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12章 代天行罚
    冬夜漫长得仿佛天永远也不会亮。

    山上妖风四起,呼啸般荡起帘帷,雪花白茫茫地压在窗外的枝头,将夜幕下的山峦压成一片银白。

    白马扶舟懒洋洋地低头,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女子,一双眼眸邪气又诡谲。此刻的时雍,老实、乖巧,再不是那一副母夜叉般恨不得把他嚼烂入腹的样子。

    白马扶舟看了她许久,一双阴凉的眸子慢慢眯起,唇角扬了起来。

    哼!

    真狠。

    狠得令人心窝抽痛。

    白马扶舟掌心落在胸膛的那处伤口上。

    剑伤已经愈合,伤疤还在,长长的一刀,肉色的蚯蚓般爬在上面,丑陋至极。

    而这,正是拜这个女人所赐。

    “咳!”

    慧明轻咳一声,见白马扶舟转头,这才慢慢拖着脚步走进来。

    “君上,事情有变。”

    闻言,白马扶舟目光眯了起来,“什么?”

    慧明低下头道:“四方使者本来已经答应今日就与君上详谈,共商大计。可是也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派人来说,不见了。”

    四方使者是白马扶舟自任“天神殿主”后,借着慧明在邪君那处的人脉,好不容易搭上的线。按慧明的说法,这个四方使者便是为邪君发布任务的人,是那个神秘组织里唯一能接近邪君的头目。

    只要得到了“四方使者”的认可,那白马扶舟就是真正的邪君了,不仅能领导所有的人,还能掌握邪君所有的秘密。

    慧明以前也不曾见过这个四方使者,更不知道他是何人,身在何处。

    自从白马扶舟成了“邪君”,这伙人就像消失了一般。

    正月初一那天,白马扶舟突然带人到大玉山,找到那处秘道,直接带人将原本驻在此处的邪君旧部掀了,逼得四方使者不得不主动来谈。

    当时,吕雪凝和周明生,便已经被关押在洞中了。

    没有人知道白马扶舟是如何找到这个地方的,但是,对付这种暗黑势力,以暗制暗,以黑止黑,竟是最有效的办法。

    当白马扶舟还是朝廷的厂督时,行事处处受制,如今成了无恶不作的天神殿主,行事却方便了许久。而且,对方看他如此急不可耐,反而更相信他,愿意一谈。

    这突然发生的变故,白马扶舟一时琢磨不透。

    慧明道:“君上,是不是赵胤那几个侍卫逃出去,惹出什么乱子来了?”

    白马扶舟思忖片刻,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时雍,侧头对慧明道:“去问捎信的人,到底所为何事?”

    慧明叹气:“问了,他说不知。”

    哼!白马扶舟冷冷看着他,“他说不知,你就没有办法让他开口了吗?”

    慧明看着他眼里的冷光,心里骇了骇,双手合十,叫声阿弥陀佛,点头出去。

    白马扶舟站了息让,在床边的圈椅上慢慢坐下,看着仍未苏醒的时雍,静静不语。

    好一会,慧明回来了,脸上有惊疑之色。

    “君上,那人说,四方使者今晚见了一个特殊的客人,具体是谁,他一个传信的人也不会知道。不过……”慧明迟疑片刻,抬眸看着白马扶舟道:“君上,事态似乎不妙。”

    白马扶舟双眼微眯,“你是说?”

    慧明道:“是不是真正的邪君来了?四方使者识破了我们的计谋?”

    “哼!”白马扶舟俊脸猛地拉下,凉凉扫他一眼,“那本督是谁?”

    慧明立即低头,“是。君上才是真正的邪君大人。”

    ……

    天快要亮了,白雾缓缓从林中升起,远处有钟声传来,空山一片洁净。

    古旧的道观中,山风刮过,一个身着道袍手执拂尘的老道士,安静地盘坐在殿中蒲团上,双眼紧闭,嘴里念念有词,眉心皱起一道深深的川字纹。

    四周青烟袅袅,宁静异常。

    魏州站在他面前,许久,突然一哼。

    “道长竟然还能静心修行?”

