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42章 被盯上(二合一)
    大晏的婚事礼仪极是繁杂,不说大都督娶妻,便是寻常人家娶媳妇,该有的礼数也不能少。男方的礼数越周全越尽心,代表对女方和这婚事越是看重。

    因此,大都督娶妻,三书六礼一个环节都不能少。

    不过媒婆也说了,姑娘年岁也不小了,快着些对彼此都好,王氏正有此意,就像生怕大都督反悔似的,当天便把阿拾的生辰八字给媒婆带走,准备去占卜合婚。

    走到这一步,这桩婚事八字好歹已经有一撇了,王氏走起路来,双脚都是飘的软的,要不是隔壁院刚死了姑娘,要办丧事,她能叉腰仰天长笑三百声。所以,她很看不得时雍那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觉得晦气,生生拉着时雍的脸,要她笑。

    时雍被她逗得哭笑不得。

    她不是不高兴,只是没有王氏那么夸张。

    不说离大婚日子还早,便是嫁过去了,漫漫婚途也只是第一步,慌什么呢?时人总以为嫁了,就稳妥了,岂不知,嫁了才该小心呢。

    时雍不是冲动无知的小姑娘,一步一个脚印定要走稳才行。

    为了陈萧那个玉牌的事情,她想了一整夜,也没有头绪。她和陈萧不算熟悉,这么敏感的事情,不能直接去问,再三思虑,她决定去无乩馆找赵胤旁敲侧击一下。

    万一陈萧就是十天干呢,不是白操心了么?

    无乩馆没有女主人,魏国公夫人受赵胤之托为他操办婚事,很是上心,今儿早早就来向他提了提昨日上宋家提亲的事情,于是,阖府上下都知道大都督要娶妻了。

    等时雍晌午去无乩馆的时候,没有找到赵胤,倒是被众人像看猴子一样观赏了许久。

    从管家到侍卫,再到娴衣等丫头婆子,今日看时雍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了。

    大都督看重她和大都督要娶她,这是两码事。

    再往后,这位阿拾姑娘便是无乩馆的女主人了,稍稍有点眼力劲的人都知道要来巴结。

    时雍待了不到一刻钟,就受不了这些人一趟又一趟地前来问安,既然赵胤不在府上,她便径直去找乌婵了。

    过年这段日子,乌家班很是忙碌,元宵一过才又清净下来。

    大多时候,乌婵这里是最为清净的,时雍想去躲个清闲,同乌婵说说话。这是唯一一个她可以畅所欲言的朋友,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她是时雍的人,很多话,只有同乌婵在一起,她才说得出口。

    不料,徐通也来了。

    院子里堆满了这位徐大人送来的礼品,慕苍生堵在门口不让他进去,徐大人垂头丧气不停叫乌婵的名字,旁边还有一个婆子在不停地劝乌婵。

    时雍驻足听了片刻,徐通没有劝嫁,而是说要去拜祭乌婵的亡母,想让乌婵带路同去。

    她皱了皱眉头,正准备往里进,乌婵拉开了门。

    “你当真要去祭拜我母亲?”

    她眼睛盯住徐通狼狈的模样,不知在想什么,突然扬唇笑了一下。

    “好。走吧,我带你去。”

    一转头,看到时雍,乌婵愣了愣神,眼睛有些红,显然,这个父亲为她带来的困扰,远远不是“认或不认”那么简单,她的内心在撕扯,纠缠。

    生而为人,孝道为先,这些祖训对时人的影响是刻在骨子里的,乌婵对徐通,远远做不到时雍对待宋长贵和王氏那般坦然,就算徐通不仁,乌婵也不能完全不义,这便是她的纠结之处。一个孝字,就可以压得她喘不过气。

    “阿时。”

    乌婵走过来,稍稍敛了表情。

    “找我可是有事?”

    时雍摇头,微微一笑,“就是来看看你好不好。你既无事,我这便走了。”

    乌婵欲言又止,回头看一眼,小声说道:“等我把这些人打发了,便来寻你。”

    时雍嗯声,意有所指地道:“不必生那些闲气,你想如何便如何,你是乌婵,不是徐婵。”

    乌婵微微低下头,“我明白。”

    说罢,她执了时雍的手,又切切地问:“那玉令可有消息?”

    时雍摇头,“暂无。不着急,来日方长。”

    乌婵想了想说道:“我再想想办法。”

    时雍一怔,“你不要乱来。此事须从长计议。”

    乌婵微微眯眼,拍拍她的胳膊,“你别管了,我自有分寸。”

    有什么分寸?

