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13章 一个故事
    自从清虚道长闭关修道以来,他便很少出现在观中了,能接触到他的徒子徒孙们很少,也没人知道师尊整日在后山闭关到底都做些什么。

    这道童约莫十一二岁,头上扎了个小髻,长得一副眉清目秀的单纯模样,似乎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看一眼被师尊摁在地上浑身是血的魏州,得了令便撒开脚丫往外跑。

    “不是说赵胤信任你吗?哼!”

    清虚道长死死掐住魏州的脖子,面目终于露出几分狰狞,“蠢货!就你这般猪脑也配和赵胤斗法?还妄想扯旗举事?你死了也别怪我,要怪就怪赵胤吧。”

    他虎口越发用力,魏州双眼鼓胀起来,说不了话,气恨地盯住他,一只手慢慢地摸索,耐心地摸索,终于摸到那一把掉落地上的酒壶。

    “啊!”魏州大叫一声,猛地抬起手臂,举着酒壶狠狠朝清虚道长的头上砸下去。

    可惜,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酒壶碎了,没有砸死人,却惹怒了清虚道人。

    “蠢笨如斯!”清虚道长突然拉动拂尘的长柄,眼前寒光倏地一闪,那拂尘里竟然抽出一把窄细的尖刀。

    刀尖锋利,刺入身体那瞬间,魏州竟是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本能地抬手,想抓住清虚道长的胳膊——只可怜,他的手没有力,在熏香的作用下,神智渐渐地涣散,只能眼睁睁看着清虚道长摁下神座的机关,然后在房里泼上桐油,将燃烧的炭炉掀翻在地……

    清虚道长的脸映在冲天的火光中,带着狰狞的笑。

    “一起去死吧。”

    噗!烈火遇上桐油,见风便狂啸而起。

    赵胤提刀入内,看到的便是冲天而起的火光,和满屋怪异的浓香——

    “不好!”随同他前来的许煜大叫,伸手去拉赵胤。

    “爷,快出去避火。”

    那火烧得极快,烧着了布幡与帘幕,字画、书籍,全是易于燃烧之物。

    眼看火势冲天,赵胤却突然以袖掩鼻,冲了进去。

    “大都督!”几个侍卫异口同声地惊叫。

    赵胤步伐很快,一把拖住魏州的身子,单膝跪在地上,探了探他的鼻息,啪啪两巴掌扇下去,见魏州睁开眼,厉色逼问:

    “人呢?”

    “那……”魏州话未说完,噗的一声,鲜血从喉头了溢出,将他没有说完的话堵住,唯有他的一只手指,慢慢地抬起来,指着那火光冲天的内室。

    赵胤抬头,望着熊熊燃烧的大火,双眼一凛。

    “灭火!”

    此时的清虚观里已是乱成一片。

    道士们得了师尊命令,纷纷四处逃命,庭院外、厢房里尖叫声四起,后山火光一起,前院亦有人趁乱纵火,一时间,几乎整座道观都淹没在了烈焰之中。

    清虚观也算是一座百年古刹,有些历史了,白雪覆盖的道观在峰峦环绕间古朴盎然,却又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断崖残壁极为险峻,这给了长年生活在此的道士们很大的便利。趁着火势,他们如兔子一般四处散开,极其精滑,给了抓捕的官兵极大的阻力……

    不怕狠的,就怕对自己人都狠的。这种玉石俱焚的打法,无疑是最为恐怖的手段,纵火焚观,毁去线索,不给敌人机会,也不给自己人活命的机会。

    赵胤将魏州拖出后山的内室,望着从屋檐滚滚而起的浓烟,眉宇紧锁。

    “传令下去,让五军营、三千营聚兵于此,以此山为界,封路十里,不许任何人出入。”

    侍卫:“是。”

    赵胤站到屋前的凸石上,举目望向白茫茫的远山,“发信号。”

    侍卫再次沉喝:“是。”

    一声响箭冲向天际,发出尖利的咀声。

    寒风夹着飞雪和浓烟在空中翻滚。

    那响箭升起,又落下,归于沉寂。

    关注公..众号,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没有人知道赵胤在给谁发送信号,却知这天又将迎来一场声势浩大的抓捕。

    兴许用不了多久,锦衣卫赵大人带兵铲平清虚观,纵火焚烧,杀伤无数,又将成为人们口中的谈资,成为他的又一桩“罪证”。

    风雪落在魏州的脸上,他躺在雪地上,身体几乎没有了知觉,但是双眼却睁开了,人也清醒了几分。

    “大都督……你……何苦?”

