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32章 不肯服软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一年一度的上元节,整个京师都很热闹,但东宫里却冷冷清清,时雍迈入门槛感受到这气氛,便皱起了眉头。

    不是说备了花灯和美食,请她入宫吗?

    时雍和赵胤相视一眼,没有说话。

    东宫的院落里很里安静。不是没有人,而是所有人都静静地立在太子寝殿的门外,一个个僵硬地站立着,无声无息,如同雕塑一般。

    时雍有些奇怪,“这是怎么了?”

    赵胤沉默,走到殿门,看到了那个白日里来传旨的小太监,他跪在地上,正挨罚呢。

    “殿下呢?”

    小太监看到他二人,脸苦得仿佛要哭出来了。可是,他摇摇头、不开口,苦着脸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指了指殿门,用眼神告诉赵胤——他不能说话,但太子殿下在寝殿里面。

    赵胤看他一眼,抬步上前抱拳拱手。

    “臣赵胤叩见太子殿下。”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里头好半晌没有动静。

    赵胤皱眉,又端正地请了两遍安,上去敲门,只听得砰的一声,大门打开了,一只椅子腿从里面飞了出来。

    好端端的椅子都能被肢解,可想而知,这孩子发了多大的脾气。

    时雍望了赵胤一眼,对着殿里道:“太子殿下,民女来看你了。”

    又是一阵沉默。

    赵胤道:“既然殿下已经就寝,那臣先告退了。”

    “进来!都进来!”赵云圳的声音适时响起,冷冰冰的,气鼓鼓的,但他能出声,就证明气已经消了大半。

    时雍和赵胤交换个眼神,一起迈入内殿。

    这才发现,里面还有几个人。

    除了赵云圳之外,还有小丙、小宫女,小太监,几个人全部像木头人一般站在殿中,与门外的人并无两样。

    赵胤沉默地看着赵云圳,满脸严肃,一言不发,直到把赵云圳看得心虚,把脸别开,重重哼了声。

    “你们舍得来瞧本宫了?”

    时雍看着他倔强的小脸儿,笑盈盈地道:“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我还以为东宫招了鬼怪,所有人都变成哑巴了呢?”

    赵云圳不高兴地看他,“反正也没有人愿意理我,我也不想听人讲话。”

    “怪不得,原来是殿下大过节地折腾人!”时雍道:“殿下是储君,您可以由着性子来,只要您高兴就好。”

    说到这里,她看了看甲一和小丙,又规规矩矩地问赵云圳:“我和大人是不是也要闭上嘴?不许说话不许动?殿下看看,我站这里,还是站哪里合适?”

    赵云圳整天待在东宫,除了憋屈之外,也是因为今日过节,他见不到想见的人,这才发了脾气,但他性子虽拧,却并非狠心的孩子。

    听得时雍这句以退为进的谴责,他面有异色,哼声,“谁让你们不许说话不许动了?”

    小孩子学会了掩饰情绪,看她一眼,吩咐小丙道:“去,让他们各自散去,禁令解除。”

    小丙长长松口气,“是。”

    东宫所有人都怕赵云圳,小丙其实是不怕的,他顺着赵云圳,由着他罚站,无非为了哄他开心而已。

    阖家团圆的上元节,堂堂储君,却比谁都孤独。

    小丙出去时,看了赵云圳一眼,小声对赵胤说道:“殿下还没用晚膳呢。”

    赵云圳恼了:“谁让你多嘴?”

    在这座宫殿里,权势最大的便是这个小孩子,没有人能管束他,可孩子就是孩子,哪怕贵为太子仍然是个孩子,行事多有幼稚。

    时雍原本笑盈盈的脸,一听这话便拉了起来。

    “生气了便折腾人,甚至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殿下当真是教人失望。”

    她声音冷沉,面色难看,听得赵云圳一脸错愕,把旁边的宫女太监都露出了害怕和困惑。

    这个宋阿拾是多大的胆子,敢对太子出言不逊?

    赵云圳盯着她看,“你在教训我?”

