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开局觉醒冰〕〔我还没上台,经纪〕〔重生之投资大亨〕〔海上风云〕〔李川〕〔绿茵大魔王〕〔春上锦绣娇〕〔神话之龙族崛起〕〔看个直播,我竟被〕〔万界邪尊〕〔光年之外的入侵〕〔海贼大孝子黑胡子〕〔僵尸,我又被九叔〕〔我,锦衣卫,镇守〕〔寒门嫡女有空间〕〔谍云重重〕〔LOL:这是个运气游〕〔护花神医〕〔吕布的游戏〕〔妖孽小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50章 略施小计
    !

    整洁的地面一片狼藉,倒地的器械,破碎的药瓶,散落的药丸,还有倾倒后扑面而来的呛鼻药粉,这场面将沈家所有人都惊.whhryl..xgchotel.住了。

    陈香苋高傲张狂,是因有广武侯府托底,可这个叫宋阿拾的女子背后是大都督啊,陈香苋怎么敢?当真是妒火中烧不管不顾了么?

    死一般的寂静持续了片刻,时雍的目光从陈香苋骄傲如孔雀一般的面孔,慢慢地移到她的肚子,微微一笑。

    “广武侯府教出来的嫡小姐,果然名不虚传。”

    在众人紧张的目光注视下,时雍慢慢走过去捡起了地上的药瓶,再慢条斯理地一个个擦拭,放回药箱。

    沈灏看不下去了,冷冷扫了陈香苋一眼,走过去便要帮她。

    时雍道:“不用。”

    她脸色正常,看不出喜怒。

    “阿拾。”静寂中,周明生从外面跑了进来,

    晚他一步进门的人是谢再衡。

    一看这个场面,周明生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瞪大眼睛看着挺起肚子趾高气扬的陈香苋,气得脸都绿了。

    “阿拾,这个女人欺负你了是不是?”

    时雍低着头整理她的药箱,一声不响。

    周明生看她这模样就觉得委屈。

    上次阿拾为了救他能带人上玉山,现在为了阿拾他就不能做点什么吗?再说了,还有大都督兜底呢,他怕什么?说不定争口气,就进锦衣卫了。

    周明生想也不想就撸了袖管,指着陈香苋破口大骂。

    “你什么东西,阿拾也是你敢欺负的?”

    周明生肩宽膀大身材高大,嗓门又粗犷,对着陈香苋一吼,再踏前一步,那模样看上去极是可怕。

    陈香苋立马捂住肚子往后退,她身边的小丫头也吓得白了脸。

    “行之——”陈香苋吓得唤了谢再衡,却见他皱眉站在门边,一点表情都没有,随即怒上心来。

    “你眼睛是瞎了吗?没看见有人欺负你的娘子?”

    谢再衡默默上前,走到陈香苋面前,对周明生说道:“阿生,我替香苋赔个不是。看再衡哥的面子,算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免费领!

    陈香苋在他背后吼:“谁要赔不是?”

    周明生在他面前吼:“你有什么面子?”

    谢再衡脸色微变,眉头皱起,扫过时雍擦拭药瓶的模样,眼底有一抹冷光闪过,“那你待如何?”

    周明生冷哼,指着他背后的陈香苋,“她怎么对阿拾,我就怎么对她……她踢一脚阿拾的药箱,我踢她一脚就算扯平。”

    “阿生……”

    以前都是宋家胡同那一块住的,彼此都熟,可是周明生再听谢再衡这么唤他,脸上全是鄙夷之态。

    “别叫得这么亲热,我可高攀不起侯府的上门女婿。你让开,让我踢上一脚,这事就算了,否则,善了不成。”

    沈灏是知道周明生脾气的,又是他手底下的捕快,有心说上几句,可周明生完全不听劝,一时间,沈家房里骂的劝的都有,唯有时雍一声不吭,默默将药箱归位,这才站起身子,唤住周明生。

    “我不打孕妇,我们走。”

    周明生不敢置信地看着她,指了指陈香苋。

    “阿拾,这,这就算了?”

    时雍瞄他一眼,“谁叫她是孕妇呢?揣着块金疙瘩,我们便是有理也成无理了。一点小事而已,不必计较。”

    周明生看不得陈香苋那一副高傲的模样,可时雍都这么说了,他重重一哼,悻悻收回手。

    “听你的,这次就饶了她。”

    时雍望一眼被谢再衡护着的女子,那一脸的傲气,眼睛又瞄向她的鞋子。

    “只是有个事,我得提醒一下陈小姐。”

    她拎了拎药箱,淡淡地道:“我这箱子里有些药是碰不得的,你刚才踢翻的那一瓶粉剂便是。它含有麝香,红花、奎宁等物,它有活血通经,消肿止痛之用,普通人沾上无妨,陈小姐这贵体沾上了,怕是不妙。除了滑胎的风险,还因粉剂里有一味药来自刺蛾,可能引发痒疹……”

