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23章 终身大事(二合一)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王氏看朱九的表情,不像什么坏事,轻笑一声,连忙拿眼神示意宋香。

    “死丫头,还不快去给你爹拿衣裳。”

    宋香诶声应着进屋去了,王氏却走近朱九,悄悄往他手里塞东西,小声道:“朱大人辛苦了,不知大都督找我们家老宋和阿拾,是什么事呀?”

    朱九低头看到手心里的银子,哭笑不得,“宋大娘,你别折我的寿呐,这个我可不敢要,大都督会拧了我脖子的。”

    王氏斜他一眼,笑盈盈地道:“哪有那么可怕。大娘请你吃茶还不成。”

    朱九赶紧将银子塞回去,看着王氏的表情,笑着瞥了时雍一眼,“是案子的事,大娘您不必紧张。”

    案子的事,不是说她家阿拾的终身大事?

    王氏的脸上瞬间流露出一丝失望,一把抓回银子,拉下脸来,“去吧去吧。”

    朱九掌心一空,不明所以地挠了挠脸,费解。

    予安套了马车出来,时雍小心地扶宋长贵上了车,朱九骑马跟在马车边上,徐徐走出宋家胡同。

    时雍打帘子同朱九讲话,问道:“九哥,大人有什么发现?”

    朱九转过头来看她一眼,“是厂督大人。”

    时雍挑高眉梢,“哦?”

    马车在锦衣卫的大门前停下,赵胤似乎也刚刚赶到,上前朝刚下马车的宋长贵端端正正地行礼问好,这周全的礼数把宋长贵吓得手一哆嗦,双腿有点发抖,说话颇不自在,眼睛都不敢直视这个杀人魔王。

    “大都督有礼,有礼。不知此时召见,有何要事?”

    赵胤侧目看了时雍一眼,“本座想劳烦宋大人帮忙掌个眼。”

    掌眼?

    他能掌什么眼?

    时雍和宋长贵对视一眼,跟了进去。

    ……

    不得不说,术业确实有专攻,时雍之前搞不清楚的那些毒物,白马扶舟只用了两个日夜便有眉目了。时雍在锦衣卫那个库房里,看到了白马扶舟的“培养皿”,一个个类似琉璃盏的小瓶,光怪陆离,奢侈万分。

    白马扶舟在大部分瓷瓶上都贴了标签,时雍进去一看,叹为观止。

    “大都督、宋大人,请看。”白马扶舟淡淡看一眼赵胤和宋长贵,眼神故意忽略时雍,淡定地向他们介绍道:“本督将毒物进行了区分,上面都贴有标识。”

    “若以毒性区分,可得四类。一曰剧毒、二曰极毒、三曰有毒、四曰轻毒。”

    “若以毒物对人的害处,可分五类。一曰元神之毒、二曰糜烂之毒、三曰全身中毒、四曰失能之毒。”

    “若以毒物之源来区分,可得三类。一曰草木之毒,二曰邪病之毒,三曰矿石之毒。”

    白马扶舟眼中布满一层血丝,显然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很是费了些精力,而时雍冷不防被一个古人科普了毒性、药理、毒物作用,对他不禁刮目相看。

    在白马扶舟介绍那些毒物的时候,她便有一个疑惑,没有仪器,他是怎么在短短两日就把这些东西划分出来的?

    白马扶舟没有看到时雍眼里的疑惑,或说,自打她进屋,他就没有看她一眼,介绍完了毒性,他拿起其中一个琉璃小瓶,指着里面的毒物,淡淡地道:

    “呈给陛下的圣像所用之毒,便是这个。”

    他又拿起另外一个。

    “吕家人所中之毒,应当是这个。大帽胡同死的那几个人,亦是如此。”

    将琉璃瓶放回去,他再拿起另一个瓷瓶,双眼眯了起来,“这个密封在瓶里的,便是水洗巷张家所中的蛇毒了。此毒炼于毒蛇之中,却无须啮咬伤,便可入血液。中了此毒之人,死前极为痛苦,是为剧毒。”

    听到这里,时雍眉头蹙了起来,突然问道:“那你我在天寿山遇险时,我中的那个毒,又是什么毒?”

    白马扶舟淡淡看她一眼,背过身去从木架上取下一个青瓷瓶,上面标着“轻毒”、“元神”两个标签。他拿给时雍,一板一眼地道:“不致死,却致幻。”

    “唔!”

