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17章 护爱心切
    皁靴在雪地上踩得咯咯有声,马蹄陷在积雪里艰难地跋涉。

    时雍被白马扶舟用绳子捆绑在马背上,看着他这一群“最接近神”的部众,不免有些好笑。大白天光之下,少了神秘感,这群人就像舞台上的戏子一样没了遮掩,将一切袒露无疑。

    一柄旗杆在风中猎猎,旗上画着怪异的符号,写着一个“神”字,扛着它的那个部众,满手老茧,毡帽下的脸老实巴交,看不出半点坏人的模样。时雍觉得这些人像极了白马扶舟花钱雇回来为他撑场面的群众演员。

    而真正有杀伤力的黑衣打手,统计不足五十个,这些人骑着马,看着倒有几分凶狠的模样,于是,两拨人在一起,便产生了极大的违和感。唯有白马扶舟一人,一脸淡定,浑不在意地吩咐慧明。

    “走快些!”

    火光已经被抛在背后,他们已经出了秘道,正准备往山下走。周明生和吕雪凝没有马骑,两个人身上都有伤,在积雪中跋涉,相互扶携着,走得极是吃力。

    周明生看着吕雪凝被雪风吹得通红的脸蛋儿,在她身前蹲下来,“我背你。”

    吕雪凝看向他的脖子,那里的烫伤,水泡已经破了,流出了黄水,看着又心疼又难受,眼眶一下热了,“我能走。”

    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商家小姐,何时吃过这般苦头,她不想给周明生添麻烦,可是刚迈开步子,便跌倒在地,引来旁边的黑衣人哈哈大笑。

    有人调侃:“叫声爷,我来背你。”

    有人附和:“不叫爷,叫相好的也成!”

    周明生愤怒地大喊:“闭上你们的狗嘴——”

    砰地一声,他话没说话,后背就被人踹了一脚,跟着就有两个人骂骂咧咧地扑上去揍他。

    “不要!”吕雪凝回头一看,身子从雪地上爬过去,重重压在周明生的身上,生生替他抬了两拳,又倔强地抬头哀求:“他身上有伤,你们别打他,要打就打我吧。”

    “雪凝,你让开。让开!”周明生大声吼叫着,想要推开她,可吕雪凝不让,双臂紧紧抱住她,身子瑟瑟发抖,眼泪簌簌往下抖落,仍是不肯让开。

    “啊!”周明生大吼起来,“我肏你娘……”

    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情,速度极快,待时雍转头去看时,周明生已经大吼着翻过身来将吕雪凝护在背后,抓起地上的积雪,乱无章法地向四周的人挥出去。

    “住手!”时雍厉喝一声,看着冷眼旁观的白马扶舟,身子用力扭过去,“你就是这般约束部众的?你眼瞎了,你看不见他们在调戏姑娘?”

    她气得浑身发抖。

    白马扶舟双眼半开半合,看着她盛怒的小模样突然笑了。

    “姑姑对恶人的要求,会不会太高了?”

    时雍一愣。

    “我既是恶人,自然得有恶人的样子。”白马扶舟懒洋洋地看着她,抬手在她的马儿身上猛地一拍,“姑姑若是想和他们同甘共苦,我成全你。”

    马儿吃痛,抬高前蹄,嘶鸣一声,时雍手被缚着,握不了缰绳,也没有办法保持平衡,身子顺着马背便往下滑——

    白马扶舟等着她的惊叫声,或是像吕雪凝那般求情。

    可是,时雍不仅没有叫喊求情,反而顺着马背滑下去,身子在雪地里打了个滚,抬脚便踢起一堆积雪,朝他身上飞了过来。

    白马扶舟愣了半晌,看着她满头满脸的残雪和一双俏眼里不带掩饰的杀气,哼笑一声,走过去将她扶起来,端详片刻,缓缓拭去她脸上的雪沫,轻叹一声。

    “你便如此恨我?”

    这人看着清瘦温雅,其实极为有力,时雍挣扎一下,没有挣脱他的手臂,突然停下来,嘲弄地道:“一个恨字?怎配得上你的所作所为?”

    两人挨得极近,白马扶舟几乎能听到她的呼吸,一低头便能看见她愤怒的面孔和修长洁白的颈项……

    不自由主地,他缓缓便将虎口卡在她的脖颈上,轻轻一束,将她下巴往上抬,然后看着她因为气紧瞪大了俏丽的杏眼,心里那口气总算缓了下去,嘴角露出了一丝笑。

    “你很爱为人出头。”

    时雍脖子在他的掌心里牢牢控制着,说不出话,一双手也被反剪,身子只能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摇摇晃晃,然后为了获得那仅有的呼吸,不得不心力贴着他抬高头,才不至于倒下。

    这是侮辱。

    她双眼圆瞪着他。

    白马扶舟又笑,“爱管闲事不是好事,姑姑。你看看你这性子,为你招来多少麻烦?”

    时雍斜过眼去,眼里看不到一丝死亡的恐惧,一个字没有说,眼神却仿佛说尽了对他的嘲弄和讥诮。

    “是不是每一个爱护你的人,你都会为人家拼命?赵胤如此,周明生也如此?”

