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重生:回到1991年〕〔原来我是绝世武神〕〔神话复苏:开局九个〕〔别人打职业,你是〕〔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08章 意外契合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孙正业是先帝在位时期的老人,有他出面,便是宝音心急如焚也得给几分脸色。

    厅堂里表面的和睦在赵胤进来时,终于土崩瓦解,宝音茶盖一放,冷气沉沉地看着赵胤,单刀直入。

    “阿胤,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是哪一边的人?”

    时雍意外地看一眼盛怒的宝音长公主,心里的紧张和担心反而落下去几分。

    开门见山地说话,总比绕着弯子的算计强。

    赵胤端正地行了个礼,淡淡道:“回长公主殿下的话,我是大晏人。”

    啪!宝音手落在茶盘上,茶盖在桌子上转了几个圈,终是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说得好。”宝音盯住赵胤,“你是大晏人,我是大晏长公主,我想看看大晏皇帝,怎就不行?”

    赵胤道:“当然可以。”

    他并不反对长公主探视光启帝,只是谢放不允许旁人接触皇帝,在赵胤没有回来的时候,拒绝了他们而已。时雍看宝音生气归生气,但并没有怀疑或者询问赵胤“谋反一事”,单从这一点看,她对甲一这个儿子还是信任的。

    于是,为免赵胤那脾气把事情弄得更糟,她赶紧笑着道:“我带长公主进去。”

    宝音在何姑姑的搀扶下起身,目光扫了时雍一眼,点点头,在走过甲一身份时,停顿一下,冷淡地道:“你们父子两个好好说会话吧。”

    原来不是不问,是把问的机会留给了甲一。

    时雍默默看了看赵胤,恭顺地领着宝音长公主往内堂。

    为了光启帝的安全,良医堂专门整理了一个“病房”供他使用,护卫之人全在门外,人数众多,但鸦雀无声。

    床上的光启帝安静地躺着,脸色如同雪白的纸片,一动也不动。

    宝音还没走近,鼻子便是一酸,“炔儿?”

    她眼泪落下,拉住赵炔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泪水湿透了眼眶却没有哭啼出声,坐了片刻,慢慢地抬头看着时雍。

    “你跟我说实话,陛下这伤到底如何?有几成把握?”

    时雍皱了皱眉,“三成吧。”

    三成?宝音只觉得眼前一黑,脑子嗡声作响,喃喃地道:“怎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炔儿?你快醒醒吧……”

    姐弟俩感情很好,时雍看宝音掉眼泪,也不知能说什么,她同何姑姑静静地立在旁边,等宝音情绪过去,这才开口道:

    “我们把陛下带到良医堂来,实属无奈之举。这一点旁人或许不懂,长公主殿下定是明白的。若非有良医堂,只怕三成希望都没有。”

    她说话比较直接,因为面对的是宝音这种直接的人,越是跟她绕弯子,她越会怀疑别有目的,不如就直接说了。只要宝音相信孙正业,就不会怀疑赵胤此举是别有他意。

    “本宫知道。”

    宝音转头,看她一眼。

    不仅听懂了她的话,也听懂了她的弦外之音。

    “你是怕本宫怀疑阿胤?给本宫上眼药么?”

    时雍闻声,连忙低下头,一本正经道:“民女不敢,民女只是说实话。”

    宝音看她片刻,长长叹息一声,“怪只怪本宫当年贪玩好耍,吃不得学医的苦,不肯随母亲研学医理,不然……”她目光扫过赵炔的脸,露出几分凄苦,“不然也不会像如今这般束手无策。”

    时雍看她这么感伤,也跟着揪心,“陛下吉人自有天相,民女相信,用不了多久,陛下就会好起来了。”

    宝音微微阖了阖眼睛,将眼泪憋了回去,再睁开眼时,脸色平静了许久。

    “好了,你同我说说那日的情况吧。”

    时雍相信在长公主到达良医堂前,已经听过不同的版本了,她不问赵胤,却选择了问她,自然是为了获得更为准确的消息。

    “是,长公主殿下。”

    时雍淡淡一笑,老实地低垂着头,将那日的事情,从自己的角度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给宝音长公主。

    宝音听罢,审视她良久。

    “依你之见,是何人设计了这场变故?”

