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57章 医德无双
    !

    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即可领取!

    内堂里寂静无声。

    时雍专注地行针,根本就不知道身边几位太医院国手正在研究她。

    她的行针手法与普通人是不同的,但见她熟稔地取人中、内关、中冲、足三里、太冲作主穴,快速刺入进针,快速捻转,同时刺激神阙、关元、气海、合谷、三阴交、曲池、大椎、下脘、天枢等配穴。

    “头放低,下垂!”

    &nbjsshcxx.sp;   时雍额头浮汗,等众人将孙老爷子头部垂下去,再在各穴快速大幅度提插捻转,然后从怀里掏出两粒醒神丸,撬开孙正业牙关含于舌下,再次局部取穴,疏解经络之气,反复捻转刺激……

    在时雍行针前,在场的几个国手除顾顺见识过她的本事,其余人都只是“偶闻”,也如出一辙地不看好她。

    对一个已近绝脉的耄耋老者施救,难度可不比青壮男子,可以说纯粹是折腾人,白费力气、徒劳无功。

    孙正业的表现也正如他们预想的一样,意识已完全丧失,瞳孔散大,四肢厥冷,人根本已经去了。

    没有人说话。

    也没有人相信孙正业还会醒来。

    孙家的曾孙女已经情难自禁,嘤嘤地哭了起来。

    只有时雍没有放弃,她重复着施针,额上浮出细汗,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个声音。

    “人中穴位于任督交界,可连接阴阳之气。”

    “也可升血压,改善内脏器官血流量和心功能,促进肾上腺分泌……内关、中冲开窍醒神,调理气机……”

    这些是她脑子里本来就有的信息,还是她通过学习才掌握的知识,时雍自己也分辨不出来,只懂得按照大脑的指挥行针。

    “两刻钟了……”

    堂内寂静无声。

    “三刻钟了……”

    不知谁叹了一句。

    三刻钟过去,孙正业丝毫没有醒转的迹象,何苦勉强?

    古人对生老病死的淡然远超后世之人,因为他们相信会有来生。

    而时雍心中所想,却是孙老若不在了,她便再也听不到他说话,听不到他的训导,得不到他的传授了。

    人死是不能复生的。

    时雍想到那天孙正业同她讲的那些话,突然觉得或许师父那天便已经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了……

    可那天的他,仍是十分乐观的呀。

    时雍进针素髎穴,强捻转,低低道:“师父不是说,一定要撑到陛下醒来吗?你不是说无法向先帝和懿初皇后交代吗?怎么能就这么走呢?”

    孙国栋看她这般,吸了吸鼻子,也跟着难受,差点落下泪来。

    “阿拾,祖父他辛劳一世,也是累了,让他安息吧。”

    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众人都这么想,觉得时雍再折腾下去也是徒劳之举。却不料,孙国栋话音未关,头往下低垂的孙正业突然抬了抬脖子,像是卡了一口痰般,咳喘两下,将时雍刚塞在他嘴里的醒神丸吐了出来,虚弱地睁开了眼。

    “祖父!”

    孙国栋瞪大眼睛,兴奋得像个孩子。

    “醒了,祖父醒了。阿拾,祖父醒来了!”

    时雍看到了,握针的手放下,快速在孙正业颈后塞了一个枕头,将他身子摆正,“师父?”

    孙正来半睁的眼,看到了自己身上的银针,眼珠动了动,视线落在时雍的脸上。

    “你这丫头……唉!老夫……刚下到黄泉……就被你唤了回来……”

    众人又哭又笑,太医更是张罗着要人去给孙正业煎汤药,时雍却一动不动,看着孙正业,双眼浮上泪雾,一片通红之色。

    “师父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孙正业与她对视,唇角微微扯了扯。

    “唉,老夫要交代的……都已交代过了,临行也无甚可说……”

    他看着哽咽哭啼的孙国栋,良久,又是虚虚地一叹。

    “国栋,你守好家业,本本分分行医,多亲良善,勿与小人为伍,可保孙家三代富足……再往后……祖父便管不得了,得靠你们喽……”