    老道士突然睁眼,平静地看着魏州笠帽下那张肿胀得几乎变形的面容,忽而缓缓道:“你不该来。”

    魏州一步步走近他,“道长闭关这么久,也该出关了。我是来请你出关的。”

    老道眉头再次皱起,将拂尘搭在臂弯,撸了撸雪白的胡子,慈祥的模样,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

    “你不来,我自会出山相救。你来了,说不定就带来了尾巴。你怎会糊涂至此?”

    魏州静静地看着他,身子笔直地站着,面无表情地道:“赵胤没有怀疑我。”

    老道眯起眼瞧了魏州良久,突然慈祥地笑开。

    “他放你离开的?”

    “是。”魏州低下眉眼,脸上有一丝若有似无的伤感,“他是当真信任我。”

    老道士看着他叹了一口气,语气里满是无奈的叹息,“糊涂啊。赵胤此人行事如何,你比我更清楚。他怎会轻易相信你,你又怎能轻易相信他?”

    “我不信他又如何?就死在诏狱吗?”

    魏州突然抬头,目光里露出几分厉色,冷冷逼问:

    “我不是建章帝的遗腹子吗?既是天命所归,又有何惧?赵炔父子杀我父,夺我位,我们忍辱负重筹谋这么久,不就等这一日吗?虽说这次的事情功亏一篑,但眼下光启重伤,想是活不了多久了,而太子年幼,赵胤又遭众臣疑心,尤其定国公,不如我们趁此机会,直接举旗,振臂一呼——”

    唉!

    老道重重叹息一声,低头看着他受伤的手。

    “你先吃点东西,休歇片刻。我们再谋大计吧。”

    话落,他叫来一个道童,吩咐了几句,等道童送来饭菜,他又笑道:“把我房里的金波忘忧酒取一壶来,犒劳公子。”

    道童依言下去,很快取来酒壶,老道亲自起身为魏州倒满一杯,微微叹息道:“此次事败,也怪不得你,怪只怪那赵胤老奸巨猾,实难琢磨……”

    老道把酒端到魏州的面前,看魏州抬袖仰头喝下去,又微笑着一叹。

    “命不可忽,天不可违。既然你失败了,或许也是天命吧。”

    魏州看着他,皱起眉:“道长此言何意?”

    老道慢慢放下酒壶,平静地盯着他的眼睛,缓缓道:“这么好的机会你都失败了。那么,老天要你的命来做什么用?你去死吧。你死了,这个秘密就再也没有人知晓了。”

    最后四个字,他是微笑着出口的,一脸慈祥,眼睛里的光芒却极是冷冽。

    “我也是代天行罚。你别怪我。”

    “代天?你们不是说我才是皇子吗?我是皇子我是天,你算什么东西……”魏州手臂缓缓抬起,撑在桌上就要起身,人却突然软了下去,眼里露出一抹惊惧之色,望向那壶酒。

    “你……下毒?”

    老道微笑着看他,香炉里的香焚出淡淡的幽香。

    他微微眯眸,叹息一声,“罪过,罪过。你这没用的东西,早就该死了。是贫道太过仁慈了呀!有愧于天,罪过大喽。”

    “你————”

    魏州猛地站起来,突然翻桌子,欺身夺下他的拂尘,脸上露出恨意,“你当真以为我那么傻,会喝你的毒酒?”

    他扬高袖子,让老道士看袖子上那一团浸湿的酒液。

    然而,老道脸上却越发淡定,甚至对他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聪明!那你可有闻到贫道的熏香?香吗?”

    魏州脸上突然变色。

    只见他怒喝一声,身形乍起,如豹子般朝老道扑去,凶猛异样。人跃在半空又突然跌落在地,重重地喘息着,双眼赤红地瞪着老道,牙齿磨得咕咕作响。

    “你一直在……骗我。”

    老道但笑不语。

    正在这时,一个道童突然闯了进来,一边惊慌地奔走一边大喊进门,看到瘫在地上的魏州,愣了愣,一脸不解地道:“师尊,不好了,清虚观被官兵包围了。”

    “慌什么?”清虚道长一声暴喝,道袍扬起,突然扬起右手,五指一扣,捏紧魏州的脖子,深吸一口气,沉声吩咐道:

    “传令下去,就说锦衣卫草菅人命,滥杀无辜,我清虚观今日恐要毁于一旦了。凡观内弟子,悉数散开,东南西北四门,各自逃命,能活一个是一个。能活一个,也一定要将锦衣卫赵胤的恶行,告知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