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37章 杀人灭口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自是当真。”时雍瞄他一眼,委屈藏心里,似露不露,语气不酸不躁,却偏偏听得人心尖尖上都有涩意,不知当把她如何是好。

    这女子,对付起他来越发得心应手。

    赵胤黑眸渐渐黯淡,冷不丁在她的脸颊重重一捏。

    “你这女子,不识好。”

    “你掐我?”时雍摸着脸,翻个白眼瞪着他,语气够无辜,怨气够大,将方才没有发的火,都伴着这一声吼了出来。

    “大人有了别的美人,我都没有发脾气,好言好语与你说话。大人竟然还来欺负我,掐我。既然我这么招人讨厌,走了便是。”

    她摸着脸,起身就要走人。

    “宋阿拾!”

    听到他语气里的冷意,时雍觉得是不是玩笑开过了,捂着脸回头,委屈地看着他,“大人还想做甚?”

    赵胤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拖了过来,他力气太大,时雍没站稳,尖叫一声,跌坐在他的怀里,赵胤顺势搂住她的腰,低头盯住她问:“还走不走?”

    时雍咬住下唇,“走。”

    赵胤气紧,猛地抬手,在她臀上一拍。

    “再说一次。”

    时雍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片刻,她突然生气,将额头狠狠撞向他,“大人你……竟然打我?”

    轻轻拍一下,哪里就是打了?

    赵胤看她耍无赖,直接将她像拎小鸡似的拦腰一抱,大步走向内室,顺便也把跃跃欲试的大黑关在了门外。

    他是怕外面的侍卫听见了闹笑话,时雍却不依,双手用力掐他的肩膀。

    “打也打了,训也训了,你还要做什么?杀人灭口不是?”

    杀人灭口?赵胤快被她气笑了。

    他一言不发地将折腾不已的女子拎入房内,直接丢到那张罗汉软榻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松了松领口,懒洋洋道:“想法不错。”

    时雍看看四周,半趴在软垫上,斜着眼睛看他,突然捞起一个枕头朝他掷过去,“好你个赵胤,方才还说要许我一生,转头就要杀要剐……”

    赵胤突然倾身而下,双臂压在她的身侧,目不转睛地盯住她,“闹够了吗?”

    时雍抬抬眉,“没有。”

    赵胤:“好玩吗?”

    时雍点头,“还可以。”

    赵胤突然环住她的后背,将她整个人往上一提,时雍胡乱地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刚想问他要做什么,身子就被赵胤侧翻过去,臀上再次挨了一巴掌。

    刚才她是半真半假,这次是当真惊住了。

    这一个巴掌用的力气够大,有点痛,又有点古怪的羞。

    “赵胤!”时雍猛地回头,咬牙切齿地吼他,话未说完,脸颊已是火热,嘴巴也燥了起来,“你个混蛋!我跟你拼了。”

    她手足并用,扑上去便出手。

    这绝非小儿女的打情骂俏,而是货真价实的拳脚伤害,一时间,内室里砰砰作响,桌几摇动,吼声震天。

    大黑狂吼不止,爪子不停地刨门,仿佛要把房子给拆了。

    院外,谢放和朱九等侍卫听着里面的动静,面面相觑,恨不得堵住耳朵。

    朱九越听越不对劲,“放哥,要不要进去看看?”

    谢放面无表情,“想死就去。”

    朱九琢磨道:“万一真打出个好歹来,可如何是好?”

    谢放斜他一眼,“爷没有分寸吗?”

    朱九咝了声,抿嘴闭眼想半晌,摇摇头,“爷有分寸没用。阿拾没有分寸呀……不行,我得进去看看。”

    看他转身要去推门,谢放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将人拽了回来。

    “给我站好!”

    朱九刚想反抗,突然觉得不对,屋子里激烈的打斗声突然没有了,转瞬便归于平静,一点声响都没有。

    他竖起耳朵听了半晌,问谢放,“不对啊,怎的突然又没有动静了?”