    时雍拿起看了一下,又看着另外那些瓶瓶罐罐,突然发现经过白马扶舟梳理后的毒药,发现这些东西其实已然是一笔宝藏和财富了——得花费多少时间、精力和金钱,方才制出这么多毒物?

    她不由问:“可有解药?”

    白马扶舟不冷不热地道:“轻毒可解,剧毒不能。”

    时雍点头,问出了心里的疑惑,“敢问厂督,是如何鉴别出这些毒物的?”

    想她为了搞清楚毒物和药性,让朱九抓老鼠养老鼠可是好一阵忙活,在没有仪器的情况下,她是当真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来的,因此白马扶舟能做到这一点,确实让她又佩服,又心生好奇。

    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现金/点币等你拿!

    哪料,她说罢,却换来白马扶舟一声嗤笑。

    “这便是要宋大人前来的原因了。”

    看他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时雍将不解的目光望向赵胤,“大人?”

    赵胤面色平静地道:“大牢有数百个死囚。”

    短短几个字,惊得时雍一身冷汗,毛孔都张了开。

    怪不得白马扶舟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搞清楚这些毒物药理,原来他根本就不是借助仪器或者小老鼠来做实验,而是直接用活人。而他们让宋长贵来的原因,正因为宋长贵是个老仵作,有二十多年的仵作经验,他们需要宋长贵再对那些死囚进行验尸,以便确认是否和之前案件中发生的人死因一致,同时确认毒物能不能一一对应。

    兴许是心里有结,时雍几乎下意识想到了天神殿。

    她一脸惊骇地看着白马扶舟,“你怎能如此?”

    白马扶舟眯起眼看过来,眼里有一抹阴凉的笑意,“既犯死罪,那便是该死之人。既然该死,怎么死都是死。能死得其所,何尝不是他们的恕罪?”

    时雍哑口无言。

    她很想说白马扶舟的做法泯灭人性,太不人道。可是在这个时代,死囚本就毫无尊严可言,又何谈人道?她不能奢望这些贵人对死囚有怜悯之心。他们没有做错什么,做的是她,错位的观念。

    这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宋长贵差人去叫来了宋辞,两个人换了衣服进入大牢,时雍想要去帮忙,被赵胤出声制止了。他在锦衣卫衙门里摆了一桌夜膳,招待白马扶舟,也为时雍备了一些甜品和汤水,可是时雍一口都吃不下。

    她走到空旷的院中,仰天望着漆黑的天际,一言不发地站了许久。

    大黑走出来,吐着舌头坐在她的身边,一人一狗静静而立,直到身上披了一层薄薄的飞雪,赵胤才撑了伞出来,走到她的身后,将伞支在她的头顶。

    他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她。

    时雍眉尖微蹙,回头望着他轻轻一笑。

    “大人怎地也出来了?”

    赵胤眼波微动,在夜下荡开一层复杂的涟漪,“阿拾不开心?”

    时雍轻轻笑了一下,有些勉强,“没有。”

    她的笑好像浑不在意,可眉间眼底的暗影却出卖了她的心绪。

    赵胤不是一个善人,做事自有规矩,更不会受女子左右。换言之,他对个人情绪的掌握能力很强,二十多年来,他始终一丝不苟,很少像今日这般,因女子轻颦的眉而失神。

    他能察觉时雍的情绪,可他并不知道为什么。

    想了许久,赵胤似乎仍无头绪,只是低头看着她,皱眉道:“下雪了,外面冷,进去吧。”

    时雍拉了拉肩膀上的风氅,含笑摇头,“我再站一会儿,等我爹出来就回家。”

    赵胤道:“宋大人没那么快。”

    时雍道:“没关系,我能等。”

    赵胤怔了下。

    正月的京师夜晚极寒,这般站在风雪下面,哪里能好受?他看着女子坚毅又执拗的眉宇,喟叹一声,再往前走了两步,与她并排而立,将大半边伞撑在她的头顶,自己落了满身的飞雪也一动不动。

    时雍知道他的腿疾情况,她可以这么吹着冷风站在雪里受冻,他却不可以,一旦引发旧疾,他又有罪受了。

    不到片刻,她就站不住了,伸手去拿伞。

    “走吧,进去。”

    赵胤没有说话,默默握住她拿住伞柄的手。

    两个人同撑着一把伞,在飞雪中相对而视,眼对眼,寂静无声。

    “阿拾。”

    赵胤伸手揽住她的腰,往自己怀里带了带,低头看着她的眼睛。

    “我的许诺,一直记得。你别失信。”

    什么?时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狐疑地看了他片刻,这才想起他曾经说过,等这桩案子了去,他就请皇帝赐婚。可是,如今光启帝都那么躺着,怎么为他赐婚?