    交代完孙国栋,他目光寻到了宝音长公主关切的脸,声jxpxxs.音略有些哽咽,“老夫无能,未将陛下治愈便要被老天收回去了……老夫对不住先帝和懿初皇后,对不住陛下,长公主……”

    宝音鼻子发酸,紧紧握住他的手。

    “孙老,快别这么说,您为大晏操劳一世,已是尽心尽力,我们都很敬重你……”

    孙正业手指冰冷,脸上却露出一个微笑。

    “长公主切勿伤心,老夫活到这岁数,知足了……只是陛下之疾尚未好转,属实放心不下。”

    他说着,叫一声阿拾,脑袋没动,只用眼神示意宝音看向时雍,像交代遗言那般徐徐地道:“老夫子孙十数人,在医术一途,却无一精湛,这本让老夫引以为憾……幸而先帝有灵,临终曾为老夫送来一个好徒儿……”

    孙正业为时雍说了许多好话,他又尽忠尽职地告诉长公主。

    “吾徒可堪大用,陛下之疾,可一应由她料理……直到陛下……睁眼为止。”

    这话要是在半个时辰前说,可能许多人不服,如今却是不同了。时雍单凭一副银针就将一个脉象全无的老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这已是了不起的本事。

    宝音频频点头,“孙老你放心,本宫都记下了。”

    孙正业欣慰地看着时雍,目光充满了慈爱。

    “别哭,傻孩子,为师……早已料到会有今日……在我房中有一口箱子,是留给你的……为师行医数十年,生平所观脉象医案,悉数集于其中,你可从中细细体会……行医之人,医是基石,德是道,经验是宝啊……积跬步以行千里,你且行且学,不可懈怠。”

    时雍垂着头,本不想哭,本想云淡风轻,笑着与师父告别,让他放心离去,可这老头子偏生说这么一番话,听得她泪腺如若决堤,突然悲从中来,泪流满面。

    “师父,您说过的话,徒弟都记下了。我说过的话,也都会做到。总有一日,我会光耀师父的门楣,让师父的医术发扬光大,源远流长,泽被万世。”

    孙正业老怀安慰地看着她,唇角竟是浮出一个笑来。

    “如此,老夫去到地上,见着了先帝先皇后……也就有话……交代了。”

    他目光渐渐散去,笑容却一直没有退去,仿佛看到了什么喜悦之事,声音轻缓带笑。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医道开天门,老夫再去来……”

    人过九十,寿终正寝。

    孙正业这一世,儿孙满堂,自然安老,是谓圆满。

    良医堂里孙家子孙和伙计们跪了一地,发出呜咽呜咽地哭声。

    时雍是极不爱跪的人,这个习惯一直改不过来,只这一刻,她心甘情愿地跪在床头,同悲同泣。

    雪积上屋檐,雪又化了,天晴日出,光芒万丈。从孙正业过世这日起,时雍便只有中途回家一趟换了身中衣,其余时间皆在良医堂里。

    孙正业的丧事有孙国栋操持,还有长公主遣派的礼部官员以功臣的规格入葬,太子赵云圳更是旨谕孙老太公“一生清廉正直、医德无双”,赐谥号“仁忠”,加追封追赏若干,端的是把葬礼办得风风光光了。

    对这些俗世礼节,时雍不看重,也不抗拒,身为孙正业的徒弟,她辈分高,葬礼用不着她帮忙,但她很是配合,整日除了遵照孙正业的叮嘱照顾赵炔的病,便是翻看孙正业留下的脉案医案。

    孙正业过世时,在场的人太多,时雍没有机会问孙正业那医书之事,而尔因为葬礼,也没有好的机缘去询问宝音。

    老孙.zyxta.头走了,眼下或许只有宝音一个知情者了。不过,不知道医书可有隐情,时雍不敢贸然询问,怕引火烧身,原想等一个好时机。

    不料,宝音竟然主动找上了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