    谢放收回手,白他一眼,懒得理会他。

    朱九突然意识到什么,贱贱地笑着,两只手的食指互相点了点,压低声音问谢放。

    “亲嘴?”

    谢放抬腿踢他。

    “离我远点!”

    朱九笑得眉眼生花,“放哥是明白人。白执,放哥让你离他远点,小心他一个饿狼扑食……”

    “朱九!”

    ……

    内室。

    二人归于平静的原因,没有朱九想的那么旖旎。主要是时雍打累了,被赵胤压在身下,也挣扎不了,没得打了。方才她揍了赵胤,赵胤没有还手,可不代表这位爷就当真好欺负,这会儿压着她,他脸上的怒气大得如同乌云盖顶,黑眸森森扫过来,让人遍体生寒。

    时雍怀疑他会生吃了她。

    “大人。我错了。”

    打完了人就认错,时雍识时务。

    赵胤气极哼笑,“错哪了?”

    时雍道:“大人是天,阿拾是地,阿拾不该因为大人收了几个美人就朝大人撒气,更不该骂大人是混蛋,还胆大包天地朝大人动手。大人找女人天经地义,别说收十几个美人,便是收几百个美人,只要大人身子过得去,谁敢有异义……”

    这叫认错?这分明就是在指责他。

    赵胤目光凝固在她的脸上,看她半晌,突然冷冷一笑,一把捏紧她的腰往自己一带。

    “我就该收了你。免得你再这么胡作非为。”

    时雍脑袋往后一缩,怯怯地看着他,“大人要如何收我?”

    赵胤眼一凉,“你说呢?”

    幽凉的眼神刮过来,时雍身子微微一瑟,明知他不会当真如何她,可还是被他话里带出的意图惹得身子紧绷,连带呼吸都吃紧了。

    “大人,咱俩刚打过架,做那什么……是不是不合适?好歹也得酝酿一下情绪对不对?”

    赵胤:……

    看赵胤面上变幻莫测,时雍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天才,能瞬间把男人的火灭了。

    赵胤这人保守禁欲,时雍其实从不担心他在女色上栽跟头,就是想到他的院子里有十几个美人,天天在他跟前晃来晃去,妖娆绝艳,娇声燕语,换了她都受不了,何况赵胤是个男子?

    她心里莫名不是滋味,这才借机闹他。

    不过,她是绝对不肯相信,赵胤会在这种情况下要她的。

    “本座以为,合适。”一道浅浅低低的声音掠过耳畔,惹得时雍汗毛倒竖,心乱如麻。她瞪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来不及反应,赵胤碾上唇边的力气已无法抵挡。

    这是时雍印象中最为急切粗暴的一次亲近,他不带半分怜惜地吻她,烙在后背的掌心汗涔涔地紧紧相覆,仿佛要把她压入身体,搓圆捏扁。

    仿佛被电流击中,她情不自禁地低唤。

    “大人!”

    赵胤不答,只有呼吸。

    时雍推不动他,冷不丁勒住他的脖子,在他颈边重重一咬。

    赵胤闷哼一声,双眼狼气森森。

    “阿拾当真欠教训。”

    男子发起狠来力气是真大,时雍想抗拒,可是她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耳膜被急促的呼吸占据,血液如奔腾的河水般逆流而上,一次次冲刷着她的意识,无法停止的亲吻,如一剂致命的毒药,让她由初始的反抗渐渐变成配合。一个人的征伐变成两个人的救赎,诱人、又折磨,分明喜欢到极点,又不得不极力克制想要更多,然后,生生将情绪刹车,任由身子被高高抛起,再重重落下,意犹未尽。

    四周鸦雀无声。

    只有彼此的呼吸。

    酣畅淋漓的博弈后是难耐的空虚,四目相对,眼底的火光几乎要炸裂开来。

    “阿拾。”

    赵胤看一眼她攀在肩膀的小手,低头吻吻她的脸,声音喑哑。

    “我托了魏国公夫人,找媒婆上门提亲。”

    时雍心脏跳得很慌,很快,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所以,现在就不……不做了吗?”

