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51章 来者不善
    !

    陈香苋后来的情况,是时雍次日去良医堂才知晓的,因为广武侯府过来找了孙正业要祛痒的药,说这姑娘又哭又闹了整整一夜,也止不了痒,什么法子都想了,汤药不行,膏药也不行,愣是没有招了。

    不巧的是,这个药的配方来自先帝的懿初皇后,它确实没有办法可解,孙正业只能遗憾地告诉广武侯的夫人。

    “等痒得麻木了,就差不多好了。多泡泡澡,最多十二个时辰。”

    时雍笑不可止,看着老爷子雪白的头发,矍铄的精神,满脸红光,就像个寿星佬似的越看越可爱,于是便坦白了这事的由头。

    孙正业一听,两排稀疏的白眉便蹙了起来,拐杖一拄,重重哼声。

    “竟是如此。我就说嘛,旁人哪里来的痒药。我若是知道他们欺负我的徒儿,非得让她再挠十二个时辰不可。”

    相处时日长了,孙正业待时雍较最初的时候更为信任和亲近,俏丽听话又懂事的孩子,谁不爱呢?他气咻咻地坐下来,又道:

    “这广武侯家的姑娘没有家教,广武侯脱不了干系,这家子当真有付先帝的恩德,更是配不上广武侯的一世英勇。”

    说到双双殉国的陈景夫妇和他们唯一的女儿陈岚,孙正业长吁短叹,时雍对广武侯一家不太熟悉,被迫灌了一耳朵,也没往心里去。

    此时的她更是不知,自己与广武侯府还会有扯不清的纠葛。

    师徒两个说了会话,又同去看光启帝,在病床前讨论皇帝的病情。这个时辰还早,太医尚未过来,时雍看着躺在床上苍白着脸的皇帝,突然问了一句。

    “师父,你说陛下这般躺着,无声无息的,能听到我们讲话吗?”

    孙正业手扶着拐杖,皱眉思忖片刻,“无识无感,当是不知。唉,待师父快要过去时,定想办法告诉你是什么体会。”

    时雍侧头嗔他:“这是在瞎说什么?我师父长生不老……”

    孙正业捋着胡子,笑出一脸的褶子,但眼神看着是不那么几分快活的,“人老了,就会死,这是天命,半点不由人呀。先帝那般雄主,也胜不过天,何况老儿也?”

    他眯起眼打量时雍,又道:“原以为我老孙家那几个孽障学点了皮毛,我这一生所学只能带到棺材里去,不曾想终老了,收了个好徒弟。”

    时雍忙道:“能得师父教导,是徒弟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徒弟定会潜心修学,将师父的独门医术发扬光大。”

    孙正业乐呵呵地摇头,“此言差矣。能收到满意的徒弟,其实是师父的福气。有传承,便不死。至于独门之说……”

    他顿了顿,突然叹气一声,“先皇后曾有言,医术应由世人同享,不当藏私。能惠泽世人的医术,才是好医术。师父还是狭隘之人啦。”

    时雍觉得能说出这种话的女子,绝非平常人,怪不能得先帝宠爱,尊宠一生。只可惜,师父嘴里常常提及的这对帝后夫妇都归了尘土。

    时雍有些唏嘘,扶孙正业坐下,倒了温水让他润润喉。

    “师父仁心仁术,医德流芳,徒弟往后若得机会,定会将师父的医术发扬光大,让师父的医术渊源流长,泽被万世。”

    孙正业看着她,微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又不经意落在光启帝的脸上。

    他很安静,安静得像一个木头人。

    李明昌正在为他按捏小腿,一脸郁色,瞧着这画面,时雍沉默,孙正业却是重重一叹。

    “无论如何,我这把老骨头也要撑到陛下醒来,方能踏实去见先帝和懿初皇后啊!否则到了地下,老儿如何交代。”

    李明昌被他说得悲呛,吸了吸鼻子,呜咽起来,“陛下,您都睡了这么久了,快些醒来吧。”

    时雍走过去,摸了摸光启帝的脉象,沉默片刻,又不解地回头问孙正业。

    “陛下脉象有些虚浮,但不是短命之象,为何就是迟迟不醒呢?”

    孙正业摇头,叹气不止,“为师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近日我查阅典籍,也没有找到更好的法子,眼下只能如此,尽人事,听天命了。想来陛下真龙之身,有神佛护体,定有苏醒那一日的。”

    听到这里,时雍突然想起一事,冷不丁道:“常听师父说懿初皇后医术无双,那先皇后亲手调教出来的徒儿,岂非也是好本事?”