    一听麝香,红花、奎宁几个药名,陈香苋就变了脸色,吓得一阵跺脚,丫头慌不迭拿了绢子蹲身去擦拭她的鞋面。

    “现在擦拭可能晚了。”时雍漫不经心地看着陈香苋和谢再衡慌成一团的样子,扬眉望去,一脸淡然,“药剂和丸剂、片剂药物不同。无孔不入,你吸口气说不定已经沾到了鼻腔。”

    “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早不说?你就是故意的?”陈香苋的声音尖锐地响起,双手拖住谢再衡的胳膊。

    “行之,你快些叫她拿出解药,快些,不然我们的孩子就保不住了。”

    这般放声大吼着,她觉得气血不畅,肚子一阵阵地绞痛,当真就像要滑胎一样,连呼吸都快要不会了。

    时雍看着谢再衡恳求的模样,淡淡地偏头。

    “周大头,我们走。”

    陈香苋听她要走,哪里肯让,一边叫谢再衡,一边自己跑了过去,一把抓住时雍的袖子,发起了狠来。

    “不拿出解药,你今天休想离开!”

    时雍垂下眼皮看一眼陈香苋的手腕,慢悠悠地抬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示意她松手,冷笑一声:“陈小姐,这本就不是毒药,哪里来的解药?你有时间与我在这里纠缠,不如快些找个好大夫,兴许还来得及。”

    陈香苋看她正经的样子,不像是说假,突然感觉肚子抽搐得厉害,身子一颤,回头扶住谢再衡的胳膊才堪堪站稳。

    “行之,快些,快些找大夫。不行就让我爹去宫里请太医。对,请太医来……”

    看她偷鸡不成蚀把米,周明生看乐了,接过时雍手上的药箱,笑容满面。

    “阿拾,我们走。沈头儿,告辞。”

    沈灏嗯一声,没有说话。

    陈香苋今日之举,原本只是嫉妒之下的率性之举,她想压一压时雍,耍耍侯府小姐的威风,哪知道会碰上这么倒霉的事情?

    “啊!快看,行之,快看我的胳膊……红了。”

    “好痒,我身子好痒……”

    她用手去挠,又飞快用袖子去擦。

    旁边的丫头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突然惊声叫道:“小姐,你的脸,你真的发疹子了……”

    陈香苋浑身搔痒,心里又发急,一时间那疹子越挠越多,串得很快,越痒越挠,越挠越痒,一时间她的脸、脖子,手腕,胳膊……无处不痒,露在外面的皮肤一片通红。

    “啊,行之……我好痒,快找大夫啊。”

    时雍同周明生走出门时,还能听到背后慌乱的叫声和哭声。

    “哼!活该。”

    周明生得意极了,出了这口气,整个人神清气爽,“这些仗势欺人的官家小姐,就该这么被整治。阿拾,真有你的。”

    时雍跳上马车,懒洋洋地伸手接过药箱。

    “她踢散的粉剂只是三七粉而已。”

    “啊!”周明生牵过马来,还没跨上去,闻言愣住,回头望她,“那没有麝香,红花、奎宁,也不会滑胎?”

    时雍嗯一声。

     .zyxta.;  周明生不解地看着她,“那她身上为何会痒?”

    时雍面不改色地望着他,“我在药箱里找出来的痒痒粉。她来抓我的时候,我顺势抖落在她的手背和袖管里的。”

    周明生怔了好半晌,脑子里再三回忆了一下方才那个画面,对时雍的佩服不由又添了几分。

    “阿拾,你当真是变厉害了。脸不红气不喘就害人于无形,我对你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时雍微微一笑,懒洋洋地坐下来,“我没有害她,给她个教训而已,痒一下,不会死人。她那肚子,约摸有五六个月了,胎坐得稳,不会掉。”

    “菩萨心肠!”周明生马上换了说法,一脸崇拜地道:“活菩萨,你上次让我在家等着,我这已是等了许久,怎么还没消息啊?”

    “什么消息?”

    “去锦衣卫当差呀。”

    时雍抿了抿嘴,双眼浅浅眯起。

    “我哪里知道大人怎么想的?”

    周明生一听就急了,“你得帮我在大人面前多吹吹风才行呀。活菩萨,我的前途和婚事就靠你了。我和雪凝和我们的子孙后代,都会感谢你的。实在不行,我把你写到家谱里,让万世子孙都来拜祭你如何?”

    “滚!”

    时雍被他逗乐了。

    “我还没死呢?拜祭。哼!”

    “嘿嘿,总归是那么个意思,没有你,就没有他们,你就是祖宗呀……”

    时雍沉默片刻,“等大人回来再说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