    上次乌婵为了帮她出气能直接绑了定国公府的小姐,楚王府的王妃。这次说不定她真敢对陈萧下手。看着不远处的徐通,时雍不好说得太多,再三叮嘱她不许乱来,得了乌婵的保证,这才离开了乌家班。

    马车徐徐行到街上,她摸了摸大黑的头。

    “大人做什么去了呢?”

    娴衣说他上午就走了,只带了谢放和朱九,穿了一身黑甲轻铠,自己骑马离开的。

    没坐马车,那就是走得远,不是去锦衣卫了……

    时雍猜不到他会去哪里,想了想低头看着大黑。

    “崽崽,我们去找大人好不好?”

    大黑懒洋洋看她一眼,那眼神似乎对她有些鄙视。

    时雍挑了挑眉梢,“大人那里有肉吃。”

    大黑脖子一下支楞起来,舔舔嘴巴,尾巴有了摇摆的动作。

    时雍好笑地抱住它的脖子,“好吃狗!”

    两人的亲事有了眉目,提上了日程,时雍再想到赵胤的时候,内心里便有一种怪异又酥软的感觉,她说不清楚这是为何,只要闲下来便想呆在他的身边,哪怕什么也不做,只是看着他也好……

    马车摇摇晃晃,予安为免时雍坐着不舒服,走得极慢。

    时雍正对着大黑说话,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道尖呼,她来不及反应,马车突然往左侧一甩,像撞到石头般高高地跃起,她整个人也突然从座位上蹦了起来,脑袋磕在车棂上,生生作痛。

    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马蹄声。

    予安将马车生生停在路边,回头紧张地问她。

    “姑娘,你没事吧?”

    时雍稳住身子,说一声没事,撩开车帘看出去,几匹马从车边疾驰而过,速度快得惊人,转瞬间便已去了老远。

    她默默收回视线,眼风一扫,恰好对上一双黑亮幽深的眼睛。

    然后,她看到了赵焕清俊的面容。

    “不小心惊了姑娘的马。不知姑娘可否给我一个赔礼的机会?”

    时雍冷冷看着他,“不必!”

    赵焕骑马走近,眼神里有沉沉浮浮却又复杂莫名的情绪,似是欲言又止,声音清浅带笑。

    “本王始终想不明白,你对我的恨意,由何而来?”

    话音未落,他的视线落到了探出头恶狠狠瞧他的大黑身上,沉默着抿唇思考片刻,忽而幽幽一叹。

    “雍儿,是你吗?”

    ——————

    出了京城,天空高远湛蓝,比城里明亮了许多。就在时雍的马车在大街上徐徐而行的时候,赵胤骑着乌骓马正飞快地往南苑方向的神机营而去。

    京畿有三大营,共计数十万之众,是大晏朝最为精锐的部队,这三大营的主力多次随太祖和先帝南征北伐,立下过赫赫功劳。

    因而,京畿三大营的将校,军饷最高,装备最精良,待遇最好。

    赵胤挂着五军大都督的职务,在军中是有实权的人物,只是光启帝是个务实的皇帝,对于军务大事尤为关注。相比之下,赵胤这个五军都督反倒显得有些懒政了。

    校场上正在练兵,老远便能瞧到翻飞的旌纛,喊声震天,沉而有力。

    辕门处的守卫一个个身着重甲,手持长戈,看到赵胤一行人策马奔来,随即出声阻止。

    “何人闯营,报上名来!”

    赵胤离辕门还差五六丈,闻声勒住马匹,稳稳立住。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朱九大声道:“五军大都督例行巡军,开闸!”

    赵胤是如今大晏朝炙手可热的人物,但是下阶士兵并不都认识他,尤其他身边就带了两个侍卫,轻装简从,一看就不是大人物出来巡军的排场,几个守卫面面相觑片刻,而哨官不敢怠慢,却也不敢开辕门。

    “在外面侯着!”

    他说罢,差了士兵骑马进去禀报。

    朱九见状,嗤了一声,“这家伙当真是讨打。”

    赵胤默不作声地等待着,高倨马上,纹丝不动。

    不一会,那士兵带了神机营的主将魏骁龙前来,一群人看到魏骁龙下马参拜,这才慌乱地叩地问安。

    士兵们吓得白了脸,这位虎目黑脸的哨官表情也有些紧张。

    “属下有眼不识泰山,万请大都督恕罪。”

    魏骁龙瞪了他一眼,“你这招子是用来干甚么的?大都督都识不得!”

