出来。

    别说模仿,有几个人见过它长什么样子?

    魏州嗓音比方才听来更为低哑几分,他惶恐地看着赵胤,如梦初醒般低低问:“大都督,卑职是做错了吗?”

    赵胤没有说话,反复看着信件和印鉴,好一会才将它慢慢收入怀里,看着魏州道:“知道错在哪里吗?”

    魏州摇头,又点点头。

    “属下事先没有与大都督通气,便按信上指令亲手策划了午门之变……”他润了润嘴唇,将头抱紧,“属下本以为这么做,能够保护大都督。一旦事情败露,不成功便成仁,属下可一力承担,将大都督摘干净。”

    赵胤看着他,眸色沉沉,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魏州没有看赵胤,声音很轻,“谢放将礼单亲自交到我的手上,亲口告诉我,这是大都督的意思。”

    说到此,他不知是懊恼还是难过,重重地捶着自己的脑袋,“因贱内之死,大都督得罪了定国公,定国公又是陛下心腹,属下想,此事既然因属下的家事而起,属下就必当为大都督鞍前马后——”

    缓一口气,魏州抬头,双眼赤红。

    “当然,属下也有私心。若是大都督问鼎天下,那属下前途必不可限量,何愁不能光宗耀祖?是属下傻了,钻牛角尖了,脑子像中邪一般认准了这事,便再不做他想,一意孤行。”

    魏州在绣春刀的刀锋逼迫下,说了许久事情,他的心路历程,他对整件事情的看法,到最后甚至有些不解地反问赵胤。

    “皇帝天命将尽,满朝文武忠则忠矣,可又有几人能掣肘大都督?江山唾手可得,大都督何不顺水推舟,从了兄弟们追随之心?”

    唾手可得!?

    这万里江山,这天下臣民,岂是那么好左右的?

    相识多年的兄弟,同甘共苦过,舍生忘死过,历经那么多的腥风血雨,魏州对赵胤当真是不了解?难道赵胤多年来的所作所为,不足以让魏州明白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时雍听到魏州都到这时了还来撺掇赵胤借机夺位,脸上不免流露出几分嘲弄。

    “魏镇抚看到那几根圆木了吗?”

    她指的是牢门的圆木。

    魏州不解其意,看着她不说话。

    时雍道:“同样都是木头,又都长得又圆又木,这几根圆木只能在这暗无天日的监舍里守着死囚,而其他木头却可以做栋为梁,保大厦永固。你能说,这几根木头它就不是木头吗?各有各的命数,各有各的选择,魏镇抚可懂了?”

    魏州沉默许久。

    “懂。大都督是大厦之栋。属下便是这几根木头,是属下痴心妄想了。大都督——”他小声地道:“属下不会连累你,说一力承担便一力承担。纵是千刀万剐,也绝不会吐露半句…”

    “本座不会要你死。”赵胤突然开口,声音平静得听不出半分情绪,却坚定有力。

    魏州闻言愣住,看他许久方才讷讷地道:“大都督!?”

    “此事,本座定会查清。等着吧。”

    赵胤看他一眼,收刀入鞘,待那抹寒光离开脖子,魏放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又轻轻叫了两声,可赵胤头也没回,大步迈出监舍,径直离去。

    甬道里的风幽幽拂来,魏州打了个冷战,他身上有伤,穿得单薄,风一吹,浑身冰冷,而远远的又传来赵胤吩咐盛章的声音。

    “给他找个大夫!”

    相隔很远,赵胤的声音清晰地传入魏州的耳朵,他紧紧地抱住双臂,慢慢地倚靠在墙上。

    在他旁边的监舍外,时雍一个人站了许久,也看了他许久,这才慢慢跟上赵胤的步伐。

    飞雪裹重楼,枝头落玉屑。诏狱的房顶白茫茫一片,树木上的雪团长得如棉花团一般,一朵朵白生生地绽放在,雪中的世界洁净一片。

    马车徐徐往前驶去,仿佛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时雍淡淡地哼笑。

    “大人信他的话?”

    赵胤端坐如初,大黑的头放在他的脚背上打盹,一切仿佛都没有变化,可时雍知道,很多东西不一样了。

    “不信。”赵胤缓缓地转过头,看着时雍的脸,“事到如今,本座还能信谁?”

    若是魏州没有问题,那谢放就可疑了。

    可能是先入为主,时雍与谢放接触得多,理解也更多,更愿意相信谢放。

    闻言,她轻哼一声,“魏州说的那些事情,叙事虽充分,理由却牵强。”

    她放下一只手,撸着大黑被养得越发光滑柔顺的背毛,慢吞吞地道:“这么大的事情,他单凭一封手书,便一力策划、组织宫变?把锦衣卫和十天干拖出来打头阵,将大人架到了烹油的烈火之上,却不问大人是不是当真有所图?这是为大人好?实难置信。”

    赵胤双眼微阖,“嗯。”

    时雍道:“这人心机颇深,目前也不好枉下定论。也许是魏州自有私心,假借大人之名行事,也许是他笃定大人确有反意,想推大人一把,让大人不得不走上这条路。也许……”

    她转头,澄澈的目光里荡过一抹幽光。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也许,他也只是受人指使。”

    除夕之变,凶险万分,若非定国公和魏骁龙的出现,若非赵胤及时赶到,现在是什么情况还真不好说。

    时雍想了想,又道:“比起去猜魏州有什么心思,大人不如花点时间鉴定一下,那是不是你的亲笔手书?”

    赵胤的脸沉了下来。

    若是“亲笔手书”还用鉴定吗?

    他以为时雍是不信任他,时雍却望着他的冷眼,微微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无论如何,此事大人确有嫌疑。如果此刻万岁爷没有昏迷在良医堂,而是高坐在奉天殿,那么今日在诏狱大牢的人,可能就不是魏州,而是大人您了。那么,大人是不是也要想一想,如何向万岁爷交代这亲笔手书的事情?”

    谈笑间,她言辞犀利,却意有所指。

    “大人好好想想吧,这可能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赵胤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既无喜,也无怒,对她的怀疑不表态,也没有顺着时雍的思路往下说,时雍看着他冷漠的面孔,唇角勾了勾,撇开脸去,没有再追问。

    被自己人背叛的感觉,不好受。

    时雍给他时间消化。

    这些天,为了就近照顾光启帝,赵胤都住在良医堂,时雍也是一样。

    马车刚到良医堂的胡同,就看到前面有孝陵卫的身影,为数不少,足有好几十人,排列整齐地伫立门口。

    还有一辆黑帷马车停在左侧,已被飞雪积压了大半个车顶。

    时雍打开帘子看一眼,“大人,你的麻烦来了。”

    来人正是宝音长公主和甲一。

    宝音是在腊月底返回天寿山为父母祭扫去的。

    昨年她也是在皇陵过的,今年也是一样,她没有回京,却万万没有料到,大年初一竟会等来这么一个惊雷。

    她同甲一紧赶慢赶从天寿山返回,直奔良医堂而来,可是,谢放却阻止他们见光启帝。

    谢放只听命赵胤一人,他也不是十天干,就算是甲一说话都不管用,油盐不进,气得宝音差点咬断了牙。

    孙正业在花厅里奉上茶,将宝音和甲一请进去。

    旧人相见,人还是那些人,世事却已非昨日。

    孙正业一阵感慨,可是寒暄之间,对于光启帝的伤情,老爷子却说得很是保守。

    “陛下真龙之身,天下之主,自有神灵护佑,定会化险为夷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