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36章 不得心意
    时雍还在门口就听到来桑的笑声。

    她不解地皱了皱眉,觉得鸡皮疙瘩浮起来。

    来桑与赵胤的关系,在时雍看来极是微妙和复杂,原本的敌对与敏感,因为来桑没心没肺没感觉,早已褪去当初的水火不容和两看相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来桑对赵胤的“渗透”,与她当初对赵胤所做的事情有异曲同工之妙。

    赵胤这个人绝对不好亲近,一般人看到他就会吓得退避三舍,望而生畏,但只要你不存坏心,厚着脸皮去亲近他,时间长了,他懒得再理会你,但也不会真的厌烦你。

    来桑就是典型占着这个便宜,有事没事来无乩馆走秀一波,还能在清净的无乩馆肆无忌惮的笑,可以说,绝对是赵胤纵着他才能这么为所欲为了。

    时雍突然感觉有点不妙。

    大都督身边多年没有女子,对她也是“敬而远之”、保持距离,从无出格的举动,

    难道、莫非、未必然他对来桑……

    这弯到宇宙尽头的想法滑入脑海,等她再看到来桑的笑脸时,那张平静的面孔瞬间拉了下来。而她脚边的大黑,在看到与来桑同时出来的无为,猛地冲了过去,对着他就汪汪地叫。

    “大黑!”

    大黑与杨斐的“恩怨”,似乎仍未解开。大黑看到杨斐就要吼,但也不会当真伤了他,以前不知道无为就是杨斐时,时雍为此颇为费解,如今却不去管它,叫大黑一声,尽了狗主人的礼数,便问来桑。

    “二皇子,何事笑得这么开怀?”

    来桑丝毫没有察觉时雍的眼神有何异样,更没有听出她语气里的“酸味”,反而大张嘴巴,笑得露出一排洁白的牙,乐得嘴都合不拢。

    “喜事,大喜事。阿拾快去看看吧,大都督为你备了大礼。”

    为她备了大礼?你个暴躁小皇子笑得这么开怀做甚?

    时雍看着他,说道:“他没给二皇子也备一份?”

    来桑愣了愣神,随即又哈哈大笑,摆手道:“小王消受不起,消受不起。告辞了,明日再来。”

    他挤眉弄眼地说罢,溜得飞快。

    大黑追上去撵了一段路,又摇头摆尾地回来,舔着嘴巴朝时雍邀功,就好像在说那两人是它撵走的一般。

    时雍好笑地摸摸它的头。

    “你呀,就会欺负他。”

    大黑尾巴高高翘起,伸个懒腰,汪一声,窜到前面,找赵胤去了。

    时雍跟在大黑的后面,大步往赵胤的院子去。

    积雪融化,点点洁白垂落屋檐,如若新妆。无乩院一如往常的安静,侍卫们如往常般端正而立,看不出什么异样,可是空气里却漂浮着一种古怪的气息,尤其是朱九瞄她的眼神,更是奇异。

    时雍是为正事来的,没工夫与他们捉迷藏。

    进屋,她朝赵胤礼节性地问了安,便单刀直入地问:“大人,来桑说你为我备了大礼?礼在何处?”

    赵胤偏头看着笑盈盈走来的女子,眉头不经意轻轻一蹙。

    “这个来桑……阿拾想要什么?”

    一句话中间短暂的停顿,将大都督复杂的心情展露无疑。

    时雍眼神瞄向朱九,见他飞快垂下眼皮,缩回去,一副作贼心虚的样子,远不如他家主子这么淡定。

    时雍心知有异,也不多说,只道:“原来是二皇子玩笑呀?白白高兴一场。不过,大人没有礼物要给我,我却带来了一份大礼。”

    赵胤闻声,侧目望了望屋中的几个侍卫,示意他们退下去,这才叫时雍坐下,问道:“是什么?”

    时雍把拓纸上的图案交给赵胤,“大人可熟悉这个图案?”

    赵胤皱眉看了片刻,摇头。

    时雍追问:“那大人看看,这是一个什么图?”

    赵胤看了片刻,“姑娘的脸。”

    时雍:……

    她眯起眼看着赵胤,意有所指地道:“大人可知,这幅图有一个神奇之处?”

