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重生:回到1991年〕〔原来我是绝世武神〕〔神话复苏:开局九个〕〔别人打职业,你是〕〔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35章 我就是厉鬼
    这档子事也真是巧合。

    时雍看着乌婵青白不匀的脸,微微皱了皱眉,说道:“难不成陈家当初定亲,没有指定是哪位小姐么?说让你嫁就让你嫁了?”

    乌婵冷笑,“据说这桩亲事是定国公夫人在世时定下的,那会子徐家的老爷子也是德高望重很受人敬重的贤能之人。两家定亲那会儿,陈萧还在他娘的肚子里呢,徐家小姐又怎会出生?

    这些年,徐家每况愈下,定国公府又迟迟没有履行婚约的意思,若非陈萧受伤坏了身子,徐家原本早就断了高攀的心思。听说徐家的嫡小姐都在相看女婿了,哪料,定国公突然提起婚约之事。哼!”

    乌婵懒洋洋地端起茶杯,又是冷叹。

    “若非如此,我这个爹恐怕也想不起我这个女儿。”

    乌婵越是说得若无其事,时雍越是能从她脸上看出悲伤。

    听罢,她慢慢拍拍乌婵的后背,“你怎么打算的?”

    乌婵哼声:“休想!”

    “你能这么想,那就是有主意了,还烦恼什么?”时雍微微一笑,“他姓徐的要和定国公府联姻,与你姓乌的何干?让他的女儿嫁去,你就当没有这个爹好了。”

    乌婵嗯一声,点头。

    时雍看她神色落寞,心知她的情绪并不会像她旁观者以为的那么轻松。乌婵这人外刚内柔,心软得很,她娘死得早,对父爱自是有所期盼的,一时半会,肯定难以释怀。

    “那个被他祸害的姑娘跳楼死了,你可知晓此事?”

    乌婵尚不知宋月的身份,提到陈萧,又忍不住问起此事。

    瞧她那一副咬牙切齿的痛恨模样,自然是不会对陈萧生出好感的,时雍有些叹息,点点头,“是我堂妹。”

    “什么?”乌婵双眼瞪大,对陈萧之恨就更为深切了,“说他是衣冠禽兽都是便宜了他。此人就是禽兽不如。不能人道的男子,心思才会这么丑恶、歹毒!”

    时雍看她一眼,琢磨着这话,突然生出一丝怀疑。

    “你怎知他不能人道?徐侍郎也不会告诉你这个吧?”

    乌婵道:“燕穆调查袁凤时,不是有提过么?他伤的不仅是腿,还有……那个什么。哼,活该!要我说,这样的败类还娶什么媳妇?直接去做个太监不是更合适?袁凤也是瞎了眼,与这样的人私通,反误了自家性命。”

    时雍知道她心情不好,便不答话,由着她拿陈萧出气,用最恶毒的话辱骂他。

    二人在茶肆坐了约莫小半个时辰,等乌婵情绪渐渐平稳,这才相伴走出来。

    令人尴尬地是,陈红玉就坐在外间。

    她身着男装打扮,一个人默默品茗,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俩。

    时雍与乌婵对视一眼,上去招呼,陈红玉没有多说什么,似乎不知道乌婵与徐家的渊源,与她们寒暄几句,各自离去。

    离了茶肆,乌婵长长松口气。

    “可惜陈小姐,这么好一个姑娘,竟有一个牲口不如的兄长。”

    时雍不置可否。

    与乌婵分道扬镳后,她去了四夷馆。

    来桑看到她来,很是兴奋,上蹿下跳得像一只兴奋的野兔子,让侍卫将他母亲从兀良汗捎来京师的吃食和皮毛之物都挑了好些出来,全部打包给时雍。

    时雍哭笑不得,“我来找二皇子,是有事请教。”

    来桑看她这表情,脸上的笑容一扫而光,气咻咻地摆摆手,坐下来发懒,“就知道你无事不会来献殷勤……”

    “这叫无事不登三宝殿。”时雍纠正他的说法,坐到他的对面,待来桑把左右屏退,这才将那张拓印的狼头图案拿出来,摊开在他的面前。

    “二皇子看看,是不是兀良汗的刺青?”

    来桑一惊,拿起那张纸来仔细看了片刻,摇头,“有些像,但又不是。”

    时雍道:“如何说?”

    来桑抬眼看她,微微皱眉,语气有些犹豫,“刺青所在的地方和形状与兀良汗的黥刑是有些相似的,但图案略有不同。”

    时雍问他,“你看这是个什么图案?”