    时雍问:“陛下醒了吗?”

    赵胤面无表情,“人人都说我权倾朝野,阿拾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时雍愕然望着他,“你是说——让小太子下旨?”

    太子既然代为监国,那么皇帝没法下的旨,赵云圳可以,皇帝没法赐的婚,赵云圳可以。

    时雍怔了怔,轻笑出声,“你要去逼小太子?”

    这位太子殿下可不是好搞的人,而时雍比谁都知道,赵胤和赵云圳的关系,根本就不像外间的人猜测的那样,赵云圳不仅不是傀儡,还十分能搞事,他怎会轻易屈服?

    “我很好奇,大人要如何说服太子殿下?”

    赵胤轻轻捋她的头发,慢声道:“只要我想,天下事无不可为。”

    如此冷漠又自负的话语,让时雍有些哭笑不得。真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大奸臣”呀。时雍想到赵云圳听到这话的表情,很是期待、也很是想笑。但此时此刻,她觉得应当矜持一下,于是略略低下头,羞涩地将头搁在赵胤的肩膀上。

    “那我便等着好了。”

    赵胤微微一叹,揽紧她。

    夜下飞雪,赛银欺霜,静静地落在二人的伞上。

    没有人说深爱不移,没有人说喜欢到骨子里,相识相知也没有许多年,但如此相拥,总是不腻。有些人,不必道万万千甜言千千万蜜语,只须安静地站在身畔,便想要余生不负,结发如霜。

    沉重的大门被拉开,声音被风雪掩盖,没有惊扰到雪下相拥的二人。

    白马扶舟停下脚步,站在落雪的屋檐下,脸上的笑容慢慢凝滞,看着飞雪看着狗看着她,一张俊朗的面孔满是冷意。

    “厂督,伞——”

    宋慕漓刚要撑伞就被白马扶舟胳膊拂开。

    “滚!”

    他声音喑哑,站了片刻,无声地呼出一口气,一点一点松开紧握的手,那双幽潭般摄人的眼皮慢慢噙了几分笑意,眼眉挑开,修长的手指摊了开,“拿来。”

    宋慕漓把伞柄交到他的手上。

    白马扶舟徐徐撑开,一个人走向夜下停放的马车。

    天空一片银霜,染白了大地,白马扶舟独自上了马车,冷眼而笑。

    “开门!”

    锦衣卫大门徐徐洞开,赵胤侧过头看了一眼,眉头几不可见地微微一皱。

    时雍察觉到赵胤的异样,仰头问:“大人,怎么了?”

    “没事。”

    “白马扶舟走了?”

    “嗯。”

    “外面太冷了,我们进去吧?”

    赵胤轻轻揽住她的肩膀,返身回屋。

    马车里,白马扶舟默默地望一眼他二人相依的背影,慢慢放下帘帷,阖上双眼。

    车辘滚动,黑漆的车身驶出大门,背后的两扇大铁门重重合上,撞出一道沉重的闷响,惊得寒鸦忽而惊起冲向天际,翅膀拍打间划出一道悲鸣。

    “慕漓。”白马扶舟突然开口,“去告诉长公主。”

    宋慕漓紧张地拉紧缰绳,骑马走在马车边上,闻言凑近了一些。

    “厂督,说什么?”

    白马扶舟迟疑片刻,淡淡道:“就说我回来了,明日再去拜见她老人家。”

    “是。”

    宋慕漓猛地一夹马腹,越过马车往宝音长公主的别院方向飞奔而去。

    寒风肆虐,夜沉如墨。

    马蹄卷起千层雪。

    光启二十二年如那一辆黑漆的马车,渐行渐远。飞雪不知终化水,笑看银刀镇山河。苍穹下,一柄绣春刀徐徐出鞘,翻开了光启二十三年波澜壮阔的一页————

    (本卷完,下卷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