    赵胤一怔,笑出声来。

    他轻捏时雍的脸,“你这女子好生大胆。你就不怕……”

    “不怕。”时雍双眼坚毅又勇敢,“说了一生,就是一生。不差这一时半会。再有,大人不是说鹦鹉为媒么?既然有媒了,也不算不合礼数了。”

    赵胤看着她潋滟的眼睛,身子有些发热,可他素来自律,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分得清楚,自制力也极强。

    他将她的小手从肩膀拉下来,握在掌心。

    “鹦鹉为媒,也太儿戏。我怎能如此委屈于你?”

    时雍很想说鹦鹉比媒婆更好,她不觉得委屈,可是若这么说出口,好像显得她很想当场与他洞房一般,丢人。

    “那好吧。”

    时雍见他渐渐松开自己,哼一声,那手突然于他腰腹落下,调皮地捏他一把。

    “只要大人受得了,一辈子不要我也是可以的。”

    “阿拾!”

    赵胤脸色微变,吼她的声音都变了味。

    “你再胡闹……”

    “如何?”

    赵胤盯住她,终是一叹,心软了。

    “你这没有心肝的女人!不识好歹。”

    时雍哪知道他有多难忍受,多难压抑,抬手揉了揉他脖子上被她咬红的那一处,故作吃惊地道:“呀,红了呢,还有牙印。一会被人瞧到,如何是好?会不会有损大人威风?”

    赵胤冷冷扫她一眼。

    “你一肚子坏水,哪里学来的?”

    这是知道她故意咬的哦?时雍忍不住笑出声来,眼睛里添了几分得意,“我这叫着宣示主权。旁人一看就知道大人是有主的,别不怕死的来碰我的男人。”

    一个“主”字,在赵胤听来极是新鲜。

    女子也敢称主?这天底下,唯阿拾一人耳。

    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他重重叹息,“你呀,被我惯坏了。这脾气不改,是要吃亏的。”

    时雍抬头亲他一下,眼睛亮晶晶地笑。

    “我只在大人面前才这般呀,我又不傻,在外面还这么作死,我嫌命长么?”

    赵胤哼声,拍拍她的头。

    “起来,有正事做了。”

    时雍眉梢微微一扬,不满地扁嘴,“你还拍上瘾了是吧?”

    赵胤不理会,直身而起,慢慢整理衣袍,待时雍看过去时,又是一个严肃正经不苟言笑的大都督了,谁能知道,他会在一个女子面前失魂迷离,低叹纠缠……

    时雍看着他这正经的样子,突然有点脸热。

    罪过啊!

    仿佛勾了神佛入魔。

    她飞快地坐起来,“去做什么?”

    赵胤淡淡看她一眼,“长公主叫我晌午时过府一叙。”

    唔!时雍想了想说道:“要我同去吗?”

    赵胤道:“随你。”

    时雍坐起来,一眨不眨地盯住他,“那些美人,怎么办才好呢?”

    赵胤一怔,没想到她还惦记着这事,看她片刻,黑眸微沉,“她们不敢到前面来。”

    不敢?时雍表示怀疑。而且,对于赵云圳会突发奇想地为赵胤找来这么多女人,也让她极为诧异。

    赵云圳这孩子脾气不好,小时候养得骄纵了些,但性子不坏,他不是不知道赵胤喜欢她,而她对赵胤也有意。孩子之所以在这件事上别扭,缺的不是女人,而是爱。这种爱很复杂,是缺失,是想要的弥补,但这样的情绪不至于让他对赵胤生出这样的报复心。

    这中间定有猫腻。

    说不准,就是受人怂恿。

    孩子还是太小,又身居储君大位,若是被人教坏,就麻烦了。

    时雍突然莞尔一笑,“那大人去见长公主,我入宫去看看太子殿下吧。有些不放心他。”

    赵胤想到临别时赵云圳的表情,思考一下,没有阻止。

    “让朱九随你去。”

    时雍微微一笑,“好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