    白马扶舟只管问,而时雍答不了,他似乎也不想听答案。

    四周一片寂静,时雍有些耳鸣。

    她额头浮起冷汗,眼里仍有讽刺,直盯盯地看着白马扶舟,仿佛在笑他一无所有,没有朋友,没有值得托付性命的人。

    “你看你,多傻!救不了别人,又害了自己。”白马扶舟又用另一只手缓缓擦拭她的脸,将她头上的汗水拭干,等她恢复洁白干净的模样,他才满意地笑着。

    “我确实不舍得你死。像你这么有趣的人,我见的不多。荒谬吗?你如此恨我,几次三番要我的命,我却不舍得你死,单单只因你是个有趣的人。”

    说罢,他自嘲般沉下眼皮,眼梢带出一丝笑。

    “你说我这个人是多么无趣?”

    无趣才会渴望有趣,日子灰白得不见色彩才会在看到灵动的她时产生一丝向往吧?

    白马扶舟看着她的挣扎,轻喝一声,“你说我掐死你,埋雪里,赵胤能找到吗?”

    时雍觉得他说这话时,表情极是怪异,而他掐在脖子上那只手越来越紧,紧得她呼吸都困难,更别说有力气思考了。

    她眼里的血丝越来越重,除了厉色地看着他,什么也做不了。

    眼前是满天的白,脑子里一片缺氧的空白……

    她听到周明生和吕雪凝的喊叫,却不知道他们喊的什么,在这一刻,她几乎再次感觉到了那种濒临死亡般的惧意。她并不想死,更不是有意去挑战白马扶舟的底线……而是无奈地发现前世今生,她不论怎么改,还是那个时雍。

    如白马扶舟说的那样,好打不平,见不得肮脏污秽的事情,会为值得的人、为公理正义去拼命。

    莫道女子无胆气,临渊拔剑斩寇敌!

    只可惜,这个世道男子为尊,她这般女子总归是错付了,也来错了……

    时雍意识陷入混沌,许久脑子里都是白茫茫一片,不知是落雪还是那个让她生命轮回的时空。

    罢了!

    时雍是在一道狗吠声里清醒过来的。

    大黑从山坡上俯冲下来,发出地动山摇般的咆哮,矫健强壮的身躯借着往下的惯性一跃而起,扑向白马扶舟。

    劲爪利齿,勇猛异常。

    大黑忠诚的信仰让它毫不犹豫地扑向敌人,不顾自身安危,也看不到四周那些密密麻麻的敌人,它咬住白马扶舟的手臂,蹦跳起来,整个身子吊在他的身上,不论白马扶舟如何打它,就是不肯松嘴,那愤怒凶狠的模样根本就不像一条狗,而是一匹狼……

    白马扶舟知道这是时雍的狗,知道它就是黑煞。

    他也知道时雍死后,这条狗无缘无故地跟了宋阿拾,可是这一刻,他在大黑身上看到的是它当初维护时雍的样子。这性子随了它的主子,除了拼命,还是拼命………

    傻孩子!

    白马扶舟冷笑着,看一眼满是鲜血的胳膊,手松开了时雍的脖子,大黑却仍是瞪着他,一双眼杀气腾腾,嘴里低呜咆哮,如同兽类。

    时雍恢复一丝清明,转过头,“大黑……”

    声音未落,她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白执、许煜,然后她看到了赵胤。

    他们从雪地的另一头狂奔而来——

    赵胤骑马冲在最前面,马儿踩在雪地上没有声音,可是他冷肃的面孔却仿似有天崩地裂般的嘶吼。白马扶舟从来没有见过他惊慌的样子,这一刻,他看到了,赵胤从差不多一里开外的雪地朝他飞奔而至,面色冰冷,满带杀气,还没有走近,便一刀劈死了前面那个试图阻止他靠近的人。

    “君上!”

    白马扶舟莞尔,松开手,任由时雍软软地跌落在地上。

    “都退下!”

    赵胤的马蹄终于近了。

    一阵风起,雪屑飞动!

    时雍看到了他脸上的愤怒,她想笑一下,可是拼尽力气,笑容还是没能完成,就软软倒在地上。大黑围着她不停地叫,舔她的脸,舔她的手,慌乱而急切。

    赵胤跃下马,一把抱起她揽入臂弯,绣春刀旋即出鞘,在风中划过一道寒光,指向白马扶舟。

    “为什么?”

    因为她有一个赵胤就够了,不需要另外一个对她好的人,让她再去为人拼命。

    白马扶舟缓缓一笑,低下头,摊开右手看了看刚才掐过她细白脖子的食指和拇指,好半晌才抬起眼皮,目光轻轻掠过时雍紧闭的双眼和苍白面孔,懒洋洋地一笑。

    “没有为什么。她冤枉我,我报复她。”

    ------题外话------

    三更毕,晚安,明儿见啦~~~

    ps:有月票的小姐姐,记得投给《锦衣玉令》哦,比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