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52章 睚眦必报
    !

    马车正缓慢通过狭窄的路段,事情发生突然,好在予安反应够快,虽然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极快地控制住了马匹,停了下来。

    &.zyxta.nbsp;  只是,路面狭窄不好掉头,退无可退。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而此时,方才与时雍对视的那个三角眼突然从随行的嫁妆箱里抽了一把长长的大砍刀,在空中划出一抹冰寒的光芒,朝马车直扑过来。

    “上!”

    同行的几个歹徒当即掀起了送亲的担子,拔出武器!

    予安瞪大双眼,将车把手上的长鞭缠在手腕,挥出一道漂亮的鞭影。

    “姑娘,你带老爷和夫人先走。”

    送亲的队伍受到突如其来的冲击,在短暂的惊诧之后,发出恐惧的叫声,然后四处逃散,轿夫停了轿,新娘子不知缘由,揭了盖头出来打望,吓得跳下小轿拔腿就跑……

    现场一片混乱,而三角眼和几个同伙已经冲到了马车的前面,予安手上长鞭如同鬼影,速度快、鞭身利索,堪堪将几个人堵在前方,只可惜道路狭窄,长鞭不好发挥最大的威力,稍显掣肘。

    这一切发生地太过突然,宋长贵和王氏丝毫没有反应过来。

    时雍虽是历过生死的人,但要保护两个全然不会武的人,会比较吃力。

    她审时度势,抽出马车上备用的长剑,将它递给宋长贵。

    “拿着。往后面跑,有人追上来就刺他!”

    宋长贵接过剑来,“你怎么办?”

    时雍不说话,猛地用力一脚踹过去,将马车横梁拆下来,拿着手上,沉声道:“你保护好娘。我没事。”

    宋长贵比时雍想象的要镇定许多,看她一眼,拖住王氏就往后跑。哪料,王氏甩开他的手,将手上装钱的匣子塞到宋长贵的怀里,

    “老宋,你把家当拿好了。万一后头你要续弦,还用得着。”

    说罢,她直接抽出宋长贵手上的剑,撸起袖子就横在身前,急切地喊时雍:“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能有几把子力气?阿拾,你跟你爹先走。让娘来!”

    宋长贵看她双眼赤红,一时着急,上手就拖住她。

    “你就快走吧,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

    时雍闻声回答:“你俩都走!”

    “老娘杀鸡宰鹅有的是力气!”

    王氏看时雍说完已经冲了上去,又是慌又是乱,也来不及看宋长贵,只恶狠狠地喊道:“阿拾,你给老娘回来!”

    歹徒共有五六个,单是时雍和予安二人属实是势单力薄,宋长贵看王氏拎着长剑就直愣愣地冲上去了,登时目眦欲裂,低头在路边捡块石头就要过去保护妻女……

    “宋大人,退后!”背后一声暴喝,宋长贵倏地掉头,只见一道身影纵身跃起,手上刀光大炽,利刃和人如若合一,众人只见一道闪电般的寒光扫过,一道血线便冲天而起。

    “啊——”

    王氏惊叫一声。

    嘴上说得狠辣,可她何时见过人杀人?

    只见那个“三角眼”被人迎面劈中,一张脸登时变成了两半,身子直挺挺倒下去,她尖叫一声,呆若木鸡。

    白执这一记杀着,惊呆了王氏,也震住了歹徒。

    见状,那几个人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白执摆开架势,目光冷冷盯住他们,手指缓缓掠过带血的腰刀,沉声道:“要杀人,也不问问你白大爷同不同意?”

    几个歹徒看了看同伴的尸体,似乎也是吓得不行,互相对视一眼,突然转身就跑。

    时雍见状,目光厉色一眯,“白执,留个能喘气的!”

    “是!”

    白执声音未落,人也疾驰而去,电光火石间,跑在最末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把寒光闪闪的腰刀便架在了脖子上。

    他愣了愣神,手上砍刀“哐当”一声落地,惊叫着抱住脑袋蹲了下来,吓得瑟瑟发抖。

    “别杀我,别杀我。我怎么都不知道……”

    白执看他这怂样儿,回头看了时雍一眼,“不像杀手。”

    这素质与杀手和死士相比无异于jsshcxx.天壤之别,时雍丢下横梁,一张清丽的面孔如罩寒霜。

    “谁让你们来的?”