    时雍道:“民女不敢。民女只是心疼殿下。”

    赵云圳原本还有点不开心,听她这话,小脸上的愠色瞬间收敛,负着手站起来,轻咳一声。

    “本宫饿了,传膳。”

    门口跪伏的嬷嬷长长松口气,“是。”

    赵云圳看一眼赵胤,见他从进门开始就站在那里,不理他,不跟他讲话,甚至也不像往常那般训他。赵云圳的心虚感越发地扩大,眼神斜过去瞅他几回,自己找了一个台阶。

    “赵爱卿。”赵云圳一本正经地道:“你陪本宫用膳。”

    赵胤面无表情地道:“回殿下,臣用过了。”

    赵云圳眉梢一抬,不满意地道:“用过了就不能再用?”

    赵胤皱眉不语。赵云圳心里气鼓鼓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宁愿赵胤凶他,也不愿意赵胤这般冷漠地对他。因此,一个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的孩子,为了引来关注,只会再次去激怒他。

    “若这是本宫的命令呢?”

    赵胤淡淡看他一眼,拱手,“臣,莫敢不从。”

    他几乎没有犹豫就应下了,行着君臣之礼,保持着君臣的距离,可赵云圳不仅没有因为赵胤的妥协而开心,内心的空缺越拉越大,仿佛快要伸出钩子来,把他的心钩出一个破洞。

    怎么填都填不满。

    赵云圳越发生气,不喜欢他这个样子,可他顺着他,宠着他,他又找不出半点不是去为难他。

    “赵爱卿。”赵云圳想了想,又道:“本宫给你的赏赐,你可还满意?”

    赵胤道:“满意。”

    见他想也不想就说了这话,赵云圳又是意外又是吃惊,看看他,再看看时雍,不见他们脸上有半分异样的情绪,便有点搞不清楚了。

    难道阿胤叔当真如怀宁所言,喜欢美人,喜欢多多的美人?阿拾也未见生气,或许她并不如他以为的那般喜欢阿胤叔?

    孩子自个儿琢磨着,突然就眉开眼笑起来。

    “坐吧,都坐下说话。”

    宫女们将晚膳陆续传上来,很丰盛,赵云圳胃口大开,忍了这么久的饥饿,作也作够了,这会儿又有赵胤和时雍在旁陪坐,他一口气填饱了肚子,这才发现赵胤和时雍都没有动。

    “你们不喜欢吃吗?”

    赵胤沉眉,“臣不敢用。”

    时雍看他一眼,“民女也不敢用。”

    赵云圳好不容易缓和过来的情绪,瞬间跌落千丈。

    在他的内心里,有一个小人儿,很想像往常那般扑过去,抱住赵胤撒娇,听他训他,听他无奈地叹气。可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左右着他,让他不愿意先在赵胤面前低头。

    一旦低头,还有什么理由不允许他的要求,一旦服软,那不是得由着他的摆布,把阿拾许配给他吗?他们两个如今已是这样忽略他,一旦他俩成了婚,有了小孩子,哪里还会来理会他?

    赵云圳眼圈一红,强忍鼻腔的酸涩,冷冰冰地道。

    “不吃就撤下去吧。”

    宫女过来收拾桌面,赵胤慢慢站直身子,平静地朝赵云圳行礼,“夜深了,殿下若没有吩咐,臣告辞了。”

    赵云圳微怔,“还不到子时,急什么?”

    赵胤道:“殿下早些安寝。”

    赵云圳拉下脸看他二人,最后目光落在时雍的脸上,慢吞吞地道:“那赵爱卿退下吧。阿拾留下。”

    时雍微怔,刚想说话,赵胤已拱手替她答了,“殿下,这不合礼数。”

    赵云圳一急,咬牙发狠,一副不讲道理的蛮横样子:“怎么就不合礼数了?本宫要她留下来陪我,那她就得留下来陪我。”

    赵胤抬头,“阿拾是臣的未婚妻室。殿下说为什么不能?”

    这句反问不冷不热,不卑不亢,呛得赵云圳说不出话来。他不是不懂规矩,他也不愿意这样对待赵胤,可他就是生气,就是很生气。

    “本宫尚未赐婚,如何就是你的未婚妻室了?”

    赵胤面不改色,“臣身受皇恩,这才请旨让殿下赐婚。既然殿下不许,那臣便自行决断了。”说罢,他顿了顿,“今日臣已上宋家提亲,宋大人也已允诺。”

    赵云圳听得急了眼,“你都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可你上门去提亲,你父亲可有同意?又是何人与你为媒?”

    赵胤平静地看他,“我已告祭亡母。请鹦鹉为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娇美娘子种田忙〕〔龙宸〕〔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