    赵胤回头,慢慢走到他的面前,蹲下丨身来,盯住他的眼睛,“醒了?”

    魏州就像没有听到他的询问一般,眼睛直盯盯地望着天际,气若游丝般喃喃。

    “没有人会知道这座道观里发生了什么……人们只会记得清虚道长广开恩路,舍粥救人,济贫扶弱……不会记得大都督你有过什么功绩……在他们眼里,你是杀人如麻的恶魔……数年后,百年后,数百年后,再有人走入这座道观,看到这里的遗迹,提起你时,只会记得你被写在史书上的模样,冷血、残酷、杀人如麻,曾经一夜烧死清虚观上百人……”

    赵胤低头看了他许久,脱下身上的风氅,盖住他的身体。

    “那又如何?”

    说罢,赵胤转头叫来许煜,“去找一块门板,把他抬下去医治。”

    许煜看了一眼几乎不成人样的魏州,低下眼帘,“是。”

    魏州咳笑,“不用了。我就快死了。”

    原来一个人临死之前,是有预感的,能感觉到死神的召唤,能感觉到空气的稀薄,能感觉到灵魂在逐渐抽离这个万恶的世界,肉体的痛苦变得麻木,呼吸也开始吃力,眼前的兵荒马乱就像只是一场梦境……

    魏州目光痴痴地从天际慢慢收回,落在赵胤平静的脸上,“想问什么……你问吧。我若是愿意,会说。”

    愿意说,会说。

    不愿意说,就不说?

    哼!

    赵胤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你从何时开始的?”

    背叛他吗?魏州眼睛眯了起来,嘴唇居然露出一丝笑意,似乎觉得他这个问题极是可笑:“你知道的,我……从来不是……你的人。从来不是。”

    他是十天干的乙一,从成为乙一那天起,他就是属于“十天干”的人。而“十天干”的创建者是先帝,不是赵胤。乙一这个名头,亦不是赵胤给他的。

    当年乙一听命于甲一,听命于先帝,是先帝去世前,这才当着甲一的面将“十天干”的首领印鉴交给赵胤,也将“十天干”交到赵胤手上。

    在那之前,魏州已经是锦衣卫的千户,与赵胤相识几年了。

    而赵胤那会儿,尚且不知他就是乙一。

    魏州肿胀的眼睛看着他,似乎有许多欲言又止的话,“这天底下,几人可为?又有几人能命令我?许多事情,大都督心知肚明……”

    赵胤沉眉,盯住他,一言不发。

    魏州道:“你和我都一样,从出生开始,就只是一把刀,一把杀人的刀。一把刀只有够快,够狠,才能活命。”

    说到这里,他缓了缓,突然浮上一丝怪异的笑。

    “你不想问什么,我倒有个故事要告诉你。”

    他看着赵胤平静的面孔,像是急欲倾诉一般,狠狠咬了咬牙,吐出一口血,吐字也更清楚了许多。

    “那年,我为你挡了一箭,你提拔我为千户,你猜,我为何要替你挡箭?”

    赵胤看着他不说话。

    魏州道:“为了得到你的信任,射杀你那一箭,便是清虚道长安排的……他们告诉我,我是天家之子,建章帝赵绵泽的遗腹子,咳咳……”

    他又咳出一口鲜血。

    建章帝这三个字在大晏是忌讳。

    建章朝在光启朝、永禄朝之前,建章帝是永禄帝的侄子,做了四年皇帝,被他的亲叔叔——也就是先帝推翻,最后惨死宫中。

    但多年来,一直有传言称,建章帝其实没有死,而是被心腹之臣从秘道救出离宫,辗转江湖,甚至更有一些人深信不疑,建章帝流落民间,只为招兵买马,总有一天会打回来,夺回原本属于他的帝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