    那人不敢抬头,更不敢看那把指着脑袋的腰刀,说话更是颤颤歪歪,几乎破音:“是豹子哥叫,叫我们来的。”

    时雍冷声道:“豹子哥是谁?”

    那家伙抱着脑袋慢慢转过来,望向地上三角眼的尸体,“他,他就是豹子哥。”

    白执闻言,无辜地看了时雍一眼。

    时雍没有吭声,也没有责怪他直接把头目宰了,而是继续问:“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杀了我?还是?”

    那人咽了咽唾沫,紧张地道:“我们是为了抢,抢劫……豹子哥说你们要去里长家过房契,车xgchotel.上有大把的银子,等抢得了手,兄弟们二一添做五……”

    “我们家要买房过房契,他如何得知?”

    “这,这个我就不晓得了,我们也只是图财,没想杀人……谁成想到,你们比劫匪还凶,早知若此,再多银子我也不会来……”

    哼!

    时雍冷笑一声,在他肩膀踢了一脚,对白执道:“既然他什么都不知道,杀了吧。”

    白执愣了愣,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而王氏就远不如宋长贵那么淡定了,吓得整个人白了脸色,盯住时雍眼神都不会眨。

    她认识的时雍,是那个在家里嬉皮笑脸由着她骂的野丫头,王氏从来没有见过时雍这般模样,几乎不敢相认。

    “大爷饶命,姑奶奶饶命!”

    那人一看白执举刀,身子往后一仰,整个软在地上,白执没想当真杀他,见他避开,只是举起腰刀,脚步慢慢往前移动。

    这种折磨远比一刀结果人的性命来得残酷许多,死亡的威慑和压力,让那人在白执走到近前时,浑身一个哆嗦,双眼一翻生生晕了过去,地上是失禁的液体。

    白执:……

    吓晕了。

    时雍道:“带回去审吧,不过,可能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倒是这个人……”他指了指地上的尸体,“从他身上入手,可能有些线索。”

    在她话说完的时候,宋长贵已经将木匣子交给了王氏,蹲身在尸体上翻找起来。

    王氏吓得脸色越发地白。

    知道宋长贵是个仵作,天天和尸体打交道,以及看着他将那血淋淋的衣服翻开带来的冲击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父女两个,今日对她的冲击太大了。

    时雍察觉了她的紧张,“去车上。”

    王氏紧紧抱着她的“宝箱”,摇了摇头。

    “老娘要看看,是哪个挺尸的肮脏东西要抢老娘的银子。”

    时雍暗笑一声,不再管她。

    三角眼的脸被劈开了,那一刀,白执力气极大,这会儿五官已是完全辨认不出,宋长贵将他衣服剥开,将他身上的东西全掏了出来。

    一个钱袋,里面装了些碎银和铜板,没什么稀奇。

    别的也都是寻常之物,瞧不出名堂,唯有一个女子用的口脂引起了时雍的注意。

    “他的身上怎会有这个?”

    时雍从宋长贵手里接过口脂,端详片刻,凑到鼻尖轻嗅,然后将口脂盒拿高,在盒底看到一个红色的印鉴。

    这种印鉴相当于后代的商标,只是时雍认不出这上面的字来。

    “看看,写的什么?”

    她让白执来瞧,白执只看一眼,便愣住。

    “这是香苋不晚的东西。”

    香苋不晚是陈香苋的胭脂铺,得月楼出事的时候,时雍就知道的。

    很显然,陈香苋是个极度高傲自恋的女子,懒用别家的胭脂,不仅自己做了起来,还用了自己的闺名来为胭脂铺命名。

    这足以诠释她的傲气,也足以看出此女性格的极端,睚眦必报。

    时雍拿着口脂盒,冷笑一声。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别怪我不客气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