    “有何神奇?”赵胤抬眉看她。

    时雍的手慢慢覆抚过图案,漫不经心地道:“有人看它是狼头,有人看它是姑娘的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这种视角的差异来自于人的心理。简而言之,这是一种心理的反应。”

    赵胤眯起眼,“何解?”

    时雍看他问得认真,嘴角扬起的弧度不知不觉扩大了几分,“心生邪念的男子,看着就像是姑娘的脸,像我这种一身正气的人,看到的就是一个狼头。”

    赵胤哼声,“胡说。”

    时雍勾起嘴唇,见他不信,又将图案从狼头的位置向他描述一番。狼的嘴、眼睛、耳朵、随着它的描述和指点,一颗狼头果然在赵胤的视线里渐渐浮现。

    “神奇!”

    “何人设计了这么奇妙的图案?意欲何为?大人就不好奇吗?”

    赵胤沉眉思考片刻,叫来谢放,将拓纸一并交给他,让他差人去查图案的来处。

    这正是时雍此行的目的。

    虽说宋月与她并不亲近,宋老太一家子也令人生厌,可时雍不愿意看到宋长贵为此事而烦恼,还是想为他分忧。可是,若单靠顺天府的捕快去查,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线索,但锦衣卫不一样,赵胤有他的渠道,找他去查,绝对是事半功倍。

    赵胤显然也明白她的想法,神情严肃地看着她,“家里可有困难?”

    这冷不丁的询问,让时雍微微一愕,轻笑起来,“若有困难,大人是想一并接管了吗?”

    赵胤闻言,面色不变地握过她的手,低头看她一眼,淡淡道:“我既许你一生,便是你的依靠。”

    言下之意,无论她有什么事,皆可由他来承担。

    女子在这个世道生存,远不如后世那般容易。所谓在家靠父,出嫁靠夫,能得大都督这句承诺,哪个女子不欢喜若狂?

    时雍也十分感动,可她的反应却出人意料。

    她紧紧握住赵胤的手,全然没有性别差异地告诉他,“大人放心,我也一样。既许你一生,我也能做你的依靠。”

    赵胤微微错愕,只转眼,唇角便浮起一丝难得的笑痕。

    “好。”

    “一言为定。”

    关注vx公.众号,看书还可领现金!

    时雍挑了挑眉,看他表情甚是愉快,突然笑道:“那大人可以告诉我了吧,府中发生何事?”

    这女子何其敏锐?赵胤原本就没想到瞒她,更何况,府中突然多出十二个女子,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住一世。

    他眉头皱起,看着时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垂下眼皮,“太子殿下的赏赐,你猜是什么?”

    看他这一副为难的表情,时雍怔了片刻,立马就笑了出来,“不会是美人吧?”

    “是。”赵胤叹气,“小小年纪,也不知哪学来的臭毛病。”

    时雍懒洋洋地斜过眼,问:“大人收下了?”

    赵胤嗯一声,没有接话。

    皇帝赐给臣子美人,达官贵人互赠美人,平是寻常之事,美人是资源也是一种交往和笼络的手段,受赠的人若是拒绝,反而不识时务,甚至会直接与人交恶。

    时雍能明白赵胤留下这些女子的不得已,但看他表情平静,收得理所当然,心里却莫名有些不舒服,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他。这次收下十个,他能淡然处之,往后再收百个……保不准中间就有一个得他心意的人呢?

    “那就恭喜大人了。”时雍说得冷淡,听不出情绪,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什么异样,甚至还带了笑。

    可赵胤越瞧越不是滋味。

    “阿拾不生气?”

    “不生气。”时雍淡淡道:“有这么多美人伺候大人,那是大人的福气。阿拾替大人高兴呢。”

    越说越不像话了!

    赵胤眉头不由自主皱了起来,“过些日子,寻个由头,就都打发了。”

    时雍挑眉,“打发了做甚?有了美人相伴,大人也不会孤灯伴寂酒,冷影只一人了。若是腿痛了,肩酸了,也有人在身边伺候着,免得来麻烦我,岂非好事。”

    赵胤看着她,一脸冷肃。

    “你当真这么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