    辕门大开,赵胤骑马徐徐而入,看一眼单膝跪在一旁的士兵,对魏骁龙道:“很好,可堪重用。”

    魏骁龙一身黑甲,闻言嘿嘿一笑,眼神示意一下,让那家伙赶紧谢恩。而哨官这时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不认识大都督反倒是有功了,还能重用?该不会是反话,就要拿他杀头了吧?

    赵胤看了看魏骁龙铁甲下汗涔涔的脑门,“魏将军亲自操练?”

    魏骁龙打马徐徐跟在他的左侧,一边往里走,一边笑出两排大白牙,“末将干的就是这活儿,当差拿饷,大白天的不操练兵马吃闲饭么?”

    赵胤没有说话,骑着兵走过校场,军中将士看到他,纷纷停了下来,全军肃穆,齐齐呐喊参拜大都督。

    “继续操练!”

    赵胤摆手示意,带兵的将校便各自安排队伍去了,赵胤单独叫了魏骁龙过去,走到营中的空旷处,望着校场上挥汗如雨的士兵,询问军中的情况。

    “吃得饱么?”

    “是否按日子发饷。”

    “家眷可有安置妥当?”

    魏骁龙一一应答,又将神机营里的军务情况都禀报了他,只说一概没有问题,朝廷优待神机营,将士们日子都过得很好。

    他自忖回答得宜,没有什么不妥,可是说完看大都督仍然浓眉紧锁,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奇怪地道:

    “大都督,末将说得不对么?”

    赵胤慢慢转头过来,“就你所知,京畿其他几个大营,可有异常情况?将士有没有闹饷?粮草可有短缺?”

    这个问题让魏骁龙陷入了沉思。

    他是个憨直的汉子,但能做神机营主将,脑子自然也是好使,一句话便捕捉到了赵胤话里有话。

    “大都督,可是查到了什么风吹草动?”

    赵胤没有多说,只道前阵子查获一批军需用度的粮草,深以为忧虑,然后又叮嘱道:“我不常在军中行走,此事还想拜托魏将军,替我暗中查探,不限于京营。”

    不限于京营的意思,是指京外么?

    一般来说,即使有人打军需用度的主意,自然也不敢克扣三大营的用度,而京外行省,尤其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就不一样了。

    魏骁龙年少从小,也是从省外军屯一步一步调入京中的,行伍多年,所识得的旧部友人不知凡几,由他去打探情况,和赵胤自上而下去了解实情会很不一样。底下人若有什么不便向大都督说的事情,都可以无所顾忌地告诉魏骁龙。

    二人对视片刻,魏骁龙大抵便明白赵胤心中所想了。

    他抱拳拱手,“末将愿为大都督效劳。”

    赵胤看他一眼,“此事还需保密。”

    魏骁龙道:“属下明白。”

    赵胤沉吟片刻,眺望远处校场上的兵马,又道:“近日楚王将出京就藩,这些日子,魏骁龙多盯着些,若有什么风吹草动,即刻来报。”

    魏骁龙怔了怔,再将低头拱手:“属下领命!”

    昨年查抄天神殿时,除了龙袍凤冠,曾在里面找到一些存粮,当时白马扶舟背了这一口黑锅,却说不出粮食来源。得益于周明生从张捕快的遗书里翻出来的线索,于是赵胤再查军粮一事。

    张捕快信中提到的刘荣发已死,而仓储主事谢炀是广武侯陈淮的亲家,赵胤没有去动谢炀,而是派人暗中打探着,这老小子最近规矩得很,不论是仓储的收支账薄还是来往人情都经得住查。

    自上而下没有漏洞,赵胤只能自下而上去清查了。

    二人正在说话,只见白执急匆匆入营而来,一声踹开挡在门前的辕木,大老远便开始叫嚷。

    “大都督,大都督!属下有急事禀报!”

    白执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在这种场合大呼小叫,只有一种可能——时雍出事了。

    赵胤神情微变,大步过去,“慌什么?”

    白执看到他走近,四下张望一下,这才小声凑到赵胤的身侧,轻声道:“阿拾她……”

    赵胤神情一凛,白执看他一眼,重重吸了口气才道:“阿拾把楚王殿下给……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