    孙正业闻言怔了怔,遂双摇头。

    “懿初皇后没有徒弟。”

    “那是可惜了。”时雍要说的本不是这个事,随口敷衍一句,瞅着病榻上的光启帝,对孙正业道:

    “上次在天寿山井庐,徒儿听长公主说起一桩旧事,徒弟有些疑惑,不知当讲不当讲……”

    孙正业蹙眉,看了看李明昌,“凡是医治陛下之事,都是要事,自然当讲。”

    时雍抿了抿唇,用怀疑的态度道:

    “长公主殿下有言,通宁公主陈岚,也就是老广武侯陈景的独生女儿,她是跟在懿初皇后身边长大的,通宁公主有天分,会医理,经常得懿初皇后夸赞。既然如此,那陛下都已经病得这样严重了,为何不请这位通宁公主出面?即使不成,也总归是个法子吧?”

    既然陈岚是懿初皇后养大的孩子,出.jsshcxx.来为赵炔把个脉,出谋划策也是本分,怎会这么久了,避世不出,眼睁睁看着赵炔伤重不起?

    不符合常理呀!

    时雍自忖这想法和逻辑没有问题,哪料他说完,孙正业和李明昌双双变脸,神态动作明显变了形,一看便知有隐情。

    时雍看看李明昌,又问孙正业。

    “师父,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孙正业重重叹气,将拐杖拖到身上,双手撑了上去,无奈地道:

    “通宁公主自父母双亡后,便被懿初皇后养在身边,破格封了公主,确实深得懿初皇后喜爱。为师方才说懿初皇后没有徒弟,这话不完全恰当。通宁公主便是懿初皇后的半个徒xgchotel.弟了。她三岁入宫,五岁学医,熟知医理,少有所成,尤善针灸,只可惜年纪轻轻便……”

    孙正业眼皮耷拉着思考片刻,慢慢抬起头望向时雍,摇了摇头。

    时雍见状,怔忡一下,“去世了?我怎得没有听说过?”

    孙正业愣了愣神,知她误解,又是叹气。

    “活着。却与死无异。”

    孙正业这番话虽然没有明言,但时雍是个聪明人,已经从中了解到了大概。陈岚不是不愿意治,是不能治。她能察觉到孙正业的犹豫,知道这可能又涉及到皇室秘闻,不方便说。

    于是,她也就不问了。

    “那我们再想想别的法子。上次长公主赠予我几本通宁公主用过的医书,我还没有吃透。回去再琢磨琢磨,看能不能寻到法术。”

    孙正业老怀安慰地看着她。

    “如此甚好。”

    王氏今日约了刘家人过地契和房契。昨夜她便叮嘱了时雍和宋长贵,让他们今儿早些回去,陪她一起去里长家。

    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王氏是个谨慎的人,但她不识字,怕在签订契约的时候吃亏,定要让时雍和宋长贵相陪。因此,时雍在良医堂待了一个多时辰,便告辞往家里去。

    她比宋长贵早到一刻,同王氏一起清点了两遍银两,全部放在一个四角包着铁边的木匣子,里,王氏不放心,照常上了锁,又用一块边角花布包了起来,拥在怀里,像抱着什么心肝宝贝似的,极是不舍地叹息。

    “过了今日,就不属于老娘了。想想就像挖了心肝似的痛,攒了这么久,又要一个一个地掏给别人……”

    听她叨叨,时雍不停点头。

    “你可以再想想,很快我们就能住大房子了,你还有铺子,饭馆老板娘,是不是就又值得了?”

    王氏噗嗤一声,拿手指戳她脑门。

    “死丫头,学会哄whhryl.人了!”

    时雍淡淡一笑,“哪里是哄。放心吧,都能赚回来。”

    王氏又开心了不少,那只手一遍一遍抚摸木匣子,直到宋长贵回来,换下官服,这才去叫予安套车。

    家里只有几个小的,时雍没带大烟,叮嘱它守家,便带着宋长贵和王氏上了车,浩浩荡荡往里长家去。

    岂料,刚出宋家胡同就发现前面的道路被人堵住了,吹吹打打,声音震耳,好不热闹。

    予安道:“老爷,夫人,有人办喜事,正颠轿呢。要等会子才能走了。”

    王氏心急,撩开帘子看一眼,抱着她的木匣子,让予安抄近路过去。宋长贵和时雍都不说话,由了她去。

    予安将马车掉头,换个方向,选择了那条小道。小道狭窄,路面有雨天被车轮压出的深沟,这辆车堪堪通过,走得是摇摇晃晃。

    宋长贵埋怨了王氏两句,两人便开始磨嘴皮子,时雍懒得听这夫妻二人说些酸得磕牙的话,撩开帘子往外望去,突然看到小巷尽头的拐弯处,又走出来一群办喜事的队伍。

    她皱了皱眉,视线与队伍中间的一个男人偶然对上,那人长了张尖脸,三角眼,戾气几乎要从眼神里钻出来,如刀子般杀向她。

    不好!来者不善。

    “予安!退后。”时雍陡然低喝,“爹,娘,坐稳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