    来桑道:“狼头。”

    时雍抿了抿唇,“能看出小姑娘来吗?”

    “小姑娘,哪里有?”来桑对着光又看了两遍,摇摇头,放下拓纸,语调低低地道:“阿拾,你这是从何而来?难不成又有人死了?”

    时雍没有明确地告诉他。

    “就是突然看到有人身上有这种标记,有些好奇,忍不住来问你。”

    来桑哦一声,抬起头,看着她道:“你一个小姑娘,还是少看这些东西吧。”

    “此话怎讲?”

    “这不是好东西。”

    “为何?”时雍仰着脸看他,反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来桑扫她一眼,“在我们兀良汗,此种黥纹是一种刑罚,也是对邪祟的镇压,向天神的求恕。大恶之人受此黥刑,死后也不会变为厉鬼,再出来为祸世间。你们大晏人最是信奉神鬼之物,你怎的就不怕?怎的敢碰这些邪魔外道的东西?”

    邪魔外道?

    时雍看一眼狼头图案,摸了摸下巴,冷冷地看着来桑。

    “因为我就是厉鬼。”

    她说得一本正经,来桑愣了愣神,却哈哈大笑起来。

    “上元市刚过,你就要过中元市了吗?”

    时雍看他一个人笑得起劲,微微勾了勾唇。

    “我若是告诉你,我是死过两次再复生的鬼怪邪物,你可会信?”

    “信。我可太信了。”来桑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笑容十分夸张,说完话那余韵里仍是止不住的笑。

    “那还有请鬼神大人高抬贵手,不要拘我去阎王殿。”

    时雍瞪他,他还笑,“阿拾,你告诉我死而复生之法吧,本王活腻了,也想死一死再复生。”

    时雍抓起桌上的茶盏,作势要打他。

    “死你个头!”

    “哈哈哈哈哈哈!”

    看来桑爆笑的模样,时雍也跟着笑,可是心里头那一处阴影却越发浓重了。

    没有人会相信她说的话。她是时雍,又不再是时雍,是人是鬼,又非人非鬼,不是鬼怪妖邪又是什么?

    ————

    就在时雍为了宋月的死和狼头图案奔波的时候,无乩馆里一片阴沉。天上的乌云好像都厚重了几分,寒风推着窗户,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又不敢去关。

    太子殿下给赵胤赏赐了十二个美人儿。

    昨夜送来时,管家把人一股脑地塞到了后院的漪兰院。

    那院落毗邻无乩院,本是空闲的院落,如今突然添了十来个女子,再加上丫头,即使再有规矩也能闹出动静来。

    赵胤倒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拒绝太子殿下的“好意”,只是令人把管家打了一顿,然后让人将那些美人迁往了更为偏僻的青黛轩。

    所谓青黛,听着名儿很有诗意,其实就是一处光线不好,青砖黑瓦的残破之处,在无乩馆最北的一个角落,平常少有人去。

    来桑比时雍更早到无乩馆,他原是来找赵胤下棋的,听说了“太子赐美”这个消息,笑得几乎合不拢嘴,对着赵胤就是长长的作揖。

    “恭喜大都督,贺喜大都督,立功受赏,抱得美人归!”

    赵胤坐在一张金丝楠木的椅子上,手上握了书卷,案上堆着公,元宵休沐三日,他没上朝,也没有出门,正在安静地书,看来桑皮笑肉不笑的得意样子,奉送了他一记冷眼。

    “滚!”

    来桑不仅不滚,还笑盈盈地坐下。

    “大都督拥美十二个,昨夜过得如何?”

    赵胤把书卷一合,“二皇子似乎很感兴趣?”

    来桑一听不好,连忙举手阻止,“别。本王年岁尚小,消受不起,消受不起。”

    哼!赵胤眼皮垂下,正襟危坐:“谢放,送客。”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来桑愣神,看着他又哈哈大笑。

    “恼羞成怒。恼羞成怒了,好玩,这个好玩。”

    谢放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二皇子,请吧。大都督今日不下棋。”

    对谢放来说,被人往无乩馆送女人,其实不是新鲜事,赵云圳不是第一个,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是,赵云圳一次送十二个,肯定是送得最多的一个就是了。

    往常总有给大都督送美,大都督不会在当时拒绝,只会在后来找些由头,或是送人,或是打发她们自去。若说这次与往常有什么不同,大抵就是管家以前从未挨过打,这次挨了板子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