    时雍低着头,“陛下遇刺时,民女不在场。大都督又恰好出了城门,事发后整个宫中混乱一片,民女目前很难理清。”

    “你倒也谨慎!”

    宝音语意不详地叹了口气,转身为光启帝掖了掖被角,郁郁地一叹:“俗话说,无利不起早。只需看此事发生,对谁最有好处,那就八丨九不离十了……”

    谁最有好处?

    如今朝堂上下谁人不说赵胤是受益者?

    若是皇帝驾崩,太子登基,那赵胤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整个江山都由他一人掌握。

    时雍心里微微一动,轻声道:“也不能这么想。”

    宝音眉目微沉:“你认为本宫说得不对?”

    时雍道:“不完全对。”

    宝音眯起眼,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时雍抿了抿嘴,说得认真:“乍一看大都督是受益者,引来怀疑也是应当。可长公主再细思一下,此计不是没成么?”

    她扫向殿上的光启帝,“据我所知,陛下是为了救太子才身受重伤的,民女以为,此事只是东宫之变的续章,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罢了。长公主殿下说,无利不起早,此话对极。一旦除去太子,谁最得利,这就是答案。”

    太子是向着赵胤的,赵胤自然不会针对太子。

    宝音蹙着眉,看她不语。

    时雍道:“大都督对朝廷忠贞不二,正因为他在非常时刻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这才免于陛下和太子被人算计。也因为有他在,太子如今才能安心监国,大晏皇朝才免于风雨飘摇,长公主殿下,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宝音眼帘微抬,在她脸上扫视片刻,忽而一笑。

    “小小女子竟能谈议国政,宋阿拾,你可真不简单。”

    时雍脸色不变地回视着她,目光冷静却也坦诚,“那是因为民女知道长公主殿下不是目光短浅的迂腐之人,这才敢直言相告。女子如何?男子又如何?生而为人,自是平等。”

    平等?

    宝音定定看着她,眼神凌厉如同冰雪,仿佛要穿透寂静的空间看入她的心里。

    时间仿佛定格。

    那一瞬间,时雍想了许多,甚至想到了长公主会以她出言不逊或是妄议国政而降罪,却没有想到,安静片刻,宝音长公主那张雍容秀美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笑容。

    “好孩子。说得不错!将军不必是丈夫,莫道女子不如男。”

    时雍松了一口气,感觉长公主这一关,至少过了半关,只要赵胤能搞掂他爹,应当就不会掀起更大的风浪了。自己家里不乱,才能腾出手脚来对付外人。

    时雍这么一想,对长公主就越发亲近了几分,长公主想在这里陪一会儿皇帝,时雍就亲自去端来茶水,还把她娘做的果点端过来让长公主尝鲜。

    说来也妙,二人观点很是契合。

    关注v.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时雍发现这位长公主的思想比大多数古代女子更为开明,至少比赵胤那老古板开明许多,很多她认为古人几乎不可能接受的思想,宝音居然一点就透。

    正说着话,长公主的丫头素玉过来了。

    “殿下,外面有位大娘来找宋姑娘,孙老爷子让我来通传一声。”

    大娘?

    时雍第一反应是王氏来了。

    没有想到,来良医堂找她的竟然是周明生的母亲周大娘。

    周大娘站在门外的寒风中,身边是一众守卫,她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放,脸色苍白,身体僵硬,看到时雍出来,这才松了口气。

    “阿拾,你可看到我家阿生了?”

    找周明生怎么找到她这里了?

    时雍摇头,“我已好几日没有见过他了。怎么,他不在衙门吗?”

    周大娘一听这话就着急起来,“除夕那天,他说要到去灯市当值,晌午扒了两口饭就匆匆走了。往年的年节,他也总是在衙门当值,从不在家过年,我便没有放在心上,哪晓得,这都初二了,他还未落屋,我担心他,跑到衙门一问,沈捕头说他今年本不当值,除夕那天倒是去了一趟衙门,在吏房里待了半日,天刚擦黑就匆匆走了,沈捕头他们都以为他办完差就回家了……”

    除夕?

    灯市?

    去了衙门,在吏房待了好半天,入夜时分走的。

    大年初二了,还不见人。

    这个时间节点,让时雍突觉不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